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末未至
末未至 連載中

末未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易言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姍 楚未末 都市小說

二十一世紀中葉,那場席捲全球的瘟疫已經過去了十多年了,人類又開始了肆無忌憚地生活……身有殘疾的高三學生楚未末,因救人而誤傷他人,一夜之間受傷那人卻離奇死亡,最終楚未末被以「過失致人死亡罪」入獄五年,然而出獄後的他卻得知家人遭遇各種「意外」,瞬間的家破人亡並沒有擊垮這個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反而讓他走上了一條驚心動魄的復仇之旅,同時這場復仇之旅也給他打開了一個他從未知曉的另一個世界
展開

《末未至》章節試讀:

第5章 黑白顛倒


「唉,聽說了沒?前面的小樹林死人了,聽說腦子都被打出來了。」

「嗯,晨起的時候,我和幾個老傢伙去鍛煉發現的,唉——腦漿子都出來了,看那模樣還不到二十,可惜啊!」

楚未末身子一震,手中的湯勺掉在地上,他趕緊不着痕迹的撿了起來,悄悄看看周圍,沒有人發現他的異樣,強行鎮定,就聽他們繼續道。

「哦?我還聽說來了好多**,死者還是大人物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

「噓——小聲點,我聽說啊,那孩子是咱們市市長的獨生子……」

後面的話楚未末已經聽不進去了,獃獃地獨自坐在小桌旁,腦子卻在飛快地運轉,他努力回憶着昨晚的事,心裏卻無比緊張。

他清楚地記得,昨晚他那一掌明明是切在陳漢生的脖頸,怎麼會腦漿迸裂呢?況且昨晚他體內所剩的力量已經是微乎其微了,怎麼會可能打壞他的腦袋?

昨晚自己昏倒前,陳漢生應該是被自己弄昏過去了,要是他還好好的,是不會讓林姍背着自己去酒店的。

林姍?對,林姍!

他的思緒一下子清明起來。

其實昨晚最大的受害者是林姍,林姍對陳漢生的仇恨是最大的,自己和陳漢生都昏倒了,那麼唯一有行動能力的就是林姍!

想到這裡,他忽地站起來,扔下十塊錢,便急急忙忙走了,此刻他多麼希望林姍不要做傻事。

然而回到學校,一則消息讓楚未末有些莫名的恐慌——林姍走了,她是轉學走的,至於轉去哪了,都說不知道。

一路回到宿舍,他的腦子都是懵的,路過的同學打招呼,他也是機械地回應着。

可剛剛躺到自己床鋪上,一幫全副武裝的特警破門而入,在他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將他摁到床鋪上。

審訊室里,當辦案人員拿着一段視頻給楚未末看時,楚未末才恍然大悟,原來那輛跑車上有監控設備。

視頻是很短,是楚未末第一次把陳漢生打倒的全部過程,之前陳漢生強迫林姍和之後陳漢生開槍的全部視頻都消失不見了。

看過視頻,絕頂聰明的楚未末雖然感到莫名其妙,但也能隱約地能猜到是怎麼回事。

很明顯,這樣掐頭去尾的行為,要麼是被他們做了手腳,要麼就是他們得到的就是這一段視頻,但無論怎樣,都是對他所不利的。

想到這裡,楚未末就很平靜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在講到他躲開子彈的時候,對面的兩個辦案人員表現出了明顯的不信之意。

或許他們也很難相信,一個身有殘疾的瘸子怎麼能躲得開高速射來的子彈呢?

按照僅有的這段視頻來看,雖然不能確定他是殺人兇手,但一個「傷害他人罪」是跑不掉的。

楚未末莫名的有些懊悔,自己為什麼好好地要管這等破爛事呢?想想自己的養父母,想想自己的爺爺還有小妹,想想如果自己被判刑,他們會怎樣的傷心呢?

事情果然如他所意料的是,經過半年的調查與審理,楚未末最終以「故意傷害罪」被判刑五年。

時光流轉,日月穿梭。

很快,五年就過去了,已經二十一歲的楚未末依然是那張稚嫩而醜陋的面孔,一瘸一拐的走在那條五年前自己被押來的路上,心中不免有些感慨與苦澀。

五年的時間,在人生不過百年之中,不長也不多短,然而這五年卻影響了他的一生。

五年前,他是那個高傲的天才,是那個身手凌厲的武者,是親人口中的驕傲……而今他卻是個刑滿釋放犯。

他此刻歸心似箭,不由自主的小跑起來,雖然他跑起來歪歪搭搭,毫無美感。

他必須儘早趕回家,上個月母親來探監告訴他爺爺走了,他當時就嚎啕痛哭起來,哭着問母親怎麼回事?

母親躲閃不定的眼神讓楚未末起了疑心,在他連番逼問下,母親終於說出了實話。

原來,就在半年前爺爺在一天傍晚出去遛彎就沒有回家,父親求着村裡人在村周圍找了一夜,結果毫無蹤跡。

可在兩天後,爺爺在村東三里外的枯井裡被發現,人像是倒着掉下去的,脖子被深深的戳進胸腔里,腦袋已經被碎了大半,完全看不出模樣……

父親報了警,警方的結論是老人不慎掉入的,楚未末聽完不住的冷笑,他完全不相信警方的結論,憑藉爺爺的一身功夫,別說掉進僅有幾米深的枯井,就算是村後幾十米的山崖也無法弄傷爺爺的,楚未末知道爺爺是遇上了高手,至於誤入枯井,不過是掩人耳目罷了。

今天出獄,父母沒有來接他,他感到有些莫名的恐懼,雖然一個月前他曾千叮萬囑母親出獄那天不用來接他,但是楚未末知道,以父母對他的疼愛,是不會聽他的,今天之所以沒來接他,肯定是家裡出了什麼事了。

就在楚未末飛奔忙着趕回家的時候,在雲州城東三十里處,一條國道把一座小山一分為二,像是被一把利斧生生劈開一般。

國道北邊有着一處小村子,不大,有着二三百戶。此刻幾乎所有村民都聚集在村外的國道路口邊,他們正注視着不遠的車禍現場。

只見不遠處的路邊有一輛吊車正在嗚嗚的運轉,吊臂緩緩上行,被吊上來的是一輛被撞得七零八落的農用小貨車。

車頭被撞的生生地短了一截,擋風玻璃已經全部脫落,駕駛室里的兩人面色慘白,像是已經死亡多時。

「哎,你看,那不是國良兩口子么?」

站在最前面的一個老頭對着身邊的人說。

「老李頭,你是不是瞧錯了?」

旁邊人道。

老李卻指着小貨車,又指了指旁邊的防水溝,然後激動地說道:「錯不了!他的車很好認,還有那溝里的花黃菜,昨晚我去他家買了點,當時車上就裝了半車。」

「唉——這樣一來,這一家子算是完了,真是可憐啊。」旁邊的另一個老人哀嘆一聲,然後悠悠的道。

「哦?這怎麼說?」

這時候,前面一個指揮吊車的工作人員突然轉過身問道。

先前說話的老人看了他一眼,回答道:「國良他爹半年前掉進枯井裡摔死了,他那小閨女見了爺爺的慘樣,受了刺激,結果沒過一個月就離家出走了。」

「老林,你咋忘了?監獄裏不是還關着一個么?聽說這幾天就要放出來了。」

第一個說話的老李對着老林道。

「哼!」老林冷哼一聲,然後又憤憤地道:「那就是個災星!這一家人都是他害的!當初國良兩口子就不該心善收養他!」

「沒錯!看那孩子的面相就是個克親人的相。」

「對啊,我當初勸過國良,可兩口子都不同意,唉……」

…………

就在眾老人事後諸葛般七嘴八舌的同時,在城西通往雲州第一監獄的路上發生了一件極為慘烈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