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東北黃大仙
東北黃大仙 連載中

東北黃大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墨冢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墨冢 張陽壽 懸疑驚悚

天下胡黃是一家,在我出生的三年前,姑姑一家遇見黃皮子討封,同年,姑父失蹤,姑姑精神大變,爺爺離奇去世,死前同家裡人說出了這句話
三年後我出生時,母親難產,後背的胎記將奶奶嚇個半死,父親為了一家生計無奈將幼兒託付給奶奶只身前往城裡,結果卻一去不回
六歲那年,失蹤多年的姑父突然回家,張口竟要我的心肝下酒吃,瘋癲了九年的姑姑清醒過來,卻口吐男人的聲音說出了和我家祖上幾代人的恩怨
「你叫什麼?」 「張陽壽,人生在世少陽壽的陽壽
」 胡黃常蟒白青灰,鷹狗狼吳虎豹龜
清風煙魂與碑王,牛鬼蛇神湊一堆
展開

《東北黃大仙》章節試讀:

第4章 草卷打道


我爺爺有一口沒一口地抽着煙,蹙着眉頭,看着眼前自己這半個女婿良久,久到我二姑父腿都要跪麻了。

「成子,你先起來吧,和爹好好說說為啥你昨晚沒回來,小梅這又是咋回事。」

「哎。」我二姑父趕緊答應下來,站起身把他上山撿柴火半路遇見黃皮子討封,又被一陣大雪迷了眼和柴老爺子在山裡過了一宿的事說了出來,接着又講了昨晚做的夢,包括狼天清和小黃奶奶說的話也道了出來。

「你可知那小黃奶奶是哪裡的?」爺爺目光如炬的問他。

「知,知道,她說她是半截地黃家的。」我二姑父答道。

一聽這話,我爺爺狠狠地拍了下大腿,「唉!痴兒,你可知那半截地是什麼地方,哪來的黃家!」

「那,那究竟是啥啊,那叫狼天清還在那呢,黃大仙也不能撒謊啊。」我二姑父嚇得三魂外冒,七魄盡出。

「爹啊,您一定要幫幫我和小梅啊,俺都聽那些大仙說了,您是個厲害的人,就算不看在我倆的面上,您看看小虎子,他剛滿了月,不能沒有媽啊!」

說著,我二姑父又「撲通」跪了下去。

我爺爺卻沒再管他,徑直走向裡屋。

剛一進去,在我奶奶旁邊坐着的二姑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老頭子,這到底是咋回事啊?」我奶奶急得看向我爺爺。

我爺爺卻一句話沒說,靜靜地等二姑笑完,手裡的旱煙桿卻一口接一口的抽着。

二姑足足笑到臉憋的發青才停下來,面目猙獰地看向我爺爺,惡狠狠道:

「張道檀,兩旬沒見,想不到你已經老成這樣了!」

我爺爺冷哼一聲,笑道:「想不到曾經名動一方的三相公現在淪落到使伎倆騙凡人的地步了,你落馬到我閨女的身上,可有問過我的同意?」

「二姑」咬牙切齒地看着他,滿臉陰狠,「問過你的同意,當年你和王東湖在兩指山屠我胡家滿門的時候怎麼沒問問我的同意?」

「想我胡三相公修行上千年,救人上千醫人過萬,你們打着替天行道的幌子二話不說把我狐子狐孫屠殺殆盡,那時候怎麼不問問我同沒同意?」

爺爺黑着臉,望着面目猙獰的二姑,輕聲說道:「你可知,當年你那狐子狐孫修行邪法,刨了陳家村的祖地,自號藏骨菩薩,後來引得屍氣大發,陳家村幾百口性命不到半個月,就全染上時疫沒了?」

「冤有頭債有主,我們打殺了那些邪仙何錯之有!」

「是啊,你沒錯,你唯一有錯就是你的婦人之仁,當年和王東湖幾人圍攻我時給我留了個漏洞,讓我真靈得以逃脫。」

「我還要謝謝你,謝謝你在清河封堂,王東湖已經去了地府,今天就該是你了!」

胡三相公操控着二姑的身體狠狠撲了過來,只見的二姑手指甲突然變長,嘴裏也長出一對鋒利的尖牙,朝着爺爺猛咬過去。

爺爺身形一矮,伸手如鷹爪般扣住了二姑左臂前端內側,剛才還窮凶極惡的胡三相公「嗷」的慘叫一聲就軟了下去,直挺挺的暈倒在地上。

這時爺爺朝外屋喊道:「王成,王成,你小子要還惦記着這個媳婦兒,就趕緊給我找節繩子來,別在那傻跪着了。」

「膝蓋下邊可沒有救命的靈丹!」

還在外屋愁眉苦臉跪着的二姑父一聽這話趕緊蹦了起來,哪知跪的太久到底沒逃過麻筋,只好一瘸一拐地上當院把爬犁上的繩子抽了出來。

「爹,繩子拿來了,這是要幹啥啊?」

「看見你小梅沒有,去,把她給我捆起來。」還在緊扣手臂的爺爺努努嘴,示意道。

「爹,這是要幹啥啊,為啥要把小梅捆起來?」二姑父一臉百思不解。

「讓你捆你就捆,哪那麼多廢話,還想不想讓小梅好了?孩他娘,你也別閑着,去前屋把我那袋煙絲拿來。」爺爺吩咐道。

等到一切都準備妥當,胡三相公也悠悠醒來。

「張道檀,我勸你別白費力氣,我真靈不死,折騰的只有你這閨女,除非你捆我一輩子,不然只要有一天我能活動的,我整不死你也要整死你閨女。」

胡三相公有些癲狂地吼道:「讓你也嘗嘗,什麼叫做喪子之痛!」

反觀爺爺卻不急不躁地抽着煙,笑道:「讓你希望破滅了,胡法為,我是在清河封堂不假,可你覺得我這些年闖蕩豈是一直靠滿堂仙家庇佑不成?」

三相公自然一愣,不過很快又恢復正常,冷笑着說道:「你現在不過是強弩之末,有什麼法儘管用,爺爺怕你不成?」

「我雖封堂不假,但你已是一道真靈,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念你修行不易,之前更是行善積德,速速退去!再不退去,就別怪我真不客氣了。」爺爺喝道。

而胡三相公彷彿聽到什麼笑話一樣,笑得連椅子都直顫抖,「儘管使吧,我本來就是個孤家寡人了,剛才中了你的扣仙門是我報仇心切,現在我已經準備好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爺爺嘆了口氣,道:「你可知我當年學了扣仙門之後,不得已被人強制封了堂,但他們不知道扣仙門之後還有法。」

說罷,老爺子伸手向半空抓去,原本飄在空中的煙氣慢慢聚攏在一起。

「草卷敬仙,打馬歸山——」

「一元兩極三陽氣,落我掌中仙門閉。

走天無路地無門,吾喚威靈速速行。

咄!」

言罷,爺爺左手作攝魂狀,右手掐一劍指指向空中,五道煙氣接踵而至,從二姑的面上五竅進入。

一時間,屋子裡一道痛苦的女聲混合男聲響起,二姑在椅子上難受的死去活來。

一旁的奶奶和二姑父看的無比緊張,二姑父擠着一張比哭還難看的笑臉,聲音裡帶着些許哭腔道:

「爹,小梅現在咋樣了,小虎子還小,他可不能沒了媽啊。」

爺爺瞪了他一眼,「晦氣,瞎說什麼呢,我害誰能害自己的閨女?」

「一會兒你去咱村林老根那給我準備黃皮子,胡皮子,貂皮子各一張,今天這個胡三相公是留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