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綜武:我以江湖動朝堂
綜武:我以江湖動朝堂 連載中

綜武:我以江湖動朝堂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墨色橄欖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墨色橄欖 武俠修真 江隱

我叫江隱,是個遊俠,接任務收報酬的遊俠
只要報酬給夠,別說魔教教主了,就連皇帝老兒,我都給你拉下來!展開

《綜武:我以江湖動朝堂》章節試讀:

第5章 酒凝冰,劍殺人


江隱之前用幻陰指在曹少欽的長劍之上連點數下,陰寒的指力不斷疊加,早已對劍身造成傷害。

如今這最後一擊,便是將這些傷害全部引爆!

長劍被擊斷,就在此刻!

從一開始交手,江隱就已經算到了這一步。

點斷曹少欽的長劍,都在他的計劃之中。

但曹少欽卻從未見過這種情況,當下滿臉驚容。

而這,只是前奏而已。

下一步,才是殺招!

劍斷之後,曹少欽再無長劍可以抵擋江隱的劍指。

江隱當即將指尖的寒力催發到極致,四周飛濺的酒水感應到這些寒氣之後,竟是順着指尖的冰霜,快速凝聚成為了一柄冰劍!

冰劍好似憑空而成,直指曹少欽的咽喉。

而他們之間的距離原本就不大,所以幾乎是在冰劍凝聚而出的那一刻,劍鋒便已經刺穿了曹少欽的咽喉。

刺啦!

曹少欽難以置信地看着那柄冰劍。

鮮血正順着他的咽喉,將那柄冰劍染成血紅之色。

「你……」

咽喉被刺,曹少欽連話都無法說清,只能看到江隱那毫無波瀾的雙眼。

「戰鬥,可不只是比試修為境界的高低,你大意了。」

聞言,曹少欽帶着滿臉的不甘和難以置信,緩緩倒下。

江隱收回劍指,指尖那酒水凝聚而成冰劍也頃刻間融化,消失不見。

不到一刻鐘的功夫,曹少欽和他帶來的百人黑衣箭隊都被江隱一一誅殺。

效率之高,讓人嘆為觀止。

「這樣一來,任務算是完成了吧?」

心中嘀咕一句後,江隱召喚出了任務欄,但他看到上面的任務還未顯示完成的時候,不由得有些意外。

「奇怪,任務怎麼還沒完成?難道周淮安他們還沒出關?路上又遇到攔截的人了?」

江隱心中生出幾分不妙之感,畢竟這綜武世界,各方勢力混雜,出現點意外情況,也絲毫不奇怪。

於是他立刻從密道離開,追趕眾人。

而此刻,周淮安等人確實遇到了麻煩。

因為在龍門關附近,還有東廠的人把守。

東廠二檔頭皮嘯天!

他正帶領百人黑衣箭隊把守在此。

「少欽怎麼這麼慢?難道遇到什麼岔子了?」

皮嘯天摸了摸自己的白髮,看向遠處的漫天黃沙。

東廠為了截殺周淮安,不但派出了曹少欽等人,更派出了皮嘯天。

這皮嘯天修為還在曹少欽之上,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先天境的門檻,一手箭術,更是了得。

傳說東廠令人聞風喪膽的黑衣箭隊都是他訓練出來的。

曹正淳對其十分重視,隱隱有將其收為義子的意思。

「嗯?」

就在這時,皮嘯天眼睛一眯,在漫天黃沙中,他看到了幾個人影。

「周淮安!」

皮嘯天是練箭之人,眼力極佳,哪怕在這漫天黃沙之中,也能夠迅速捕捉到敵人的蹤影。

此時周淮安在金鑲玉等人的帶領下,正朝着密道入口而去,卻意外被皮嘯天發現了。

「看來少欽失敗了,居然讓這些人逃到了這裡。那這就是送到面前的功勞,我就不客氣了。」

皮嘯天冷笑兩聲,隨後搭弓射箭。

當即,皮嘯天一弓二十箭的名場面立刻上演。

咻!

二十根利箭快速襲來,將周淮安等人全部覆蓋!

眾人正在趕路,周淮安修為最強,立刻反應過來。

「不好!敵襲!」

隨後手中傘劍出鞘,朝着那箭雨揮砍,想要將其擋下。

邱莫言、金鑲玉等人也紛紛出手。

但皮嘯天的箭,哪裡是那麼好擋的。

慘叫聲連連傳來,黑子、順子、三兩紛紛中箭倒地,當場身亡,而賀虎鐵竹用身軀護住了兩個孩子,身受重傷!

唯有周淮安、邱莫言、金鑲玉、刁不遇和兩個孩子安然無恙。

「黑子!順子!三兩!」

金鑲玉痛呼一聲,跑到三人面前,淚水奪眶而出。

但這三人已經無法回應他了。

「糟了,是皮嘯天!他居然也來了!」

周淮安瞬間就認出了皮嘯天的箭,也看向了遠處皮嘯天所在的位置。

皮嘯天放下手中長弓,冷笑道:「看來還有兩下子。黑衣箭隊!給我射殺!」

隨着他一聲令下,百人黑衣箭隊頓時拉開陣勢,將眾人包圍。

「這下麻煩了。」

周淮安面色凝重無比,只覺得此時已毫無生機。

「媽的,我跟他們拼了!」

金鑲玉此時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只想沖向前與皮嘯天決個生死。

但她被周淮安拉住了。

「不要衝動!這時候衝過去,會被射成篩子的!我們先找個地方避一下。」

「放開我!我要殺了這些東廠閹狗,為大家報仇!」

金鑲玉怒火中燒,哪怕是周淮安的阻攔,也不能讓她停下。

無奈之下,周淮安只能用力將其拉到一旁的大石頭後面。

邱莫言等還能行動的人緊跟其後。

下一刻,新一輪的箭雨襲來!

咻咻咻!

上百根箭矢射中那塊巨石,石頭上多出了無數個窟窿。

再來幾次,這塊石頭怕是要直接裂開。

「淮安,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被黑衣箭隊圍住,實在是太危險了。」

邱莫言急道。

好不容易看到生機,沒想到在最後關頭,居然被圍住了。

周淮安眉頭緊皺,這種情況,他也無計可施。

金鑲玉看向刁不遇,說道:「廚子,你不是會遁地嗎?遁過去,先殺幾個東廠閹狗!」

「嗯。」

刁不遇點了點頭,隨即揮刀朝着地下一鑽,竟是消失在沙地中。

「遁地?」

周淮安見狀一驚。

沒想到這貌不驚人的廚子,居然還有這樣的手段。

下一輪箭雨還未到,卻見黑衣箭隊中有一人的馬下躥出一個人來。

菜刀揮舞之下,竟是連人帶馬,都削成了森白的骨架!

隨後人再次鑽入沙地之中,消失不見。

這恐怖的一幕頓時讓東廠眾人心驚肉跳。

「幹得好!」

金鑲玉卻覺得大為解氣。

「藉助沙子柔軟的特性來實現遁地嗎?還會解牛刀法?沒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人會這樣奇異的武功,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皮嘯天冷笑兩聲,再次搭弓射箭。

不過這一次,只有一根。

只見他將長弓拉了個滿月,對準沙地,似乎在找什麼。

「在這裡!」

片刻後,皮嘯天一箭射出!

咻!

箭矢攜帶風雷之勢,射向了沙地。

滋滋!

鮮血從箭矢所插之地射出!

刁不遇,中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