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勁爆!皇甫總裁又把小嬌妻寵炸天
勁爆!皇甫總裁又把小嬌妻寵炸天 連載中

勁爆!皇甫總裁又把小嬌妻寵炸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甜甜甜炸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苒 現代言情 皇甫胤

【霸道總裁+寵妻+團寵+虐渣爽文+馬甲】 她身世成謎,流落夏家,被繼母、繼姐陷害後,失子毀容,一朝痴傻
25世紀的特工生物學博士穿來後,自此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復容貌、救死人、闖事業、斗渣男、虐茶女...... 有一天,一個滾圓的糯米糰子鑽到她的裙子下面,「媽,我爸呢?」 夏苒:我哪裡來的兒子? 皇甫胤:你把植物人撩酥了,生下孩子不管了? 傭人:總裁,夫人又出門虐渣渣啦! 皇甫胤:虐你家渣渣了?夫人,還需要幫手嗎?我和兒子一起上! 傭人:總裁,皇室要來接夫人回去啦! 皇甫胤:哪裡的皇室?我和兒子去把皇室搬回來
且看神秘身世夏苒,撩酥霸總,翻雲覆雨,震驚全球! 當然,也被霸總寵軟了......展開

《勁爆!皇甫總裁又把小嬌妻寵炸天》章節試讀:

第7章 到頭來還不是被男人給綠透氣


「碧池!」

顧樊之蹙了蹙眉,走了過來。

一看顧樊之也來了,夏碧池更加耀武揚威。

姑媽家僅次於霍家,自己家排第三,這樣,整個北川市的富豪家族,自己都能沾親帶故,今天誰也別想攔住她!

夏碧池一把拉住顧樊之,「表哥,我們快點進去吧,這狗擋路真煩人!」

樊之輕輕推開夏碧池的手,紳士的走到保安身邊,遞出邀請函。

「不好意思,我只有一張邀請函,另外我們還缺兩張邀請函。可不可以讓霍肆少爺出來打個招呼。畢竟,今天是他的主場。」

保安看到顧樊之的邀請函,又從他嘴裏聽到了霍肆的名號。

他也聽說今天霍家大少爺要拍下競拍之王宮廷掐絲紫金鎏項鏈給女朋友。

可是,沒有邀請函不能入內,這是規定。

隨後,非常客氣的說:「今天雖然霍少爺參與競拍,但必須有邀請函才能入內。抱歉!!!」

這下顧樊之也急了,他趕緊給霍肆打電話,讓霍肆想辦法把人接進去。

忽然,一陣騷動在人群中響起。

只見一個光頭花臂不入流的光頭大漢,倒退着跟着一個同樣五大三粗滿臉疙瘩瘢痕的醜女人,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

夏苒並不知道要來這個拍賣會,大花臂一個勁的跟自己說,「媳婦,今天有個市集,市集上有很多小首飾,咱們買來玩玩吧。」

夏苒之前剛麻煩了大花臂,就同意了來趕集,但是,有個要求。

以後不許喊自己媳婦,要喊苒苒。

大花臂非常不樂意,明明喊了一年了,怎麼現在不讓喊了,但想到早晚都要一張床睡覺,現在吃點虧就吃點虧吧。

結果一到現場,這哪裡是什麼市集,這是高端大氣北川市富豪們才能玩的拍賣會好不啦。

夏苒趕忙拉住大花臂,「這可不是市集!這拍賣會好不好?」

「有區別嗎?不都是賣東西?」

大花臂一臉不解的望着夏苒。

「行吧,果然能跟那個傻夏苒混一塊去,感情都是傻子。」

夏苒想,反正也進不去,到門口攆出來就是了。

結果,剛到門口,就看到了茶萍母子三人的好戲。

夏碧池看到夏苒,以為她是路過。

結果,眼看着夏苒和一個光頭大花臂走了過來,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她一腳攔在夏苒前面,「你有邀請函嗎?醜八怪?」

大花臂看到媳婦受欺負,這哪能受得了?

剛要挺身而出!

邀請函?奧對,自己之前讓手下搞這個拍賣會的時候,忘記給自己和媳婦準備一張了。

忽然,大花臂猛的拍了下光頭,摸摸索索從褲兜子里掏出一張破紙給保安看了眼。

保安頓時挺直腰板,敬了個禮。

此時,霍肆正好走到門口。

霍肆目光落在夏苒的身上。

頓了兩秒,他又看到了大花臂。

兩個人不着痕迹的點了點頭。

夏苒和大花臂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拿着一張破紙走進了拍賣場。

進場時,大花臂看了一眼保安。

隨後,霍肆在跟保安交涉後,把茶萍母子三人帶進拍賣場。

夏碧池看到霍肆出現後,大花臂和夏苒才能進去,立刻變成了開屏孔雀。

醜八怪還不是沾了姐夫的光才能進去。

她悄悄的在夏白蓮的耳邊說,「姐夫真棒,說一句話就可以讓這麼多人進去,今天的宮廷掐絲紫金鎏項鏈一定會讓姐姐閃耀整個北川城。」

夏白蓮也是看到霍肆出來,夏苒和自己一幫人才能進去,又聽到妹妹這句話,無比受用。

對今天的宮廷掐絲紫金鎏項鏈更加期待。

進去拍賣場,夏苒感覺金碧輝煌,一件又一件昂貴的拍賣品被電子大屏來回展示。

縱使夏苒穿越前已經貴為國際生物學博士,這樣的大場面也是沒有見過。

感情大花臂有什麼特殊的能耐?

她可是親眼看到,剛才自己和霍肆他們明明是在爭得了大花臂的認可後,才能進來的。

靜觀其變吧。

如果大花臂有更大的能耐,那麼自己在這個世界將有更多籌碼。

誰也沒有看到,最後時刻,一個穿着背帶褲的糯米糰子邁着小短腿和一個扎馬尾的英俊男人走進了會場。

拍賣場人頭攢動,非富即貴。

大花臂和夏苒顯得異常磕磣。

夏苒打算寒磣一嘴大花臂,開口問,「你打算拍一件嗎?」

她非常清楚大花臂除了那棟已經騰給自己做實驗室的二層公寓,根本沒有其他資產。

「嗯!快來看,哪個最好看!」

夏苒斜了大花臂一眼,「就跟能買得起一樣,切!」

斜眼的瞬間,她撇到了一件珠寶,哇,宮廷掐絲紫金鎏項鏈。

果然,在一眾耀眼的珠寶中,這件宮廷掐絲紫金鎏項鏈低調奢華,其他珠寶縱使金光閃閃,在她面前也黯然失色

霍肆果然是有錢人。

夏白蓮果然找了個好靠山。

夏苒一邊感嘆,一邊駐足觀看。

大花臂見媳婦盯着宮廷掐絲紫金鎏項鏈不走了,連忙問:「看啥呢?媳婦?」

「閉嘴!你看,聽說這條項鏈北川第一富豪要拍下來送給女朋友!」夏苒遺憾的說。

「可惜了,要那個白蓮花帶!」

夏苒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脖頸。

接着走到下一件拍賣品。

大花臂緊跟上夏苒,順便回頭看了一眼項鏈。

隨後,一個掛着糯米糰子的大馬尾跟了上來。

拍賣會很快開始,幾件不算特別昂貴的拍賣品很快被收入囊中。

競品來到最後幾件,價格雖然昂貴,但也有買家拍了去。

最後,當主持人展示出宮廷掐絲紫金鎏項鏈時,所有人屏息凝神。

因為,擁有這一條項鏈,就意味着擁有了邁入上層階級的入場券。

北川富豪都勝券在握,就是比誰更有錢,這很簡單。

「起拍價,1000萬!」,主持人剛剛說完。

「2000萬!!」,第二位直接給拉高一倍。

「4000萬!!」

「哇塞」,全場噓聲一片 ,竟然有人又給拉高了一倍。

此時此刻,觀眾席上的茶萍母子三人已經按捺不住。

只見茶萍緊緊捲住自己衣角,咬緊嘴唇,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霍肆。

彷彿霍肆這不是給自己的女兒拍,而是給自己拍。

夏碧池更是眼裡冒着綠光,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激動和緊張。

她多麼希望此時此刻享受這份榮耀的是自己,不,本來應該是自己,可是,就在姐姐夏白蓮出現以後,她就失去了這個機會。

此刻,她心裏竟然開始嫉妒夏白蓮。

而夏白蓮雖然內心激動,可是,霍肆的手就放在自己手上,她不能表現出來。

她要維持住北川第一名媛的形象。

就在剛才,霍肆咬了她的耳朵,並告訴她,今晚,這件舉世無雙的藏品必然是她的。

她今晚也將是待宰的羔羊,帶上這件藏品接受霍肆濃烈**的愛意。

夏白蓮的臉已經紅到了脖子根……

「8000萬!!」

價格來到八千萬。

霍肆輕輕的互換了搭腿的方向,示意助理。

「一億!!!」

哇,現場一片嘩然。

霍家公子出資一個億,競拍宮廷掐絲紫金鎏項鏈。

而他競拍的理由,據說為了心愛的女友。

此刻,閃光燈、長槍短跑已經對準了霍肆和夏白蓮以及茶萍、夏碧池。

她們從來沒有享受過如此多的閃光燈和榮耀。

茶萍、夏碧池已經激動的要流眼淚了。

這是夏家的榮耀。

這是她茶萍的榮耀。

一個億,他的女兒能得到一個億的禮物!

那麼再加上彩禮......

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茶萍望向夏碧池!

要是顧家也能給這麼多就好了!

......

此刻,夏苒無聊的摳着手指甲。

「真沒勁。到頭來還不是被男人給綠透氣!我就是這樣死的!」

夏苒看到這個場面,竟然悲哀起了自己。

「葛崇明,你要是還活着,知不知道我現在還在另一個世界詛咒你這個王八蛋。」

夏苒竟然有點羨慕夏白蓮能得到這樣的愛。

「一億加一毛!」

突然,現場主持人蹦出一個數字,全場頓時炸了。

「哎喲喲,一億加一毛!到底是誰這麼有錢?」

「啊哈哈,一億加一毛,莫不是霍肆的對家,顧家吧?」

「別瞎說,顧家跟霍家是一夥的!據說他們的未婚妻都是夏家的,哈哈!」

「等着看好戲吧,看看霍公子能出多少博得芳心。」

「一億加兩毛!」

「噗哈哈!!」

現場已經有人忍不住大笑了,「這又是誰在帶節奏,有錢人都是這麼玩的嗎?」

「好開心喲,有錢人講價也跟老百姓一樣,一毛一毛的講!!」

「哈哈,哈哈,不行了,我肚子已經笑疼了。」

「不會有人要加到三毛吧!」

「哈哈哈哈!!!」

「一億加三毛!」

「哈哈,果然有人加到了三毛,啊哈哈哈哈!」

「這是菜市場嗎?」

「不是嗎?拍賣會對有錢人來講不就是進菜市場嗎?「

「啊哈哈哈哈!「

......

此刻,夏白蓮已經臉色鐵青。

自己是北川名媛,霍肆是要借娶名媛來提高自己聲譽。

所以霍肆自然不可能一毛一毛的加,因為霍家的臉擺在這裡。

該死的,今天到底是誰在攪局!!

夏苒看着這場面,無聊透頂。

「走吧,大花臂!」,夏苒無聊的打了個哈欠,起身準備走。

可是,她剛要起身,就見大花臂臉上從來沒有的嚴肅。

是的,今天這個場,還有人在跟他競拍。

肯定不是暴發戶霍肆。

但是,到底是誰,他吃不準。

「夏苒,再等一會,看看最終花落誰家,你不是也喜歡這件藏品嗎?」

「好看是好看,已經淪落到富家人鬧着玩的遊戲,沒意思了!」

夏苒摸摸咕咕叫的肚子,但大花臂好像很感興趣。

「那就再等一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