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撿個夫郎回家了
穿書:撿個夫郎回家了 連載中

穿書:撿個夫郎回家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你看玫瑰都枯了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知閑 沈輕白

沈輕白怎麼也沒想到穿書這事兒能讓她碰上,不就是想看本小說放鬆一下怎麼還有這種際遇
不過幸好她孤家寡人一個,沒什麼牽掛的人在哪裡都沒什麼區別
既來之,則安之,這是沈輕白一貫的處事風格
想是這樣想,但生活總有意外
這個小乞丐看上去挺可憐的,雖然髒兮兮的但是那雙亮晶晶的大眼睛怎麼那麼招人疼呢
沈輕白還在猶豫要不要養個孩子,一聲姐姐喊得她心都酥了
還猶豫什麼,就當多了個弟弟
後來啊,沈大夫真香了
什麼弟弟,那是她放在心尖尖上的夫郎
展開

《穿書:撿個夫郎回家了》章節試讀:

第8章 缺藥材 救阿宋


轉過頭又對阿倩說:「阿倩,這些藥材現在村裡都有嗎?」

阿倩接過單子仔細查看,「只有三種藥材還沒買到,剩下的都有了。缺少的藥材村裡沒有剩下多少了。」

沈輕白看着阿倩指出來缺少的藥材,眉頭一皺。

黃芩、元參、夏菇草,這三味草藥並不是稀有難尋的草藥,不至於在葯市買不到。

葯市!

沈輕白突然反應過來,前幾天葯市有個不知名的藥商在不論價格大量收購藥材,只是當時她不想湊熱鬧就走了,不知道她大量收購的是什麼藥材。

「阿倩,你拿這張藥方去煎藥,按時讓病人服用。藥材的事情我去想辦法。」

……

「沈大夫,您敢確定嗎?」柳藹神色凝重,「若是真有人想置雲霞村於死地,敵在暗我在明,又該如何應對?」

「村長,雲霞村只是一顆棋子,背後的人真正的目的不在於要滅了雲霞村,而是想借雲霞村讓這場人為的瘟疫蔓延。」

「為今之計,只能先控制好瘟疫,不讓其擴散到雲霞村以外的地方。這幾天沒有染病的人一定要做好防護。」

「做好最壞的打算,也要將損失降到最低。過幾天我會想辦法去採購缺少的藥材。」

……

「喂!喊你呢,小乞丐。幾天不見去哪要飯了?」

說話的是之前在小巷子里搶阿宋食物的乞丐。

女乞丐嘴裏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在一個空曠少人的地方攔住了阿宋。

阿宋不說話,不是不想說話,是不敢說。

雖然他髒兮兮的,別人從外表上看不出他是男是女,但是只要說話聲音一出別人馬上就能分辨出來,就像沈輕白一樣。

所以要裝自己是個啞巴,這是老乞丐教他的生存技巧。不然在一群女乞丐里他會被撕的渣都不剩。

女乞丐沒等到阿宋張嘴說一句話,耐心用盡了張嘴吐掉狗尾巴草。

「問你話呢!」語氣惡狠狠的。

阿宋往後退了幾步,弱弱地搖搖頭。

「哦,我忘了你是個啞巴了。」女乞丐朝阿宋走近了幾步,「啞巴,你最近去哪了?」

阿宋警惕地看着她,準備一有不對勁就跑。

「艹,不會說話交流起來就是費勁。實話說吧,我可看見你去哪了。客雲來酒樓,你個啞巴哪裡來的錢能去酒樓吃飯,怎麼,最近發達了,有錢了不知道關照關照姐姐。」

女乞丐想到客雲來酒樓里的飯菜,下意識地舔了舔唇,眼裡滿是貪慾,「一個人吃獨食,不喊上姐姐,這就是你不對了。是不是?」

阿宋不敢說話,趁女乞丐不注意轉身就跑。

只是女尊世界裏男子的體力哪裡能比得上女人。

眼看着距離越來越近,阿宋沒有猶豫直接跳進了河裡。

女乞丐沒想到那個啞巴居然還敢跳河,她不會水,只能在岸邊惡狠狠地咒罵了一番後才離開。

她不會水,阿宋也不會啊。

岸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了,只是沒有哪一個人願意去救他。

「誒,老王,你不是會水嗎,你趕緊去救他呀。」

被叫做老王的女人晦氣地拍了拍衣服。

「我才不去呢,那就是個乞丐,我救了他萬一被訛上了你替我出錢?要去你去別喊我。」

「哈哈哈,萬一救上來的是個美男子,你被訛上也不虧啊。」

老王哼了一聲,「乞丐會是個美男子?你是瘋了還是傻了?這個好事我願意讓給張姐你,別客氣趕緊去,那個乞丐看樣子撲騰不了多久了。」

「我才不去呢,一個乞丐而已,死就死了吧。」

老王嗤了張姐一聲,轉過頭去看熱鬧了。

阿宋在水裡越來越無力,身子像被人拉着一樣不斷地往下墜。

生死關頭,阿宋反而沒有了害怕,只是遺憾沒有同沈輕白道別。

『我還沒有和沈姐姐道謝呢,還沒有報答她呢,他不告而別,沈姐姐會不會以為他是個忘恩負義的人?』

從前阿宋覺得自己死就死了吧,反正這世上也沒人在意他,遇到沈輕白之後,阿宋突然不想死了,沈姐姐那麼好。

「阿宋!阿宋!」一聲聲急促的聲音傳來。

阿宋在恍惚間好像看見了沈輕白,她在喊他,很着急。

阿宋朝沈輕白伸出手,他想碰碰她。

沈輕白抱着阿宋浮出水面,岸邊看熱鬧的人一陣鼓掌叫好。

「都讓開!」

沈輕白將阿宋輕輕地平放在地上,抓緊時間進行心肺復蘇。

阿宋咳嗽了幾聲,吐了幾口水,迷迷濛蒙地睜開眼。

沈輕白看見阿宋醒來鬆了口氣,「阿宋,醒醒。」

「沈姐姐。」聲音不大但足夠沈輕白聽清楚了。

「我在呢。」沈輕白脫下外衣,裹住阿宋,將他抱起。

「沈姐姐帶你回家。」

沈輕白說這句話的樣子深深地刻在了阿宋的腦海里,直到許多年之後,都一直清晰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