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玄學大佬重生後,在豪門虐鬼
玄學大佬重生後,在豪門虐鬼 連載中

玄學大佬重生後,在豪門虐鬼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花半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久 現代言情 簡霆驍

(腦洞+重生+甜寵+救贖+現言+捉鬼) 千年前天地大戰,上古藥師姜久為救她的天師,以自身藥力為祭,誅十萬陰兵,犯下殺孽
天師甘願為她接下天道懲罰, 輪迴九世,嘗盡人間七苦,拯救百萬生靈,度一天劫,方可罷了
第九世, 簡霆驍,曾經天之驕子,爺爺死後,父親露出真面目,為得家產和信物,對他百般折磨,殘酷虐打
他發誓此生不再信任任何人
姜久:前世你替我接下懲罰,這一世我來助你渡此天劫
簡霆驍:為什麼救我,有何企圖
姜久:圖你帥,圖你身材好
圖我叫姜久,長長久久的久
展開

《玄學大佬重生後,在豪門虐鬼》章節試讀:

第2章 你是誰


霍光完全沒有防備的被打了一下,倒沒有多疼,只是嚇了一跳,他哎呦一聲,捂着頭,「這麼多年了,你這能動手就不吵吵的習慣什麼時候能改啊!」

姜久沒有說話,只是白了他一眼。

霍光揉了揉被打的後腦勺,才繼續道,

「這真的不能怪我啊,當初把你放出去之後我就被貶了,能力不如以前,我也是一直在很努力的探查,才找到你神識被封印的這具身體啊。」

想想也是,若不是自己當初犯下殺孽,天師也不會替自己接受懲罰,若不是霍光冒死放自己出來,這會兒天師的最後一世應該也結束了,

百萬生靈沒有救完,九世七苦也沒有受完,天劫還沒降臨,天道懲罰沒能完成,會有怎樣的後果,真的不敢想。

「抱歉,你本應好好的做你的中天將,都是因為我……」

「不是這樣說的!」

霍光一臉嚴肅的打斷了她的話,他一直以來最怕的就是有一天姜久的靈魂蘇醒過來之後,會對他說對不起。

「姜久!當初天地大戰,若不是你以自身為祭恐怕不只是我,這世間所有生靈可能都灰飛煙滅了,

你若是究其因果,這一次不是我放你出來的,是你自己幫的自己,

所以,你若說感謝,我暫且接受,你若說抱歉,恕我不能同意這個說法。」

姜久咬了咬嘴唇,當初發生的事情好像真的過了好久,可一旦被提及,卻又像是回到了眼前,

幾百年來,她一直活在痛苦之中,若不是還有天師的大恩未報,她恐怕早就在這個世間消失了。

她用力的捏了捏霍光的肩膀,

「謝謝。」除了這兩個字便再也說不出其他了。

手術室的燈也終於是滅了,人被推出來的那一刻,姜久屏住了呼吸,獃獃的立在原地,還是霍光首先走到了醫生的面前。

「人怎麼樣了?」

醫生拿着病曆本,交給了一旁的護士,才開口道,

「病人的情況比較複雜,像是受了嚴重的虐待,腿骨骨折,跟腱斷裂,手臂骨折,肋骨骨折,外傷以及軟組織損傷更是多的數不清,這個情況,我們必須報警了。」

姜久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着,心說不出的痛,醫生每說出一個字,她的痛便加劇一分,這會兒她真的只恨自己為什麼不親手殺了那個造成他一身傷的畜生。

霍光伸手在上衣口袋裡翻找着,拿出了一個證件,在醫生面前晃了晃,

「不用了,我就是**,這是我們查的案件,後續會給你們手續的,有需要配合的地方,我的同事會聯繫你們。」

醫生剛要伸手去拿證件,霍光便把東西直接揣回兜里,拉着姜久走向了病房。

「你怎麼回事啊,好歹曾經也算是戰神啊,你什麼時候這麼不淡定了啊。」

霍光雙手抓住姜久的肩膀,用力的搖晃着,「你清醒一點,現在不是心疼的時候,後面你還有大任務呢啊!」

姜久長舒了一口氣, 他說的對,現在最重要的是讓簡霆驍的這具身體恢復, 她點點頭,

「謝謝你啊,我知道了,我好了,放心吧。」

她緩緩的走到了床邊,床上的男人臉色蒼白,薄唇沒有一絲血色,眉眼之間凝着一抹冷寒,英俊的五官如同雕刻出來的一般,即便是重傷在身,也抵擋不住君王般的氣質。

他還是那樣的好看,天神般的人,亦如千年前她第一次見到時那般,高高在上,一襲白衣不染一絲塵埃。

她在床邊的椅子上緩緩坐下,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般,猛地回頭,「剛才醫生說要報警?」

霍光被她這個反應嚇了一跳,要死哦,早晚給她嚇出心臟病來。

拍了拍胸口,才點點頭。「是,怎麼了?」

「你給他看什麼了,你冒充**啊?」姜久詫異的看着他。

「怎樣?你報警吧!」霍光無奈的坐到了對面的沙發上,像是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她。

姜久倒是習慣了,畢竟被封印在這具身體的二十幾年,大多數人都是用這樣的眼神看她的,她不是傻,只是被封印神識,人沒有那麼靈光而已。

「算了,沒事就好,對了,你現在被貶到哪個部門了啊。」

霍光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滿臉驕傲的說道,

「不要說貶,要說調!我現在在陰曹司,掌管陰陽之間的一切事物。」

陰曹司?地府啊,好好一個神仙去了地府,姜久的心中不免增加了幾分愧疚。

她上下的打量着霍光,長相與之前倒是沒過多變化,只是看起來蒼老了一些,不似她的天師,容貌依舊,神采不減。

「你這衣服?按理說你不應該穿長衫嗎,這西裝,什麼鬼啊!」

霍光站起身來,伸着胳膊轉了一圈,「帥吧!與時俱進啊,地府也不一定非要穿褂子啊,這是帥鬼!」

姜久不耐煩的偏過頭,嘖了一聲。

相比霍光,還是床上的簡霆驍更好看一些,這麼多年,她也實在是看霍光看的膩的想吐了。

「你有事就去忙吧,我回頭再找你。」她頭也不回的說著。

霍光無奈的攤了攤手,「用人的時候就一道符燒過去,不用了就把人趕走,可真行。」

「我走了啊,你抓緊時間把他帶回家,畢竟冒充**的事情瞞不了太久。」

姜久打了一盆溫水,輕柔的擦拭着簡霆驍臉上已經乾涸了的血液,以及皮膚上的泥土。

不知道他這段時間是遭了多少罪,原本健碩的身體,此時足可以用骨瘦如柴來形容。

姜久握着他的手,皮包着骨頭加上乾癟的血管,看的她心痛不已,他的手指微微的顫動了一下。

姜久激動的看着他的臉,男人閉着眼睛,先是眼珠轉動了一下,睫毛微顫,隨後緩緩的睜開一道縫隙。

他的記憶里,昏迷之前,好像是有一個人出現,救了他。

是誰……記不清了,好像當時有人說了句什麼……

她說,(我是你爹。)

是爺爺嗎……

簡霆驍緩緩睜開雙眼,眼前出現的是一個模糊的身影,手上傳來的溫熱,讓他感覺到了,自己的手被誰握着。

他費力的抽出了手掌,沙啞着聲音問道,

「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