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24小時,我成了過街老鼠
開局24小時,我成了過街老鼠 連載中

開局24小時,我成了過街老鼠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妄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妄以 都市小說 陽九

陽九穿越進了一個異能突起的世界,為了活命只能捐贈半邊身家,行事低調低調再低調
做好事不能留名 救完人只能留個背影 徒手斬殺異族還得吐口血 切記,不能裝13 …… 直到身份逐漸暴露,全民沸騰!展開

《開局24小時,我成了過街老鼠》章節試讀:

第2章 異能鑒別


「就是這裡,最好祈求你是,」為首一個凶神惡煞的男人衝著少年威脅,看了一眼邊上抄小紙條的、相互提問的,帶着其他人走到一旁,「別耍花樣,我們就在這兒等你。」

暮安趴在門邊上悄悄伸出半張臉,陽九若有所思道,「是個小少爺?」

「啊!樓主,你怎麼……」

陽九也探出半張臉,意識到什麼,連忙站好,假咳兩聲,「把人帶進來。」

這次陽九沒鑽進帘子,反而大搖大擺的坐在辦公桌前,人進來,頭也沒抬,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腿搭在桌子上輕輕晃動。

「名字。」

「牧呈。」

「說說吧覺醒了什麼異能。」

「我不知道,」牧呈如實說,「只是感覺有點不一樣。」

陽九這才懶洋洋的掀開眼皮,「哦?哪裡不一樣。」

「腦子突然變得無比透徹,身體里有一股奇怪的氣流亂躥,但我不知道怎麼運用。」

「說說當時的情況,什麼情況下有這種感覺的?」

「當時月黑風高,我正走在路上,突然一道閃電劈了下來,腦子頓時一片空白,突然手心就發出綠色的光,有一個符號冒了出來……」

「符號什麼顏色!」

「綠色!」

「長什麼樣子!」

「盾牌十字架!」

「盾牌幾層!」

「兩層!」

陽九端起保溫杯喝了一口,「好你接著說。」

「符號冒出來後,身上被劈的地方就開始癒合……」

「怎麼癒合的!」

「從被劈的地方開始疤漸漸沒了!」

「什麼感覺!」

「不痛,沒感覺。」

「這時候符號上有幾道光!」

「三道!」

「最後一個問題,用了多久?」

「我特么哪兒知道!你被雷劈一個試試你大爺的!」

「職責所在,」陽九無所謂攤開手,從桌子底下翻出一張「異能者協議書」抖了抖,「過來簽個字。」

牧呈上前,拿着筆簡直無從下手……

那紙上龍飛鳳舞的爬着數行字,丑得人眼睛疼,主要根本沒給他留什麼地方簽字。

陽九見他不動,指了指右下角唯一一點空白,牧呈嘴角抽了抽,這麼點地方,這真的是異能者協議書?

他瞅了瞅陽九,見對方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一筆一划的寫了兩個極小的:牧呈。

陽九眯了眯眼睛,熱情地拉着他的手,「恭喜你,進入執法部!」

「什麼……什麼意思?」

「忘了說,本樓主的異能,模仿萬物。」陽九又靠在椅背上,「無法複製你的異能,兩種情況,第一遠在我之上,第二……

你根本沒有異能。」

牧呈身體抖了抖,緊了緊拳頭。

「是,我的確沒有異能,」牧呈突然仰起頭,「我是穿越者,被雷劈也沒騙你,一醒過來就是仇家追殺,無奈之下只能說自己是異能者,本想在路上找個機會跑路,沒想到這麼快就被送到這裡來了。」

「那些人我都不認識,莫名其妙的就拿槍對着我,我剛上大學,還沒擺爛兩天就到了這裡,樓主,你救救我!

我知道穿越者不算在大京保護律法之內,請樓主幫幫我!」

「第一樓樓主不得參與大京幫派事務,恕在下有心無力。」

陽九說罷,讓暮安將人帶出去,人一出去便被一群人圍住,強迫着推下樓。

見事兒完了,靠在椅子上好一會才回過神,甩了甩腦子,戴上半塊狐狸面具,帶着暮安下樓。

剛到二樓樓梯口就聽見一陣喧鬧聲,陽九聞聲望去,牧呈被七八個人堵在樓梯口。

「既然不是異能者,就乖乖受着,父債子償,打你一頓都是便宜的。」

「我……」牧呈一轉頭於陽九對視,還未再說些什麼,一巴掌扇得他暈頭轉向,帽子都被打掉在地,臉上火辣辣的。

其他人拎着棍子對着他的腿彎就打了下去,不會七八個人混打在一處,牧呈一聲比一聲高的哀嚎。

「住手。」

「第一樓內禁止打架鬥毆哦。」暮安俏皮補充道,小跑過去把牧呈扛了過來。

陽九負手而立,不緊不慢的說道,「私自毆打異能者,按大京律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

「這小子什麼時候是異能者了!分明是個假冒的!」

「是不是,我說了算,」陽九頭也不回,「人,我帶走了。」

暮安扛着牧呈,好奇問道,「樓主,這是什麼人啊,這麼多人追。」

一路上無數人投來打量的目光,陽九對這種目光熟得不能再熟了,一個身高不足一米六的蘿莉背着個一米八幾的少年,主要旁邊還站着一個同身高男人,怎麼看怎麼不對勁。

「他啊,以前牧家的少主,牧家本就不是什麼善茬,得罪過不少人,後來家道中落,又欠了一屁股債,父親下落不明,除了找他還能找誰?」

按照陽九吩咐,暮安將人帶到第一樓五樓,那是樓中辦公人員的宿舍,樓主讓她把人帶到這裡,意思不言而喻,暮安一腳踹開房門,將人咚的丟了進去,拍拍手就往外走。

一出門這才發現半個宿舍的人都從房門裡鑽出頭,目不轉睛的盯着她,離她最近的一胖子吐了吐唾液,忐忑不安的問道,「安姐,誰又惹你了?」

其他人眼睛骨碌轉,暮安甜甜一笑,「沒有啦,這人是樓主搶回來的,你們要好好關照哦。」

這下其他人愣了,樓主搶回來的?就他們第一樓還需要四處搶人?正想再問些什麼,就看見陽九穿了一身皺皺巴巴的白T恤從旁邊的更衣室走了出來。

不僅衣服皺皺巴巴的,連褲子也是洗得發白,要不是手裡拿着還沒來得及放下的狐狸面具,他們都得懷疑這人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這都得是多少年前的衣服了,除了那些偏遠地區的還有誰還穿這樣的衣服……

「樓主……你不是把錢捐完破產了吧……」

陽九滿臉黑線,瞥了他一眼,本來就只帶了一套衣服,剛才還把枸杞茶灑上面,總不可能穿着樓主的衣服出去,好不容易從箱底找到這麼一套。

「閑的話,把異能者資料都背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