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雲洲戰神
雲洲戰神 連載中

雲洲戰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離川_Leo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雲默 千歌 都市小說

域外戰神雲默偶然間得知自己竟然在雲洲國的都城粟城有一妻一女,立刻放下一切回來找她們,從那一刻起妻女就成為了雲默的全部,他一定要讓妻女得到最好的生活!展開

《雲洲戰神》章節試讀:

第007章 王國戰的賭注


「大家安靜一下,聽老夫說兩句。」

江喬明舉着酒杯站起身,向眾人說道。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看着江喬明。

「感謝大家百忙之中前來參加老夫的壽宴,不過今天的重頭戲應該是我家的小兒子江銘慶和沈家的小女兒沈芸菲的訂婚宴,我們兩家都是世交,兩個年輕人也都是同輩人里出類拔萃的,我也很高興今天能夠和沈家聯姻。來,就讓我這個老骨頭先舉杯,為他們送上祝福吧。」

「江公子和沈小姐的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他們在一起簡直太幸福了。」

「真的是郎才女貌啊。」

「真幸福,我要是能嫁給江公子就好了。」

江銘慶本身就在江喬明身邊站着,這時從門外走進來一個身穿黑色拖地長裙、上面掛着層層疊疊的蕾絲,將這女子曼妙的身姿展現的淋漓盡致。

這就是沈家的小女兒沈芸菲。

江銘慶看到如此美麗的沈芸菲走進來,心旌蕩漾,眼睛都看直了。

眾人更是如此,直誇沈芸菲美若天仙。

沈芸菲卻面無表情地向前走着,不過眾人此刻卻完全不在乎,所有人都被她的美貌吸引了過去。

江銘慶也慢慢地向沈芸菲走了過去,向她伸出手,沈芸菲愣了一下,有些猶豫,但還是將手伸了出去。

兩人一起來到江喬明的身邊。

「爸,我和小菲敬您一杯。」

二人手中舉起酒杯,向江喬明敬酒。

「好好好。」

江喬明也開心得合不攏嘴。

「江老爺子,這下我們就是親家了,這一杯,就讓我代表沈家,敬您吧。」

一旁的沈軒也舉起了酒杯。

「好好好。」

「爸,不好了。」

江家的小女兒江敏玉從外面急匆匆地走了進來,低聲地向江喬明說道。

江喬明面不改色,依然笑着看向眾人。

「大家吃好喝好。」

說完和江敏玉走到了一邊。

「怎麼了?」

「粟城警部的周警官帶了人來,拿着拘捕令,說二哥涉嫌一樁殺人案,現在要把他帶回去連夜審訊。」

江喬明皺了皺眉。

「她怎麼來了?」

「不知道,但她手裡有拘捕令,我一時也不知道怎麼辦。」

「走,去看看。」

說完立即起身走了出去,不忘轉頭看看還坐在桌子上的薛宇澤。

薛宇澤恍若無察,繼續接受着幾大家族的敬酒。

江喬明卻沒注意到在另一邊,一雙眼睛也在暗暗地盯着他。

來到酒店門口,只見粟城警部的周雅倩帶着幾個**在等待着。

「哎呀,周警官大駕光臨,老夫有失遠迎啊,今日正逢老夫的壽宴和小兒的訂婚宴,周警官隨我進去喝一杯如何。」

周雅倩擺了擺手,說道:「江老爺子的心意我領了,不過今天確實有公務在身,不太方便,還請江家二公子江銘慶跟我們走一趟吧。」

說著將手裡的拘捕令遞給了江喬明。

江喬明掃了一眼拘捕令,便道:「哎呀,真不湊巧,小兒剛才臨時有點事出去了,要不周警官裏面請,喝杯茶,我這就讓人去把小兒給叫回來。」

「哼,江老爺子不必了,剛才不還說今天是江銘慶的訂婚宴么,怎麼轉眼就走了?」

「可不是么,就在我出來之前,他接到公司一通電話,說是有急事要回去處理,就匆匆忙忙先去了,說是處理完了再回來。」

周雅倩暗暗地道:「不愧是老狐狸,撒起謊來臉色都不變。」

「那行吧,那我就在酒店大堂等貴公子回來吧。」

「行,那我安排人給周警官還有各位警官倒茶。」

「不必了,江老爺子,貴公子在這呢。」

眾人向那聲音看去,只見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一隻手拎着江銘慶走了過來。

江銘慶口吐鮮血,雙手已經斷了,像木偶一樣被拎着,此刻也沒了意識。

「周警官,我家大哥吩咐我將江家二公子抓來交給你處置。」

「替我向你家大哥說聲感謝。」

「不必。」

那黑西裝的人正要走,卻被江喬明攔了下來。

「你是誰,敢對我兒子下如此狠手,就算他要去**局接受調查,也要合法合規,這樣下手傷人,你就不怕我去告你么!」

「他是誰您老人家不用操心,你還是操心操心您的小兒子做了什麼吧。」

說著從大堂里走出來一個身穿深色西裝個子高挑的男人,一臉淡然地往外走來,身邊跟着剛剛成為千氏集團董事長的千歌。

來人正是雲默。

「他怎麼出來了?難道這件事也和他有關係?」

「這個雲家公子居然敢在江老爺子壽宴當天來鬧事,膽子也是夠大的。」

「誰說不是呢,穿着一身像模像樣的,卻沒看出來挺有膽量的。」

「雲默,今天是老夫的壽宴,也是小兒的訂婚宴,我能讓你坐在這裡已經是給你面子了,你還想怎樣?」

江喬明一臉咄咄逼人的樣子質問着雲默。

「我想怎麼樣?行,那我就告訴你,7年前你對我雲家做了什麼,我今天就要讓你全部還回來!」

「什麼?他說什麼7年前,那時候據說雲家是因為藏有千幕珏被人覬覦,好像是境外勢力來滅的雲家,跟江家有什麼關係?」

「是啊,這個雲默不會是傻了吧,居然來找江家,我看他就是來碰瓷的。」

「7年前?7年前你雲家被滅的時候我並不在粟城,我們江家更是無人參與其中,你還想要什麼?」

「呵,你以為那一夜的那場屠殺你們江家人蔘沒參與,你們自己心裏清楚?你們坐收漁利,用超低價格搶走了我雲家的產業,這筆帳又要怎麼算?」

「哈哈哈,你到底還是年輕,你以為在商場里哪有什麼情義可言,我們江家不去做,自然會有人去做!不過我江家這幾年的確因為這兩個產業獲益匪淺,這樣吧,我拿出我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送給你,算作對你們雲家的補償如何?」

江喬明一番話反倒將自己當年所做的事顛倒了黑白,主動拿出股份補償,一下子佔據了上風,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聽到這一番話,雲默心裏不由得噁心起來,冷哼道:「不愧是江家老狐狸,顛倒黑白的能力的確令人望塵莫及。不過我今天要的,可遠遠不止是百分之二十那麼簡單。」

「就憑你,還想怎麼樣,老夫剛才願意給你補償,已經算給你面子,你個渾小子不要給臉不要臉。」

此時的江喬明已經被氣的開始渾身發抖。

「江老爺子,是誰在您老人家的壽宴上搗亂?」

忽然間從不遠處走過來一隊人,個個身穿戰服,佩戴武器,放眼望去大概有四五十人,為首的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方形臉,寸頭,眼睛裏透出一股英氣,手裡拿着一把MP5衝鋒槍。

江喬明轉頭看去,不由大喜過望,來人正是粟城巡天部的統帥王國戰,也是粟城內的頂尖高手,武神一般的存在,有他在的地方,就沒有人敢惹事。

「王帥,您來了,太好了。」王國戰曾經被江喬明救過一命,後來去了粟城的巡天部,他始終記得江家給他的恩惠,所以暗中與江家關係很好。

王國戰微微點了點頭,看向周雅倩和雲默等人。

此時薛宇澤也走了出來,他看到王國戰,眉頭微微一皺,巡天部的人來了,這可不太好辦。

粟城的警部與巡天部互不隸屬,平時也互相看不上眼,巡天部歸屬於雲洲國的戰部,而警部則隸屬於粟城司法部。

「王國戰來了,不太妙啊。」薛宇澤在雲默耳邊悄悄地說。

「呵,王國戰么,我聽過這個名字,逃兵一個,今天正好一起收拾了。」

「周警官,今天有我王國戰在這裡,你們警部休想動江家人一根毫毛,還不將二公子給我送回來!」

王國戰大聲地喊道。

周雅倩一聽到王國戰的聲音,心裏也不由得一顫,這王國戰可不是一般人,他曾經將一個在**搗亂的地痞流氓砍掉了四肢,挖掉眼睛,取出內臟,將那人的屍體掛在廣場上一周,令人聞風喪膽。

「王國戰,你身為粟城戰部的人,竟敢為江家人站台,怎麼,當年你從域外戰場當逃兵的事情,自己已經忘了么?」

站在雲默身後的羅昱沉聲說道。

王國戰一聽心神一抖,暗暗想到自己當年當逃兵的事沒人知道,這人是如何知道的?

「你又是誰?敢在這裡胡說八道,信不信我一槍崩了你?」

羅昱也不多廢話,徑直走到他面前,死死盯着他,道:「怎麼,你以為我一個域外天王,還會怕一把破槍不成?」

「天王?你……你是四大域外天王?」

王國戰此時已經被嚇得渾身哆嗦了,別人不知道域外天王,他還是知道的。

「天王算什麼東西?難道能和王統帥相比么?」

江浩權雙手插兜,一臉不屑地看着羅昱。

「不對,四大天王此刻正在域外征戰,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你休想騙我!」

王國戰其實已經相信他就是域外天王之一,但此刻他已經沒有選擇,必須死死咬定羅昱不是天王,更何況自己身後還有四五十人的部隊,就算是天王,也不見得有贏面。

他決定賭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