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死遁後,劇情全崩了
我死遁後,劇情全崩了 連載中

我死遁後,劇情全崩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溫清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木溪 溫清淮

木溪穿進一本仙俠文中,成了反派仙尊,她的目標就是攪亂這天下的水,讓仙魔兩道混亂不堪,然後順理成章為男主鋪路
最後死在男主劍下,便可死盾,只是沒想到那些該恨她的人一個個都把她當成了白月光
魔界的少主,成為仙界掌權人的男主,討厭她的師妹,以及她的可愛女徒弟……他們在那場仙魔打戰中聲名鵲起
展開

《我死遁後,劇情全崩了》章節試讀:

第4章 瑕不掩瑜


「弟子謝景,拜見師尊。」謝景看着高坐殿上的師尊,臉上又恢復了一貫的清冷。

「何事?」紫水晶做成的珠鏈擋住了那人的臉,台基上點燃的香飄散出薄煙,籠罩在整個大殿,男人低沉的聲音沒有一絲起伏,冰冷的眼神看向謝景。

謝景淡聲道:「我想向師尊討一味草藥,我有一位朋友病了。」

「是她嘛。」不等謝景回答,他就看到大殿外站着的女子被自己師尊的靈力拉了進來,女子不受控制的往前撲,馬上就要倒在地上。

從前的謝景絲毫不敢違抗自己師尊,只是看到女子那驚慌的樣子後,他不受控制的想要去接住她。好在,最後他確實接住了她。

女子柔軟的身子撲進他懷裡,帶着淡淡的花香,謝景心裏連帶着也被撞了一下。

「謝……謝謝。」木歡扶着謝景的手臂想要起來,看着面前冰冷淡漠的臉,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拉開距離,如果她仔細看,就會發現,少年的耳垂紅的滴血。

「師尊,她便是我想求葯之人。」謝景不敢再看女子,只好僵硬扯回話題。

「你可知,這株草藥的規矩。」

「弟子知道,今日來就是想告訴師尊,我想收她做我的徒弟。」

「所以……還請師尊賜草藥。」

木歡被謝景的話小小震驚到了,她知道自己資質平平,以謝大哥的身份想成他弟子的人不少。

就算是當初她救了他一次,今天他也還回來了,不必為她做到這個地步。

殿內沉默了好一會,直到一股靈力從上方飄來,帶着一株草藥落到了謝景手上。

「下去吧。」上首的人這次聲音有些許疲憊,說了這一句後,兩人便被轟了出去。

大殿里又恢復了安靜,柳長風手一揮,身後的屏風翻轉過來,一幅畫卷露了出來。女子一襲白色紗裙,坐在桂花樹下輕品美酒。他有些不滿的看着這了無生氣的畫卷,指間聚起靈力匯入畫中。

只見一朵桂花飄落下來,落入女子的酒杯,女子並未因此掃了興緻,她抬頭看了眼頭頂的桂花樹,眼裡盛着清淺的笑意,紅唇水潤清透,讓看他的人想一親芳澤。

柳長風看着畫卷,手指撫上畫卷上女人的臉,他的眼尾此時猩紅一片,這幾年的思念如潮水般想將他吞噬。

「師尊……我好想你啊!」

「再等等……很快我們就能再見了。」

…………

靜謐的晚風很舒服,就在木溪再次想睡時,門被人從外面推開,女子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

「姐姐。」

「木歡,謝景……師兄。」木溪從搖椅上微微坐起,雙手接住了撲過來的女子。

謝景被人這樣叫習慣了,冷不丁聽到木溪也這麼叫到讓他感覺到幾分怪異。

沈瑜剛鞏固完今天學的課,打算出來看看木溪是不是又在外面睡著了,就看到自己前喜歡的人來了她的院子,而自己現喜歡的人懷裡抱着個小姑娘,頓時愣在了原地。

她的眼神不自覺帶上了氣憤和嫉妒,抱在木溪懷裡的小姑娘看見了沈瑜,對於不友好的眼神木歡是能感覺到了,不由瞪了沈瑜一眼。

「你……你你誰啊?居然抱着我的仙女姐姐。」

木歡聽她那樣說,不僅不離開,反而摟着木溪更緊了,忍不住還露出個鬼臉挑釁她。

「木歡,不要鬧。」木溪有些無奈,都是小姑娘,她又不好說什麼,只好訓斥自家孩子了。

小姑娘被自己親姐姐小小的凶了一下,臉上立馬掛上怏怏不樂的小表情,看的一旁當背景板的謝景心裏一軟。

「阿姐,她是誰?難不成你在外面還有別的妹妹。」

木溪被這突如其來的質問搞得哭笑不得。

「這位是我今天剛認識的朋友,你可以叫她年年姐姐。」

「阿溪,說好了只能你叫我年年的,別的人我可不讓叫。」沈瑜聽到她們姐妹之間的對話,找回了下午木溪說的話,但驕傲使她不輕易低頭。

「哼,我還不樂意叫呢。」

「想搶我阿姐的都是大壞蛋。」木歡挽着姐姐的手,一刻也不願分開。

「咳咳,謝景師兄,我妹妹的病……」為了不讓尷尬繼續蔓延,木溪只好把話題拋給背景板。

「我打算收木歡做我的親傳弟子,草藥我也已經向師尊討到了,這幾日讓木歡學會吸收靈氣便可讓她服下。」謝景收斂起羨慕的眼神,又恢復一貫呆板樣。

「我資質那麼不好,會不會很難啊。」木歡有些擔憂道。

沈瑜有些小小震驚,對於她的前偶像收徒這件事,忍不住出聲想要酸幾句挽着她現偶像的小姑娘:「知道難,還不去好好學習,纏着仙女姐姐幹嘛!」

謝景看了眼沈瑜,劍眉微蹙,臉上有些不悅,聲音冷淡開口:「我記得你是沈將軍之女,沈瑜,看來你的父親並未教好你規矩。」

「我就知道,男的沒一個好東西,都是大豬蹄子,還好我脫粉及時。」沈瑜一時氣的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焦急的把門關上,怕晚一步就被人看到她的難堪。

看着把門緊關的沈瑜,木溪嘆了口氣:「小姑娘還小,謝景師兄說話有點重了。」

謝景想要反駁什麼,對上木歡有些害怕的小眼神後,也只能把話往肚子里咽。

「阿姐,今晚我就不能陪你了,這幾天我可能都要待在謝……師尊的院子里,等我毒解了,我就來看阿姐。」

「好」木溪起身抱了抱木歡,揉了揉她的頭後,送兩人離開了院子。

木溪無奈的嘆了口氣,送走一個愛吃醋的小姑娘,屋裡還有個生着氣需要哄的。

她把搖椅搬進了屋,又敲了敲沈瑜的房門,門內沒有聲音,木溪也不急,重新坐回搖椅上。

「我知道你沒睡,我給你說個故事吧。」

「從前有一位師尊,她的手下有三位弟子,大弟子和二弟子都是天賦極其好的那一掛,而最小的三徒弟就沒他們那麼好的天賦了……」

那天木溪剛走完劇情,就看見坐在湖邊一邊拔草一邊哭的慕青雪。第一次見小姑娘哭的那麼梨花帶雨,她沒來由動了惻隱之心,她想着剛結束一段劇情,系統一定回去上交了,沒時間監督我是否崩人設。

當她走過去時,女子還沒發現,一抽一抽的嘴裏罵著自己。

在聽了一盞茶的時間後,木溪忍不住開口道:「慕青雪,你為何如此貶低自己。」

女子沒想到自己身後站着人,冷不丁冒出一聲,嚇得她一哆嗦,手上的草連着泥土連根拔起。

「師……師尊,弟子拜見師尊。」

慕青雪眼睛哭的紅腫,她素來愛打扮,這一哭,把她凡間帶來的脂粉盡數哭花,鼻涕泡還不由自主的冒了出來,這要是跟別人說這是女主,都沒人信。

木溪見她這樣也忍不住輕笑出聲,好不容易收住,就見小姑娘獃獃的看着自己。

「咳咳」

「抱歉,師尊,我……」慕青雪有些小心翼翼,連帶着聲音都虛的很。

「我問你話呢。」雖是趁着系統不在,但也不能太過蹦人設。她擺出平日里冷淡嚴厲的表情,語氣也跟着嚴肅起來。

「師尊,我是不是很沒用,不論是學習術法還是您委託的任務,我都做不好。」

慕青雪剛止住的眼淚又蓄滿眼眶,一顆一顆啪嗒啪嗒的砸下來,我見猶憐。

「明明我也想做好,但總是把事情搞砸,大師兄和二師兄卻能輕鬆解決,得到師尊您的誇獎。當初……您不收我就好了,我也不用給您丟臉。」

木溪不怎麼會安慰人,上輩子是個孤兒,朋友也少的可憐,以至於她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

「我沒有誇過你嗎?我記得我誇你花種的好;誇你妝畫的漂亮;誇你心底是個愛笑善良的女孩。」

「可是這些誇獎都不是大事。」

「那什麼是大事?」

「像師兄他們那樣的,能為師尊分擔的。」

木溪看着慕青雪,清冷的眼裡有些落寞:「人總是珍惜未得到的,卻忽略了已經擁有的。」

「與你無關的事是大事,與你有關的你卻覺得不值一提,那我今後便不再誇你那些,但你要記住,我並不後悔選擇你成為我的弟子,因為那是我的大事……」

…………

「所以說,瑕不掩瑜……」

回憶漸漸遠離,木溪又沉沉睡去。

一盞茶的時間後,原本緊閉的房門悄悄打開一條縫。

沈瑜看着安靜熟睡的女子,她依舊那麼美,此刻的她真的把木溪當成了朋友。對於偶像,她可以因為臉一個又一個換,但現在她想,就算遇到再好看的人,面前之人也是她認定的偶像不會變。

她是沈將軍的三女兒,她的大姐是個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才女,在京城盛名遠揚,後嫁給了太子做太子妃,讓京中貴女羨慕不已。二哥十二歲便進了軍營,是父親的得意之子,十六歲便成功取得功績,被皇帝封侯。只有她,在盛京城臭名遠揚,是將軍府最不成器的三小姐,才貌比不上姐姐,武力比不上哥哥,父親雖縱容她,但見她誇哥哥姐姐時心裏還是會自卑。

一氣之下,沈瑜偷偷從家中跑了出來,聽聞虛延仙門招收弟子,便跑到了這裡打算當個小仙士,讓父親也誇誇她。

就像木溪說的故事裏的那句話一樣「人總是珍惜未得到的,卻忽略了已經擁有的。」

她想那時候她其實挺有商業頭腦的,父親那時也一直鼓勵她支持她,而自己卻因大姐和二哥的光芒下忽略了屬於自己的閃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