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回古堡後,她靠給古人直播走紅
穿回古堡後,她靠給古人直播走紅 連載中

穿回古堡後,她靠給古人直播走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隻腰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高雲貞 高恩霏

【腦洞+古人直播+古穿今+娛樂圈+女強+無cp】 高雲貞是個吸血鬼,一朝穿越,她成了大夏朝賣藝不賣身的歌女,冠絕京城,名揚天下,卻為了個殘廢王爺隱忍十年,籌謀十年,最終落得個名不正言不順的下場,高雲貞滿心不服,幸得老天垂憐,又讓她回到了古堡,回到了現代! 「從此刻起,我,雲貞,就是黑化·鈕祜祿·雲貞!」 隨後,一道熒屏掛於大夏朝天際,那上面出現的人,就是——高雲貞! 片段一 高雲貞混跡娛樂圈,戀綜一個一個接着來,這讓大夏朝子民都看傻了眼! 「誒,雲貞姑娘她在幹什麼?!」 「男女授受不親,雲貞姑娘她怎麼如此不知羞恥!」 「哎呀媽呀,拉上手了,哎呀媽呀,親上了!」 片段二 陰森的古堡里,高雲貞喝着紅酒,放着恐怖片,臉上的享受讓眾人都經不住抖了抖身子
「這這這,這是什麼鬼物,來人,護駕,護駕!」 「雲貞姑娘是鬼物吧,她她她,她竟然能和這種可怕的東西生活下去!」 「我倒覺得挺有意思的!」 【ps:女主獨美,人人皆男主】展開

《穿回古堡後,她靠給古人直播走紅》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遠離渣男,從我做起


大夏朝

燕王府

欣欣向榮的春日來臨,府內百花盛開,百鳥爭鳴。

一片春意盎然中,卻夾雜了一道男女爭吵的聲音。

「楚霽月!你什麼意思?你想讓我做妾?」

高雲貞拿着明黃的聖旨扔在身穿華服的男子身上。

那男子撿起聖旨,又上前去拉住高雲貞的手腕,他皺眉解釋道:「不是,雲貞,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高雲貞甩手,「那是哪樣?這聖旨都到我手上來了,你和我說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樣?不是我想的那樣那是哪樣?」

「事情說來話長,雲貞,你先不要生氣,你聽我把話說完好不好?」楚霽月欲還想解釋,卻被高雲貞給打斷。

「停!打住!」

高雲貞拉開自己和楚霽月的距離,她看着楚霽月,鄭重其事道:「楚霽月,你要反悔,沒關係,我可以接受,我高雲貞也不是非你不嫁,但你讓我做妾,那是萬萬不可能,既然我們談不攏,那不如就分手吧。」

看着高雲貞如此雲淡風輕的說分手,楚霽月有些站不住了。

他上前一步,還想繼續解釋,「不是,雲貞,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不要動不動就提分手的事,行不行?」

「我不想聽,楚霽月,從現在開始,咱們兩和平分手,以後誰也別打攪誰,橋歸橋,路歸路,若非黃泉路上,咱兩誰也別見誰!」

甩下這句話,高雲貞就快步離開王府,直奔聽築小院。

楚霽月在她身後追喊解釋着,可她已然是什麼都聽不進去了。

回到聽築小院後,高雲貞還是有些傷心的。

為了楚霽月,她付出了十年的光陰。

這十年來,她無時無刻的在為楚霽月打算,沒想到,到頭來卻落得個無名無份的下場。

雖然說十年對她這個吸血鬼來說並算不了什麼,可到底還是付出過真感情,她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

去院子里收拾好行李後,她將畢生所賺的存款留給了侍女騾子,以求騾子能在這個時代過好日子。

就在剛才,她的腦子裡突然出現了一道機械的聲音。

那道聲音告訴她,她的任務即將完成,可以選擇回到現代或者一直待在這個時代。

經歷了失戀,高雲貞也不想待在這個時代,她毫不猶豫地選擇回到現代。

這個時代的錢財帶回去也沒什麼用,索性就留下給騾子用。

她是這麼想的。

在院子里又溜達了幾圈,高雲貞就準備坐上回現代的「汽車」了。

她在這裡生活了十年,沒想到在離開的時候卻是一點痕迹都沒留下。

當初她幫助楚霽月,是因為楚霽月長得特別像她那已經過世的伯爵前男友。

十年前,她和楚霽月迅速墜入愛河,相戀十年,原以為會修成正果,卻沒想到十年的愛戀卻成了一個笑柄。

她乃歌女出身,所以皇家容不下她,楚霽月也不能給她正妃之位。

其實道理她都懂,她也不是一定非要正妃之位。

她可以為妾,但她絕不容許楚霽月有正妃。

可楚霽月不懂這個道理,非要娶正妃,到頭來還想納她為妾。

她不否認他愛她的心是真,可她也不是愛情大冤種。

她為他隱忍十年,默默付出十年,即便是沒有功勞,也是有苦勞的。

然而他呢?

打着愛她的幌子,大發慈悲地給了她一個妾室之位,還要她感恩戴德,認真服侍。

在一起十年,楚霽月到頭來還是不了解她。

他以為她的善解人意會理解他。

可他忘了,高雲貞為了他妥協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

如果在最後修成正果的時候她還要妥協,那她之前做的一切又是圖什麼?

圖他長得像前男友?還是圖他十年前是個報廢了的王爺?

他明明什麼都沒有。

明明現在的一切都是她打拚出來的。

憑什麼她要妥協?

她不可能妥協!

提起包袱,回現代的「汽車」落在高雲貞身前,她坐了上去,眼神堅定道:「從此刻起,我,就是高·黑化·鈕祜祿·雲貞!」

隨着「汽車」划過天際,空中留下了一道絢麗的風景線。

而高雲貞不知道的是,這道絢麗風景線,是一個巨大的藍色熒屏……

王府里,那被高雲貞刺激了的楚霽月憂傷了一會兒。

也不知是怎的,他好像想明白了什麼,即刻入了一趟宮,說什麼都要迎娶高雲貞做正室,否則就跪死在宮門口。

皇帝皇后最後拿他實在沒辦法,就只好抬了高雲貞的身份,另下旨意,讓高雲貞以正妃的頭銜,嫁入王府。

楚霽月正打算拿着聖旨去找高雲貞,外頭卻響起了宮人們窸窸窣窣的討論聲:「這雲貞姑娘該不會是神女吧,她怎麼在天上啊!」

「哎呀媽呀!雲貞姑娘真住天上去了?」

「看看看,那可不就是雲貞姑娘么,就是那住的地方未免有些太陰森了,黑不拉秋的!」

「等等,那房子好特別,怎麼有點像外邦人的小古堡!」

「誒,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像!唉,真不愧是神女住的地方!」

宮人們羨慕和感嘆的聲音傳入楚霽月耳中,她們口中的神女,向來只有高雲貞一人。

不知為何,想到這兒,楚霽月心下一陣緊張,連忙跑了出去。

寬大的熒屏里,身穿黑色玫瑰裙的高雲貞正優雅地吃着五分熟的牛排,一頭粉色長發及腰,眼珠紅得似血,尖尖的耳朵和兩顆虎牙也是比平常人要長得多。

舉手投足間,卻難掩貴族公主的氣質。

高雲貞美,美得不可方物,她的一舉一動都是貴族的象徵。

楚霽月看見熒幕中的高雲貞後,當場就愣在了原地,被高雲貞深深吸引。

「不過,你們不覺得雲貞姑娘衣裳穿得有些少嗎?」

宮人們不知是誰發問了一句,其餘人也都把關注點放在了高雲貞的裙子上。

那條黑金玫瑰長裙露肩、露背,還在大腿上開了好長一條衩,看起來嫵媚,妖嬈至極。

「哎呀媽呀,雲貞姑娘怎麼這麼不知羞恥,穿得如此之少!」

「就是就是!這多丟王爺的面兒啊!」

「雲貞姑娘這哪是不知羞恥,這這這這簡直和沒穿沒有區別啊!」

宮人們又在討論。

他們嘴上雖是這麼說著,但身體還是誠實得不行,那雙眼珠子,就沒離開過屏!

楚霽月看着這個場景,當即臉就黑的不行。

他攥緊拳頭,心裏一陣酸味翻江倒海,卻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事。

不對!

他的女朋友,怎麼去天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