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我能轉化萬物
末世:我能轉化萬物 連載中

末世:我能轉化萬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浮生如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忘生 奇幻玄幻 沐銀瞳

【變異喪屍+災後世界+特殊能力+慢節奏文+無修仙+身體強化】 全球核戰,病毒爆發,生化變異,人間末日
舊日繁華已成泡影,輝煌文明即將落幕
大地之上怪物遊盪,漆黑角落人類苟活
零號解藥,三十六座避難所... 百年之後,大地之上重建五區
星火,鋼淬,契商,新軍,天樞
廢墟之下埋藏真相,舊日幻夢潛藏謎底
汝於避難所中蘇醒,尋求所謂真相,探究未知謎底... (第一卷為引子,第二卷往後才是能力)展開

《末世:我能轉化萬物》章節試讀:

第6章 初來乍到


吃飯的地方離宿舍不算遠,估計也就一百多米。

一間尋常的鐵皮和木板屋,屋頂的煙囪冒着縷縷白煙,屋旁的鐵硼下擺着一張木桌,一共六張凳子。

吳忘生隨着眾人落座。

端着兩盆冒熱氣菜的年老婦人從屋內走出,將兩盆菜放在桌上。

吳忘生認得她,是先前坐在宿舍的那位老婦人。

「毛姨,怎麼沒見着隊長?」戴着眼鏡年輕男子好奇問道。

「你們隊長?」老婦人用頗為數落的語氣道,「他什麼德行你還不知道,估計又窩在那賭館了。」

老婦人微笑道:「都吃吧,別等他了啊。」

隨後老婦人又從屋內陸陸續續端出幾盆菜。

勞累了一天的幾人早已飢腸轆轆,端起碗就開始大口吞咽,只有戴眼鏡的那位尚且有些猶豫,吃的不緊不慢。

吳忘生望向眼前的一盆黃色泥狀物,說起來從避難所出來後直到現在他都不覺得有飢餓感,按理來說從冬眠蘇醒人體應該會極其虛弱才對,可他不僅能跑還能肆意揮舞四肢,這倒是一件怪事。

不過現在還是補充點能量為妙。

他拿起插在上面的勺子舀起一勺,放入嘴中。

溫熱的泥狀食物順着食道進入胃,粘稠感,這東西應該是...馬鈴薯泥?

吳忘生再次舀起一勺,品嘗。

確實是馬鈴薯泥無錯,就是沒什麼味道。

吳忘生用餘光看向其他人。

他們吃的津津有味。

吳忘生有些疑惑,懷疑是不是自己味覺出了問題,拿起旁邊的筷子去夾桌**的一盆泛黃菜葉。

苦澀感,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的味道了。

吳忘生頓時醒悟。

因為沒有鹽。

......

飯後,幾個人交談着不知說了些什麼,紛紛各自離開。

桌前只剩下吳忘生和那個戴着一幅眼鏡的年輕男子。

吳忘生是不知道該去哪兒,年輕男子則是故意留下。

氣氛有些尷尬。

終於,年輕男子率先開口道:「回宿舍?」

「行。」吳忘生點頭。

於是二人便朝着宿舍方向走去。

吳忘生突然想到了什麼,問:「那個...營地燒菜都是不放鹽的嗎?」

「鹽?」一旁的年輕男子有些困惑,想了想,反問道:「是指那個吃起來鹹的晶體嗎?」

吳忘生點頭。

「原來那東西叫鹽啊。」年輕男子恍然,隨後搖頭道:「鹽很珍貴,流浪商人那裡要十幾株蔬菜才能換上一小袋,那東西只有公社的廚房有。」

「原來如此。」吳忘生隨口回應道,心中卻若有所思。

剛才男子的話中提到了叫流浪商人,從字面上看,似乎是那種遊走的商販?

既然有商販存在,那便意味着營地不是唯一的倖存者。

營地之外還有其他人活着!

很快二人便回到了那座鐵皮屋,推開宿舍門,狹小的房間內空無一人,看來只有他們二人選擇回來。

戴着眼鏡的年輕男子入門後便坐在那靠窗的桌子旁,翻動着那本桌上的書,拿起鉛筆不知道在寫着什麼。

吳忘生坐在床上,開始回想先前在避難所里的經歷。

片刻的寧靜。

「咦?!」

聲音打破了他的思緒,吳忘生望向坐在桌旁的年輕男子,此刻年輕男子的手中正拿着那魔方,翻來覆去,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吳忘生頓時想起先前自己多此一舉將魔方復原了,不由得略帶歉意地開口道:「那個...我擅自將魔方復原了,不好意思。」

「你復原的?!」年輕男子瞳孔瞪大,眼中有種莫名的崇拜。

「呃...嗯。」吳忘生確信地點頭。

「能教教我嗎?」年輕男子眼中泛光。

......

「上左上右...」戴着眼鏡的年輕男子嘴中念叨着,「然後還差最後一步。」

「咔嚓。」年輕男子手中的魔方完美復原。

年輕男子欣喜若狂,激動地拿着魔方不停旋轉觀摩。

「六個面都一樣!」年輕男子攥着魔方,語氣有些顫抖地朝着吳忘生說道。

吳忘生笑着點頭。

年輕男子又試了幾次,都是成功還原。

只不過後面沒了最初的那種欣喜感,年輕男子望着手中的魔方,苦笑道:「當初琢磨了幾個月也才勉強能四面相同,沒想到現在只要靠着口訣就能快速六面復原」

「口訣確實方便,但卻沒了當初的那股興緻。」

「或許可以試着去加快復原的速度?」吳忘生說道。

「有道理。」年輕男子說道,「不過現在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年輕男子放下手中的魔方,重新拿起鉛筆在本子上描繪着什麼。

「對了。」年輕男子轉過身朝着吳忘生道,「忘了介紹,我叫秦志,按照舊時代的做法...」

秦志伸出手,「多多關照。」

「吳忘生,多多關照。」吳忘生伸出手握住。

......

黃昏過後,夜幕降臨。

秦志收起筆記本,望向掛在牆上的電子鐘。

已經是晚上八點左右了。

嘴中嘀咕着:「怎麼還沒回來...」

宿舍外傳來一陣嬉笑聲。

沒過多久便有人推開宿舍門。

「我就說咱得去看看...」

「那一拳打的真漂亮!」

「對嘛,我老早看三隊的那幾個人不爽了。」

原來是宿舍的另外四人回來了。

「去賭館了?」秦志轉過身看向剛回來的四人。

「副隊,咱還遇見隊長了呢!」走在最前邊的那人開口道。

「副隊,你真該去看看,隊長可是把三隊的那個「獅子」打的是滿地找牙。」

「什麼獅子,那就是貓!」另一人補充道。

幾人紛紛大笑,齊聲道:「解氣!」

秦志苦笑,說:「隊長又上擂台了?」

幾人點頭,一人說:「這次的獎品好像是一隊找到的...那什麼來着?」

另一人接上話:「酒。」

「噢!對,一罈子酒。」

秦志揉了揉額頭,隨後問:「你們去沒被隊長看見吧?」

「應該沒,我們站在後面,隊長應該...」

一人想到了什麼,驚呼出聲。

「快上床!隊長快回來了。」

眾人紛紛急匆匆脫下外套進入自己的床位。

最後是秦志關燈。

「咔嚓。」一片漆黑。

沒過多久,房間外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隨後是宿舍門被人拉開,那人朝裏面看了一眼便輕輕關上門。

腳步聲漸行漸遠。

「走了?」一人小聲詢問。

「應該是。」有人回答。

安靜了一會兒。

「下鋪的那個...那個誰。」有人出聲,「你真是舊時代的人?」

「算是吧。」吳忘生如實回答。

「書上說舊時代有很多人,人人都有車,能去任何地方,是不是真的啊?」有人問。

「也不算人人都有...」吳忘生思索道,「大概四個人中有一個人有吧。」

「那不會很亂嗎?」那人追問,「這麼多車這麼多人。」

「不會。」吳忘生說,「有高速公路,有交通燈,人人遵守交通規則。」

「噢,是這樣...」那人似懂非懂地應了一聲。

「書上說舊時代沒有怪物。」另一人聽見了兩人的對話,趁機插入話題,「還有很多吃的,也不需要種,吃不完。」

「確實沒有怪物。」吳忘生解釋道,「食物是不缺,但仍舊是要種的,不過都交給機械人了。」

「那有肉嗎?」那人追問道。

「有。」吳忘生答,「雞肉,牛肉,羊肉...只需要花錢就能買到。」

「錢就是書上說的叫鈔票的東西嗎?」

「是。那時候人人都有工作,完成工作就能得到錢,錢可以買很多東西。」

「真好啊。」那人頗為羨慕,「要是我也活在那時候就好了。」

「別做夢了。」一直在旁邊聽對話的秦志道,「早點睡覺,明天還有活要干。」

「好~」那人頗為失落道。

宿舍內徹底安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