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封地為非作歹,卻被稱賢王
我在封地為非作歹,卻被稱賢王 連載中

我在封地為非作歹,卻被稱賢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乏了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安 柳依依

身為皇子,我有塊封地不過分吧? 自己的封地我自己說了算,為非作歹也合理吧? 抵達封地的第一天,逛青樓
第二天逛賭坊,在賭場輸錢了?絕對不可能,這不都是我的錢么? 敲詐富商收保護費都是常事
乞丐沿街要飯?我給你們找個工作,全都挖水渠去! 李安在封地為非作歹,可勁霍霍
卻讓封地經濟非一般的提升,打造一支王者之師,橫掃天下
平南方諸國叛亂,殺匈奴,盪倭寇,萬國來朝
我乃大華第一逍遙王,李安!展開

《我在封地為非作歹,卻被稱賢王》章節試讀:

第5章 請求救災


縣衙,那些沒有跟着去抓賭的護衛們,在得知今天去的護衛每人都領到一兩銀子的打賞,一個個都嫉妒得發狂。

他們是親衛,跟着李安來到了清水縣,這輩子註定要在清水縣安家立業了。

安家立業,結婚生子,哪樣不要銀子?

念及此處,一個路上和李安聊得來的護衛王虎湊了上來:「王爺,下次抓賭,帶我一起去唄。」

李安看了他一眼,笑着說道:「你怎麼知道我還有下次?」

「賭博危害人心,擾亂經濟,身為王爺親衛,我與賭博不共戴天!」王虎義正詞嚴的大聲說道。

「黃呢?」李安笑着問。

「啥?」王虎一愣,有些結巴:「王爺,青樓也要掃?」

在古代本來就沒有多少娛樂項目,賭被掃了,再把青樓給掃了,那還玩個蛋蛋……

「呸。」李安啐了一口,「看你這老色批的樣,能不能學學我,一身正氣兩袖清風!」

「明明王爺你昨天還帶着劉統領去青樓了。」王虎小聲嘟囔一句。

「嘿,造反呢是不是?」洛雲舉起手。

「王爺,小人不敢了。」王虎嚇得抱着脖子縮做一團。

半個月的相處,他們都摸清了李安的脾性,知道李安不是真的生氣,這才會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

「行了,本王也不虧待兄弟們,你們有一個算一個,每人去老劉那裡領五百文的酒錢,這一路上辛苦你們了。」

「不辛苦,不辛苦。」王虎搓着手,喜笑顏開的朝着劉青飛奔而去。

李安笑了笑,「我就喜歡你們這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

吃過午飯,田其又抱了一大堆關稅相關的資料和清水縣地圖送到案台上。

「田縣令,昨天給你借的銀子,連本帶利還你二兩。」李安取出二兩銀子。

田其也知道李安把城裡一家賭坊抄了,雖然覺得李安明搶的做法有些欠妥,但他還是挺贊同李安這麼做的。

不少賭徒在**輸到賣兒賣女,道德淪喪禮樂崩壞,他早就想懲治了。

但在大華開設賭坊並不觸法,而且這些賭坊的背後都是有背景的。

他一個小小縣令,動不了這些人!

不過李安明明抄了一萬多兩白銀,就給自己二兩銀子,也太摳搜了一點吧……

那些護衛都賞銀一兩了……

本來田其是不應該接這二兩銀子的,因為李安是他的上司,想要在這個位子坐得安穩,該巴結還是得巴結。

奈何他家裡也沒有錢,也要過日子。

「謝王爺。」田其感激的接過銀子。

「不用謝,好借好還,再借不難。」李安隨口說道。

田其卻愣在原地,還要找自己借錢?

早知道不接這二兩銀子了!

「唉~」田其嘆了口氣,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誰讓如今的南疆王,是這樣一個極品呢?

田其並未第一時間離開,而是站在原地有些局促的看着李安。

「有什麼話就說。」李安問。

「王爺現在手中有銀子了,還請王爺能施粥賑災。」

聞言,李安抬頭看了田其一眼。

田其再次緊張起來。

在他的內心認為李安很貪財,自己讓李安出錢賑災,會不會惹怒李安?

但為了受苦受難的百姓么,他豁出去了。

「嗯,這個提議不錯,你去準備吧。」李安淡然的說道。

他去抄**,不就是為了弄銀子賑災么?

之所以沒有主動提出來,只是為了試探田其。

「那錢?」田其緊張的看着李安。

「我從賭坊抄回來的銀子,只要是用於賑災,你想用多少就用多少。」

李安一臉無所謂的擺了擺手。

「啊?」田其愣住,他以為以李安摳搜的表現來看,自己還要多費口舌,還要說一大堆利害出來。

沒想到這麼簡單李安就同意了?自己暗自組織了那麼多勸誡的話哽在嗓子眼裡,總覺得有些憋屈。

「啊什麼啊?」李安瞪了田其一眼,「我是王爺,這些小事還要我親自去?」

「不敢,不敢。」田其瘋狂搖頭。

柳依依一直一言不發的站在李安身後。

李安一抬頭就能看到她漂亮的小臉蛋。

「識字不?」李安問。

柳依依點了點頭,「村子裏之前有個教書先生,他是個好人,也教我們這些窮人家的孩子識字。」

「那就行,老田,把大華的律例給她一份。」

李安改變了對田其的稱呼,意味着他對田其放下了防備。

不多時,田其又將厚厚的一大本大華律例抱了上來。

「你抓緊時間把大華律例看完,現在主要看的就是關稅相關的這一塊,懂了么?」

「嗯。」柳依依點頭,抱着書站着就仔細的看起來。

「站着看多累,坐我身邊。」李安道。

「王爺,奴婢不敢。」柳依依低頭。

「有啥不敢的,我又不會吃了你。」李安白了柳依依一眼,拉了個板凳放在自己身邊。

不言而喻。

柳依依只得順從的坐在李安身邊,好在李安的注意力全在卷宗上,並未對柳依依動手動腳,她這才鬆了一口氣。

看完卷宗,李安又取出一張清水縣的地圖,在地圖上仔細研究起來。

近年來,清水縣天災頻發,一整年基本都是大旱,好不容易挨過了旱季天降大雨。

種子剛播種下去,盼望着能有個好收成的時候,結果又是大水卷地。

清水縣的降雨量不算大,之所以會造成洪災,是因為在清水縣上方有一條滾滾大江。

一旦到了雨季,大江上游頻繁降雨,導致水位猛漲,江水決堤,清水縣和下面其他縣都將被洪水吞沒。

洪水所過之處,房屋倒塌人畜不留。

洪災過後,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連串瘟疫,又讓人口銳減。

根據卷宗記載,老皇帝登基初期,清水縣是個大縣,百姓三十多萬人。

如今,死在瘟疫下、餓死的,逃離清水縣的人不計其數,清水縣境內,已經只剩下百姓不足十萬人!

再過幾年,清水縣估計就要成為無人的荒蕪之地了。

在古代,人口是第一生產力,沒有人口就什麼都沒有了。

看着看着,李安只覺得頭疼,難搞啊!

……

當天下午,一臉為難的田其又找到了李安。

「王爺,如今清水縣境內糧價飛漲,一斗米已經漲到百文了,下官在想,要不要派人去江南採購糧食?」

一斗米百文,不知道還以為米粒藏了金豆子!

李安面色冰寒,奸商該死啊!

「去江南一個來回需要多久時間?」

「快馬加鞭,只需七日!」

「時間太久了,就在清水縣境內採購吧。」李安擺了擺手。

七日,足以餓死很多百姓了。

這些百姓,對李安來說還有大用,每個都是寶貴的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