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只想安靜做個苟男,卻被逼成仙!
只想安靜做個苟男,卻被逼成仙! 連載中

只想安靜做個苟男,卻被逼成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鹹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輕雪 奇幻玄幻 雷宇天

操遇蔣干,倒霉透頂! 一向膽小慎微的雷宇天,被高空墜物砸到了一個凶獸橫行的位面,內心忐忑不安
遇到困難,退! 碰到危險,閃! 就算被凶獸按倒,只要不被咬斷脖子,就躺地上裝死
出頭的椽子先爛,高大的樹木先斷
幹嘛非要去冒險? 活着難道不香嗎? 苟着,是最大的保命手段, 但, 為何那麼多的事兒逼,將我一步步逼成了仙?展開

《只想安靜做個苟男,卻被逼成仙!》章節試讀:

第2章 天助我也


只見,面前十餘丈之處,站立着一頭野豬狀凶獸,身高五米開外,體長足有十幾米長,渾身毛髮倒豎,如同鋒利的鋼針。

它用猩紅的雙目死死瞪着雷宇天,伸出唇外的獠牙,如同兩把鋒利的骨劍,鋒利無比,在夕陽餘暉的照射下,散發著滲人的白光。

按照前輩雷宇天的記憶,他知道這個試煉場所中,最厲害的凶獸,就是這三階凶獸黑毛劍齒豬。

他不但皮糙肉厚,更是戰鬥力非凡,尤其是它的一對兒獠牙,連厚鋼板都能戳穿。

怕是身為三品獵獸師的王天霸老師在場,單打獨鬥,都不一定是這傢伙的對手。

何況他是一個剛穿越過來,還沒有完全融合這具軀體的一品獵獸師。

人類獵獸師總盟,按照每個人的體能值的大小和戰鬥力的高低,將獵獸師分為九品。

一品最低,九品最高,修為達到七品,被譽為獵獸大師,八品為獵獸宗師,九品為獵獸大宗師。

與之對應,凶獸按照氣血值的多寡和戰鬥力的高低,也分為九階。

一階最低,九階最高,七階凶獸為獸將,八階為獸王,而九階則為獸皇。

一般情況下,凶獸的氣血值和人類的體能值比對起來,凶獸佔優勢。

而戰鬥力和凶獸的氣血值以及人類的體能值成正比,即使氣血值(體能值)越強,戰鬥力一般會越高。

故此,在單打獨鬥的情況下,一品獵獸師在不藉助特殊武器的情況下,很難是一階凶獸的對手。

如今雷宇天比面前的凶獸,足足低了兩個大境界,且手中只有一條廢棄的鋼筋,怎麼會是對方的對手!

「莫非還要再次穿越,或者真正死亡不成?」

雷宇天看着不遠處的凶獸,握着鋼筋的右手有些顫抖,額頭上更是出了一層的冷汗。

「哼哧!哼哧!」

劍齒豬打着響鼻,前蹄刨的水泥地面泥屑亂飛,後蹄蹬地,做衝刺裝。

打又打不過,跑又跑不了,雷宇川心中大急,突然想起了老師的一句話,凶獸一般不吃死的東西。

想到這裡,雷宇川很光棍的往地上一躺,閉住氣息,裝起死來。

他心中不斷念佛,並且雙眼眯成了一條縫,隨時觀察着凶獸的動靜。

「咦?那是什麼?」

雷宇川倒在地上,突然看見劍齒豬的身後站着一個人。

此人年紀和他差不多,身材矮胖,如同一個皮球一般,特別是他的一張胖臉上滿是污漬,看起來十分滑稽。

這傢伙手裡正拿着一個長筒火器,一動不動,要不是眼珠偶爾轉一下,肯定會被人誤認成一個雕塑。

「傅安康!怎麼是這小子?」

雷宇天一下子認出了對方,正是花城三中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自己的小胖子同桌傅安康。

傅安康和雷宇天眯成一線天的眼睛對視了一下,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說話。

兩人從高一到高三,差不多相處了三年,彼此之間十分熟悉,不用開口,只要對方一個眼神兒,便會明白對方的意思。

「看來這小子要背後下傢伙,真是天助我也!」

雷宇天一下子明白了傅安康的意思,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簡直就是一具屍體。

「嗷!」

劍齒豬猩紅的眼睛裏閃現出一絲迷茫,仰天發出一聲獸嚎,以它的智力實在想不明白,怎麼好端端的一個人就這樣死了。

「就是這個時候了,小子,看小爺的燒火棍!」

嘭!

只聽得一聲悶響,劍齒豬慘叫一聲,猛然向前一竄,將傅安康帶倒在地。

果然不愧是三階凶獸,生命力極為頑強,雖然受了嚴重的內傷,但是傷不致死

它捨棄了雷宇天,一轉身朝着倒在地上的傅安康猛撲了過去。

「天哥,救命啊!」

傅安康看着近在咫尺的刺過來的巨大獠牙,由於他身軀太胖,行動不便,於是歇斯底里的大喊了起來。

「胖子頂住!你天哥來啦!」

雷宇天雖然怕的要命,但是面對幫助自己的好友,也不能見死不救。

他不敢怠慢,雙腳狠狠一蹬地面,眨眼間便衝到了劍齒豬如同磨盤般大小的腚後。

由於剛才傅安康戳的深,那把長筒火器沒有被劍齒豬甩掉,依然插在他的糞門中。

「我讓你凶,小爺給你吃炒豆!」

雷宇天抓住火器連連扣動扳機。

嘭!嘭!嘭!

一連串的悶響動響起,劍齒豬的糞門被轟出了一個大洞,鮮血以及污穢之物,崩了雷宇天一身,差點沒把他噁心吐了。

「天哥,你真是好樣的!果然沒讓兄弟失望!」

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死胖子竟然跑出了百米之外,並且爬上了一處極為堅固的房頂,正在揮着手,大聲的喝彩着。

「胖子,你特么就一天坑啊!」

雷宇川被劍齒豬的大力甩了個趔趄,急忙抱住了旁邊的一顆電杆,才不至於摔倒。

看着劍齒豬龐大的身軀,如同巨型坦克一般撞了過來,頓時嚇得他脊梁骨直冒冷氣。

「我閃!」

雷宇天不敢怠慢,手腳用力,身軀斜飛出三丈之遠,才堪堪躲過了劍齒豬的一擊。

咔嚓!

劍齒豬狠狠的撞擊在電杆之上,將一人合抱之粗的鋼筋混凝土電杆攔腰撞斷。

「嗷!嗷!」

劍齒豬撞斷電杆之後,怪叫連連,瞪着猩紅的雙眼,趨勢不減,似乎認定了雷宇天,窮追不捨。

「泥馬!這小子比我還苟!要是早知道這樣,剛才幹脆溜了算了!」

雷宇天心中暗罵,腳下拚命的跑出S形的路線,幾次死裡逃生。

「天哥,你的酷跑真是帥呆了!兄弟我已經給你錄像啦!加油啊!」

傅安康非但不幫忙,反而舉着手裡的手機,大呼小叫,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泥馬的死胖子,等小爺逃過了這一劫,看怎麼炮製你?」

雷宇天心中暗罵,感受到危險越來越近,心裏也越發的緊張了起來。

「就是臭死,也比被這東西撕碎了的好,還是回去吧?」

雷宇天一眼看見了不遠處的下水道,乾脆將牙關一咬,腳下連閃了幾步,躲開了劍齒豬的追擊,一下子跳了下去。

轟隆隆!

雷宇天的腳剛一落地,便聽到頭頂上傳來了劇烈的撞擊聲,和劍齒豬歇斯底里的嚎叫聲。

他忍受着下水道中的惡臭,盡量的將身軀往裏面靠了靠,這次躲開了頭頂如同雨點般的碎石。

「嗷嗷!」

一炷香之後,除了劍齒豬的嚎叫聲之外,再也聽不到撞擊聲。

「咦?怎麼回事?」

雷宇天從褲子口袋中掏出手機,打開電筒,往上一照,頓時樂了。

由於下水道的井口太小,三階凶獸劍齒豬的身軀太過於龐大了一些,它的前半個身子已經被卡在井口中,進退不得。

「嘿!小子,你不是很厲害嗎?有本事下來咬我啊!干看着咬不着吧?氣死你!」

雷宇天嘿嘿一笑,朝着劍齒豬吐了吐舌頭。

在手機電筒的照射下,他分明看到了劍齒豬猩紅眼睛中的憤怒和不甘,甚至還帶着那麼一絲驚恐。

「小子,我這就讓你吹燈拔蠟,送你到那個世界去!」

雷宇天眉頭一立,嘴角扯出一抹殘忍的弧度,宛如黑寶石般的雙眸中更是閃現出兩道殺氣,整個人看起來有些面目猙獰。

凶獸和人類就是死對頭,兩者遭遇時,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沒有什麼好顧慮的。

趁你病,要你命!

雷宇川一向不喜歡做危險的事情,他知道要是不將這傢伙儘快除掉,一旦被它掙脫出去,他和小胖子一個也別想逃走。

雷宇川一隻手拿着手機電筒照亮,一隻手握着尖銳的鋼筋,全憑雙腳撐着井壁,一點點向劍齒豬攀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