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抗戰:從被服廠繡花開始崛起
抗戰:從被服廠繡花開始崛起 連載中

抗戰:從被服廠繡花開始崛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烏托邦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烏托邦 軍事歷史 魏小勇

特種兵魏小勇穿越影視世界,成為獨立團魏大勇弟弟,開局遇到被服廠長李雲龍,兩個人為了汾酒燒雞,夜襲炮樓
李雲龍:「好小子,你可以跟着我李雲龍幹了
」 趙剛:「兩百米,三槍撂倒三個鬼子,你槍法哪裡學的?」 魏大勇:「小勇,你腿法比在少林寺時,更厲害了
」 旅長:「什麼?!魏小勇給我搞回來了個騎兵團?」 後勤張部長:「魏連長,你主持的44輕機槍項目,產量一千挺了
」 楚雲飛:「我自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魏老弟,我這副團長的位置給你留着
」 總部首長:「去,讓獨立團的魏小勇,代理教導團的團長
」 明樓:「魏教授,原來你就是毒龍
」 死了死了、煩了煩了:「魏長官,教我們拿下南天門!」 余則成:「真沒想到,警備司令部的少將副司令,竟然是我們的人
」 鄭耀先:「新一任的風箏執線人,居然一直在我身邊
」 魏小勇:「死難的兄弟們,為國捐軀的英靈們,回家了!這盛世,如你所願!」展開

《抗戰:從被服廠繡花開始崛起》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禮物


晉西北,被服廠門口。

寒風凜冽,但被服廠副廠長魏小勇卻面帶微笑,望着東方的路口。

他二十齣頭,身材頎長,容貌儒雅,看上去有些文弱,只是眼神堅定有力。

他懷抱一床鴛鴦戲水的綠色被子,柔滑的緞子面上,一對黃色鴛鴦活靈活現。

旁邊,保衛幹事小王卻非常焦慮,提醒魏小勇說:「副廠長,這是給李團長的禮物?」

李團長,就是李雲龍,老資格的主力團長了,剛剛一炮幹掉坂田聯隊長。

但魏小勇被告知,因為戰場抗命,李雲龍被下放被服廠,讓他帶人迎接。

在小王疑惑的目光中,魏小勇撫摸着被子,自信的點點頭說:「不錯,他一定會喜歡。」

小王簡直目瞪口呆,趕忙說:「我的廠長,李團長是什麼人?那是硬漢,而且出了名的臭脾氣。這次因為抗命,被下放來被服廠,肯定憋了一肚子氣,你給他繡的鴛鴦戲水被子,會讓他大發雷霆的。」

魏小勇卻微笑不答,最終,小王只能搖搖頭說:「那您好自為之吧。」

魏小勇,是個穿越者,前世是狼牙的特種兵,在邊境和販毒集團首腦,同歸於盡。

沒想到,他竟然穿越到《亮劍》的世界,成了李雲龍警衛員魏大勇的弟弟,也是被服廠副廠長,並覺醒了「最強軍功系統」。

殺敵、干後勤、研發武器,只要立功,就能獲得軍功值,併購買系統的商品。

商品里從武器裝備到軍事技能,無所不包。

系統昨天發佈任務,要魏小勇跟着李雲龍打鬼子。

熱血男兒當自強,抵禦外侮,魏小勇責無旁貸!

但首先,魏小勇需要贏得李雲龍的認可,進入作戰部隊,而非在被服廠繡花。

他懷中的被子,正是他帶給李雲龍的禮物,也是他進入一線部隊的敲門磚。

當然,被服廠其他人,都被魏小勇的舉動嚇壞了。

李雲龍是什麼人,出了名的倔驢,魏小勇居然用「女人的東西」當禮物,這不成心給人家上眼藥!

時間到了中午,李雲龍出現在路口,他冷着臉,看到被服廠這群迎接的人,一句話不說,直接無視。

被服廠保衛科幹事小王鬆了口氣,可接下來,他就愣住了。

因為魏小勇竟然主動跨步上前,立正,單手敬禮,喊道:「歡迎李團長到來!我是副廠長魏小勇,這是我給您準備的禮物。」

李雲龍本來因為在蒼雲嶺,戰場抗命,被擼了官,肚子就窩了火兒。現在看着那鴛鴦戲水的被子,勃然大怒。

李雲龍啪的拍了被子,正要說話,卻忽然目光被死死吸引。

魏小勇眼瞅着李雲龍盯着那栩栩如生的鴛鴦,暗道成了。

那鴛鴦,看上去和普通的沒有什麼區別,可細看,那裡用一道道的絲線,繪製成了地圖的形狀!

這正是被服廠周邊的戰略地形圖,不僅有地名、風物,還有不同據點裏,敵人的數量!

而李雲龍忽然將被子翻面,直接後面,用絲線綉着的,是一張如同雄雞一樣的我國地圖!

李雲龍震驚了,但掩飾的很好。

其實,魏小勇知道,以認地圖聞名的李雲龍,絕對不會錯過這副被子地圖。

而他,顯然賭對了。在被服廠的諸人瑟瑟發抖的目光中,李雲龍的神色,竟然緩和下來了。

李雲龍看了半天,這才抬頭看向魏小勇說:「這是你繡的?」

李雲龍當然知道魏小勇綉工的厲害,以他的經驗,這幅地圖絕對是真的!

而且,精度絕對達到了軍用水平!

但能將如此多敵人的信息掌握,這絕非普通的被服廠的裁縫,能有的本事。

魏小勇笑道:「是的首長。」

李雲龍看上去五大三粗,也是所謂泥腿子出身,可心細如髮。他問了句:「你一個裁縫,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魏小勇嚴肅起來,立正,說:「首長,我是利用業餘時間進行的測繪,而且,我要用這張地圖提醒我,國破家亡,豈能坐視!」

李雲龍嗯了一聲,說:「好小子,你的意思我明白,想跟我去打仗。但我現在也是裁縫。」

李雲龍心思靈巧,直接猜中了魏小勇的企圖,但實際上,這並非全部。

魏小勇忽然壓低聲音說:「首長,距離我們逐漸的小辛庄據點,新到了一匹汾酒和燒雞。」

李雲龍一聽,眼睛發亮,然後,示意魏小勇不要開口,說;「待會兒詳談。」

李雲龍何等聰明,這個魏小勇最後出口的燒雞和汾酒,才是他獻給自己真正的禮物。

當然了,鬼子偽軍不會將燒雞和汾酒主動獻給他們,得先要了他們的小命。

不過這裡畢竟人多眼雜,而李雲龍又是帶罪之身,不能張揚。

魏小勇見目的已經達到,離開喊道:「被服廠全體員工,歡迎新廠長。」

被服廠的人眼見李雲龍沒有生氣,慶幸之餘,終於趕緊鼓掌。

李雲龍這才露出憨憨的笑容,說:「好了,大家各歸各位吧,那個魏副廠長,帶我四處轉轉。」

等眾人一走,李雲龍一把拉住魏小勇,不無興奮的說:「快說,小辛庄到底什麼情況?」

魏小勇知道李雲龍是個兵痴,也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沒想到到了被服廠,還能出去打鬼子,他當然興奮的不行。

魏小勇早就偵察完畢了,於是快速說:「首長,被服廠保衛科缺乏武器裝備,除了幹事小王,其他人連老套筒都沒有,於是,我想到了和敵人去借。」

李雲龍嗯了一聲,魏小勇的禮物又加了一個。他說:「是啊,部隊缺少武器彈藥,在一線如此,後方更別提了。」

李雲龍立刻生出了惺惺相惜的感覺,這個魏小勇,真是個幹事兒的主兒。

魏小勇見李雲龍沒反對,繼續說:「所以,我四處偵察,距離被服廠只有30公里的小辛庄是最好的目標。」

李雲龍不覺有些驚訝,這被服廠副廠長,也是個有腦子的人,有些指揮官的素質啊。

魏小勇和李雲龍蹲在車間的一角,在轟隆隆的紡織機器的聲音中,他指着位於鴛鴦眼睛上的地方說:「小辛庄,有鬼子三個,偽軍一個班,還有個炮樓,在村邊的馬路上。」

李雲龍看了看四周地圖,說:「十幾個敵人,要幹掉他們可不簡單,我只有一個人。」

他顯然沒把魏小勇算戰鬥人員,畢竟,看上去白白凈凈的魏小勇,就是個文人,還是繡花的文人。

可魏小勇卻是一笑說:「首長,您就在外面放哨就行,我一個人把炮樓端了。」

李雲龍一聽,驚怒交加,這小子不是跟老子打哈哈吧。他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