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空戰鼓
星空戰鼓 連載中

星空戰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搖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搖旗 王陽

這是一個骨修的世界! 骨便代表着命! 有人一副鐵骨,征戰天下! 有人一生傲骨,不弱於人! 有人一聚道骨,法力高絕! 有人一身軟骨,毫無立場! 有人一具俠骨,守護蒼生! 有人天生媚骨,傾國傾城! 有人生的反骨,卻也重情重義!展開

《星空戰鼓》章節試讀:

第5章 凶獸宴


這時,家主王雄也已經趕到,王雄看了大長老腳下的麥金門,點了點頭,大長老處理的不錯,抓住麥金門就是捏住了麥星橋的命門。

麥星橋看到王雄到來,正要脫口而出的話,頓時卡在喉嚨中,好不容易才憋回去,面對王青,他敢威脅,但是面對王雄,他是一點也不敢威脅,此刻自己兒子的性命,還掌握在他們手中,他深知道這個對手的魄力,完全不下於他。

「大家都是這天武城的人,有事好商量。」此時形勢不由人,麥星橋也不得不說軟話。

「現在好商量了,早幹嘛去了。」大長老仍在氣頭上,道:「你們麥家的人,想搶我們的狩獵隊,還打傷了我們這麼多人,你說怎麼辦吧?要是說不好,我現在就宰了這小子。」

「我們賠償。」麥星橋不得不捏着鼻子認了,自己的兒子身上傷勢也沒好到哪裡去。

「賠多少,賠少了我們可不願意。」大長老得理不饒人。

「這是一萬金票,夠了吧。」麥星橋扔出一個金袋,鼓鼓囊囊,此時圍觀的人極多,眾目睽睽,他也顧不得丟臉不丟臉的,把兒子的命保下來才是最重要的。

大長老這才用眼神詢問王雄,看這人放不放。

王雄猶豫了一下,雖然他很想把麥金門宰了,這小子就是一個禍胎,有望突破王者,只要活着,遲早是一個禍害,但他也知道,只要殺了麥金門,王家和麥家就徹底開戰了,影響深遠,權衡利弊之下,王雄還是放棄了這個機會,現在開戰,對家族衝擊太大了,沒有必勝的把握。

還不是時候啊!王雄嘆息一聲,點頭示意大長老放了麥金門。

大長老意會,一腳將麥金門踢飛向麥星橋。

「你。」麥星橋顧不上發怒,轉頭檢查自己兒子的傷勢,好在傷的不重,不影響突破大宗師,只是突破大宗師的時間,會延後一點而已。

眼見一場鬧劇落幕,圍觀的群眾紛紛散場,今日之事,不過又是茶餘飯後的一點談資。

王陽站在人群中,沒有與他父親打招呼,他現在有點怕見到王雄,怕從王雄眼中看到失望之色,隨着人群回到家族之中。

王家後院,杏林之中,房洞齡站在杏樹底下,神情肅穆,持劍而立,說道:「我教你的這套劍法,是我突破大宗師時所創,雖然我創出這套劍法,但是未能將之練至大成,希望在你手中,將來能將這套劍法真正的風采展現出來。」

自創的劍法!王陽知道,能自創功法的人,都是萬中無一的奇才,無關於實力,需要特殊的境遇,和經歷,才能創造出功法,有的人就算修鍊到王者境界,也不一定能自創功法,聽到是房洞齡自創的劍法,王陽也更加的佩服房洞齡。

「這是一套我入魔所創出來的劍法,凶性極大,練的時候要小心了。」房洞齡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至於我為什麼入魔,事情原委你也知道,我就不多說了。」

王陽知道這段往事,房洞齡年輕時候,與王雄遊歷歸來,才發現妻兒都被賊人所殺,當時,年輕的房洞齡和王雄,找到賊人,與之激戰起來,但是,兩人聯手也打不過賊人,激戰持續了整整一天,王雄已經戰到麻木,房洞齡更是殺紅了眼,那時的他恨滿乾坤,一心只想殺死賊人,再加上賊人言語上的侮辱,輕蔑,和恥笑,拼盡全力也無法殺死賊人,房洞齡被逼入魔了,入魔是一種奇怪的境遇,說不清是好是壞,有人入魔實力得到提升,有人入魔卻變得瘋瘋傻傻,但正是那次入魔,使得房洞齡領悟到了殺伐的真諦,創出自己的劍法,最終殺死了賊人。

「我將這套劍法,命名為熔天劍法,你看仔細了。」房洞齡說完一掌臨空拍向旁邊的杏樹,掌風傾吐而出,杏樹一陣搖晃,葉子簌簌落下。

房洞齡不為所動,忽然拔劍劈在空處,整個人如同幻影,不知道劈出多少劍,每一劍都落在相同的位置,一瞬間,空氣中響起一陣氣爆聲,半空的落葉忽然都自動燃燒起來。

「這套劍法,就是在樹葉落下的瞬間,劈出九十九劍,達到速度的極限,直接可燃燒空間,使得落下的樹葉都被燃燒,才可算小成,在我預想中,還有第一百劍,一百零一劍,甚至更多,只要你實力足夠強大,就是燒紅半邊天也不是不可能。」房洞齡施展完劍法,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

「好厲害的劍法。」王陽已經看得眼花繚亂,就這樣,這套劍法才算小成,那如果大成,該有多強的威力。

王陽回想房洞齡的每一次出劍,每一劍都精妙絕倫,首尾相連,一劍銜接着一劍,綿綿不絕,形成劍勢。

房洞齡見王陽正在悟劍,會心一笑,回到竹屋之中。

而王陽一站就是六個小時,甚至忘記了吃午飯,直到傍晚之時,王陽才有所動作。

揮劍,劈出,初時揮劍劈劍很慢,有些遲緩,但卻有股綿綿不絕之勢,過了一會兒,出劍越來越快,自有一股浩大的氣勢升騰。

又過了一會,王陽計算了一下時間,從樹葉落下,到地上,他只能出二十三劍,就已經是極限,隱隱有一些還沒領悟到,不連貫。

看了一眼關上的竹門,王陽識趣的往回走,一路上,王陽繼續領悟熔天劍法,走走停停。

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家族聚會的食堂。

「差點忘記了,今天是每月家族聚餐,也叫凶獸宴。」王陽露出一抹笑容,這是對食物基本的尊重。

「肉肉,我來了。」王陽的饞蟲被勾起,凶獸宴是王陽最喜歡的,不僅滋補身體,對自身的實力也大有裨益,重要的是香啊,好吃最重要。

家族中每月都會舉辦兩次凶獸宴,凶獸肉雖然大補,但是也不能天天吃,特別是凶獸肉殘留的凶獸戾氣,吃多了影響心境,會造成心粗氣浮,所以每月舉辦兩次剛剛好。

王陽到食堂的時候,食堂已經坐滿了人,家主和長老坐一桌,家族管家和執事坐一桌,剩下的家族年輕一輩按照年齡,依次而坐。

今天一天都在領悟熔天劍法,極耗精力,再加上中午沒吃飯,王陽早已經飢腸轆轆,也不客氣,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來就開吃。

一大塊燉爛的凶獸肉,進入口中,口感極好,王家的凶獸宴一點也沒有打折扣,用的是凶獸的脊椎大龍骨做湯底,還有凶獸精血,來個大鍋燴。

王陽嘗一口就知道,這是原汁原味的凶獸肉,一口凶獸肉進入肚中,腹中一股靈氣升騰而起,湧入四肢百骸,舒服得王毅想**一聲。

狼吞虎咽,一大碗凶獸肉下肚,剛剛突破一星大骨師,此時竟然差點突破二星大骨師,凶獸肉蘊含的靈氣太多了,王陽趕緊壓制住,靠吃凶獸肉突破,靈氣太駁雜了,現在打好基礎最重要。

將剩下的湯也喝進肚子里,凶獸湯才是精髓,王陽這才伸了個懶腰,才發現同桌的人都在看着他。

來的最晚,卻是第一個吃飽的,那模樣,跟餓死鬼投胎沒什麼兩樣。

大家都細嚼慢咽的,慢慢消化凶獸肉的靈氣,王陽可倒好,胡吃海塞,一大碗凶獸肉湯,一下子就吃下去了,他就不怕直接突破了么,瞧瞧大家都壓制的多辛苦,每家的長輩都千叮嚀萬囑咐,說要打好基礎。

這時,一陣氤氳氣息傳來,被稱作瘦猴的王強突破境界了,只見王強如同喝醉酒似的打擺子,面色紅潤,直接突破了一星,達到五星骨師的境界,他面前的凶獸肉還剩下大半碗。

不過大家都不在意,骨師境界突破不需要注意什麼,到了大骨師就需要精鍊神力,打好基礎了。

王陽吧唧吧唧嘴,還沒吃飽呀,轉頭看向了旁邊,王冰的碗里還剩下大半碗凶獸肉。

王陽也不知道客氣,直接往王冰碗里的一大塊凶獸肉,夾起來送進嘴裏。

「王陽,你太過分了,我還沒吃飽呢!」王冰氣鼓鼓的抗議道。

王陽打了個飽嗝,「這下飽了。」

看到王陽如此飢不擇食,頓時整個桌子人人自危,大家都捧緊了自己的飯碗,這麼好吃的東西,分給別人是要天打雷劈的。

「你胸那麼大,就不要吃那麼多了。」王陽看着護食的王冰,感覺一陣好笑。

「你胸才大。」王冰沒好氣的道,自己都覺醒尊者資質了,王毅還敢欺負自己,深感這輩子是難以逃脫王陽的魔掌了。

王陽看向了左邊的王巧兒,王巧兒如臨大敵,捧緊自己的飯碗,威脅的說道:「王陽,我已經覺醒尊者資質了,你不能再欺負我了,我現在很厲害的。」

王陽眼裡有些許笑意,這妮子,哪有半分威脅人的模樣,這話說的,讓人都不好意思欺負她。

「放心吧,不吃你的肉肉,你胸那麼小,應該多補補。」王陽調笑道。

「你。」王巧兒氣急,她想說她年齡還小,胸當然不大,但是卻說不出口,太難為情了,也只有王陽這樣的人才口無遮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