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義務修仙
義務修仙 連載中

義務修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風至末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銘 風至末夏

天雲大陸,所有宗門聯合創建仙府,對天雲大陸所有孩童實行三十年義務修仙培養
仙府的總目標是待羽化登仙之人數量、力量足夠後,就可以帶領整個天雲大陸萬靈共登仙界,一起長生
展開

《義務修仙》章節試讀:

第3章 巨狼


走在被燒焦的土地上,來到依稀還可辨認的村口,王銘從背包里取出一張符籙,又刨開被燒焦的泥土。

一塊十米多寬的新鮮泥土裸露出來,指尖符籙燃起點點火光,被王銘丟出,就在一瞬間,原本無物可燃的泥土上,卻是熊熊燃燒的大火。

大火大約持續了數十分鐘,才緩緩熄滅。

將兩種被燒焦的泥土放到一起,仔細對比,就能發現雖然泥土燒焦的程度不同,但其原理都是引燃了泥土裡原本的靈氣所致。

這不是山火,而是被烈火符引燃靈氣所致,是人為。

想到這裡,王銘只覺得後背一涼,能製作出或者擁有這種程度符籙的,附近就只有天風學院,更或者是,

李麻子!

王銘猛的一回頭,身後空無一物,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心間升騰,李麻子找來了?

王銘起身,向森林奔去。

自己大仇未報,還見到爺爺的最後一面,自己絕對不能被李麻子抓回去,斷條腿都是小事,一旦被囚禁,那可就是終身,絕對不能被李麻子抓回去。

王銘越是跑,自己內心越是慌,如果李麻子真的已經來過這裡,自己根本不可能從他眼皮子底下逃走的,或許他已經回學院了,也或許他在這裡沒發現自己,去其他地方尋找了。

王銘拿出自己刻畫的飛行符,符籙化作一縷靈氣鑽入胸膛,一對淡銀色的翅膀從後背長出來,翅膀艱難的撲騰着,帶着王銘搖搖晃晃的扎進遠處的山林中。

不足十分鐘,飛行符靈力耗光,翅膀消散,好在落在了一棵參天大樹上,並沒有摔在地面。

雖然是自己第一次使用自己刻畫的飛行符,但效果還是很不錯的,就是時間持續的太短了。

王銘不敢有絲毫的停留,又是兩張疾行符貼在身上,向森林深處竄去。

又是一日的奔波,王銘在一個潮濕的樹洞里停下了腳步,原本準備的十多張疾行符,如今也只剩下五張了,乾糧更是見底了。

手裡沒有傳信香,根本找不到爺爺的遺體被收到哪裡去了。

一想到這裡,悲涼從心底竄到後腦勺。

「自己還是太弱了,幹什麼都力不從心。」

轟!

在王銘喃喃自語時,劇烈的爆炸聲帶起紊亂的靈氣在森林裏肆掠。

艹!

王銘衝出樹洞,又是兩張疾行符貼上,迅速遠離爆炸的方向。

能搞出這種動靜的,要麼是李麻子追來了,要麼是一些妖獸衝突造成的。

無論是李麻子還是妖獸,都不是王銘現在惹的起的。

又是半日奔波,一顆果子入腹,勉勉強強填補了飢餓感,王銘坐在樹枝上,翻出爺爺寄給他的那本獸皮書。

一些奇奇怪怪的符號居然從獸皮書上翻了起來,它們似小精靈一般,落在王銘的指尖,衣襟,肩膀上。

對於這種情況,王銘早已見怪不怪,畢竟李麻子手裡就有一本這種書,王銘所學的符籙製作方法就是從這種書里學來的。

王銘抓起一小隻似人形的符號放在掌心裏,王銘抽出自身的靈力注入其中,符號變得清晰起來。

結丹境!

三個大字佔滿了整個符號,在靈力的灌注下,符號竟然演化成一個盤腿而坐的小人,小人內部的筋脈變得無比清晰。

一股股細小的靈力順着小人的筋脈流動着,最後匯聚在丹田裡,一顆會發光的圓形內丹出現。

看到這裡,王銘一下就從樹枝上翻起身來,險些掉下去,他趕緊收掉自身的靈力注入,猛的把獸皮書合上。

冷汗不自覺的順着額頭流下來。

內丹!!!

妖獸的標識,只有妖獸才會修鍊出內丹,而人不能修出內丹。

一旦有人修出內丹,那麼這人就要走火入魔,最後步入獸道,逐漸喪失人性,要是被他人發現,還會被追殺,被清理。

所以,人只能以身體為容器,吸納天地靈氣,轉化為靈力,再將自身靈力依附在外物上,方可與人,與獸戰鬥。

在自身能容納的靈力達到飽和時,便可進入仙府聯盟的成仙大道,經曆法則洗禮,蛻變成仙。

這些每一個孩童在七歲進入學府要學習的第一課,早已植入每一個新生代孩童的心間。

而高等學院還會定期組織弟子絞殺妖獸,獲取內丹,用來煉製各種寶物和丹藥。

比如一些高級的符籙,一旦有了妖獸內丹的植入,那符籙的威力就可上升好幾個台階。

看着手裡的獸皮書,王銘有些迷茫,為什麼爺爺會有這種獸皮書,爺爺為什麼還要將其寄給自己!

爺爺小時候為救自己,連命都可以不要,完全不會陷害自己,讓自己步入妖獸一道。

「哦!小鬼,這本書怎麼在你手裡!」

冷漠的聲音讓王銘瞬間汗毛倒立,此刻他才發現一頭十米多高的綠狼正站在自己眼前,一雙狼瞳里閃着嗜血的寒光。

獸皮書被塞入背包,王銘抓起包里的數十張符籙,靈力瘋狂注入,下一刻,符籙化作一道道能量激射而出,十分精準的落在狼頭上。

爆炸,火焰,冰錐三種攻擊一時間擋住了狼的視線,王銘則是貼上最後的疾行符,向山崖逃去。

但這還遠遠不夠,王銘拿出最後剩下的兩張飛行符,一對大翅膀伸出,他猛的一個躍身,自己便飛下了山崖。

雖然跌跌撞撞,飛起來很不穩,隨時都有側翻的可能,但好在從那頭巨狼嘴裏逃了出來。

回頭望去,山崖邊上,巨狼那駭人的腦袋正從山林里探出來,看着正在遠去王銘。

山崖太高,而且自己好幾日都沒有休息,本就不多的靈力也已經枯竭,能激發最後兩張飛行符,已經算是走了大運了。

一對大翅膀逐漸虛化,狂風不斷的撕扯着王銘的身體,王銘極力抽取着靈海中為數不多的靈力,想要維持飛行符。

但飛行符作為三階符籙,消耗巨大,根本就不是他能支撐的。

沒了靈力的支持,翅膀徹底消散,王銘垂直掉落,緩慢的閉上眼睛,

「要死了嗎?這一生可真是短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