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平安師
都市平安師 連載中

都市平安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流光下的寒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流光下的寒冷 蘇誠 都市小說

十八歲那年,蘇誠的爺爺去世,只留下了一家平安店! 二十歲那年,蘇誠撿到了一把斷劍,開始接觸到了真實的世界! 道教亂世入人間,佛教盛世顯真顏
平安一脈兩皆在,守護一方平安現! 世人只知道佛兩教,卻不知世間還有一種名為平安師的職業
平安師一脈單傳,代代默默的奉獻着
他們不求名,不求利
只是默默的守護着,守護着世間的安寧! (平行世界,九十年代背景,請勿帶入現實!)展開

《都市平安師》章節試讀:

第六章:王麻子死了


看着面前的黃紙,蘇誠開始做畫符前的準備工作。

首先,蘇誠把硃砂倒進硯台中,放入清水,把硃砂和清水進行攪拌,形成紅色粘稠液體。

接着,蘇誠拿起毛筆,用筆尖沾染紅色的硃砂液體。

隨後,把一張黃紙平整的擺放在桌子上。

蘇誠按照腦海中的信息,朝着毛筆中輸入法力,開始進行畫符。

畫符講究的是精氣神合一,畫符時要一筆完成,中間不能有任何的停頓,不然這張符就失敗了。

得益於之前畫平安符的經驗,蘇誠畫殺鬼符前先平心靜氣,使自己的精神變得平靜下來。

隨後,蘇誠右手持毛筆,在黃紙上筆走龍蛇的畫起符來。

蘇誠畫符的手很穩,沒有絲毫的抖動。隨着法力朝着毛筆持續輸送,在蘇誠面前的這張黃紙上出現了一個怪異的符號。

十秒鐘過去,蘇誠面前的黃紙上一個完整的符號描繪完成。

把毛筆放在桌上,筆尖在硯台上,蘇誠大口喘着粗氣,坐在了椅子上。

一個基礎符籙,需要兩縷法力。

蘇誠體內的法力只有兩縷!

畫完這一張基礎符籙,就把蘇誠體內的法力耗空了。

好在這一次的符籙製作,蘇誠成功了。

對於自己第一次製作基礎符籙能夠成功,蘇誠有些意外。

雖然他腦海中有着製作符籙的完整步驟和詳細信息,雖然他此前畫了幾十次的的平安符,有着一定的畫符經驗。

但是,符籙可不是這麼好畫的,即使是最基礎的低階符籙。

蘇誠覺得,自己在畫符方面可能有着一定天賦。

看着外面的天空即將徹底黑下來,蘇誠打開了房間里的燈。

體內兩縷法力消耗完,蘇誠想要恢復完全需要十多分鐘時間。

由於體內法力太少的緣故,蘇誠並不需要專門打坐恢復法力。

蘇誠,等待體內的法力自行恢復。

在這個間隙,他開始做晚飯。

今天雖然沒怎麼忙活,但晚飯還是要吃的。

蘇誠做飯的速度很快,得益於他兩年獨居,一人生活的做飯經驗。

十多分鐘過去,蘇誠做好了晚飯。

晚飯非常簡單,一碟花生米,一份炒青菜,一份辣椒炒肉外加一份鹹菜,另外配合著兩個饅頭以及兩碗米粥。

蘇誠的飯菜雖然簡單,但菜里有肉,這已經是十分難得的了。

在方圓數十里,家裡能天天吃肉的人家屈指可數。蘇誠,便是這為數不多的一份。

蘇誠吃飯的速度很快,五分鐘後蘇誠把飯吃完,開始整理飯桌。

幾分鐘後,蘇誠在廚房刷好碗筷,再次來到了客廳。

蘇誠體內的法力已經恢復,他開始了第二次畫符。

第二次畫符和第一次一樣,沒有任何波瀾。

蘇誠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畫符畫的更加輕鬆了。

到了晚上八點,蘇誠已經畫了四張殺鬼符。

之後,他便不再畫符。

據他推測,今天晚上染血紙錢的主人,很有可能找到自己。

在此之前,蘇誠必須要保證自己的體力充沛,法力正常。

這樣才能以最巔峰的狀態,迎接這隻能力未知的紙錢鬼。

王麻子家,此時王麻子正一個人躺在了自家的瓦房內。

王麻子是一個二流子,在村裡整天無所事事。他的父母因為他常年的偷雞摸狗,打架鬥毆,被他活活氣死。

獨自一人的王麻子,由於個人的名聲問題,村裡和附近的人根本沒人給他說親。

因此三十齣頭的王麻子,至今還是單身。

此時王麻子心裏很開心,帶給自己恐懼的紙錢不在了。

兩天前,王麻子在村裡閑逛的時候,無意間在地上看到了一張百元大鈔。

於是,他毫不猶豫地將這張錢撿了起來。

雖然他看到錢上沾染了血跡,但是王麻子一點也不在意。他摸了摸錢確定是真的後,開心的把錢裝入兜中往家裡走。

當天晚上,王麻子做到了一個噩夢。夢中一個披頭散髮,全身各個部位十分不協調的女子出現在了王麻子的夢中。

這個女子在夢中不斷的朝着王麻子前進,隨着女子不斷的靠近,王麻子能夠清晰的看到女子滿是鮮血的臉上開始出現了笑意。

隨着女子的靠得越來越近,這份笑容就越發明顯。

當天晚上,王麻子做了一夜這個噩夢。夢中那個女鬼從剛開始在遠處看不清身形,到噩夢結束後距離王麻子不過二十米遠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王麻子起床感覺全身無力,一點精神都沒有。

當時王麻子只是覺得自己是做噩夢的緣故,沒有多大事情。

說起來,王麻子也算是一個膽大之人。不然在夜間撿到染血的紙錢,他也不會毫無顧忌的裝進兜中。

第二天晚上,同樣的噩夢發生在了王麻子的夢中。這一次,那個女鬼距離王麻子更近了。

在天明前,女鬼和王麻子的距離已經不足一米。

這個距離,王麻子可以清晰的看到女鬼的一切。

她散亂的頭髮,蒼白沾染血跡的容顏,流血的雙目,扭曲的四肢。配合著一身白衣,看起來恐怖異常。

這時候王麻子明白過來,自己是撞鬼了。

一定是那張染血的紙錢。

他想到了被自己揣進兜里的紙錢,噩夢是從紙錢被自己撿走的那一天晚上開始的。

早上醒來,王麻子能夠感覺得到自己四肢乏力的情況更嚴重了。

這讓王麻子意識到自己必須要做點什麼,不然自己一定會死在那個女鬼的手中。

於是王麻子開始聯繫自己的狐朋狗友,想要找到解決當前問題的辦法。

當王麻子的朋友看到王麻子的樣子時,也都被王麻子嚇了一跳。

他們從王麻子的敘述中紛紛肯定,王麻子這是撞鬼了。而且是不一般的鬼,這個鬼會要人命。

於是,他們開始為王麻子出謀獻策。有的讓王麻子去找附近有名風水師,找他們尋求幫助。

有的讓王麻子去道觀,找道觀中的道長幫忙。

也有人讓王麻子去寺廟,找佛祖求助。

對於這些人的建議,王麻子並沒有採用。

無他,王麻子太窮了。

王麻子整天在村裡偷雞摸狗,他父母留下來的一些錢財早就被他敗光了。

他之所以還能夠在村裡活下來,沒有被餓死,還要得益於他父母留下了一些田地。

地,王麻子種是不可能種的。

不過,他卻可以把地給別人種,以此獲取一些生活物資。

就是這些物資,保證了王麻子不被餓死。

加上王麻子平時也會下水捉魚之類的,因此生活倒也算得過去。

不過想要王麻子花錢找人幫忙,這就難為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