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不知親爹竟是李世民
不知親爹竟是李世民 連載中

不知親爹竟是李世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溜酸的葡萄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風 李世民

【大唐】+【輕快風】+【搞笑】+【汝人否?】 劉風穿越到貞觀年間,化身一介神醫,為了活命只能到處結交權貴,至此立了家醫館,搞了幾個產業活命
「陛下!劉知縣昨日打了清河崔氏的公子,惹着現如今官員對此人彈劾甚多
」 李世民:「怎麼打的?」 「那清河崔氏公子的愛犬被劉知縣扇了十個大嘴巴子
」 李世民呵呵一笑,「倒是有些血性
」 …… 不久,李世民親臨衛縣
「劉風,你說當今皇帝如何?」 「李二鳳?」 「這李二鳳是誰?當今皇帝不是李世民嗎?」 「一個意思
年輕時倒有些成績,老了就開始犯迷糊,天天搞事情
要不是死得早,怕是大唐早就讓他禍害了
」 「咳咳……你爹談吐舉止溫潤爾雅,怎麼你這小子如此嘴碎?」 「我爹?我長這麼大就不知道誰是我爹
」 李世民:「假如我是你爹呢?」 「我還是你爹呢!哪有你這種亂認兒子的,要那張老臉不?」 李世民:…… 簡介無力,還請移步正文…… PS:爽文風,整體文風以輕快為主,用詞相對現代化
展開

《不知親爹竟是李世民》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衛縣第一神醫


貞觀七年。

大唐已經擊潰曾經不可一世的突厥,國力日漸強盛。

經過隋末之亂後,大唐在李世民的主導下,農民安定生產,耕作有為。大力推崇商業,新興的商業如雨後春筍般地興起。

衛州,汲郡,衛縣。

「貧道真一,突感身體不適,臨行此處,知曉劉神醫醫術高超,特想醫治一番。」

一個穿着道袍,鬍鬚和鬢髮摻雜一起,帶着些自然卷的中年道士,來到一處名為百姓第一醫院的醫鋪前,越過了長龍一般的隊伍,來到了一個身材魁梧,面相不太善意的男子前,躬身作揖,嘴角掛着絲絲友善的笑意。

魁梧男子冷冷看了道士一眼,嗆聲道:「預約了嗎?就想找我家公子看病?看你是個道士,怎麼一點道理不懂?」

聽着男子的冷嘲熱諷,道士氣得渾身直哆嗦,「貧道旅途多年,從未聽過道士就一定懂道理的。為何要如此辱我?」

「誰不知道我們百姓第一醫院每日接待病客過多,都得預約。你個老道憑什麼就不預約,就不排隊?」

「公子說過,你這種不講道理的人,就是下賤!以後……我看你就自稱下水道吧。」

「滾!」

魁梧男子隨便指了一處,大聲呵斥。

道士氣得都快翻白眼了,長這麼大,他何時受過這氣?

下水道?

這特么什麼道?

反正,肯定不是啥好稱謂。

要不是看在男子魁梧的身材,還有一副不耐煩隨時想揍人的樣子。他早就掄起拳頭上去幹了。

但最終還是只能吞下氣憤,轉身就走,不敢多說一句。

「小庄,我都告訴過你多少次了,對待客人溫柔點。就算他沒有預約,只要錢給夠了咱們也是能通融通融的嘛。」

原本在屋中診斷病人的青年,不知什麼時候,背着雙手一副核藹可親的笑容走到男子身前。

青年乍眼一看,不過二十。英英玉立、儀錶不凡。

他叫劉風,原本是現代一位普普通通的中醫。

一次偶然的試藥,再睜開雙眼,就已經來到大唐貞觀年間。

初來乍到,憑藉一手醫術,倒也掙了個盆滿缽滿。

「公子,」男子微微放低了說話的嗓門,「那下水道想白嫖。」

「白嫖?」

劉風雙目一瞪,指着老道士的背影氣哏道:「就這還放他走?抓回來揍他狗日的一頓!」

劉風的嗓門極大,那道士此刻還未走遠。

一聽身後的小子竟然這麼狠辣,嚇得立馬鑽入人群,沒了身影。

「卧槽了!這老傢伙還說什麼身體不適,這速度都快趕上公子隔壁家的狗了。」

男子驚嘆的感嘆一句。

說完,他還特地看了眼劉風製作的日晷,而後走向隊伍前大聲起來,「今日看病的時間到了,我家公子要下班了。爾等明日再來。」

聽聞,百姓們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特別是已經排在隊伍最前端幾人,沮喪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但他們不敢提要求啊。

只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百姓第一醫院每日辰時開店,巳時末閉店。

隊伍長龍,每日卻看不了幾人。

但病人不敢有任何抱怨。

病人到底有沒有病,人家劉風醫死醫不死就知道。

治病的本事,街坊鄰居基本都知道。行醫兩載,一次也沒失手過。

現如今許多衛縣商販和豪門,和他關係都是相當融洽。

病人離開以後,劉風帶着一幫氣勢不凡的保鏢們又趕到衛縣最為繁華的一條街道。

人流涌動,兩旁的商鋪幾乎家家生意都是爆滿,一個個在門口吆喝生意的小商們笑得眼睛都快眯沒了縫。

這麼熱鬧的市井,唯獨有一家房門緊閉的商鋪。

而它,就是劉風花重金還有托關係才搞來的鋪子。

「公子,咱們好好的醫館經營尚好,為何要開什麼按摩館?這條街青樓酒樓成排,咱們開按摩養生館,豈不是要虧得那啥……叫什麼爹媽都不認識?」

劉風身邊,名為小庄的男子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倒也不氣,只是有些看不懂,這才碎碎念個不停,「我們除了有點錢,好像爭不過人家啊?」

聽着小庄的話,劉風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青樓這些玩意兒天天都玩着膩歪,有什麼意思?看得見,又看不見的朦朧美,才能勾人心痒痒。」

「咱們不玩他們那一套,要整就整一家看着正經,又不太正經的行當。」

「算了!」劉風無奈揮了揮手,「說了你們也不懂。」

幾人尾隨劉風進入還未開張的鋪子。

鋪子暫時還未定好招牌,一共分為三層樓。

整個鋪子的裝修溫馨舒適,明明花費材料一般,點綴起來卻又不失大氣上檔次。

「公子,您來了?」

劉風剛到鋪里,一穿着深V襯衣,下身短到剛好包臀的包臀裙把襯衣的衣角藏住。腳穿叫什麼高跟鞋的年輕女子笑着臉迎了上去。

女子年紀看着不大,也就二十齣頭,一頭長髮盤繞頭間,左側劉海故意留下幾縷未盤扎。長相嫵媚,倒也算難得一見的美人兒。

她就這麼踩着高跟鞋,扭着胯慢慢走到劉風身前。

小庄等一干老爺們看到女子這身穿着,一個個目瞪口呆,忍不住吞咽起口水來。

女子身形被這奇怪的服飾襯托着凹凸有致,短裙剛好包住臀部,留給人若隱若現的朦朧感,再加上被高跟鞋修飾的大白長腿。

這特么哪個老爺們擋得住?

大唐國風比起其他朝代要開明不少,走在大街上,隨處可見女子們腰帶束在胸下,展露女子妙曼的身姿。

對此,唐國的男人們一飽眼福。

但和此刻女孩的穿着相比,還是差出不少。

特么的,這才是真正的粉胸半掩疑暗雪啊!

女孩名叫柳葉媚,原本是對面青樓的花魁,硬是讓劉風花大價錢給弄跳槽。

在柳葉媚身後,還站着二十幾位和她一樣裝扮的年輕女孩,氣質貌美。

劉風先是欣賞了一下她的穿着裝扮,好一會兒才滿意的含笑道:「已經快到了開業的日子,姑娘們手藝都練得如何了?」

柳葉媚抬眉一笑,「公子是咱們衛縣響噹噹的神醫,有公子的技術指導,姑娘們的手藝你呀,就放一萬個心吧。保證能讓客人們朝思暮念,魂牽夢繞。」

「那就好。」

劉風轉過身子看向小庄一行保鏢,突然露出很奇特的笑容,「我今天就要看看姑娘們的手藝,你們……就當模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