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瘋批霸總之冷艷美人圈養記
瘋批霸總之冷艷美人圈養記 連載中

瘋批霸總之冷艷美人圈養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弒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邪寒 現代言情 黎墨

(有虐有糖,狂虐,甜寵) 有人傳,冷三少為了黎家的園子,滅了黎家滿門
有人傳,冷三少建寒園,養了一隻寵物
後來,冷邪寒大婚,娶了黎家大小姐,黎墨
他說:「寶貝兒,我建一個園子,圈養你
」 他說:「寶貝兒
我建一個小洋樓,給你放旗袍
展開

《瘋批霸總之冷艷美人圈養記》章節試讀:

第6章 挑釁,很難中招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子照在冷邪寒的臉上,他睜開眼,看着坐在梳妝台前的黎墨,眸子輕閃,撐着手看着她。

陽光照在她那一頭的黑髮上,這樣的頭髮除了天生好的發質,肯定是下了功夫花了錢保養的。

冷邪寒記得,以前有一次在夜魅見到黎墨,緋色的弔帶長裙把完美的身材鑲嵌地出挑,凹凸有致,長發順澤披在肩上,腳下踩着高跟鞋。嘴角噙笑,眉眼清冷,那雙眼睛亮得清澈。整個人冷艷得讓人眼前發亮。

「過來。」

黎墨像是確認他的話,回眸看向他。

神色冷淡,卻遮不住勾人的嫵媚。

冷邪寒朝着她招手,黎墨起身走過去,腳上的拖鞋有些大,和她身上的那條睡裙有些不搭,卻多了些冷艷的慵懶美,讓人很舒服。

她站在床前沒靠近,只是站着看着床上細細打量她的男人。

男人的目光逡巡着她細長的脖頸,她的脖頸間輕微的牙印還顯露着,冷邪寒的眼角染上一絲溫情,他坐起身,把她前一拉,摟在腿上。

黎墨整個人是抗拒的,冷邪寒的力道沒有輕重,像是用不完一樣,她越是抗拒,他越會用力。

最後傷的還是她自己。

可是她偏偏就是做不到完完全全的順從。

即使每一次都是無效果的鬥爭和抗拒。

冷邪寒不在乎她是否掙扎抗拒,他只在乎最後他的目的達到了沒有。他要的只是這個人而已,說得直白一點,看上的是身體和皮相罷了。

男人的唇瓣在她脖頸間輕吻,撫摸着她還有些紅腫的嘴唇,吻上去,黎墨的手抵在他的胸前,卻被他按着頭吻得更深。

冷邪寒是情場高手,風流客,吻得天花亂墜,每一次都能把她制服。黎墨被她吻得沒了力氣,軟窩在他懷裡,喘着粗氣。

冷邪寒輕輕地抹開她嘴角的血漬,抹在那張櫻唇上,血腥味刺鼻,整個人的氣色確實好了不少。

黎墨看着他,眼裡沒有一絲溫度,也沒有別的感情,冷冰冰的。

冷邪寒這時候倒是溫柔起來,替她整理好弄亂的頭髮,一點點梳理好。

黎墨不動聲色地任由他整理,手握着拳撐在床上。

蘭姨敲門,黎墨想要起身,卻被冷邪寒握住了腰肢起不來,「我去開門。」

冷邪寒緊扣她的腰肢,「讓她送進來。」

「你先放開我。」

冷邪寒眼底含笑,那股風流脾性顯露無疑,「她什麼都知道,看見也沒關係。」他在她耳邊說話,嗓音帶着磁性,魅惑十足。

蘭姨聽了吩咐,推門進來,看到兩個人的親昵的姿勢,嚇得趕緊道歉。

黎墨被冷邪寒禁錮住動彈不得,他的手在她的腰間緊握。

蘭姨沒有抬眼,微微頷首放下東西,「三少,您要的東西。」

「放下吧。」

黎墨臉色泛紅,別眼看向窗外。

蘭姨窘迫地離開。

「站住。」男人說話的時候卻沒有看蘭姨,而是眼睛長在了黎墨的臉上,他在她脖頸間吹了口氣。

蘭姨不知所措地站在卧室外廳門口,眼睛盯着地上。

冷邪寒看着黎墨窘迫的樣子不懷好意地笑了笑,「蘭姨,從下個月開始,給你漲工資。」

「這......。」蘭姨一時間不知道冷邪寒是什麼意思,「我......。」

冷邪寒的手在黎墨的腰間又是一緊,「黎小姐說你伺候的好。誇你。」

蘭姨立馬反應過來,是枕邊風吹的好,趕緊向黎墨感謝,「謝謝黎小姐。」

黎墨不着痕迹地瞪了冷邪寒一眼,說:「沒事。你這段時間辛苦了。」

她的手在他的肩膀上推了推,看着是輕輕一下,卻是把力道都用在了手上。

她一推,冷邪寒也順勢放了手,黎墨趁機站起來,到了旁邊的梳妝台前坐下來,「蘭姨,幫我把水端進來吧。」

聲音很平和,不像是在使喚人,卻又確實是在使喚人。

蘭姨把水杯遞給她,把瓶子里的葯拿了兩顆,遞給了她。

黎墨接過來看也沒看,仰頭吃下去。她把水杯遞給蘭姨,「蘭姨,以後這個葯我自己吃就好。不用這麼麻煩。」

蘭姨不知所措地看了看冷邪寒,連忙說:「應該的黎小姐。沒關係。」

黎墨笑了笑,笑得很冷,卻很好看,像是很隨意的一句話,漫不經心說出來,「沒事。就算真的忘記了,也很難中招。」

這句話一出,蘭姨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冷邪寒,冷邪寒臉色驟變,黑着臉,眼底是風雲變化般的怒意。嘴上的笑卻還掛着。

就這樣堂而皇之地把這樣的話說出口了,黎墨這個女人看着還真不能小瞧她,看着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卻什麼話也敢說。

蘭姨推門出去。

冷邪寒從床上跳下來,把她一把按在梳妝台上,「再說一遍?」

黎墨推他,「什麼?」

「再說一遍。」

黎墨想躲卻沒有躲開,冷邪寒的眼底是被挑釁後的怒意,「不滿意?還是想要刺激?」

黎墨嚇得扯住裙子,「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什麼意思?」冷邪寒手上的動作還在繼續,「嗯?」

梳妝台上一片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