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賣給傻相公,一拖三帶全家逃荒
被賣給傻相公,一拖三帶全家逃荒 連載中

被賣給傻相公,一拖三帶全家逃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青絲換白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夜墨 林初九

都說男人的一生有三件喜事升官發財死老婆 林初九正在看的小說就是這樣,她正暗自腹誹呢 誰知基地突然淪陷,她為保護疫苗跟喪屍王同歸於盡 然後一睜眼,就變成了書里男主死的那個老婆……小時候 還餓的只剩一口氣了,為了家裡人都能活,他爹打算把她賣給有餘糧的人家 於是林初九主動要去男主家,可她忘了,這時候的男主,是個傻的…… 還沒接受這個事實呢,天災來了,林初九隻好拖家帶口先逃荒 好在,她的異能沒丟,就是坑爹的歸零了,得重新修鍊…… 一路上,林初九邊逃荒邊修鍊,順便根據看過的小說情節預知未來走向,避開災難,只是…… 媳婦兒,娘說讓我一直跟着你 媳婦兒,娘說讓我都聽你的 媳婦兒…… 停,我說傻相公,你裝的累不累? 只是林初九沒想到,傻相公是不傻了,可平凡的人生也不再平凡了 隨着傻相公斬頭露角,林初九這才發現了,不僅相公身份不簡單,就連這個世界,都不簡單啊……展開

《被賣給傻相公,一拖三帶全家逃荒》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同歸於盡,同名同姓


「快跑,喪屍攻進來了!」

不知哪裡來的一聲尖叫,整個科研室亂做一團。

然而劇烈的晃動讓人站都站不穩。

「糟糕!」林初九低聲咒罵了一句,一路往底下跑。

她是最中心的科研人員,有所有門的通關密碼。

果然,等她跑到目的地的時候,正看見一個男人站在整個團隊辛苦三年的成果面前。

男人緩緩回頭,林初九驚恐的瞪大了雙眼。

他,他不是人......

唔,好熱,誰在說話?

「爹,嗚嗚,你賣了我吧,不要賣阿姐,阿姐都是為了救我......」

「初七啊,聽爹的話,賣了你阿姐咱們才能都活的下去啊......」

靠,誰在耳邊說話,還是這麼泯滅人性的話?

雖說現在是末世了,可基地發展的很好啊,還不至於為了口吃的賣兒賣女吧?

誒,不對,基地淪陷了,那狗喪屍王來偷,啊不是,是搶他們剛研製出來的疫苗樣本!

誒,也不對,自己不是為了保護疫苗樣本,拉着那狗喪屍王自曝了嗎?

都自曝了,怎麼可能還活着?

林初九這念頭才冒出來,下一瞬,她感覺渾身彷彿置身烈火中,熱到不行。

「熱,好熱......」忍不住呢喃出聲,林初九猛地睜開眼。

然後,她就看見了一個茅草屋頂。

茅草屋頂?

末世都是用的高科技房屋,專門針對喪屍們設計用來抵禦喪屍的,這樣的茅草屋,喪屍們一個手指頭都能戳倒了。

「爹你快看,阿姐醒了!」

一個女娃娃的聲音驚叫着,吸引林初九看了過去。

好傢夥,這孩子是多久沒洗澡了,這頭髮,油的能炒菜了。

這臉黑的,都看不出原來的樣子了,還有身上穿的那是什麼,破破爛爛的,她是小乞丐嗎?

「初九你醒了,你感覺怎麼樣,能說話嗎?」一個男人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

大女兒落水都昏迷了兩日了,可家裡飯都吃不上了,哪裡來的銀錢給她看病。

見孩子這會兒醒了,男人臉上掩飾不住的激動!

林初九循着聲音看過去,好傢夥,這是個大乞丐?

再看看兩人四周,四面牆都光溜溜的,整個房間也就她身下這幾塊破木板子搭起來的「床」。

好一個家徒四壁,這「徒」的可真乾淨!

「我沒事......」一開口,林初九就愣了,這是她的聲音嗎?怎麼這麼稚嫩?

她那被閨蜜嘲了多年的煙嗓哪去了?跑丟了?

「爹,我在樹林里抓到了一隻鳥,咱們快熬湯給阿姐喝吧!」

就在林初九怔愣的功夫,房間里又跑進來一個小乞丐。

不過,看他那樣子,比眼前這個女娃娃小乞丐,要大一點!

「太好了,十四,你阿姐剛剛醒了,你幫忙照顧阿姐,爹這就去熬湯!」男人看著兒子捧在手裡的一隻小鳥,開心的道。

「阿姐醒了,阿姐,你可算醒了,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帶初七去河邊摸魚。」男娃娃小乞丐把小鳥小心的交給男人,就撲到林初九跟前請罪。

聽他說話聲音都是哽咽的,應當是自責極了!

不過林初九哪裡有空搭理他?

費勁的把手抬到眼前,林初九看着那雙明顯不屬於自己的小黑手,無聲的笑了。

她不是在做夢吧?

抱着喪屍王自曝,她竟然沒死?

不對,應當是死了,然後重生了?

也不對,是穿越了?

看這幾個人的穿着,這裡好像不是末世了,末世要是穿成他們這樣,分分鐘就被喪屍咔嚓了啊!

「哈哈,我又活了!」林初九高興瘋了,她大喊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甚至還雙手握拳胡亂的揮舞着!

「阿,阿姐,你沒事吧?」男娃娃看着自家阿姐這瘋魔的樣子,有點害怕。

阿姐是去水裡救妹妹初七的,不會是被什麼不好的東西給纏上了吧?

「我當然沒事,我好的很!」林初九用力搖搖頭,她還活着,太好了!

只是,人總是樂極生悲的,某人只一心沉浸在重生的喜悅中,完全忘了她現在這小身板還在發燒,發高燒!

根本就經不住她這樣折騰,所以,過度興奮後,某人悲劇的再次暈倒了!

「阿姐,你怎麼了?爹,爹你快來......」

倒下去合眼之前,林初九最後看到的就是兩個小乞丐去找外頭給鳥拔毛的大乞丐。

再次醒來,林初九隻感覺嘴裏一陣腥味,差點噁心的她反胃吐出來!

趴在床邊剛想吐,院子里傳來說話聲!

「林大山,不是我為難你,你家的大丫病成這樣,還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劉家肯給一斗米已經是很大方了。」

「若不是看着你家大丫長得不錯,他們還未必肯要呢!」一個婦人,苦口婆心的勸道。

「可是一斗米怎麼夠啊,我這還有兩個娃要吃飯呢!」林大山愁眉苦臉。

他也不想賣了大女兒初九,可不賣的話,不僅一大家子活不下去,初九病成這樣也是等死啊!

「大山你就放心吧,劉家說了,等把初九給過去,會請大夫給她看病的。」

「這不比跟着你等死強?」婦人也是誠心想幫林大山,於是勸說道。

這林家是外來戶,在村裡沒有田地,就靠林大山開的那點荒地過日子。

可這荒地之所以是荒地,就是因為它種不出多少糧食啊!

這一年到頭的,糧食沒多少,等着吃的娃卻還有三個,也難為林大山堅持了這麼久都沒賣兒賣女。

可這兩年日子越發難過了,去年就是大旱,雖說不至於顆粒無收,可老百姓們等不到今年秋,大多數已經斷了糧,只能靠挖山上的野菜過日子了。

林大山一人帶着三個娃更是艱難!

林大山?這名字有點耳熟啊!

等等,這不就是她死前正在看的那本小說里,男主死掉那個老婆的爹嗎?

她當時之所以那麼生氣的摔書,就是因為她跟那個死掉的老婆同名同姓啊!

同名同姓?林初九傻了!

-

《被賣給傻相公,一拖三帶全家逃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