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錦繡山河之囂張太子妃
錦繡山河之囂張太子妃 連載中

錦繡山河之囂張太子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九月安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玄燕 蘇玥寧

「你是太子,我便為大將軍,為你開疆闢土,護你國泰民安
」她用了十年,成為皇上親封的「威武將軍」,有資格與他並肩而立
然而,太子當眾退婚
威武大將軍呀,有多威武?她當眾打的當今太子哭爹喊娘,鞭斷,情了
原本她以為她夠張揚了,沒想到她一手調教出來的「小乞丐」比她更囂張,太子大婚,他剃光了太子妃的頭髮,替她抱不平
丞相為難,他將丞相剝光了扔花樓?只因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此後餘生,願跟隨在你身邊
展開

《錦繡山河之囂張太子妃》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少年將軍


朔月邊關鹽城。

一場大戰後,城門緊閉,城牆上守城士兵俱是神態肅穆,警惕地觀察着四周。

城內街道上,躺着傷員、百姓,哀嚎聲、哭泣聲不絕於耳,背着醫藥箱的軍醫小跑着來來回回,包紮傷員,安撫百姓。

將軍府練武場中,整齊站立着三百人,三百人俱是黑衣黑褲,他們腰間纏着一排細細的竹筒,手臂上掛着手腕粗的繩索,小腿上綁着鋒利的匕首。

隊列最前面站着一位身穿銀甲的少年,她長發高束,神情肅然,沉聲道:「今晚亥時,翻越後山岩壁,夜襲敵軍軍營。」

「是。」三百人齊聲道,聲勢震天。

蘇玥寧一一看過三百人年輕的臉,放緩語氣道:「去吧,記得給家人告別。」

她沒有多說,但每一個人都明白她這句話的意思,他們是蘇家軍中最優秀的士兵,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如今鹽城被困,百姓中毒,援軍遲遲未到,所以,能靠的只有他們自己。

城牆之上,蕭蕭冷風,蘇玥寧順着台階往上走,卻聽上面守城的士兵小聲道:「為何朝廷援軍遲遲未到?朝廷是放棄我們了嗎?」

「莫要胡言,」守城官大聲呵斥道:「京城離邊境萬里之遙,即便朝廷派援軍來,也要半月之久......」

「可是,」那名小兵喃喃地道:「我們還能等到他們來嗎?」

「當然能,你知道帶兵前來救援的是誰嗎?」守城官大聲道:「乃是當今太子殿下。」

蘇玥寧停住腳步,聽那名守城官用堅定的聲音道:「我們少將軍的姐姐是皇上親點的太子妃,哪怕太子殿下為了未婚妻,也一定會帶兵前來解鹽城之危。」

蘇玥寧抬眸看着藍天,她都忘了原來她是皇上親點的太子妃。太子妃呀,是多少女人的憧憬。

她知道他一定會來,但她等不了了。

「少將軍,不好了。」一名士兵飛奔而來,臉上滿是驚慌的神色。

蘇玥寧臉色一沉,「出了什麼事?」

「解毒的草藥用完了。」

青石板鋪成的街道上,鹽城百姓雙手抱肚躺在地上,**聲不絕於耳,更有人忍受不了痛疼,抱着頭撞在牆壁上,當場昏了過去。

幾名軍醫面色灰白地穿梭在人群中,用銀針封住百姓穴道,見到蘇玥寧前來,醫首幾步走來,拱手道:「少將軍,能延緩毒性的草藥全部用完了,若再尋不到解藥,只怕......」

若為將者,保家衛國、征戰沙場寧死不悔,可鹽城百姓何其無辜。

蘇玥寧手指緊攥成拳,她看着街道上痛苦打滾的百姓,眸中閃過寒光,鹽城守備森嚴,究竟是何人在井水中下毒?敵人的細作到底隱藏在哪裡?

「喂,不能睡,不能睡呀。」軍醫急切地在人群中喊着,「諸位,切莫睡去,若是睡去,再醒可就難了。」

牆角處,蜷縮着一個蓬頭垢面的乞兒,他似乎冷極了、牙齒緊咬着下唇,唇上的血早已凝結了,黑黑的血和白白的牙齒相稱,顯得有幾分詭異。

滿街痛呼打滾的人中,偏這個小乞兒緊咬着唇,極力隱忍,在人群中反而格外引人注意,蘇玥寧上前探了探乞兒的呼吸,淺淺淡淡、似有似無,她正要抽手,卻不防被那乞兒伸手抓住。

觸手的冰冷讓蘇玥寧一怔,她俯首看去,乞兒的手上很多污垢,可是指甲里卻很乾凈,指骨均長秀氣,小小年紀,手掌中卻有老繭。

「我是不是就要死了?」乞兒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問,有黑色的血液順着唇角流出。

蘇玥寧心中一痛,她反握住小乞丐的冰冷的手指,啞聲道:「不會,我不會讓你們死。」

話落,她扶小乞丐坐起來,雙手抵在小乞丐背後,運功替小乞丐逼毒。片刻之後,小乞丐張口吐出一口黑血,蘇玥寧伸手點住小乞丐身上穴道。

小乞丐徹底清醒過來,他靠在牆壁上,眸光落在蘇玥寧臉上,看蘇玥寧伸手招來醫首,示意醫首為小乞丐把脈,道:「如何?」

醫首把脈片刻,道:「毒性逼出了一些,尚能再堅持一晚。」

「好,」蘇玥寧點頭道:「將毒性發作兇猛的人扶到這邊來,我運功替他們逼毒。」

醫首大驚,阻止道:「少將軍,不可,若是您內力受損,鹽城還能靠誰?」

蘇玥寧笑了笑,道:「無礙。」

她說話極少,甚至有些冷漠,小乞丐卻分明從她眸中看到了冬日暖陽。

軍醫將毒性發作快的百姓攙扶過來,蘇玥寧坐在地上,運功替百姓逼毒,軍醫及時用銀針封住百姓穴道,用盡一切,延緩百姓毒性發作的速度。

饒是蘇玥寧內力深厚,待她封住最後一人穴道,也險些昏了過去,醫首及時扶住她搖晃的身體,道:「少將軍.......」

「無礙。」蘇玥寧閉眸靠在牆壁上穩了穩神,才面色蒼白地起身,她對醫首拱手,堅定地道:「勞煩一定要想辦法延緩毒性,只一晚、只一晚就好。」

「是。」醫首亦拱手道。

一直觀察着她的小乞丐眸色微閃,只一晚?難道蘇家軍......

「多謝少將軍。」

「有少將軍,是我鹽城百姓之福……」

身後百姓感激地道,小乞丐眸光沉沉地目送蘇玥寧踩着虛浮的腳步遠去,才閉目調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