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重生之我真沒想當渣男
重生之我真沒想當渣男 連載中

重生之我真沒想當渣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終極老怪 分類:都市

標籤: 張知瑜 終極老怪 都市

重生回到2010年的張知瑜內心的願望是做一條富貴的鹹魚,但命運似乎總愛跟他開玩笑
「我人設都還沒立,就已經崩了?」 「我說了,我真的不是渣男!」 粉粉嫩嫩的新人新書求推薦收藏~展開

《重生之我真沒想當渣男》章節試讀:

第3章 2010


之後大學開學了,剛去的時候張知瑜還是比較低調的,平時都是唯唯諾諾的混跡在人群之中。

後來不知道腦子突然怎麼就抽風了,竟然開始想起來了去寫小說了,那個時候的小說審核還沒有現在這麼嚴格,他就根據前人的經驗,寫了一些澀澀的東西,稀里糊塗的竟然還火了,在那個人均工資不過2、3千的年代裏,他寫小說一個月竟然賺了將近2萬的稿費,這極大的提高了他的生活質量,同時也讓他對大學有了新的認知,新的打開方式。

俗話說得好,錢是慫人膽,自此,張知瑜開始龍游四海的生活,他重新留起了一頭長髮,還特意去染了一個騷包的煙灰色,帶上耳釘,配合上他那俊郎的外形,高大的身材,加上母親是中學音樂老師的緣故,他從小就被逼着學鋼琴,學樂器,曾經覺得枯燥無味的東西,突然就真香了,幾乎沒有幾個女孩子能抵抗的住他的幾輪強攻。

短短一年時間,從大一到大四,金陵航空航天大學排的上號的美女被他談了遍,第二年他繼續開疆拓土,在整個大學城裡都留下了他的傳說,第三年,他用自己為數不多的存款按揭了一輛奧迪Q5,二手車,自此,張知瑜再添泡妞神器,他不在局限於小小的金陵大學城,各種酒吧,KTV,甚至還開着車帶不同的女朋友到處去旅行,到處震。

一晃四年,說句難聽點的,張知瑜陪着女朋友們去醫院打胎的次數兩隻手加兩隻腳都數不過來了,金陵大學城第一渣男的名號實至名歸!

「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她只是我妹妹,妹妹說紫色很有韻味。」

「我可以抱抱你嗎?」

「我就蹭蹭…」

「你真要這麼想,那我也沒辦法。」

……

只可惜好景不長,張知瑜大學畢業以後,他的人生就開始走起了下坡路,事業上面,由於河蟹神獸的降臨,他寫小說搞黃色的那一套已經行不通了,儘管憑藉著自己重點本科的學歷謀求了一份還算體面的工作,但真的只能算是體面的工作,總結來說就是錢少,事兒多,離家遠,位高,權輕,責任重,對於之前習慣了大手大腳花錢的張知瑜來說,這命運不光是扼住了他的喉嚨,還薅住了他的頭髮,上來就是一頓老拳,打的張知瑜是眼冒金星。

沒辦法,當時他很想再搶救一下,但總是事與願違,最後他連那輛陪他征戰八方的坐騎都給拋棄了,開啟了他的人生中的社畜篇章。曾經的金陵第一風流才子淪落到這個地步,也讓不少同學在聚會的時候唏噓不已。

時間一晃又是4年過去了,父母耗光了幾乎所有的積蓄,在房價還不算是特別的逆天的時候,給張知瑜在金陵按揭了一套100平左右的房子,但買房的朋友都知道,公攤面積這個詞,100多一點平方的房子,實際到手不到90平,那賣房的銷售還說我們家得房率算高的了。自此,一家三口又開始了苦逼的還貸生活。

張知瑜大學的時候雖然一直在泡妞,玩耍,但畢竟也是實打實的一本重點院校的畢業生,腦子還是很靈光的,這天夜裡他跟父母商量了一夜,毅然決然的辭去了那份看似體面的工作,下海拍,不不不,下海經商,他開始自立門戶依靠着抖音直播帶貨的致富通道,三年多的時間裏就賺了800多萬,貸款提了輛80多萬的寶馬X5,又他將那一套還在按揭的房子直接一口氣全部還完,接着又因為公司需要搬遷去杭城,他在杭城又按揭了一套差不多700多萬的房子。

隨着老張家的日益崛起,父母親的笑臉比以往多了很多,逢人就吹說自己兒子年入幾百萬,只是隨着年歲的增長,老母親開始高頻率的催促着張知瑜早點結婚,說趁着她還有精力將來還能給他帶帶孩子,但這時候的張知瑜兜里有了兩個臭錢以後,心思又開始活絡起來了,通過直播認識的各種美女主播,模特,又讓他過上了以前那種聲色犬馬的生活,整日除了工作就是在喝酒泡妞。

有的時候半夜裡,他躺在床上看着邊上躺着的陌生美女,也會感嘆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

是大學時代留下來的後遺症嗎?還是更早的時候從那個晚上被陳珺傷害所遺留下來的傷口?

......

「老張,還是你牛啊,努力半年真就考上了大學,早知道我也努努力,也不至於只混了個專科。」張知瑜的死黨楊應林羨慕的看着張知瑜說道。

「雖然大學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對於自己人生的未來有一個規劃。」張知瑜以自己30多歲的人生經驗對楊應林奉勸到,但這句話又像是對前世的自己說的一樣,自己就是因為沒有規劃,走一步看一步,要不是運氣好,抓住了一波機會,估計到頭來也就是一隻被房貸壓廢了的社畜。

「未來?就我上的這個專業以後出來還能有什麼未來啊…以後頂多混個2000來塊錢一個月的工資,估計也是廢了。」楊應林說的時候人顯得比較落寞,少年郎逐漸開始對未來感到了迷茫。

回憶起前世,楊應林的日子過得並不富裕,偶爾張知瑜有幾次回老家想約他吃個飯都因為他太忙了,最後不了了之。

在張知瑜的記憶里,楊應林畢業以後早早的就回老家結婚生子了,在父母的安排下,他在警局幹了一份聯防隊員的工作,在這個四五線的小縣城裡,福利待遇都加起來一年差不多也能有個七八萬,老婆則是在事業單位朝九晚五的掙着3500一個月的工資,夫妻兩人矜矜業業的照顧着女兒長大。

說句實話,這種生活是前世的張知瑜打從心底里羨慕的,他浪蕩慣了,除了偶爾回一趟父母那邊,平時他都沒有家這個概念,每天醒來的都是在不同的酒店裏面,身邊躺着的都是不同的女孩,他一點兒歸屬感都沒有。

他想着這輩子有機會能重來一次,他一定會找一個可以廝守一生的女孩,多囤點房,買點茅台股,買點比特幣,安安靜靜做一條富貴的鹹魚,帶着自己的老婆環遊世界去。

「沒事,日子會越來越好的。」張知瑜拍着楊應林的肩膀說道。

分別之前張知瑜沒忍住,「老楊,如果有條件的話,讓你爸媽趁早給你把房先買起來,哪怕是戶型小一點也沒關係。」

「買房?老張你在開玩笑吶,咱們這邊新開的樓盤的聽說房價都要4、5千一平呢,怎麼可能買得起?!」楊應林誇張的說到。

張知瑜沒有再多說了,他總不能跟楊應林說,12年後你口中那些4、5千一平的房子都快漲到2萬了,只能言盡於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