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睡覺三年,我竟是人間救世主
睡覺三年,我竟是人間救世主 連載中

睡覺三年,我竟是人間救世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井語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井語海 都市小說 龍山明

【都市+玄幻+搞笑+無系統】我上了歷史教科書!班花讓我陪她報殺父之仇!美女飛過大海,只為認我做哥哥! 我叫龍山明,一覺醒來,覺醒神魂,繼承神社,從此開啟逆襲之路
開局征服班花,一路戰忍者、斗修士、對抗魔法,擺脫詛咒,揭開希臘神話迷局,探尋埃及古老傳說,直面終極boss
最後發現,神明竟是我自己! ———— 「人的一生是一條長蟲,一端是胚胎,一端是骨灰
」 「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 黑暗降臨,邪惡復蘇,怎麼才能阻止人間墮入深淵?展開

《睡覺三年,我竟是人間救世主》章節試讀:

第3章 我被班花扒掉了褲子


龍山明揚起手中的彈簧刀,那漆黑的刀身攝人心魄。此刻的龍山明威風凜凜,相貌堂堂,有着萬夫不當之勇。

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間太歲神!

龍山明一刀下去,小混混還沒反應過來,忽然覺的菊花一涼,一陣深入靈魂的刺痛從屁股深處傳來。

「雅——蠛——蝶——」

巨大的慘叫聲響徹雲霄,驚起了旁邊大樹上的一群鳥雀。天上的太陽似乎害怕了,連忙用晚霞捂住了自己的下半身。

這最後一個小混混,也徹底昏死了過去,倒在了地上。

微風吹過,一切是那麼靜謐而美好。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小混混的屁股上,從那半截刀柄處冒出的黑煙,在那夕陽的映照下,像極了鄉下農舍煙囪里升起的裊裊炊煙....

一旁的夏目洋子雖然沒有看清龍山明是怎麼化險為夷的,但是最後往對方菊花里插刀子的動作,她卻是看見了。

不僅看見了,而且還是十分的清楚。

這一幕看得她遍體生寒,後面一緊,整個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再看向龍山明時,猶如看到一個怪物一般。

...

收拾完這三個小混混,龍山明整理了衣服,甩了甩頭髮,嘴角微揚,以自認為帥氣的笑容向著夏目洋子走了過去。

龍山明來到洋子的面前,露出憂鬱的眼神,優雅的俯身,伸出右手。

「班長,你...沒事吧?」

哪知,想像中的熱情不僅沒有到來,班長卻是面色緊張,一點點的往後挪動。

龍山明有些摸不着頭腦。

「怎麼,我很可怕嗎?怎麼可能!」

「一定是她剛才被壞人嚇到了,還沒恢復過來。」

嗯,一定是這樣的。

夏目洋子拒絕了龍山明的好意,嘗試着自己站起來,卻發現雙腿使不上勁,怎麼都站不起來。

她猶豫了一下,似乎是下定決心了一般,勇敢地看着龍山明。

「龍山同學,我站不起來了,請你扶我一下。」

龍山明看着班長的眼神一愣。

奇怪,這眼神,怎麼有點視死如歸的感覺。

龍山明倒也不計較,伸手將其扶了起來。

「你能走嗎?」

夏目洋子點了點頭,掙脫了龍山明的手。

然後...

腿一軟,又摔了下去。

「那個,還能再扶我一把嗎?」夏目洋子終究是個高冷的女孩子,明顯有些不好意思。

龍山明一陣無語,二話不說,一把將她攔腰抱起。

「啊,你這個變態,你要幹什麼!」

夏目洋子一邊喊,一隻手捶打着龍山明的手臂,另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小屁屁。

龍山明也懶得廢話,直接一甩,將其甩到了自己的背後,讓夏目洋子趴在了自己的背上。

與此同時,龍山明的兩隻手托着夏目洋子的屁股。後背上柔軟的推背感,以及手上q彈的手感,讓他的內心產生了一些異樣的感覺。

夏目洋子慌亂之中,感覺到有雙大手在掰着自己的小屁屁,聯想到他那手起刀落的恐怖場景,嚇得立刻用小手緊緊捂住了裙子,大聲尖叫了起來。

「變態,快放我下來!!」

就在此時,一個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騎着一輛警用摩托車,從後面沖了過來。來到兩人身邊時,來不及停車,直接從摩托車上跳了下來。

**落地的一瞬間,立刻從腰間掏出一把槍,指着龍山明的腦袋大聲吼着。

「不許動!」

「立刻舉起手來!!」

見**情緒十分激動,似乎只要自己有一秒的拖延,就會扣動扳機。龍山明二話不說,立刻站直了身子,舉起了雙手。

夏目洋子的雙手本就在捂着自己的裙子,龍山明突然鬆手,她直接從對方身上滑了下來,向後倒去。

夏目洋子驚叫一聲,慌亂之中,雙手一抓,直接扒住了龍山明的褲子。

高中生的校服本就寬鬆,被人這麼一扒拉,夏目洋子跟着褲子一起,順着龍山明的大腿慢慢滑了下來。那感覺,就像大櫻帝國降國旗一般。

這可真是老父親放屁——霸氣外漏!!

好在龍山明沒有真空的習慣,這才不至於讓班花看到自己屌兒郎當的一面。

夏目洋子緩緩滑了下來,坐在地上,透過龍山明的兩條毛腿之間,無比尷尬的衝著**招了招手。

「下午好——」

「爸——爸——」

龍山明瞪大了雙眼,眼前的畫面實在是太美,不忍直視。

自己舉着雙手被**用槍指着腦袋,褲子被班花給扒到了腳跟,露出一個性感的卡通內褲。

而平時高冷、對自己不苟言笑的美女班長,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兩腿之間,抬頭四十五度角,透過自己的雙腿,仰望着自己的爸爸。

洋子的**爸爸也呆住了,臉上猶如一個情緒萬花筒,驚恐、焦急、擔憂、欣慰、疑惑、古怪、震驚、尷尬,交替從臉上閃過。

龍山明立刻提起褲子,**隨即走了過來,將夏目洋子給拉了起來,扶到一旁的摩托車旁坐着。

過去之後,**的槍還沒有放下。

「你說,剛才是怎麼回事!」

龍山明將自己看到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當然了,那種時間變慢的情形他沒有說。因為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而且說出來也未必有人會信。

**皺了皺眉頭,輕聲問身旁的夏目洋子。

「是這樣嗎?」

夏目洋子點了點頭,接着又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講了一遍。

聽完夏目洋子的講述後,**這才鬆了口氣,看向龍山明的眼神有些古怪,不過臉色卻好了很多。

「手放下來吧,剛才真是非常抱歉。形勢緊張,我不得不小心謹慎一些。」

龍山明點了點頭,表示理解,有些愧疚的對着夏目洋子說道: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在此之前,已經發生了這麼危險的情形。早知道,我就早點動手,這樣你也不會被這些歹人...」

說到後面,龍山明沒好意思說下去。

夏目洋子卻是誤會了,有些惱怒,立刻反駁道:

「你瞎說什麼,人家還是清白的!」

龍含明有些尷尬,「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夏目洋子轉過臉去,卻是偷偷笑了。她看得出來,這傢伙是真的擔心自己。

就在他們講話的時候,地上的那兩個菊花開洞的小混混,屁股上不停地冒着黑氣。隨着黑氣的冒出,兩個小混混開始劇烈的掙扎,發出一陣陣慘叫。

不過慘叫只持續了不到半分鐘,兩個小混混就沒了生息,**見狀趕緊將昏死的那個給拖了過來。

那兩個死去的混混,在他們的眼皮底下,開始迅速發生變異,全身起泡,身體里冒出膿水,全身散發出腥臭味。就像...

就像掉進臭水溝里泡的發脹褪色還不停往外冒油的辣條一樣。

最恐怖的是,它們居然還蠕動了幾下,有要站起來的趨勢。

兩具屍體緩緩蠕動,開始慢慢站立起來,以恐怖的姿勢一扭一拐的,向著龍山明幾人靠近。

龍山明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瞪大了眼睛,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兩聲槍響,屍體緩緩倒了下去,額頭上多出兩個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