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婚寵:絕世嬌妻反虐腹黑總裁
重生婚寵:絕世嬌妻反虐腹黑總裁 連載中

重生婚寵:絕世嬌妻反虐腹黑總裁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桑泊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思顏 現代言情 盛一霆

安思顏重生了,她以為自己死了,沒想到竟然回到了兩年前
那時,她還是名滿天城的安家大小姐,盛一霆的妻子
那時,疼愛安思顏的安傑還沒有被盛一霆逼得公司破產而拋下最愛的女兒跳樓自殺
那時,白月璃還沒有拿着懷着盛一霆孩子的B超向她逼宮
…… 前世,白月璃的一個電話讓身懷六甲的安思顏不顧自己安危,上門找她理論
沒想到卻中了對方早就已經設下的陷阱,最後落得一屍兩命的下場
今生,她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離婚協議書甩在盛一霆的辦公桌上
「簽吧,盛總
」 盛一霆看着桌子上的協議書,滿臉的不可思議
「安思顏,你什麼意思!」 安思顏優雅地走到他的跟前,坐在他的腿上
看着他吞咽的喉結,伸出食指,指了指那份離婚協議書,笑道: 「你是瞎嗎!」 看着盛一霆冷峻的面容慢慢變得扭曲,不等他發火,安思顏就識相地打算逃出他的辦公室
卻被一隻大手狠狠拉住,然後盛一霆便貼在她的耳邊柔聲道: 「離婚可以,娃總要給我生一個吧?」 ……展開

《重生婚寵:絕世嬌妻反虐腹黑總裁》章節試讀:

第3章 我要投訴你


陸笙看着盛一霆緊張又無助的樣子,鼓足勇氣給他兄弟提了一個醒。

「一霆,你媳婦都快和你離婚了,你就不能別在這裝酷了嗎?」

話糙理不糙,雖然陸笙的話讓盛一霆真的有種想打他的衝動,但是他覺得教訓陸笙有的是機會。而他現在最緊要的事情就是安思顏。

盛一霆追着安思顏出了病房,嘴裏挽留的話也變成了威脅。

「安思顏,你想清楚了沒?」

「你要是今晚敢不回去,以後就別想進我們盛家的門。」

安思顏聞言一怔,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陸笙雙手插在兜里,靠在門口,一副看熱鬧的樣子。看着慢慢遠去的安思顏,又看了看一眼盛一霆,安慰道:

「一霆,你不要太傷心。她要是敢和你離婚,兄弟我立刻給你介紹一個比她更漂亮的美女,保證讓她三年給你生兩個大胖小子。」

盛一霆都還沒來得及讓他閉嘴呢,安思顏就大步轉了回來。

她本來不想和他們再有糾纏,但是一想到上輩子自己剛懷孕的時候陸笙恬不知恥地幫着盛一霆讓自己流產,她就氣的不輕

他不提孩子還好,一提到孩子,安思顏就想揍他一頓。

既然連老天爺都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她要是不做點事情噁心噁心他們,豈不是天理難容嗎?

陸笙看着安思顏又轉了回來,笑得比盛一霆還開心。

「思思肯定是後悔了,你瞧,她不是又回來了嗎?」

盛一霆原本不安的感覺慢慢消失,他知道她也就是發發小脾氣而已。

對於安思顏,他還是很了解的。那個女人怎麼可能捨得離開自己,陸笙的一句話還不是照樣讓她乖乖回來了嗎?

安思顏轉身回來卻沒有像陸笙想的那樣直接來到他們身邊,而是走向旁邊的主任辦公室。

她今天的反常徹底把陸笙和盛一霆整懵了,他們實在是想不懂安思顏的操作。

「她想幹什麼?」

安思顏根本就沒有心思理會他,直接進了那個辦公室。

「你們這裡誰當家?」

辦公室里的人看着安思顏氣沖沖的樣子,指了指旁邊的老人。

「陳主任,有人找你。」

陳主任抬眼看了看安思顏又繼續着手裡的工作。

「你沒看見我在忙嗎,有什麼事情直接找你的主治醫生。」

「我要找的就是你。」

安思顏說完就扯着嗓子吼道:

「我要投訴你們醫院外科的陸笙,陸醫生!」

她的話分明就是想讓整個醫院的人都聽見,陸笙又不是聾子。安思顏的話剛說完他就再也嘚瑟不起來了,趕緊跑了過去。

「哎吆,我的祖宗。我們醫院可不是你開玩笑的地方。」

安思顏看着陸笙緊張的樣子,甭提有多痛快。

「誰和你開玩笑,我又不是吃飽了撐的。」

陸笙被她整的額頭都是汗,這正好是安思顏想要的結果。她知道陸笙今年要晉陞外科主任,要是她從中作梗,那麼陸笙當主任的希望基本上就破滅了。

陳主任見陸笙過來,疑惑地問她。

「你投訴的人真是陸醫生?」

陸笙聽見陳主任這樣問嚇得趕緊解釋。

「陳主任您不要誤會,這位小姐是我們朋友,她剛剛在和您開玩笑呢。」

顯然陸笙的話不能讓人信服。

「這種事也能開玩笑?」

「我當然沒有開玩笑,我今天就是來投訴陸醫生呢。」

陸笙一聽安思顏這樣說,頓時感覺大事不妙,趕緊跑過去找救兵。

「一霆,趕緊去管管你媳婦,她這是想要我的命啊。」

陸笙說完依舊不解氣,又小聲嘟囔着。

「我真是腦子進水了才會摻和你們倆之間的破事,早知道思思這麼不講理,我今天就應該請假不來上班的。」

盛一霆聽着他埋怨的話語煩躁不已,今天安思顏的反常舉動已經讓他摸不着頭腦,他哪還有精力去管陸笙。

「一霆,我在和你說話呢!」

陸笙說完就看見盛一霆殺人般的目光,他哪還敢再說下去。這麼多年他最了解這個冰山了,惹毛了他簡直就等於自取滅亡。這邊盛一霆擺着個臭臉,不遠處安思顏的話更讓他絕望。

「陸笙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壞人,不把病人當人看,還在上班的時候亂搞男女關係,他這種人怎麼能當醫生?」

陸笙被安思顏罵懵圈了,自己哪有她說的這麼過分?他自認為對待病人還是不錯的,要不然別人也不會送他這麼多小錦旗。

至於亂搞男女關係,那就更離譜了。自己也就沒事的時候調戲調戲醫院裏的小護士,怎麼也算不上亂搞男女關係吧?

陸笙還沒來得及把安思顏拉回來,盛一霆倒是先他一步。

「安思顏,你有什麼事沖我來,不要在這裡拐着彎折騰別人。」

他的手一上來就把安思顏的胳膊拽的生疼,她微微皺眉,眼裡滿是不悅。

安傑見狀立刻就把盛一霆放在自己女兒胳膊上的手給甩了過去。

「姓盛的,別以為有老爺子在背後給你撐腰,你就可以對思思動粗。老子只要還活着,你就別想動我閨女一根汗毛。」

盛一霆了解安傑的脾氣,他也知道他是個護女狂魔,語氣不得不緩和下來。

「思思,我們夫妻有什麼矛盾也是我們之間的事情,不要把陸笙牽扯進來。」

盛一霆的話剛說完,陸笙就感激地看了看他。他這樣說明顯就是想告訴陳主任,安思顏在無理取鬧。

果然,盛一霆的話剛說完,陳主任就不悅地說道:

「真是個不知道深淺的丫頭,開玩笑都不分場合。」

安思顏淡漠地看着盛一霆,無論前生還是今世。這個男人果然沒讓自己失望,一如既往地對自己絕情。

行,既然他做初一到時候就不要怪自己做十五了。

盛一霆的話剛說完,安思顏沒有再說什麼,攬着安傑的胳膊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醫院。

不知道為什麼,當盛一霆看着安思顏慢慢遠去的身影,總有種說不出來的陌生,她還是那個以自己為中心的傻丫頭嗎?他正想着出神,陸笙的一句話就把他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兄弟,還是你夠義氣,以後我就跟着你混了。」

陸笙的話剛說完,就看見盛一霆想把自己滅了的眼神,他立刻捂住嘴跑的遠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