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巫師之火
巫師之火 連載中

巫師之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彩虹騎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彩虹騎士 杜邦

一個有趣的靈魂划過天際,帶着一顆強大的科技樹來到巫師的世界
這裡沒有好壞,只有混亂和守序
巫師、天神、惡魔,諸天世界,無盡的征伐殺戮! 可是總需要有人緊守本心走出一條不一樣的道路!這是一個屬於杜邦的故事! ps:無系統,寫的慢, 請瘋狂催更,反正我也不會加更!展開

《巫師之火》章節試讀:

第4章 你可是來了


此刻若是響起一首洗腦的BGM那肯定是那句!

「它來了,它來了,它邁着步子走來了!」

且不說杜邦的鈦刀還扎在人家的眼睛上!

就杜邦出現的那一刻,科姆龍巨蜥領主都已經在內心將杜邦撕成了幾塊!

「可惡,人類,人類是怎麼進去的,我可是答應了莫洛大人絕不放過一隻蟲子進去的,可是怎麼進去了!不行我絕對要殺了他,絕對不能影響我在莫洛大人眼裡那宏偉的形象!」

瘋狂,絕對的瘋狂,科姆龍巨蜥領主憤怒的仰天長嘯了一聲。

頓時,所有的骷髏都停頓了一下。

骷髏們:「 (°ー°〃)」

似乎不太對啊,今天這隻大傢伙怎麼比往常要暴躁很多啊,還有那眼睛上插着的是什麼東西?

好在骷髏們只有簡單的情緒卻還沒有獨立的思考,不然絕對會大喊一聲有內鬼終止交易然後調轉槍頭先將自己家後方的內鬼給幹掉。

於是乎只有簡單情緒的骷髏們開始與暴走的科姆龍巨蜥領主開始短兵相接。

第一個照面就是成片成片的骷髏飛了出去。

骷髏:「O(≧口≦)O!」

看上去這是一場單方面碾壓的戰鬥,脆弱的骷髏在強大的科姆龍巨蜥領主面前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可它們也擁有自己的優勢,那便是不死之身,紫色骷髏在科姆龍巨蜥領主的一擊之下迅速崩潰,然後又迅速凝結起來,再加上遍布山谷的骷髏數量。

雖然短時間無法給科姆龍巨蜥造成不了任何的傷害,甚至無法破防,卻與科姆龍巨蜥領主算是形成了僵勢。

這時候巨人骷髏也來了,只見它的手上拖着不知道什麼時候找來的「巨型大刀」朝着科姆龍巨蜥領主的脖頸就揮去。

「嗯!這大刀怎麼那麼眼熟?」杜邦遲疑了一下,「這不就是躍進號的一塊機翼嗎?」

果然這個巨人骷髏是存在意識的,不然怎麼會知道使用武器。

另一方的科姆龍巨蜥領主則睜大了眼睛。

「咋回事,怎麼還動起傢伙了呢!」

「哎喲,疼!」

科姆龍巨蜥領主只感覺被扎傷的那隻眼睛生疼,但是也來不及顧及了,巨人骷髏的大刀早已經架子在它的脖子之上。

只見它伸出利爪,堅硬的角質與金屬擦出了陣陣火花才堪堪將這致命的一擊給阻擋下來。

儘管如此「巨型大刀」還是給科姆龍巨蜥領主的前腿上造成了一道碩大的口子,只是傷的不深對於科姆龍巨蜥領主這龐大的身軀來說無傷大雅。

杜邦緊緊的觀察着這一幕。

這一刻他似乎也明白了,這山谷中的紫色骷髏並沒有把他當成敵人!

那之前?

骷髏們集體:「(;′⌒`)」

「可是他們為什麼要攻擊那隻巨蜥呢!」

杜邦百思不得其解,他望了望山谷深處,此刻那裡依舊深邃,似乎除了走出的那隻巨人骷髏還有着其他的東西。

那會是什麼呢!

山谷的入口處,科姆龍巨蜥領主和巨人骷髏交手了一個回合,似乎之前那種被一碰就碎的感覺消失了,讓它非常不爽,讓他更加不爽的是,差一點點它就交待在這裡了!

「可惡的螻蟻,還有那個人,明明沒有巫師的味道,可是這些愚蠢的傢伙手為什麼會出現這樣鋒利的東西!」

「這不科學,要不求助莫洛大人?不行,不行,莫洛大人說了,要有巫師闖入才報告給他,現在那人類明明普普通通沒有任何巫師的味道!」

科姆龍巨蜥領主找准一個時機就將巨人骷髏拍的粉碎。

「哼,果然還是這些沒有腦子的傢伙!」在驗證了沒有別拿着傢伙的巨人骷髏之後科姆龍巨蜥領主又得意了起來。

「小的們,沖吧將這些愚蠢的傢伙們擊碎!」

科姆龍巨蜥領主的一聲令下,蜥蜴人衝進了峽谷之中,當然他們的作用是為了牽制這些紫色骷髏們,至於科姆龍巨蜥領主他的目標就是已經快逃到深處的杜邦。

只是......

「我竟然卡住了!」科姆龍巨蜥領主大怒!它使勁的拍打着屏障,但是此刻的屏障可比剛剛結實多了,將它弄得進退不得。

「可惡的人類,可惡的巫師!」

之前的科姆龍巨蜥領主從來都沒有遇到這種事情,因為它一直謹記着莫洛大人的話,不要試圖踏進這個山谷,它的任務就是守護好這個山谷不允許任何一個生物靠近。

(傳說有一個巫師可以化形,變化為各種各樣的生物,並因此獲得相應的實力!)

此刻的杜邦呢,他自然沒有理會出口處的科姆龍巨蜥領主。

現在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山谷的深處所吸引。

彷彿山谷的深處有着一個不知名的聲音在呼喚着他。

若是其他時刻,這原本詭異的不能再詭異事情卻被此刻的杜邦卻覺得是理所當然。

「布魯,我們走吧,去深處看看,或許那裏面有這個世界的秘密!」

山谷是一個長頸寶瓶形狀,出口是寶瓶底部,紫色骷髏所在的位置是寶瓶的腹部,而要通向深處,則是長長的頸部。

隨着杜邦的深入,兩側的山峰化為陡峭的直入雲霧的懸崖,除去那輪紫月依然高掛,早已看不到其他的顏色。

幽暗!

道路兩側,峭壁之上到處都是枯骨,然後是一具具封裝的棺木擺放的十分凌亂。

從這些棺木之中布魯檢測到了大量的能量波動。

很顯然這些死後還能用棺木封裝的傢伙們生前的實力必定不會弱小。

那麼這些傢伙是什麼?

人類?

還是其他的什麼?

杜邦不敢將目光在這些棺木上多停留幾秒,害怕自己的目光驚醒這些沉睡的傢伙。

「布魯,你害怕嗎?」杜邦忍不住說道。

布魯:「主人,害怕是什麼?」

杜邦:「對不起,我的錯,你怎麼會有害怕!」

布魯:「主人,你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杜邦:「......」

似乎是跟布魯沒有成效的聊了幾句,杜邦內心的恐懼被驅散了幾分。

但是接下來出現的聲音,讓杜邦度頓時汗毛豎起。

「年輕人,你可是來了,我等你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