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女配她靠演技拿捏偏執反派
快穿:女配她靠演技拿捏偏執反派 連載中

快穿:女配她靠演技拿捏偏執反派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超咸小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慶藺山 溫寧 現代言情

【甜寵爽文】十八線小糊咖不幸遭遇車禍,為了活命,她穿越到不同的世界,完成原主的心愿
可她去的每個世界,反派都個頂個的偏執惡毒
要不是瘋邪魔尊要將人做成匣中人觀賞,就是狂妄總裁要把人鎖起來養…… 原主還都和這些反派有仇! 救命啊,她不想死,她想活着! 可等她穿越過去卻成了團寵?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偏執反派都被她輕鬆拿捏? 小糊咖完成任務重生歸來卻發現,怎麼隔壁病房這個和她一起出了車禍進來住院的哥們這麼眼熟?展開

《快穿:女配她靠演技拿捏偏執反派》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拿捏瘋邪魔尊


在修道仙山羽靈山上,剛剛結束今年的大選。唯有選中之人,才可進入這羽靈山上跟着眾仙家學習修道。今年的大選與以往一般是實戰,要從一頭六翼狗頭鳥身上取下一根羽毛才算得上被選上。浩浩蕩蕩百人上山,卻只有幾人能合格留下。整個羽靈山上哀嚎不斷,百里之外都能聽見,可每年來的人還是絡繹不絕。都祈禱着萬一合格,便能與仙家結緣,從此壽命變長不說,收入也不會少。

大選的看台上,一個女孩和她的朋友坐在一起,看着場上那個手裡緊緊攥着羽毛不鬆手卻傷重到怎麼也爬不起來的男孩子。

女孩皮膚白皙,五官精緻,一雙桃花眼帶動着睫毛撲閃撲閃地眨着,笑起來嘴角還有個淺淺的酒窩。陽光照在女孩的臉上,搭配着她漂亮的臉蛋,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陽光善良的世家小姐,可就是這樣一張透露着甜美氛圍的臉,與她說的話絲毫不搭。

「狗崽子就是狗崽子,能從這六翼狗頭鳥的身上取得一支羽毛,也算他和狗的緣分。」說話的正是着羽靈山溫家家主的獨女溫寧。女孩兒眉眼帶笑的說出這句話,若聽不清話的內容,只會覺得她真在和朋友講着什麼開心的女孩心事。

「溫小姐,要不要上去看一眼,那人好歹也是與您結了娃娃親的。」女孩身邊的僕人輕聲提醒道。

像是被這話說動了,女孩帶着她的一眾朋友走下看台,往男孩所在的場上走去。可男孩得到的並不是安慰,也非幫助,而是女孩一口口水吐到了他的面前。

「廢物。」

驕陽曬得男孩傷口流出的血跡都乾涸在地上,他本就破舊的衣服經歷如此一戰更是被那六翼狗頭鳥撕得襤褸不堪。男孩試圖站起來,雖然動作不大但牽扯到身上的傷口也是疼的入骨。眉心都因為疼痛滲出了汗水,臉上卻不表現出一點痛苦,只是隱忍着。掙扎數次也沒能站起來,男孩單膝跪在地上大口喘氣,任由太陽將他的頭皮曬得又痛又癢。站着的女孩看不到他低垂的眼睛裏透出的陰鬱,又打算出言嘲諷。

「只有如此實力,也敢來羽靈山上求學,你拿到羽毛了又如何?今後只會是自尋死路。」

女孩身邊的幾個朋友也紛紛嘲笑道:「你別不知道天高地厚,有幾個人如你一般為了拿到羽毛就受了這麼重的傷?你這三腳貓的實力就別對修道心存妄想了。」

「就是就是。」幾個朋友紛紛附和着。

為首的女孩卻突然眼前一黑,眼看着就要倒立馬扶住了身旁的人,緩了好一會才又睜開眼睛。打量了一下身邊的環境,立即明白了局勢。

「寧兒,你沒事吧。」周圍的人見她剛剛突然脫力看起來要暈,着急的關心道。

「沒事沒事。」張曉曉急忙甩手示意自己沒事,又想到她現在不是張曉曉,而是這本名叫《大師兄的笨笨小師妹》小說里的反派女二,溫寧。

在這本書里溫寧就是個又蠢又壞的炮灰。真正嚇人的大反派,卻是這個此時倒在地上看起來傷勢不輕的男孩慶藺山。

而現在便是小說中所有主角都會參加的羽靈山大選。男主程海和女主裘憐憑藉驚人的天賦,雖從未修行過,也並非世家子弟卻輕而易舉的通過了大選,成為了羽靈山門徒。女二溫寧生於修道士家溫家,從小研習自然也輕鬆通過。只有這個未來靈力最高的大反派慶藺山雖然拿到了象徵著通過的羽毛,卻被那六翼狗頭鳥傷的快要把小命都交代了出去。

這個慶藺山自小和溫寧是有婚約的,那時候他們兩個家族也是至交好友。但後來慶藺山家中家主因修更為兇險的刀道走火入魔,將一家人乃至自己都殺了個乾淨,家族從此泯滅於江湖。只留下慶藺山這個因為貪玩晚回家的獨苗還活在世上。慶藺山當時年紀尚小,後在外漂泊着長大些後記起這個與自己有着婚約的溫寧。本想藉此投入溫家門下,借溫家勢力修鍊一番。可這份親事溫家認,溫寧不認,溫寧十分討厭這個突然出現還啥也不會的未婚夫,對慶藺山是多番辱罵和戲弄。甚至將慶藺山母親留給他的遺物在慶藺山求親之時狠狠摔碎,一根玉簪碎成了好幾節。在溫寧的打死不從後溫家見慶藺山如今人單影只,勢力單薄,與他結親也得不到什麼好處。只說是看兩個孩子的緣分,對這門之前訂好的親事可以說是放任自流,既不說答應,也不說拒絕。此後慶藺山更是在求學路上飽受以溫寧為首的各個學子的欺壓,導致他徹底黑化,入了魔道,成為魔尊。認為天下人皆負他害他,要殺盡天下人。最後還是男女主合力才將他鎮壓下來。

溫寧喜歡的不是別人,就是那個有着極強天賦的男主程海。溫寧從小是被教養慣了的,程海並不喜歡她她就一味要挾,更是在發現女主裘憐與澄海暗生情愫後惱羞成怒,將所有氣都撒在裘憐身上,給裘憐使了不少絆子。

可以說,溫寧是一個和男主,女主,男二這三個小說中武力值天花板都結下樑子的神奇配角。最後也沒落個好下場,父母死後也沒了靠山,被大反派慶藺山抓走做成匣中人折磨死了。

溫寧本來還不知道什麼叫匣中人,經系統一解釋——匣中人就是把人的四肢砍去僅留頭部和體干,養在一個匣子中。

一想到這麼悲催的結局,還剛得罪完罪魁禍首,溫寧就不禁打了個寒顫。先走吧,看見這個反派就害怕。她是為了活命才穿過來的,不是為了喪命才穿過來的。

本來覺得自己守得雲開見月明,當了好幾年影視城龍套專業戶、十八線小糊咖後,終於有一部有點分量的小角色找上自己面試。結果自己這個沒闖紅燈沒橫穿馬路的良好市民被大貨車撞到顱內出血,骨盆碎裂,肝脾受損,四肢骨折。被撞到只剩一口氣的她以為是生命彌留之際聽到的天使召喚,結果是無良系統嘲笑她十八線糊咖演技差。可為了賺積分活命,還是屈服於無良系統的**之下綁定了系統,開始了任務。本來還信誓旦旦的要讓系統看看自己堪稱18k金的演技,結果沒想到穿過來第一個原主就死的這麼慘。自己實在是需要時間適應一下,還是趕快從這個反派身邊逃開吧。

回到住所,溫寧立馬叫出系統。

「你你你,你再說一遍原主的訴求是什麼?」

「原主覺得自己死得太慘,她想要剝奪慶藺山最重要的東西後讓他痛苦而死。」

「他爹娘都死了,家裡就剩他一個人,他能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啊?」溫寧不解地問道。

「你可以試試,成為他最重要的東西。」系統提示道。

溫寧聽着系統的話,沉思了一會發出靈魂質問。

「我是個東西?」

「你不是個東西?」

溫寧與這個只會嘲笑她的破系統對罵了幾句,最後還是確定了拿捏住慶藺山這個反派的心作為任務計劃,事不宜遲,趕緊把好感度刷起來。

「系統,慶藺山現在對我的好感度多少。」

「好感度0%。」

「蛤?不是要娶我嗎?不是在我家裡人面前說娶了我之後要一輩子對我好嗎?不是為了娶我都追到這個羽靈山上來了嗎?為什麼好感度是0%?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對了。」系統提示道,「慶藺山的黑化度達到100%的時候,他將會成為全書最大的反派,你要趕在這之前完成任務,否則任務將失敗。目前慶藺山的黑化度為40%。」

這時的慶藺山雖然還沒有在求學途中受盡他人侮辱,但是童年家中慘遭變故造成的劇烈落差和在外流浪受盡白眼的經歷讓他的黑化值已經到了40%。

很好,這是任務還沒開始做呢時間條就走了將近一半了。溫寧欲哭無淚,仰天長嘯,狠狠地嚎了幾嗓子就決定立馬開始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