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浩月破曉
浩月破曉 連載中

浩月破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5A級車厘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明月 沐浩

神兵滅世之時,靈族以全族之力開啟弒神計劃的前半章
多年之後,無邊大陸重塑生靈,靈神十二以生命鋪墊了弒神計劃的後半章,這一世,是無邊大陸的輪迴終章?還是會在神兵的威勢下再次陷入黑暗?展開

《浩月破曉》章節試讀:

第7章 十二脈靈神心法


靈氣順着沐浩的中府穴進入,通過手之三陰從胸走手,從手之三陽由手走頭,然後通過足之三陽從頭走足,最後從足之三陰由足走腹進入丹田,走通十二正經362個穴位,用了一炷香的時間,非常流暢!

明月感受着沐浩體內靈氣的運行路線,越走越吃驚,真的是十二脈心法,可是,少爺會十二脈心法,為什麼修鍊速度會這麼慢?

沐浩睜開雙眼,「看清楚了么?」

明月點點頭,「大致路徑知道了,可是靈氣在經脈交接和各個穴位的具體存量不知道。」

「嗯,這個要一步一步來,後面的時間就辛苦一點,全部用來學習這個靈神心法。」

「嗯嗯!」

就這樣,後面的半個月時間,沐浩和明月大部分時間就呆在靈室之中,經脈疲乏了就回寢室休息,或者去學院逛逛,雙耳不聞窗外事。

靈院的管理不嚴,沒有宵禁這種說法,每個人因為修為層級的存在都在拚命修鍊或者是在賺取靈點的路上,同寢室的人關係都很淡薄。對於沐浩,學院老師的課程對他沒有什麼吸引力,在小時候已經和府門的老師學習過了,父親給的靈石還能支撐一段時間,不着急。

半個月後,明月終於把靈神心法完全學會了,沐浩感到很欣慰,這丫頭天資真的不錯。如果是自己,這麼複雜的經脈運行,可能兩個月都不一定學的會。

兩人從靈室中出來,把令牌交還給管理室的一個青年,「覃哥,我們先走了。」

名叫覃藍的青年笑了笑:「修鍊完了?今天蠻快的嘛。」

「今天比較順利嘛,多謝您這段時間的關照了,要不一起去餐室吃個飯?」這些天常來靈室樓,沐浩認識了這個叫覃藍的靈室管理員,兩人相互看的都蠻順眼的,覃藍每次都會留一個比較好的靈室給給自己。

覃藍擺擺手:「小意思,小意思,我抽不開身,下次吧。」

「好吧,那覃哥再見咯。」

「再見!」覃藍盯着沐浩和明月的背影,眼神從微笑漸漸發生變化……

沐浩和明月出了靈室,走在回寢室的路上,沐浩有些無奈:「還有四個月就是年末比試了,明月,按照我們這樣修鍊下去,父親給的靈石也就只能支撐半年了,到時候我們就是窮光蛋了。」乾坤袋的一級至四級靈石已經全都換了靈點,五級和六級靈石還有其他用處,不能動。

明月咬了下嘴唇,「嗯~,那怎麼辦呢?」

沐浩想了想:「以你的天資如果全力修鍊,我感覺四個月的時間你可以晉級到凝元五重,到時候再教你一些功法,年末比試可以拼一拼。然後搏一搏靈榜,再加上做一些任務,應該能維持我們的開支。」

明月搖搖頭:「資源給我,那浩你怎麼辦?離層級考核不到兩年了。」

沐浩摸了下明月的頭:「別擔心,我有信心能夠突破,但是前面還是要靠你。」

明月想了片刻,點了點頭。

隨後的兩個月中,沐浩和明月還是雙耳不聞窗外事的修鍊,不同的是在後面的時間裏明月到了二層靈室,沐浩則是在一層靈室。

兩個多月後的一天,沐浩從靈室中出來,快入冬了,外頭天早就黑了,還了令牌,在靈室樓門口準備等明月出來一起回寢室。等了老半天,還是不見人,沐浩覺得奇怪,修鍊兩個時辰經脈就會疲乏,再繼續修鍊只會損壞經脈。

「這小妮子怎麼回事?出什麼事情了?」沐浩嘀咕着,準備去二樓靈室問問。

正想轉頭進去,一個少年走過來遞給沐浩一個信封,沐浩奇怪,少年說道:「有人讓我交給你的。」

沐浩接過後,少年就走了,沐浩打開信封,裏面是一個發簪,很熟悉,「是明月的!」沐浩心中一緊,忙把信封中的一個紙條拿了出來,攤開,裏面一行字:

大木森林1996,11。

這是一個學院地址,沐浩忙從乾坤袋中拿出了清泉學院的地圖,沿着上面的坐標點定位到了紙條上的位置。

顧不上其他,沐浩拿着地圖,從靈室樓跑到講武樓外圍,今晚夜光稀落,講武樓一片漆黑,外面的路也一樣,沐浩從講武樓後方進入了大木森林。大木森林外圍的樹木主要是雷櫻樹,雷櫻樹一年四季常青,這些巨大的樹木將稀落的月光完全擋住,沐浩拿出乾坤袋裡的明石照路,快速向坐標點奔跑。

身體被堅硬的灌木叢颳了很多個口子,但是沐浩速度依舊不減,小半柱香的時間後,沐浩終於趕到了坐標點。

緩了一下身形,大喊道:「出來!」

不一會,一個光點在一顆雷櫻後方亮起,一個身影緩緩走了出來,腰間還夾着什麼東西。

人影發出聲音:「桀桀,沐浩,我的好朋友,你果然來了!」

隨着人影走近,沐浩定睛一看,心中震怒,竟然是覃藍,覃藍把昏迷的明月夾在腰間。

沐浩怒道:「覃藍,你什麼意思,你把明月怎麼了?」

「明月沒事,只是中了迷魂散沉睡過去了而已,什麼意思?」覃藍臉突然變的極為亢奮起來:「把靈神心法給我我就放了她!」

沐浩心中一緊,他怎麼會知道靈神功法?

「你在說什麼?什麼靈神心法?」

「嘿嘿,還在狡辯?你第一天和明月來靈室修鍊不就是傳授的靈神功法么?還好我的小玩具通天耳聽到了你們那天說的話,那時候我還不信,可是這兩個月明月的修鍊速度實在太快了!所以我才確定了你真的擁有十二脈心法。」

沐浩心中暗罵,通天耳是一個竊聽的小法器,一般人不會在靈室放這個東西,聽什麼?聽別人修鍊?被發現了後果可是非常嚴重,不僅會被開除,後十年招生或者靈院招工將沒有這個人所在的宗門什麼事情了,沒想到世界上會有這麼無聊的人。

「但是我還好奇的是,你有十二脈心法,修為竟然還這麼低?真是廢物,暴殄天物。」覃藍丟過一個心法記錄捲軸。

「把靈神心法的靈氣路徑給我刻畫到捲軸上去,快點,不然,嘿嘿。」覃藍把明月丟到地上,拿出寶劍抵在明月脖子上。

沐浩強忍着心頭的憤怒接過捲軸,心思極速轉動,可是也沒想出什麼法子。

「快點!」覃藍的劍離明月的脖子更近了。

沐浩沒辦法,也不敢在捲軸上動手腳,心法記錄捲軸上有完整的人體經脈圖,如果心法靈氣路線不對,捲軸會被亂竄的靈氣破壞掉。世界上研究心法的人都會藉助心法記錄捲軸,但是不會直接上來就運行,因為捲軸製作成本很高,至少得四級靈石一張。

沐浩只能在捲軸上的經脈圖上運行靈神心法,一炷香時間後,覃藍看着捲軸上亮起的十二經脈圖,心中極為激動。他只是一個出身在環城的一個世家之中,已經二十六歲了,才剛剛凝元七重,沒辦法,小世家,缺資源,缺心法功法,有天分又如何?所以才來靈院做一個靈室管理員賺取一些靈石。但是今天之後,他就不一樣了!十二脈心法啊,自己的修鍊速度至少快上十倍不止!

覃藍激動的接過捲軸,沐浩暗怒沉聲道:「也該放我們走了吧?」

覃藍收起捲軸大笑:「哈哈哈!你真是天真啊,我的沐少爺,放你們走?你想的也太美了吧。等會先宰了你,至於這個小妮子,身段看的還不錯呢!」

「你這個畜生!」沐浩怒吼一聲,一把寶劍從乾坤袋中取出,往覃藍沖了過去。

覃藍戲謔的看着沐浩,寶劍一撥,沐浩的寶劍就被震飛了,覃藍一腳就把沐浩踹到了十米開外的雷櫻樹上。

「就憑你這淬體九重的修為?嘖嘖嘖,來啊,繼續啊。」

沐浩被震的吐出一口鮮血,掙扎的站了起來,修為相差太大了,看了一眼地上的明月,沐浩自知拼不過。緩了一口氣後,再向覃藍衝去,但是快到覃藍身前時,一個轉身快速向地上的明月衝去,想抱起明月然後逃走。

覃藍戲謔一笑,一個閃身又是一腳把沐浩踢飛,沐浩肋骨直接斷了三條,落在地上,嘴角鮮血直涌,已經無力再起來。

覃藍走到沐浩身旁,看着掙扎要起身的沐浩,一腳踩到沐浩胸前,沐浩又吐出一灘血,一股劇痛從胸前傳出。覃藍一劍刺向沐浩的心臟,沐浩感覺腦袋一空,大腦缺血的窒息感襲來。

覃藍心中極為亢奮:「嘿嘿,你就慢慢失血死去吧,但是在死前你可以看一場好戲哦!」

覃藍抬起腳轉身朝地上昏迷的明月走去,沐浩雙目圓睜,看着覃藍的方向,嘴裏不斷湧出鮮血,還發出一些不清晰的聲音:「不……不……你,你這個……畜生!」

看着覃藍離明月越來越近,沐浩竟手握劍身,將最後的力氣聚到手上一把把寶劍拔了出來,頓時鮮血噴涌,沐浩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手拿寶劍,向明月的方向努力走了兩步,終於沐浩感覺眼前一黑,「不……」發出最後一個字後就倒了下去。

覃藍看着好像死去的沐浩搖搖頭,「少了一個觀眾就不是很有趣了!」

覃藍走到明月跟前,把明月翻了個身,「小妮子身段真是不錯。」把腰間的絲帶解開,雙手微顫把明月的外衣脫掉,正準備下一步時,突然,一個如同鬼神一般沙啞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我說了,讓你不要動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