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我,凱多,雷神巴爾的忠犬
原神:我,凱多,雷神巴爾的忠犬 連載中

原神:我,凱多,雷神巴爾的忠犬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鵑鳩竹刻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王凱多 鵑鳩竹刻

【改變悲劇】【凱多的能力】【情債】 在提瓦特大陸近三千多年的歷史裏
名為王凱多的身影遍布各地
他是稻妻,影武者麾下的鋒刃! 他是璃月,塵神歸終的摯友! 他是蒙德,溫妮莎推翻舊日貴族統治的助手! 他也是高天之上,那神秘之島主人的........ 提瓦特最波瀾壯闊的三千多年的畫卷里
靠着一次又一次的輪迴,獲得一個又一個身份
為了改變一切悲劇而奮鬥着!展開

《原神:我,凱多,雷神巴爾的忠犬》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忠犬


第一章

影向山

鳴神大社

緋色的櫻花紛紛落下。

像是下起了緋色的雪花。

山頂的神社裡。

地面之上鋪上了厚厚的一層。

看起來有些妖冶。

此時,神櫻樹的旁的台階之下。

有一隻身上帶着黑灰色花紋通體多數為白色的.......狗。

它正趴在那裡,懶洋洋的曬着太陽。

在稻妻這片土地之上。

因為妖獸橫行,野物眾多,所以有動物出現再正常不過。

不過,這裡是整個稻妻最為重要地方,供奉神明的神社——鳴神大社所在。

除了神之眷屬狐狸以外,其它的動物,理應不會在這片區域現身才是。

因為這對鳴神大社如此神聖的土地來說,是一種褻瀆。

靠近這裡,會讓普通的動物或者是妖魔本能的產生恐懼的反應。

而這時候,這隻白狗卻是可以懶洋洋的趴在那裡。

直到一片櫻花的花瓣跌落到它的鼻子上。

它才迷濛的張開了眼。

等它發現,附近的地面已經鋪滿了櫻花之後。

白狗人性化的皺着眉頭。

然後立刻小爪子向著地面輕輕拍了兩下。

原本已經被櫻花覆蓋的台階上,突然冒出來了一個與櫻花相同顏色的小腦袋。

腦袋上還有一個櫻花的印記!

這是一隻粉毛狐狸。

桃粉色的腦袋小小的,四肢都很精巧。

比白狗的體積要小上一圈。

狐狸,是稻妻的神獸。

而這隻粉毛狐狸,則是被賜名為八重神子的白辰血脈的繼承者。

身份更是尊貴。

而此時........

粉毛狐狸的尾巴輕輕的搖着。

從鋪滿櫻花的地面一躍而起。

即使剛才被白狗用爪子拍了拍腦袋,她也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滿。

而是立刻四蹄並用,快速的朝着鳴神大社的一處屋子裡跑去。

不一會兒,小狐狸就重新跑了回來,後面還跟着兩個身穿巫女服的少女。

等粉毛小狐狸再次回到了白狗的身邊,並且非常乖巧的趴在了白狗的爪子之下。

重新的蜷縮成一團與旁邊的緋色櫻花花瓣融為一體。

那兩個被召喚過來的巫女,先是向著神櫻下的白狗之處輕輕的一鞠躬。

然後馬上拿出了掃帚,開始掃起了地面上的櫻花花瓣。

.......

這裡明明是狐狸當家作主的神社。

而現在看起來這隻白狗地位更高。

真是一處奇景。

如果在稻妻之外的人來到了這裡,估計也會為這樣的場景而感到驚奇吧。

但其實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數百年。

這鳴神大社的巫女換了一茬又一茬。

但在這神櫻樹下的日常,卻是如同永恆一般,很長時間都沒有改變了。

而這隻「白狗」。

是本應不應該出現在稻妻歷史之中的生物。

無論現在還是過去,還是未來.......

所以,「它」。

是穿越而來的獸體人心之物。

原名王凱多,現名.......多多。

這個「昵稱」,來自於雷神巴爾那個腹黑的女人。

至於原名.......

肯定跟上一世的父母有關。

具體是什麼意義暫且不論,但是至少父母是絕對沒有看過海賊王的.......

王凱多在上學的時期,沒少因為這件事被人調侃過。

至於現在,他反而有些慶幸。

因為,大概是因為這個名字。

他總能在系統之中得到與那個凱多有關的東西,但也成功的增加了他完成任務的概率。

這也許是一種名字的傳承?

.........

它在完成了前四的系統任務之後,在提瓦特大陸之上沉睡了許久。

終於在一千年之前醒了過來。

發現自己地處稻妻的土地,並且重新得到了新一次的系統任務。

【覺醒二階系統,任務第五階段】

【現有初階系統——忠犬!深藏功與名】

【系統任務對象五:雷電影(巴爾澤布)】

【任務目標:①完成主線任務:雷電影(巴爾澤布)好感度達到一百

②完成系列階段任務一到十】

【任務限制:作為深藏功與名的忠犬,畢竟不能在暴露真實目的的情況下,幫助任務目標,並且間接的獲得好感。】

【任務失敗or成功判定:完成兩個任務目標,並且沒有被任務目標發現,作為「守護者」本身的守護目標的情況之下,即可判定為完成,反之則是失敗。】

.......

名為忠犬系統,實際上在王凱多看來,這完全就是「天狗」系統。

偷偷的付出還不允許別人知道。

這種奇怪的道理從來沒有聽說過。

奈何自己穿越來到這裡,也就這麼一個金手指。

況且還指望着系統升級之後,也許就有回到原來世界的可能。

於是王凱多也只能「忍氣吞聲」。

靠着「苟」,完成了前四次的任務。

在前四次的任務之中,它經歷了很多,得到了很多。

倒也沒有因為這種深藏功與名的強制性原因而感到憋屈。

反而有時候甚至會感到慶幸.......

畢竟,離別這種東西是最痛苦的.......

他總會在神櫻之下小憩的時候想起曾經。

在高塔之下迎着風雪從不屈服的紅裙少女。

面對魔神之潮依然選擇守護民眾的飄然如仙卻堅毅的身影。

還有........

這些都是深埋在靈魂之中的記憶。

雖然有一部分都已經被系統暫時封存。

畢竟即使身體作為神獸,但是靈魂的承載力量也是有限的。

太多的記憶,太多的情感,如果在身體的承受能力沒夠達到一定程度的情況下,會產生崩壞的結果。

所以,王凱多在每一次的任務之中都是在緩慢的覺醒之前的記憶。

不過,其實這些逐漸恢復過來的記憶對於任務也幾乎沒有什麼作用。

無非是徒增一些感慨或者是痛苦罷了。

畢竟,王凱多在每一次完成新的一階段的任務的時候,是不允許與之前的任務目標有任何的接觸。

而系統也會對它本身的一切進行一定程度的屏蔽。

那些曾經作為任務目標的人就算是此時仍在提瓦特大陸之上。

也應該沒有辦法找到他,見到他,甚至只是知曉他的存在都不可能。

........

不過這也是好處。

否則,一旦串了台。

那些他曾經認識的如果人都記起他的話,那可就亂了套了。

到時候最主要的任務估計都別說能快點完成了。

不被打擾的徹底無法進行下去就算不錯了.......

王凱多此時趴在神櫻下已經早已沒了睡意。

雪白的爪子,輕輕的揉着下方粉紅色的腦袋。

爪間傳來的狐狸順滑毛皮的觸感真的很舒服。

微風輕拂,神櫻之花蔓延而來的淡淡香氣縈繞鼻尖,久久不止。

多麼溫暖舒適又愜意的一天。

王凱多願意讓這樣的時間一直這樣持續下去。

可是.......

突然一道來自於九天之上,清楚而閃耀的雷光划過。

王凱多的白狗的身體的毛髮瞬間豎立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