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全球清零
全球清零 連載中

全球清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糯米和苞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斐歌 秦昭

地球要被外星人佔領了? 作為社畜的斐歌,成為了天選之子 全球都要面臨的挑戰 穿越七個世界,人類能否獲取勝利展開

《全球清零》章節試讀:

第5章 奕劍宗首席


三人被傳送到戒律堂,蘭薇仙子就站在戒律堂的大廳**。

斐歌抬眼就看見了蘭薇仙子。

「呵,打不過我們現在就使陰謀詭計了啊。」斐歌嘲諷道:「你也就這點能耐了。」

「比不過你們以多欺少。」蘭薇仙子冷笑,「現在被我抓了過來,你說什麼都沒用,把他們綁起來。」

旁邊幾個戒律堂弟子拿着捆仙繩朝他們走去。

「丹宗的人就是囂張啊。」秦昭冷冷向蘭薇仙子望去,眼底掠過一抹狠戾之色,「廢了一個散修沒什麼,就怕你惹了不該惹的人。」

這時,門外飛進來一隻紙鶴在空中發著微光,一個清亮的聲音響起,「師姐,師父找你呢,你快來藥王峰。」

蘭薇仙子聽到師弟的傳訊有些驚訝,師父可不常找她。

蘭薇仙子微微抬起下巴,朝戒律堂弟子使了個眼色「先把他們關到萬蛇窟去,我去師父那裡一趟。」

說完,蘭薇仙子就御劍飛了出去。

斐歌他們當然不可能乖乖被綁,在戒律堂弟子上來之前,秦昭已經持劍飛出,寒光炸裂,帶起一片血雨,轉眼間戒律堂的弟子都已經被解決。

斐歌沒想到秦昭這麼厲害,其實剛剛對付掌柜的時候秦昭並沒怎麼動手,似乎是察覺到了斐歌的目光。

「我壓制了修為,本來想給你們一點機會鍛煉一下。」秦昭沉聲道:「沒想到她會設下這樣的埋伏。」

「是我耽誤事情了。」

今天發生的事都與她有關,秦昭完全是在幫她,沒想到只是下山採購就惹出來這麼多事情,東西沒買成不說,還惹了個禍害,是她在和平世界待久了,沒有意識到像這樣的高武世界實力有多重要。

「即使沒有蘭薇仙子還會有別人,今天只是開始。」秦昭目光幽深「想要贏得宗門大比不是那麼簡單的。」

「現在這些人是解決了,那蘭薇仙子等會肯定還要過來,這次不能再放過她了。」幼藍定定看着斐歌,「你一個人能解決她嗎?」

斐歌愣了愣,很快回過神來,眼裡浮出一抹堅定的神采,「可以,我一個對付她。」

過了許久,蘭薇仙子趕到戒律堂,對於躺了一地的戒律堂弟子她感到很震驚。

在她想要探查情況的時候,忽而一陣狂風襲來,斐歌一掌拍在了她的胸口,同時取出黑棍子擊打她的腰部。

蘭薇仙子迅速反應過來,身上的防護符籙發揮了作用,斐歌並沒有對她造成多少影響。她想要持劍反擊,卻發現劍怎麼也動不了,斐歌乘機向她的面門劈去,出手又快又狠,蘭薇仙子的防護符籙這下徹底失去了作用。

蘭薇仙子抽出長鞭向斐歌甩去,斐歌一個閃身躲過了長鞭,又猛然一個迴旋單腿橫掃踢向蘭薇仙子,蘭薇仙子避之不及被踢倒在地,轉眼間已經被黑棍子抵住了喉嚨。

「這次我不會再放過你了」斐歌冷聲說道,同時流轉靈力灌入黑棍子,準備給她最後一擊。

突然一道雷霆般的劍芒沖斐歌后心刺去,秦昭和幼藍來不及阻擋。

斐歌已經被一劍刺中,劍氣的餘波震的她向後倒飛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斐歌吐出一口鮮血,已經神志不清,幼藍趕忙過來給她喂丹藥卻發現傷口怎麼也癒合不了,傷口周圍一片焦黑閃着電光,幼藍輸靈力為她維持着最後一口氣。

戒律堂外

奕劍宗首席蘭庭飛一身銀色長袍,高高束起的藍色長發,懸在高空之中,姿容清冷,宛若天人。

秦昭御劍與他纏鬥了起來,兩人瞬息之間已過數百招,一道道劍光夾雜着雷電寒霜,又是一招,兩人的劍撞在一起,秦昭手裡的劍錚然碎裂。

無奈秦昭只能赤手空拳和他過招,手中沒有劍,秦昭漸漸有些吃力,又過了數百招,秦昭身上被劍劃破了數道口子。

就在秦昭有些抵擋不住的時候,黑棍子和秦昭之前碎裂的劍融合在一起,變成了一把通體透明的冰藍色長劍。

長劍主動送到秦昭手中,秦昭拿到劍的那一刻只覺得渾身靈氣瘋狂涌動朝着長劍流去,一個巨大的藍色劍影在秦昭背後閃現,狠狠朝蘭庭飛劈去。

「轟」的一聲蘭庭飛直接被砸穿在了地上。

秦昭顧不得蘭庭飛,閃身回到戒律堂內。

幼藍面色蒼白,一邊用琵琶對付蘭薇仙子,一邊給斐歌輸送靈力,眼看就要支撐不住,秦昭回來一劍洞穿了蘭薇仙子的靈台,幼藍才鬆了一口氣。

「她快撐不住了。」幼藍看着地上的斐歌,「怎麼辦?」

秦昭沉默了一下,拿出一粒丹藥塞進了斐歌嘴裏,斐歌胸口的傷瞬間癒合,氣息也漸漸平穩。

「你把積分全用了?」幼藍緊緊盯着秦昭「她值得嗎?」

「我想救她。」秦昭眼神一黯,「不管她還記不記得我,我都答應過要保護她。」

幼藍對於這樣的秦昭也有些無奈,都找了十幾年了,「我也不勸你了,以後你別後悔。 」

秦昭輕輕將斐歌抱了起來,就在兩人準備帶斐歌回宗門的時候,背後傳來一道雷霆劍芒。

幼藍早有察覺閃身用琵琶擋住了那一劍。剛剛被砸穿在地上的蘭庭飛站了起來,此刻他早已沒有了來時的從容,臉上神情幾近瘋魔。

秦昭和幼藍的靈力被輪番的戰鬥逐漸耗盡,基本沒有餘力再對付蘭庭飛。

斐歌此刻雖然全身都動不了,神識剛剛已經游出體外,把現在的場景看的一清二楚,幼藍為了護住秦昭和斐歌已經碎了三件法寶。

斐歌進入到系統空間。

「w,星際商城有沒有什麼能讓我參與戰鬥的。」

「有,但是你現在的積分買不起。」

「求求你......幫幫我。」

w嘆了一口氣,「有一種丹藥價格便宜,但是後遺症不明,而且會透支你的生命力。」

「我要兌換,我不能看着他們因為我失去生命,即使我會死,後果我自己承擔。」斐歌堅定的說著「如果我連這樣的覺悟都沒有,那我又怎麼能拯救地球。」

w的電子眼閃了閃「我已經幫你兌換了丹藥,你出去就能吃。記住,必須在一分鐘之內解決戰鬥,不然你真的會死。」

「謝謝你。」斐歌深深的看了一眼w,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這次我要是沒死,一定幫你把戰甲換回來。」

斐歌離開系統空間,服下丹藥。

秦昭左手抱着斐歌,右手正持劍對抗蘭庭飛。斐歌掙脫秦昭的手,懸空而立,渾身散發出耀眼的紅光,黑棍子此刻也回到了斐歌手中。

斐歌現在只有模糊的意識,彷彿被人操控了一般,渾身靈力流轉瘋狂涌動着流入黑棍子,竟激發出萬道劍影,連綿不斷的刺向蘭庭飛。

蘭庭飛迅速反擊,剛開始還能擋住幾劍,最後本命靈劍直接碎了,身上的防護符籙不斷閃爍化為灰燼,蘭庭飛用盡最後一絲靈力發動了一張符籙,然後消失在空中。

斐歌還想再追,身上突然沒了力氣,從空中向下墜,秦昭趕忙過去接住她。

為了避免再節外生枝,兩人帶着斐歌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了青雲門。

回到青雲門後,秦昭把斐歌放在了床上,她面色蒼白,嘴唇有些青紫,氣息微弱,秦昭用神識探查了一下斐歌的身體,發現她的靈根有了幾道裂痕。

「她以後難修鍊了,這樣的靈根儲存不了多少靈氣,而且還會漏。」幼藍惋惜的看了斐歌一眼「如果不是這樣,她應該比你更有天賦。」

「這次算是撿回來一條命,其他的以後再說吧。」

「挑戰才剛剛開始,地球需要我們,如果她不能跟上我們的實力,最後必定還是要分開的,這個世界你能幫她多久?」

「先讓她好好養傷吧,星際商城應該有能幫她重塑靈根的丹藥。」

「那個丹藥你不一定換的起,一個sss級任務都不夠,更何況你攢的積分還得救伯母呢。」

「我知道輕重,你放心吧。」

秦昭和幼藍的對話被斐歌聽的一清二楚,等他們走出房間,她才睜開眼睛。

這次她透支了將近六十年的壽命,如果她不能突破金丹期,過不了多久就會死。

「w,不能修鍊的話,我是不是會死啊。」斐歌進入系統空間,「可是我還沒來得及為地球做點什麼。」

「果然普通人怎麼能有拯救世界的夢想呢?」斐歌自嘲道:「明明只會給別人添麻煩。」

斐歌講了半天發現w只是靜靜的看着他「你都不安慰我一下的嗎?」

「安慰什麼?你母親留給你的空間你都沒仔細看過,那裏面的湖水,你泡個幾遍就能痊癒了。」w語氣冷淡的說道:「別以為拯救世界很簡單,這次是你走運,趕緊增強自己的實力吧。」

「你怎麼知道我空間里的事情?」斐歌忍不住脫口而出。

w沒有回答她直接變成了待機狀態。

斐歌晃了一下w的身體,發現w根本不理她,無奈她只能離開系統空間。

「主人,你沒事吧,我好擔心你啊。」黑棍子擔憂的說道:「我不會剛契約上就要換主人了吧。」

「你倒是想的美,我還沒那麼容易掛呢!」斐歌被黑棍子的話氣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帶着黑棍子進到靈光鐲內的空間。斐歌走到湖泊的位置,看着清澈見底的湖泊,斐歌決定試一試它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