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團寵:冷麵哥哥的嬌氣包
團寵:冷麵哥哥的嬌氣包 連載中

團寵:冷麵哥哥的嬌氣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熬一鍋貓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景良 溫姜寒 現代言情

溫姜寒從小就是孤兒,被羅奶奶收養長大,羅奶奶是個好心人,家裡收養了好幾個小哥哥
每個哥哥都寵她上天
溫姜寒雖從小就沒有父母,但是她過的很幸福呀
她是家裡最小的也是唯一一位女孩子,羅奶奶對她可偏愛了,哥哥們也可寵她了,是孤兒又怎麼樣,從小就沒受過苦
咱就是說,我有五個哥哥,我怕誰?展開

《團寵:冷麵哥哥的嬌氣包》章節試讀:

第四章:送你了


厲淵速度最快,他迅速的洗完澡換好衣服,頭髮都沒擦乾就趕到病房。

羅奶奶看着他急匆匆的模樣,連髮絲都還在往下滴水。

「怎麼要這樣急?好歹也把頭髮擦擦。」

小姜寒說,「我看大哥哥是太擔心姜姜了才這麼著急的吧。我現在已經不疼了,大哥哥不要太擔心哦。」

怎麼會不疼。

厲淵心裏這樣想着,血淋淋的傷口還歷歷在目,可姜姜不願意他擔心,他也只好順着她的意思,「都是大哥哥不好,沒有照顧好姜姜。」

「這是姜姜自己不小心。」小姜寒說道,看着厲淵還是很自責的樣子,羅奶奶輕輕嘆了口氣,隨即又語氣輕快的說道,「既然你們都覺得有錯,那姜姜向大哥道歉,讓他原諒姜姜自己跑到危險的地方去。小淵也像姜姜道歉,讓姜姜原諒你的沒照看好。行嗎?」

小姜寒立馬就說,「大哥哥對不起!我原諒大哥哥了,大哥哥也原諒我好不好?」

厲淵一笑,「我怎麼會怪姜姜呢。」

小姜寒聽到這話一本正經的說,「大哥哥說不定都偷偷哭過呢,我才不想大哥哥愧疚,畢竟是姜姜自己不聽話亂跑的。」

溫姜寒確實是這樣想的,畢竟真的是她自己亂跑,本來是想站得高些看看能不能幫哥哥們找些魚,沒想到啊,幫了倒忙。

想到魚,小姜寒不免可惜道,「哎,看來今天是沒得吃烤魚了。」

羅奶奶摸了摸姜寒的腦袋,「小饞貓。」想了想又說,「你這段時間都得吃清淡些,不然腦袋上留個疤就不美啦。」

小姜寒最臭美,一聽到會不漂亮了瞪大了眼睛好像要哭似的。

「肯定不會留疤的。」厲淵說,「就算留疤了,姜姜也是最漂亮的。」

時間過得很快,一個暑假立馬就過去了,姜姜要上小學了。

那個傷口還是留了個淺淺的疤,不過碎發遮擋一下還是看不清的。

厲淵還是每年假期都來,不過和以往不一樣的是傅景良都會跟着來。

不過在小姜寒要上初中那年,傅景良變得不一樣了。

溫姜寒悄悄和厲淵說,「我感覺三哥哥好像不喜歡我了。」

厲淵此時已經十九歲上大學了,身高也長到了一米八,個子高挑身材勻稱,每次回來都會迷倒村裡的大姑娘小媳婦。

厲淵習慣性的摸了摸溫姜寒的小腦袋,「為什麼這麼說呢?」

溫姜寒嘟嘴,「我有時和三哥哥說話他也不理我,也不陪我玩,也沒以前愛笑了,對我也沒以前那樣親近了。」

對於溫姜寒說的這些,厲淵心裏都有數,只是傅景良遇到的這些事情,讓他對女生保持警惕也很正常。

「大哥回頭說說他。不過姜姜還是想多了,三哥哥其實還是很疼愛姜姜的。」

今天趁着溫姜寒去上舞蹈興趣班,羅奶奶也午休去了,厲淵拉着傅景良到院角。

「我知道這事對你來說陰影很大,可是你對姜姜的態度變化也太明顯了,她前段時間還和我說,說覺得三哥不喜歡她了。」

傅景良抿着嘴,他知道他最近對溫姜寒太過冷漠,可他現在也沒辦法對女生保持冷靜。

見他不說話,厲淵繼續說道,「別的女人不安好心沒錯,可姜姜也算是你看着長大的,她什麼為人你心裏沒數嗎?何況她只是把你當哥哥。有我在,她這輩子都榮華富貴受用不盡,她能圖謀你什麼!」

「我知道!」傅景良突然打斷厲淵說話,「我知道有你厲大少爺在溫姜寒不缺錢,我被她叫這麼多年三哥我也不會不管她,可我現在就是對女人充滿惡意行了吧!我看到女的就討厭就噁心!如果她不是溫姜寒,早不知道該死哪了!」

說完這話,傅景良也覺得自己講的不妥,語氣一軟,「我是說……」

「好了。」厲淵聽不下去了,「不管你怎麼想的,反正再過幾天我們就要回去了,你若是接受不了,下次就不用再來了。我也會給你找個借口和奶奶姜姜他們說。我寧願讓她們相信你是沒時間來,也不想讓姜姜知道你厭惡她。」

說罷,也不管傅景良是什麼反應,厲淵就走了。

剩下幾天厲淵都不怎麼搭理傅景良,大家其實都看出來這兩兄弟吵架了,但是誰都沒問是什麼原因,畢竟他們從小一起長大,感情有多好心裏都有數,一些小事,還是他們自己調節好了。

到了要離開的時候,傅景良破天荒的把自己一直戴的項鏈摘下來戴到溫姜寒脖子上。

溫姜寒一臉懵逼,她不知道這項鏈有什麼故事,但是她知道這項鏈傅景良一直戴着戴了好多年。

她想摘下來還回去,傅景良卻先她一步開口,「送你了。」然後就頭也不回的坐上車。

厲淵也很懵啊,這項鏈別人不知道,可他知道。這是他媽媽留給他的遺物,一條女士紅寶石項鏈,寶石不算很大,大拇指頭大小,寶石鑲在純銀的底座上,邊上還鑲嵌了鑽石。曾經厲淵還嘲笑傅景良戴如此女氣且土的項鏈,傅景良解釋之後,厲淵再也沒有嘲笑過。

沒想到這項鏈居然這樣輕易送給溫姜寒,什麼意思?

就為了前幾日的談話,他用此來證明他對溫姜寒還是會不一樣是嗎?

本來厲淵心裏想,既然傅景良邁出這麼大一步,他也該順着台階下才是,想着下次再來要先去邀請他才好。

結果第二年厲淵被派去國外的公司,學習管理,傅景良也被安排去國外讀書了。

這一晃又是四年,姜姜已經讀高中了,陸宥明的成績依舊是吊車尾,勉勉強強讀了個二本大學,沈南秋學了醫,顧澤也馬上要高考了,立志要和沈南秋一樣做個厲害的醫生。

溫姜寒最近一會兒高興一會兒不高興的,這情緒變化大家都感受到了。

陸宥明悄悄和沈南秋說,這妮大約是有喜歡的人了。

溫姜寒已經十七歲了,從小女童的形象搖身一變為美少女。

白皙的皮膚,身材勻稱,唯一的缺點就是有些矮了,一米五八的小個子,陸宥明經常嘲笑她沒他胸口高。

十七歲身高几乎是定型了,溫姜寒偏不信,每天都喝牛奶,跳繩,渴望再高一些。

厲淵還是會來,不過呆的時間短了,他已經大學畢業,學着接管家裡的生意,倒是傅景良時常來,有時還會去接溫姜寒放學,不過離得遠遠的,而且從不下車。

溫姜寒沒有以前那樣粘着傅景良了,她現在反而有些害怕這個三哥哥。因為他越來越沉默寡言不愛笑,老是板着一張臉,說話也冷冰冰的。

今天依舊是傅景良來接溫姜寒,司機六叔站在車門邊,傅景良一如既往的不下車。

溫姜寒和小姐妹道別,小姐妹李琪若問,「這誰啊?你親戚嗎?以前怎麼沒見過?」

李琪若問的自然是六叔,她看不到車上的傅景良。

溫姜寒胡亂解釋了一下,「啊這是我遠房叔叔。」然後就跑上車了。

溫姜寒興奮的坐上車,書包往副駕駛一扔,臉上的笑容十分燦爛,嘴角都咧到耳朵後了。

傅景良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什麼事情這麼高興?」

「沒什麼啊。」溫姜寒故作鎮定,想要矇混過關,但是開心兩個字寫在臉上是個人都知道她現在的心情。

見溫姜寒不想說,傅景良也不追問,吩咐司機開車回家就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