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我被系統綁定成水娃
末世,我被系統綁定成水娃 連載中

末世,我被系統綁定成水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萬白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萬白頭 奇幻玄幻 庭宇

有種系統應該叫倒霉催的系統
十七歲庭宇就被這麼個倒霉催的系統綁定了水娃能力
這個水娃,它的水是純凈水也就罷了,關鍵它還真的有個娃
每次庭宇使用完能力都會變成五歲小孩,而且特勢利那種
庭宇:「干就完了!」 少兒版庭宇:「等等,我先計算下收益
」 末世,瘴氣復蘇,喪屍四起
自然天象也跟着湊熱鬧:沙漠精靈的獅子,帶着它利爪般的沙塵暴;海洋精靈的鯨,帶着汪洋,紛紛侵襲人類的城市
庭宇帶着怨恨,去追尋已經成為聯城將軍的父親
他有兩件事要做:1,打敗他,解散聯城
2,當面問清他為何要放棄城主之位,拋棄自己和母親? 末日艱險,我帶着回憶和你上路
展開

《末世,我被系統綁定成水娃》章節試讀:

第2章 獅子


風裹挾着砂礫,如同子彈一般。

瞬間,庭宇和海哥身上都掛了彩。

大海黝黑的臉頰被擦傷,滲出幾道血印子;庭宇更慘,手腕直接被飛沙剜掉一塊肉,汩汩冒血。

這就是這片沙漠特有的異常風暴:「獅子」。

其來勢洶湧,如同咆哮的獅子。

邊城的人們稱呼它為沙之靈。

那是因為在遠方看去,沿着天際排出一線滾滾青黑色的瘴氣雲里,有一頭土黃色的巨大雄獅若隱若現。

「快點,小子!」海哥急了,架起庭宇:「還能跑不?跑起來,不然咱倆都廢這兒!」

「能!」庭宇忍着劇痛站起來:「我還有事兒沒完呢,還不是廢的時候!」

說著,他咬着牙,搭着海哥的肩膀,一瘸一拐地跑起來。

這兩人的奔跑看着十分滑稽,庭宇像只剛出生的小鹿,蹣跚着試圖站穩;海哥則拖着他,像個躲避暴雨的拾荒者拽着個破布袋子;那袋子就是他一天的辛勞。

二人身後,風沙如同加特林機槍,瘋狂地掃射在兩人身上;好在此時都還是細沙,打在身上雖然劇痛無比,但不至於阻止他們「奔跑」地腳步。

常在這片沙漠上行走的庭宇和海哥都知道,這種細沙就好像是夏日雷陣雨中的間歇,很快便會變成粗糲地暴雨。

到時候,兩人身上的衣服、肉都會被那些黃豆般大小的沙粒如同剔骨刀一般割掉,最後只剩副白骨,被沙暴埋在無人問津的沙丘之中。

海哥奔逃的目標是自己剛才藏身的那棟二層小樓。

只有那裡有個空油桶可以墊腳,幫他們兩個上到二樓。

只有那裡有間屋子裡有浴盆。只有浴盆和水才能幫他們躲過緊隨風暴之後的瘴氣。

「快點啊!小子!」海哥嘶吼起來。

他眼看着距離鐵桶還有十幾米遠,身後已經傳來「噼噼啪啪」地粗砂粒削打牆皮的聲音。

「跑着呢!」

庭宇這會兒彷彿適應了疼痛,他沒那麼一瘸一拐了,臉上竟然出現了興奮的笑容,彷彿是處於生命危險之中,讓他無比歡快!

他滲着血的手死死攥住那隻金屬牌牌,呼吸開始急促,一陣缺氧的興奮讓他渾身輕鬆,他已經不用再搭着大海的肩膀,而是自己飛快地跑了起來。

兩人三步並兩步奔到油桶前,正準備藉著它墊腳爬上二樓。

可是,來不及了。 「獅子」沒給他們機會,一陣勁風襲來,像獅子的怒吼,足足吹走半人來深的沙層;也把空油桶整個掀翻在地。

「沒辦法了,」海哥絕望地說:「賭一把吧。」

說著,他用力扒開油桶蓋子,一把把庭宇推進去,隨後自己也鑽進油桶,把它倒扣起來:「看命了,只有埋得不深,咱們就還能爬出去。」

聽着外面沙粒叮叮噹噹地敲擊桶壁,庭宇竟然哈哈笑起來:「沒事,我命好,這不是遇上海哥你了嘛。」

「就離譜!遇上你可是我命孬,本來還想趁着來沙暴前賺點……」

海哥一邊抱怨着,一邊費勁地從懷裡掏出個燈泡大小的透明球:「這不,昨天忙活了一晚上,就撿這麼一隻『水母』,到頭來還得撘裡邊!」

庭宇背靠着他,雙手緊緊攥緊金屬牌,沒說話。

「吶,給我看看?」海哥伸手問他要牌牌兒。

庭宇反手遞給他:「壞了。『獅子』多久會離開?」

「怎麼也要十幾分鐘。」

海哥端詳滿是血污的金屬牌問庭宇:「你怎麼不綁定系統啊?」

他順手用『水母』擦擦金屬牌,也沒看明白上面銘刻的鬼畫符,便隨手還給庭宇。

「我拿到的時候就是壞的。」

庭宇有些氣悶,雖然他們兩個都瘦的跟麻桿差不多,但背靠背擠在一個汽油桶里還是異常憋屈。

正當庭宇想換個姿勢稍微鬆弛一下腿腳,他彷彿感到一股濕潤的氣息:是幻覺嗎?

他問大海:「海哥?你有沒有……」

話還沒說完,海哥也警覺起來:「有!真你妹,這回交代了!」

恐懼已經把他的表情扭曲。

這個世界的事,就像遊戲的BUG一樣不講道理。

剛剛還是黃沙遍野的沙漠,像不需要時間一樣,已經——注意是已經,當你發現時,它已經在了——變成一片汪洋的海底。

「鯨」來了。

細沙還是那些細沙,只不過上面爬滿了海螺與貝類。

剛才還佇立在風沙中的小鎮,此時已經像傳說中的深海遺迹,正在安靜地吐出一串串氣泡。

那些牆壁,沙子,不光是牆壁和沙子;室內風乾的木質傢具,屋頂的瓦片,街道上被風沙埋沒了大半截的汽車,咖啡館的招牌,中藥店裡早已鏽蝕的薄鐵葯架;桌球廳里在沙堆里只冒個頭的木質球杆;餐廳棚頂上的吊扇,這一切,都在此時像要重獲生命一般,瘋狂地吸吮着海水。

「就離譜,撐住!是『鯨』!」海哥和庭宇躲在汽油桶里,死死用腳和手抵住汽油桶內壁,海水一下子把汽油桶壓變形,大海正在做着絕望的掙扎。

庭宇臉上的笑容沒了,他也跟着大海一樣絕望。

此時,那塊金屬牌卻無來由地亮了起來,發出生硬地機械音:「福祿系統啟動,綁定宿主庭宇。」

「年齡:17歲。」

「身高:175cm。」

「性別:男。」

「身份:春暉城城主。」

「能力:水,娃。」

「啥玩意?」大海聽了愣住了:「這都什麼鬼玩意?」

庭宇反應倒是很快:「水,水……水桶!」

「收到。」

機械音回答的同時,整個汽油桶已經充滿了清水,一下子與滲進沙子的海水交織在一處,平衡了內外壓力。

庭宇和大海都各嗆了一口,趕緊憋氣。

眼看着這倆人的下場從被汽油桶壓扁,變成在汽油桶裏面溺水的時候,『鯨』離開了。

油桶里清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滲進沙子里,庭宇和大海這才算了撿了條命。

這不到五秒的時間,對於庭宇而言一下子就過去了。

海哥則像經歷了生死那麼漫長——他那瘦骨嶙峋的身軀正陣陣發抖:「特么的,『鯨』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這個月已經來過一次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