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貴妃獨寵手冊
貴妃獨寵手冊 連載中

貴妃獨寵手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薇薇安y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陌塵 齊鳶月

葉初凝在寫新生致辭演講稿時,就這麼被漏電的電腦電穿越
一朝穿書到北唐,竟成了皇帝的掌事宮女鳶月,書中她既無傾國之姿,還心狠手辣,得罪了不少人
一開局就扔個謀殺案件的爛攤子給她收拾,虧得盛寵之下的的她,化險為夷
盛寵之下,必遭妒恨,遠離皇上,才是保命上策
「娘娘,皇上今日又翻了您的牌子
」 「我來月信了,讓他去找別人吧
」 「娘娘,您這個月都來八回月信
」 「本宮血厚,不行?」 水深火熱的後宮生活就此展開.....展開

《貴妃獨寵手冊》章節試讀:

第8章 冊封大典前夕


崇德殿內,蕭陌辰一身大紅色雙龍戲珠的皇帝朝服,端坐在龍椅上,俯視着底下的朝臣,霸氣側漏。

「皇后體弱,朕決定冊封齊氏為貴妃,協理六宮。」

蕭陌辰剛宣布完立後旨意,底下朝臣瞬間炸開了鍋,這皇后正值豆蔻妙齡,怎麼好端端的就要立齊氏為貴妃了,而這齊氏不過一個掌事宮女,罪臣之後,怎麼能.....這實屬荒唐之舉啊,傳出去豈不讓天下人非議。

「這。。。。荒唐啊!還請皇上收回成命....」

身為輔政大臣的李賢第一個站出舉反對票。

接着彭時跟商輅等朝中老臣也紛紛反對。

「我泱泱北唐,中宮正值盛年,豈能讓一個罪臣之後把權,有辱斯文!」

「皇上,萬萬不可啊,此女無才無德,恐擔不了重任。」

「就是,一個掌事宮女為妃,傳出去豈不令周國恥笑。」

「眾卿,自太祖立國以來,我朝選妃不論出身、家世,凡為十六家世清白者皆可入選秀女,此舉無有不妥,且鳶月與朕相伴相知,於朕有恩於社稷有恩。」

蕭陌辰的一番話,讓眾人瞠目結舌,依舊有幾個言官上前好言相勸,勸他以社稷為重,切不可為了一己私慾,而做出有違綱常之事。

「陛下,您也說過凡為年十六且家世清白者可入秀女,齊氏為罪臣之女,算不得家世清白,所以立齊氏為妃,不妥!」

丞相手持笏板,立馬就找出了蕭陌辰話語中的破綻,他當朝為相十餘載,歷經兩代帝王,是個不好對付的主。

他早就料到朝堂之上定會有人將齊鳶月的家世拿出來做文章,所以早就已經讓尚書侍郎那邊安排好了一切,給丞相打了個措手不及。

丞相聽到尚書侍郎已將齊鳶月收為義女後,也無可辯駁,只好鼓動自己名下的門生們勸諫,奈何蕭陌辰直接將為首的幾個後生,直接拖下去當眾仗庭二十大板,眾人也都不敢再妄議立妃一事。

當冊封齊鳶月為妃的聖旨曉喻後宮,太后氣得發狂,當即就被氣病了,派去的太醫都讓太后身邊的嬤嬤給攔下了,也不讓進殿內診脈。

蕭陌辰跪在殿外,請求太后賜見。

「太后,皇上已經跪在殿外兩個時辰了,再這樣跪下去,身子可怎麼吃得消啊。」

身旁的嬤嬤將太后額上沾水的毛巾替換下來,又弄了一條新的給她敷着。

「哀家就是來驕縱他了,早些年朝政不穩,哀家一門心思都在朝政跟先帝身上,未能將塵兒這孩子帶在身邊撫養,是哀家沒有擔起為人母的責任,才讓他剛親政不久,就做了這些糊塗事。身為皇帝事事必須做到盡善盡美,若是他娶了罪臣之女,就如同白紙上沾了一滴墨汁,是會被詬病的啊。」

「太后,奴婢知道流言蜚語向來來勢洶洶,只是皇上年幼,不懂得太后的良苦用心。但太后也不必為了此事鬧得個母子離心的地步,切勿讓有心之人鑽了空子。」

太后點點頭,吩咐嬤嬤去請蕭陌辰進殿。

聽聞太后宣見了,他在內侍倌的攙扶下站起身,整理了身上褶皺的裙擺,帶着太醫一同進殿面見了太后。

太后半倚在床榻上,撐着憑几,下半身蓋着被褥,看到皇帝進來還輕咳了幾聲,太醫急忙上前診脈,說是急火攻心引起的哮症複發,讓按時服藥後,靜養幾日便也好了。

蕭陌辰屏退了太醫跟服侍的眾人,只留一個貼身伺候太后的嬤嬤在屋內。

「皇上真是好手段,連讓齊氏認尚書侍郎為義父這樣的主意都想到了,不愧是哀家的好兒子!咳咳咳…」

太后說著又咳了幾聲,嬤嬤取來參片,讓太后含着,緩解一下咳嗽。

「娘,兒子是真心喜歡萬氏的,還希望娘能全了兒子這份心意。」

蕭陌辰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跪在地上不敢抬頭看自己的母親一眼。

「現如今,秦相權傾朝野,把持朝政,你我言行皆在他的監控之中,他女兒的位份在齊氏之後,這不是當著全天下的面打秦相的臉嗎,一個丞相之女,還不如一個罪臣之女,傳出去秦相是必不能咽下這口氣,到時候朝堂是必再起波瀾」。

聽着太后的分析,蕭陌辰才明白了其中的利害關係,這些年為了平衡朝中各方關係,打着選秀的幌子,左左右右從王公貴族的家中納了不少新妃子,這些高門出身的女子,在後宮中都得到了不錯的位份,他雖迫於無奈,但對貴女們也都相敬如賓,心裏始終只有齊鳶月一人,貴妃之位也是他想留給她的。

既然局勢不允許他給齊鳶月皇后之位,那給個貴妃噹噹,也不算是自己辜負了情意。

「聖旨已下,朕也不願做出爾反爾之人,還請太后諒解。至於朝堂之爭,朕已不是黃口小兒了,還請太后莫要操心,安心養病。」

見蕭陌辰態度堅定,是鐵了心要立齊氏為貴妃,太后反倒有些欣慰,這是她第一次見他為了爭取自己心中所想而跟秦相做的第一步反抗,真正開始有了一些親政後的主見了。

「皇帝若是立齊氏為貴妃,那協理六宮之權就不必交由她了,冊封禮不必太過隆重,免得惹人非議。」

「兒臣謝過太后。」

他見太后的態度有所轉變,急忙磕頭謝恩。

蕭陌辰一走,太后吩咐身邊的嬤嬤將齊氏請來。

齊鳶月一聽太后召見,跟隨嬤嬤去仁壽宮的路上心情十分忐忑,該不會是太后為了上次郡主之事,現在來找她秋後算賬的吧。

這太后身邊的嬤嬤們嘴巴又那麼緊,任憑她怎麼打聽太后召見的來意,永遠都是得到一句:姑娘到了,就知道了的敷衍回答。

崇政殿到仁壽宮不過半個時辰的路程,這半個時辰里的不安,卻讓她覺得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奴婢參見太后娘娘,娘娘千歲。」

「齊鳶月,哀家不知道你使了什麼手段,竟將皇帝蠱惑至此,甚至不顧群臣反對跟律法也要執意納你為妃,但哀家還是提醒你一句,不該動的心思別動,否則皇帝護得了你一時,卻護不了你一世,你最好安分守己一些。」

「是,奴婢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