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末世狂歡
末世狂歡 連載中

末世狂歡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自戀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萬流春 現代言情 賈街

武力爆表的帥氣混混×頹廢囂張的叛逆少女 賈街×萬流春 萬流春也算半個街溜子了,一天天除了網吧啥也不上,被她爸丟到一個「學校」,殊不知是把自己的女兒坑到絕境…… 「不允許在飯堂以外的地方就餐」 「在宿舍外遇見了老師同學禁止打招呼」 「十一點之後禁止出宿舍」 好的收到,萬流春當晚就爬了牆出宿舍找吃的,遇見學生同樣打了招呼
她在垃圾桶旁遇到了個男生,長的不錯,但是嘴巴很賤
「半夜你在這幹嘛?」 「沒看到嗎?老子翻垃圾桶了呢,你也來翻垃圾桶嗎?」 「不了,我沒你這麼餓,二
」 萬流春逐漸發現這個「學校」沒有這麼簡單,老師的眼睛半夜會發綠光,禁止進入的五層暗藏玄機…… 當他們意識到危機時,卻已經成為了任人宰割的魚肉
這座城市正式拉響警報,實驗題全部出逃,變異的實驗體藏匿在這坐城市的任何一個角落,危險無處不在
更令人心驚的是,不同於電影中,這些實驗體擁有思考能力,意思是他們可以運用邏輯設計任何陷阱,捕捉他們的食物, 青年人們不得不拿起武器保衛,與喪屍拚死搏鬥,一個更大的陰謀才浮出水面…… 「你叫什麼名字?」 「人們叫我壞種,你呢?」 「我管你叫寶貝――」 我們狂歡,在末日
(雙強HE)展開

《末世狂歡》章節試讀:

第3章 終於有人了


媽蛋,真沒人。

萬流春一腳把身旁的貨架踢倒,商品立馬零零散散撒了一地。

「警報,警報――――」

機械的電子音在整個超市中響起,萬流春再次聽到那個熟悉的聲音,「萬同學,請你注意自己的行為,損壞公共設施是要受懲罰。」

馮林心這個女人……萬流春簡直咬牙切齒。

「靠了,你這是非法囚禁,我要報警了啊!」

不知安在何處的廣播傳出一絲笑聲,「萬同學,你還沒有注意到嗎,你身邊連一個通訊機器都沒有,我現在告訴你吧,以免你白費力氣,這裡完全沒有任何的電話或通訊工具。」

「這裡可不是普通的地方,我不會像遵紀守法的市民那樣對待你,這是我第一次警告。」

萬流春傻了,這人是腦子進醬油了吧?一口一個同學叫着,說出的話卻這麼……奇葩。

「好了,現在請你回到酒店就餐,然後好好休息,不要再試圖掙扎了,我們的安保人員都配有專門的武器,希望你最好識相一點,我們也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

「你非法持槍啊,犯法了你知道嗎?犯法了。」

又是一陣沉默無言,看來她並不打算回答這一個問題。

萬流春真覺得有病,她爸心真毒。

不知道哪裡有監控,也不知道哪裡有槍口會對着她,萬流春只得回到剛才的酒店,坐着電梯上了四樓。

四樓的裝潢跟一樓如出一轍,不同的是這裡已經有了不少的人。

萬流春看着眼前吵鬧的人群,內心的空曠感少了,一個人唱獨角戲的確很無聊。

萬流春找到一個空桌坐下,桌上的食物已經擺滿了,有一盤賣相極佳的包子,她隨手拿了一個就開始啃起來。

吵鬧的人群一瞬間安靜了。

「哎,你是新來的吧?」

萬流春聞聲把頭抬起來,映入眼帘的是一個染着黃頭髮的精神小伙,臉看着挺正,但右手卻是黑色的花臂。

萬流春把嘴裏的包子咽下去才發話,「嗯,有什麼問題。」

黃毛小伙抓抓頭髮,笑着對她說,「沒啥問題,就想問問,唉,美女你是因為啥進來的?」

除了賣東西的小販會叫她美女,這男的還是第一次這樣稱呼她,網吧那個逼不算。

畢竟這臉色白得跟鬼一樣,黑眼圈還這麼重,跟獎勵姐一個樣。

說完扯開她旁邊的椅子,毫不避諱的坐了下來,左手右手撐到臉下,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他們說我有網癮,叫我來戒,戒他踏馬的。」

「啊,又一個新鮮的理由。」

萬流春喝了一口旁邊的茶水,太淡了。

「這話怎麼講。」

黃毛小伙開始手舞足蹈地講話:「先認識一下吧,我叫黃里文,身高181,我也是被別人坑進來的,你猜我進來的理由是什麼,他們污衊我上廁所不沖水,不沖水的不是另一個坑位的那男,居委會非說我沒素質還說我以前也這樣,我爸讓我來這裡學禮儀的。」

「你別誤會真不是我不沖,我可是個有素質的好市民。」

「嗯,還有呢?」

「來來來,你看,」黃里文指着正前方,「看到前面穿白色弔帶的那女的嗎,她進來的原因是感覺自己不夠有品,想來學習穿衣打扮,她旁邊那個以為這裡是職校,還有雙馬尾的那個……」

黃里文來這的時間似乎比她早了很多,什麼小情報都掌握了。

每一個人都有充分的理由消失,萬流春的第一直覺。

「所以說,我們都被騙了。」萬流春側過臉說。

「對,沒錯,而且被騙的團團轉。」

萬流春原以為這裡真是個煞筆戒網癮學校,沒想到還暗藏玄機。

「完全沒有把法律放在眼裡啊。」她由衷的發出感嘆。

「支持你。」

萬流春不由得說了一句:「唉,今天還沒簽到呢,以後又得補簽。」

人群慢慢向她這邊靠近,萬流春注意到這群人中大多數是和她看起來差不多的少男少女。

「嗨,你也是被坑過來的吧,認識認識,我叫黃里歌,唱歌的歌。」

還有對兄妹呢,厲害了。

「這是我姐,你可以叫歌姐,畢竟她比較老……不是比較大。」

哦,姐弟呀。

「我叫萬流春,隨便怎麼叫都行。」

黃里文立馬來興緻了,「小春?」

萬流春已經很久沒翻過白眼了,「叫我全名就行了,你真……」

後面的字她沒有說出來,該懂的都懂,不可能是夸人的話。

「就是嘴賤,人跟你熟嗎?」

黃里歌把她心裏的大實話說出來了。

黃里歌把她弟弟趕走,自己取而代之在這裡坐下。

「美女,你怎麼來這麼晚啊,我們幾個星期前就在這了。」

好吧,第二個稱呼她為美女的人。

萬流春放下手中的筷子,「不知道,睡了一覺就來了。」

黃里歌就像在開導她一樣,「哦,你也別太緊張,這裡待遇其實還挺不錯的,吃喝玩樂啥都有,就是得上課。」

上課?

「上什麼課,這種鬼地方上什麼?」

「生物課,傻不傻逼你就說吧。」黃里歌無奈地聳了聳肩。

「請同學們立馬到中心集合――通知再播報一遍請同學們立馬到中心集合。」

依舊是冰冷的電子音。

「走吧,帶你去。」

萬流春隨着人群一塊離開,出了酒店竟然還有一排排公交車停在路邊。

上了車才發現根本沒有司機,原本應該是司機的位置卻變成了一塊大大的電腦屏幕,上面出現了目的地選擇。

黃里文手指摁到選擇中心,車門便自動關閉開始行駛。

萬流春坐在車窗邊,劉海耷拉在額頭前,有種頹廢的美感。

這時一個穿着JK的女生坐到了她旁邊,萬流春側過頭看了她一眼,長的還真不錯,像動漫里的洋娃娃。

「你好,我是林甜,我十九歲。」聲音像名字一樣甜。

「萬流春,十八。」

「哇,你竟然比我小耶。」

林甜忍不住吃驚,的確,萬流春這副鬼樣子,誰看了猜年齡不得二十起步。

林甜反應過來這樣說好像有點沒禮貌,又怯怯地道了一句歉,「不好意思,剛剛我太失禮了。」

「沒有,你就是正常邏輯。」

「那你剛成年耶,恭喜你啦!」林甜笑着說道。

萬流春對於這種自來熟的人一向沒什麼抵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