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推慢
推慢 連載中

推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諾ovo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啟緣 王小諾

人生每次選擇,都會導致不同的結局
一個人一生有多少種人生?人生公司推出推慢計劃,全真入夢模擬人生,帶你體驗不同選擇導致的不同人生
幫你找到最優解
展開

《推慢》章節試讀:

第2章 耀武閣


已經為您打開紫線世界。

「王小諾,這是你父親的劍,他身負重傷暫時只能在家中養病,所以託人把這個給你。」

王小諾看着手中的劍,隨意揮了兩下。

一旁的人看到後都冷笑不已,滿臉不屑。

「王小諾,因為你是新來的,基礎和別人不一樣,所以我是你的私人教練。你可以叫我灰,來,今天我們先學無形劍氣。」

「無形劍氣?」

「對,劍氣分為有形和無形,無形劍氣更容易傷到對手,因為它比有形劍氣更快,更不容易發現。」

說著,女教官灰拿起一把劍,輕輕一揮,王小諾還沒看清,一個木偶上便已經有了一道劃痕。

「這麼厲害?」王小諾一臉崇拜的看着灰。

「這是習劍的基礎,高手過招根本不用這些招式,都是以此為基礎而已。」

「當然,劍氣也不只有有形和無形,還有持劍氣,持劍氣顧名思義,劍氣會維持在劍的周圍,可進攻,可防守,但因為劍氣就在劍上,所以對敵之間對手可以根據你的姿勢來做出判斷,提前防備。」

「當劍氣達到一定高度,便可以做到萬物皆為劍氣,做到我揮劍處,此方向任何地方都有劍氣,便能做到立傷敵人。」

「那不是無敵了?」

「都是一些高手想出來以大欺小的招數,只需以劍氣護住全身,便可破解。」

「這些招式都有很容易破解的方法,那豈不是誰都打不贏誰了?」

「沒有無敵的招式,因為有它的存在。它被叫做源,維持世界的平衡,正是因為如此,世界一直沒有絕對的強者,高手過招更多的是以智謀取勝。」

「源?它是個什麼東西?」

「源,是位於世界中心的一個光束,凡是強極一時的強者,最後都會被光束吸引,然後從此失蹤,次數多了,源便被重視起來。」

「它也沒做什麼呀?」

「源這麼神秘,多年來無人敢去,而且,正是從源被發現開始,世界就再也沒有絕對的強者存在了,才有了如今的格局。」

「好了,不說這些了,來,跟我學。」說著,便慢動作演示了一遍劍氣。

王小諾學着灰的樣子,輕輕一揮,但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為什麼不行?明明差不多的。」王小諾看着灰,有點灰心喪氣。

「差不多和契合是不一樣的,凡是做事,不能只求一個差不多,要力求完美,知道嗎?曾經有許多高手之間的對決,都是因為這個差不多最終棋差一着。所以,練得不好就繼續練,不要只求一個差不多就行,這說明我們對自己並沒有信心,明白嗎?」

「好」。

「王頓,你居然還活着?當年失蹤和你的囑託,連我都以為...」張英看着面前面帶微笑的王頓,不可思議的說道。

「沒辦法,不如此,又怎麼會有今天的局面,就算我『死』了,蘇世揚不依然還是一直在懷疑你。」

「沒辦法啊,誰讓他疑心重呢?」張英無奈的攤攤手。

「話說,那幾條線是怎麼回事?李啟緣是怎麼回事?」

「我承認,都是我加的,我經過數次研究,終於有所突破,確定不會傷害實驗體後,進行了修改。」

「果然是你,沒想到啊,王頓,你一直是我認為最偉大的科學家,一直一心鑽研於科研,沒想到啊,你居然還看科幻古裝的電影?...」

「打斷一下,是電視劇,當然,準確的說,是我的妻子看的。」

「額,這...」

「不過話說,你妻子...」張英欲言又止,知道如果問肯定是問不出什麼的,便不岔開了話題。

「王頓,那麼這個源是什麼,居然那麼厲害。」

「源?哦,那個啊,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你覺得真的是源的作用嗎?」

「什麼意思?」

「源一直存在,為什麼它被發現後才逐漸有了作用。」

「你想,源是一直存在的,但是自從有最強者消失後,才逐漸沒有了最強者。」

「你的意思是...」張英似乎明白了一點。

「真正有了紫線世界格局的,是因為弱者因此相信自己不比別人差,強者不再相信自己會成為最強者。」

「源是什麼?源是人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是這個世界的基本準則。」

張英在一旁默默不語,思考着王頓剛剛說的話。

「果然,這次推慢別有深意。」張英在心裏感嘆道。

另一邊,隨着那個消息,人生公司的十位心理學家開始關注其他顏色的線。

「源?那是什麼東西?」

「可惜不能瞧見,看看王小諾以後會不會去吧。」

「各位,顯而易見,源要麼是張英動的手腳,要麼是王頓不知道怎麼加進去的,這麼一說,當年王頓只是失蹤,並沒有人發現屍體,有沒有可能...」

「打住,我們幾位是受聘來參加推慢的,並不和你一樣是人生公司的專聘心理學家。所以,如果與推慢無關,請不要再說了。」

「根據推慢第三百五十五條,你現在要退出推慢計划了。」

見這麼多人都看着自己,她冷哼一聲,繼續看着紫線世界。

「各位,快看。」

紫線世界中,王小諾正勤奮的練着灰教他的無形劍氣。

「灰,明明我的動作跟你比較契合,為什麼我卻總是成功不了?」王小諾在失敗十幾次後,委屈的說。

「你也知道是差不多啊?為什麼你就不能認為你可以做的比我好,甚至比我更好呢?」灰看着王小諾,笑着蹲下身子。

「小諾,想要做好一件事,首先要堅信自己可以做好才行,如果我們連這個自信都沒有,那就不要做了,明白了嗎?」

「嗯,明白了,我是不是可以不做了?」王小諾因為自己想明白了教官的意思而開心的看着教官。

「對自己這麼沒自信嗎?」灰思考了一下。

「那我們先學持劍氣吧,它是最簡單的。」灰看着小諾,燦爛的笑了笑。

「好!」

正當王小諾認真訓練時,一隻手突然從他身後向他襲來。

「啊!」

「噓!」一個小男孩捂住了王小諾的嘴,示意他小聲點。

「你...你是...誰?」

「什麼?我現在鬆開,你說話小聲點,明白嗎?」

見王小諾點點頭,他慢慢鬆開左手,同時右手化作刀刃向王小諾插過去。

「小諾!。」灰趕緊用劍向王小諾劈去。

眼見灰向他打來,王小諾來不及多想,立刻本能向右躲去。但是灰似乎知道王小諾想要往哪躲,劍氣正好打中王小諾。

王小諾被劍氣打中,伴着破碎的聲音,瞬間噴出一口鮮血,癱倒在地。

人生公司里,蘇總望着紫線中倒地不起的王小諾,問了問旁邊一個路過的人員。

「喂,對,就是你,你叫什麼?」

那個人員看到一襲黑衣的老總,立刻受寵若驚的低頭跑到蘇總身前。

「回蘇總,我叫白玖。」

「白玖?行,你現在去檔案室里把王頓的資料給我拿過來。這是檔案室里保險褲的鑰匙。對了,檔案室你知道在哪裡,對吧?」

「嗯,蘇總,我去過一次。」

「行,去吧。...等等,回來,告訴我,你是什麼職位?」

「哦,我只是普通職員。」

「行,去吧。」

「是。」

蘇總然後便將目光放到了紫線世界上。

「有點意思。」

紫線世界中。

「灰,好久不見啊,沒想到你現在都落魄到當教官了。」

灰看着昏過去的王小諾,對着一旁微笑的月澤冷笑着說:「月澤,你們魔族真的相信一個小孩能改變平衡?你們不會在質疑源吧?而且,你們祭司的水平也不高。」

月澤看了眼王小諾,慢悠悠的說道:「如果不是大祭司預言的,而是他呢?」

「他?他還會那個?」灰微微皺眉。

「別忘了,想要勝敵,必須推測別人下一招出什麼。他的原話是:』力不可測,打破平衡,一盛一衰』還有,別忘了,世界上可不止只有我們人魔,所以,源會插手嗎?」

「所以你們是想殺死他?」

「殺死他?不不不,這次只是我背着他來的,當然,他肯定能推測到。還有,既然已經有了預測,那這個男孩便現在死不了。」

「那你來做什麼?來通風報信?」

「哈,仔細想想,一盛一衰,可有說誰盛誰衰啊?」

「你想做什麼?」灰立刻戒備的看着月澤。

「剛剛可是他看到你打的他,你覺得,一會他醒了,會信誰?」

就在這時,王小諾漸漸醒了過來,月澤立刻倒在地上對王小諾說:「哥哥,小心灰,她其實是魔族姦細,知道你未來將要毀滅魔族,所以對你出手,我也打不過她,我們快跑。」

十個心理學家看到這裡,都是沉默不語,久久誰也沒有說話。

「你們覺得,王小諾會相信誰?」

「一個是細心教他的老師,但確實對他』出手了。』另一邊是無懈可擊的弱小月澤。要我,肯定相信月澤的話。」

「理應如此。」

「可既然如此,為什麼單獨訓練的時候不動手,偏偏要挑有別人的時候動手?」

「就憑王小諾這時的年齡和他獃獃的性格,想不出這些。」

紫線世界中,王小諾看了看身邊的月澤,又望了望面前站在原地欲言又止的灰,立刻跑到灰身邊。

「王小諾,別過去啊。」

「你怎麼知道我叫王小諾的?」

「剛剛灰說的。」

「那你為什麼要偷襲我?」

「啊?我哪偷襲你了?明明是灰襲擊的你啊。」

「你從背後偷襲我捂我嘴你為什麼不敢承認,還說沒偷襲我。」

「還有,灰老師要是想殺我,剛剛我們兩個人時就殺我了。」

「而且,剛剛灰老師用的是持劍氣的招式,屬於劍氣圍繞全身的防禦招數,剛剛我才學過了。」

月澤望着王小諾,無言以對,化作一縷黑氣溜走了。

「小諾,沒受傷吧?」

「我沒事,灰老師,我現在覺得我可以學好了。」

十位心理學家都被這一幕震撼到了。

他們望着屏幕,有的在本上默默記着什麼,有的看着藍線,久久不語。

「王小諾,藏的好深,把我們都騙了。」

另一邊,王頓盯着屏幕,一言不發,他旁邊的張英則忍不住了,說道:「你確定你的改動對實驗體沒有傷害嗎?」

「不確定我能做嗎?」

「百分百確定?」

「嗯,我做過一次實驗,用志願者。」

「什麼?!」

「你別問了,咱們先看看其他線怎麼樣了。」

紅線世界中,王小諾逐漸變成了一名小王爺。過着小王爺一般的生活,白天去私塾讀書,下午則和奴婢玩耍,晚上則出去逛街。直到現在王頓所注視的時候。

「小王爺,你別跑那麼快,等等奴婢們。」

「來找我啊。」

「別跑了,不安全,等等奴婢們」

王小諾跑到一個拐角,然後看他們焦急的找着自己,得意的笑了笑,就在這時,一隻手從身後拍了他一下。

王小諾立刻轉過身,發現是一個和藹的中年人。

「有什麼事嗎?」

「啊,沒什麼事,我就是想問一下,你最近有沒有見過我兒子。」

王小諾看了一眼那位中年人,搖了搖頭,然後繼續看那些下人的動作。

「哦,就是一個渾身是血的人,我們被劫匪打劫了,然後後來遇到官兵解救,但是我們卻走散了。」

王小諾聽到這話,回過頭去,對着中年人笑了笑「沒有啊。」

「那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謝謝你了。」

不久,王小諾很快便被下人找到,然後回到了府中。

中年人在門外看見王小諾進府後,冷哼一聲,然後變成了府中下人的模樣,跟了進去。

宮中。

「宣公伯侯進殿。」

「公伯侯參見陛下,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快快請起,朕不是說過了嗎?公伯候以後見到朕不用下跪。」

「微臣不敢。」

「對了,愛卿,可曾聽聞水金池的事?」

「回陛下,只是赴京的時候道聽途說了一些。不知水金池出了什麼事?」

「水金池的首仙被重傷,首仙和兇手都下落不明,據說有人看見首仙到了你管轄的地區。」

「這。」公伯候陷入了沉思。

「兇手肯定也跟過去了。所以,朕希望你可以找到首仙,並抓住兇手。」

「是,微臣聽命。」

「去吧。」

藍線世界中,王小諾開始自己的小學時光。

「一一得一,一二得二...」

「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天地分上下,日月照今古。」

「嘻嘻,有本事追上我啊。」

「別讓我追上你」

「喂,王小諾,你怎麼不去和他們一起玩?」李啟緣看王小諾一個人獃獃的看着其他人追逐打鬧,笑着問道。

「哦,我父母不讓我玩,只讓我專心學習。」

「可現在是體育課耶。」

「那不也是玩嗎?」

「體育課上的玩不叫玩,體育課上的玩叫學習,知道嗎?」

「知道嗎?」

「話說你知道玩是什麼意思嗎?」

見王小諾搖了搖頭,李啟緣笑着說道。

「玩是不做沒有意義的事,是不做讓自己不開心的事。」

「只要一件事,你發現了其中你做它的意義,就不叫玩了。」

「真的嗎?」

「我騙你幹什麼?走吧。」

「嗯,好。」

操場上,又多了兩個笑着奔跑的身影。

人生公司中

「資料都拿來吧?怎麼去了那麼久?」

「都拿來了,我不知道放哪,所以找了很久。」

「行,你可以下班了。」

「是,蘇總。」

等到那個員工白玖走後,蘇世揚打開了那封有關王頓的檔案。

王頓,推慢機器發明者,人生公司股東之一,將參加最後一次推慢計劃,但因一場事故而與妻子一同死亡,所以參加者變為他的兒子並推遲五年進行培訓。

當年那場事故,疑似是在汽車上安裝了定時炸彈,現場發現了所有王頓和他妻子的物品,還有他妻子的屍體,因主駕駛位置損毀嚴重,所以王頓屍體與汽車混合。

後來,經兇手自首表示,他因嫉妒王頓才華,於是在汽車上安裝了定時炸彈,經過**通過監控對比,所說屬實,於是結案,判兇手為死刑。

「王頓,你究竟有沒有死?」蘇總看着當年事故現場的照片,沉默不語。

「如果你沒有死,那麼為什麼要害死你的妻子和一個無辜人?」

白玖下班後,乘坐地鐵回到家中,然後看着妻子準備的飯菜,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今天進展如何?」每次下班後,妻子都會問他這句話,已經問了他6年了。

「我見到當年的現場照片了。」

「什麼?你怎麼見到的?」

「蘇世揚讓我去資料室拿給他看的。」

「你偷看了?」

「放心,他發現不了的。」

「有什麼發現?」

「這張照片給我十年調查提供了一個有力的證據。根據照片和描述,不能確定王頓是否已經死了。」

「但是不死說不通啊,他為什麼會害他的妻子?他妻子可確實是真的啊。還有那個自首的人是怎麼回事?」

「如果那個人不是他的妻子呢?」

「你的意思是?」

「那個只是他明面上的妻子,真正的妻子一直在暗處被保護起來。」

「你是說...」

「想什麼呢,我的意思是,王頓根本就沒在車上。」

「沒在車上?」

「你別忘了,王頓是學什麼的?這點把戲他還是做的出來的。」

「那目的是什麼呢?」

「這就是我接下來要搞清楚的,在王頓活着的前提下,搞起他這樣做的目的。我認為,和蘇世揚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