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族狂潮
萬族狂潮 連載中

萬族狂潮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法外小師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玲瓏 羅宙

本文講述了,一個高傲強者,隕落之後,被一個需要財富值才能升級的系統法則掌控者,看重賜予轉世重修,帶着前世所有的記憶,以及系統,指揮這一群,和小弟一般的大能為其做事....最後殺入萬族戰場,打的萬族,肝膽俱裂,聞風喪膽!展開

《萬族狂潮》章節試讀:

第3章 附魂轉生


新天曆746年 偏僻孤寂的山林,陰森的環境,雷雨交加的夜晚,密布着無盡的陰森之氣,隱隱約約還能聽到一些,怪異的烏鴉鳴叫之聲,天空中突然一道龍鳴響起,隨後一個巨大的龍頭探了出來,緊接着龍軀也是緩緩飛掠了出來,感受到這股氣息,瞬間森林中傳出一股尿騷味顯然感受到這股氣息有些妖獸已經被嚇尿了,此刻在一個烏煙瘴氣的破寺廟裡,有一位年輕人躺在地上,氣息微弱,仔細看此少年已經渾身都布滿了奇怪的紋路還布滿了血色,似乎剛被暴打過一般,從其氣息上來看,此人已經奄奄一息了,隨後一道巨大的雷鳴轟擊在寺廟之前,於此同時伴隨着雷鳴之影緩緩走出一道蒼老的身影!

老者嘆息道;可憐的孩子啊!沒想到如今的世道已經淪落至此了隨後老者也是一聲嘆息,緩緩道;也不知數十年前跟你爹廝殺的那些東西怎麼樣了,說到這裡老者再次看向重傷少年眼中也儘是苦澀!喃喃道,也是苦了你了,才十多歲!他們竟然忍心讓你來承受這等邪靈的封印,罷了罷了,事到如今既然已經封印在了你的體內,也未必全是壞事!

隨後只見老者緩緩從袖中取出一枚呈現為綠色的丹丸,手指微微用力,就在下一秒一聲破碎聲響起,丹藥破碎的一瞬間天地色變世界彷彿靜止了一般外界的雨水也是停滯在了空中下一秒綠色丹丸瞬間化為一條巨龍,氣勢悍天,對着老者礪聲咆哮這,巨龍怒喝道,羅庚!你我乃是神界之人,你和你兒子羅峰竟然敢屢次破戒,你這是在挑釁神界的權威!難道就不怕,神王追究嗎?

反觀羅庚卻是一聲冷笑,一步一步的向巨龍逼近着,挑戰權威?龍廷,你們龍域勾結神界之外的勢力打壓我們羅家,真當老夫什麼都不知道?話音剛落,羅庚也是一手探出,下一秒剛才還氣勢滔天的龍廷,像是小雞一樣被羅庚扣住了喉嚨,龍廷此刻也是慌了面色巨變,連忙道:羅道友,並非我龍域本意,實乃被逼無奈,龍域眾位老祖為了超脫全部閉死關去了,我們,不是他們魔界的對手!實在是無奈之舉啊!說到這裡,只見羅庚揮手道,既然你也說了無奈之舉,老夫也是無奈之下,只能將你廢掉了,你的龍魂,剛好可以給我孫子命魂當養料,龍廷此刻也是面色一片慘白,冷聲道;羅庚,我若是死了,老祖可是能感應到的,到時候老祖也是不會放過你們羅家的!你忘了,你們羅家羅戰天的下場了嗎?說到這裡羅庚的面色徹底冷了下來,羅師兄的威名豈是你能提起的?話音剛落只見羅庚左手中出現一把巨劍,一劍斬出,緊接着一聲凄厲的嘶吼震碎虛空,老者雙手一探將空中飄散的龍魂全部凝聚在了手中,隨後緩緩地放入了重傷少年的口中,隨後將其放入之後,老者再次取出一瓶呈現為藍色的液體,灌入此子口中,緊接着老者再少年身上點動這看樣子似乎是在為其接骨,老者也是再次一聲嘆息,開口道,若是你抗不過去此劫,說明天意如此,

若是扛過去了,你的體魄將會大幅度的提升!就看你的造化了,爺爺在這個世界的分身,恐怕不久之後也就要徹底消散了!此刻的羅庚彷彿瞬間老了很多,再次喃喃道:宙兒,爺爺走後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了,希望你能成長下去!這是你爹數十年前離開時留下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你爹也是沒用的東西摸索了近百年也沒有摸索出來點東西,不知道你能不能得此機緣,能不能撐過今晚,就全看你的造化了,老者也隨着話音的落下,緩緩消失不見,此刻的少年烏黑的眼中瞬間爆射出一股令人心忌的黑氣,

隨後一聲慘叫與此同時天上的巨龍核實緩緩形成了一個珠子最後化為了道道青光灌入少年體內此刻少年就感覺腦海在膨脹!彷彿介入了許多陌生記憶,與此同時,少年眉心處多了一塊龍鱗的印記,方圓數里都被此聲籠罩!隨後數百隻烏鴉似乎也是受到了什麼驚嚇,連忙從此地從遠處飛離而去,

只見此刻的少年滿臉痛苦之色!面部極為猙獰!不斷的慘叫着,一聲接着一聲,隨後門口再次跑過來一道身影,衝刺一腳踹在少年的身上!怒喝道;吵什麼吵!羅宙,你一個將死之人,都要死了還這麼不安分嗎?也不知道,族中長老們怎麼想的,還留着這個廢物!真是想不通了,鬼門這麼強大的組織,怎麼會培養出你這麼一個廢物,經過一個小時的慘叫之後,羅宙的身體之中逐漸傳出陣陣骨骼破碎的聲音,此刻的羅宙已經昏迷了過去,不久之後突然一道黑色閃光從天而降直接穿透了寺廟直直的罐射進了羅宙的體內,不久之後身體內傳出了一陣骨骼被接在一起的噼啪之聲,聽起來極為滲人,另一邊正在怒視着羅宙的青年也是一臉震撼!隨後道;這是什麼鬼?!,隨後走上前去,手中拿出了一把匕首,冷聲道;哼哼,不會是什麼寶貝吧?取出來看看,若是真的大寶貝我就發達了 嘿嘿。也沒有多想直接就上去就是一刀,刀刃距羅宙的腦門只有一厘米之時,羅宙猛然睜眼,眼中散發出無盡的怒意,瞬間握住了,他的手,冷聲道:打夠了?剛才的每一次攻擊羅宙都是有意識的只是身體無法動彈罷了,可是現在不知道為什麼身體恢復了!看到羅宙睜開了眼睛,後者也是沒有任何愜意滿臉猙獰,醒了又如何,你不過是一個廢物罷了!就算十個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話音剛落又是一腳就要踢向羅宙的腹部,羅宙也是面色一冷,一拳轟擊在他的腿部關節之上,就在一瞬間一聲通天慘叫響起,只看到後者的腿部就像是沒有了骨頭一般,耷拉着顯然是骨頭被打碎了,隨後怒視這羅宙你敢還手?你竟然敢還手!羅宙也是緩緩起身,解凱纏繞在身上的繃帶,握了握拳頭!感受了一下這個身體!眉頭才緩緩舒展開來,暗道,雖然一般,不過能用!隨後羅宙腦海之中浮現出種種換面!有的陌生,有的熟悉!這個身體的主人似乎靈魂已經被獻祭一大半,留了一點點和我的靈魂記憶融合到一起了!隨後搖了搖腦袋,再次感受了一下這幅身軀,微微一笑,看來之前被那些老雜毛們封印之時受的碎骨之傷,都已經恢復了!隨後羅宙冷冷的看着面前癱倒在地抱着斷腿的身影,緩緩的走了過去,此刻對方的臉頰上終於是露出了恐懼之色,恐懼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爹走後,你的奇經八脈齊齊堵塞根本無法修鍊怎麼可能傷的了我?羅宙微微一笑,冷冷戲謔道,那誰知道呢,可能是你把我照顧的比較好導致的吧,嘿嘿,話音剛落,又是一腳直接踩在了他的另一條腿上,再次發出一聲雷鳴般的慘叫,羅宙的動作並沒有停止,走到他的身後,雙手握住他的兩條手臂,腳踩在他的背上,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在撕扯,兩息之後,再次發出一聲慘叫,不過聲音已經沒有那麼多聲息了,顯然生息慢慢再其身上消失,羅宙微微一笑,冷聲戲謔道;這半個月以來,你每天過來就是一頓胖揍,過來就是一頓胖揍,你以為老子是木樁?早就想捶你了,不過本少,比較慈悲,今天就饒你一命,話音剛落羅宙再次一拳轟擊到了他的腹部,就在這時....突然一聲破碎聲傳出!隨後只見此人身上的靈氣逐漸潰散,羅宙微微一笑,我們兩清了,現在你的情況就跟我被送來時一模一樣,你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造化了,本少已經仁至義盡了 羅宙笑道,隨後將其空間戒指拿走,只見此刻的他,面露猙獰眼中已經流下了血淚,死死的盯着羅宙,咬牙道;你殺了我!!!聞言羅宙微微一笑,本少說了,本少不殺生。只是以牙還牙罷了!話音剛落羅宙卻是頭也不回的踏步而出,離開了破舊的寺廟,羅宙徑直的往一個方向走去,羅宙的面色逐漸陰冷了下來;咬牙道;鬼嘯天!!!!本少沒死!想不到吧!哈哈哈哈,瘋狂的笑着,笑了一半,突然停止了,一臉懵逼,鬼嘯天? 我為什麼要說這個?這人誰啊?,羅宙連忙盤膝坐下搜索記憶,天色逐漸亮了起來,羅宙微微皺眉,還有這事?罷了罷了,用你的身體,就替你把這事辦了吧 唉~~~,兩天後衣衫破爛的羅宙來到了鬼門山下的一個酒館,隨口道;掌柜的,上佳釀,隨後把之前被羅宙所廢的那人中搶來的戒指中取出了一顆鴿子蛋般大小的晶石,交給了掌柜,掌柜的也是沒有多說,笑道;唉~好的客官稍等~隨後羅宙閉眼冥修,一旁似乎有人注意到了羅宙,連忙示意旁邊的人;快看快看,他不是那個鬼門前任宗主的兒子嗎?,不是說被他大伯鬼嘯天將鬼氣封入體內死了嗎??怎麼還沒死?見鬼了!

旁邊另一道,身影卻是嘆息了一聲,唉~這孩子也真是可憐呀~自己老爹不知所蹤之後,走到哪都被排擠,連個安身之所都沒有!還經常被欺負,真是太可憐了!還被他親大伯下死手,真的夠狠的呀!不愧是鬼門,羅宙就彷彿沒有聽到一般!隨後一壇酒和一隻燒雞就送了過來,羅宙微微點頭,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暗道;丫的!半個月沒有吃一頓像樣的了!剛喝一口酒,樓上響起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小子滾蛋!你這麼臭也配在這裡吃飯,只見對面一位壯漢手裡拿着大刀徑直的向羅宙走了過來!眾人看到此人都是連忙避讓,隨後周圍議論道,這不是霸刀館主嗎?這可是個狠角色啊,據說曾經一個人屠殺了一個群體的狼妖,怎麼也在這裡啊,一旁有人附和道,是啊是啊!霸刀館主,一向霸刀,今天這小子恐怕要遭殃嘍,隨後霸刀館主故作譏諷的道,呦!這不是鬼門那個半月前被廢的廢物少宗主嗎?小子想在這裡吃飯,先跪下給爺舔**,爺高興了同意了,你才能吃!懂嗎?羅宙就像是沒有聽到一般完全無視繼續一邊吃一邊喝,大漢看到羅宙沒有任何反應也是有些怒了,一刀劈向了羅宙,羅宙側身一躲,只見面前的桌子破碎了開來,不過盤子中的半隻雞卻在羅宙手中完好無損,羅宙一手吃着雞,一手拿着酒,微微瞥了霸刀館主一眼,隨後,小聲對着霸刀館主道;耳朵伸過來跟你說句話!霸刀館主莞爾一笑,哼,看來是想花錢了事啊!隨後就把頭湊到了羅宙嘴邊,羅宙小聲道;去你媽的,再逼逼,本少在這廢了你,說完羅宙繼續吃着雞,聞言霸刀館主也是沒有想到這小子死到臨頭了還敢這麼囂張,面色也是一片鐵青!額頭上已經有青筋涌動着膨脹了出來,隨後直接一刀向羅宙的腦袋斬去,周圍的人已經有人叫了出來,所有人都認為羅宙必死無疑,也想不到第二種結果!,只見羅宙微微一笑,一口把手中的雞吞入口中!身體一側完美的躲避了霸刀館主的攻擊,反手就是用一個大嘴巴子直接打在了霸刀館主的臉上!霸刀館主此刻左臉已經腫了起來,流着鼻血,羅宙隨後又喝了一口酒,一個酒罈子扣在了館主的頭上隨後又是一巴掌!一邊打,一邊道,誰特么給你的驢臉?讓你敢這麼放肆?區區靈境也敢如此囂張!話音剛落羅宙揪着館主的耳朵,取出一把匕首,就在一瞬間就把他的耳朵給割了下來,一聲慘叫傳遍了酒館,此刻的館主暴怒的就要反擊,只見羅宙,瞬間消失,出現在了數米之外,下一秒緊接着一個閃身衝刺到館主面前一個肘擊,再次傳出一聲噼啪的玻璃碎聲,顯然館主的丹核也被羅宙廢了,館主震驚的看着羅宙!又驚又怒!內心已經震撼到無法形容了,不是說他修為在半月前就沒有了嗎?現在的修為至少比我強出數倍啊!,羅宙看到他不甘的表情也是越來越怒了!你特么想欺負我還特么這幅表情!話音剛落再次把館主的另一個耳朵也割了下來!,隨後館主終於露出了恐懼的表情他怎麼也沒想到一個十多歲的孩子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只見館主連忙跪地;驚恐道,少門主小的狗眼看人低了,求少主給我一個活命的機會吧!說完頭一直響亮的在地上磕着,羅宙看到館主求饒的樣子也是不知為何,有些怒不可止,沉聲道,這些年你欺負了多少弱者!真是人族的敗類話音剛落羅宙的匕首直接插入了館主的眼中,此刻周圍的所有人已經瞪大了眼睛,隨後都是吞了口口水,腿部有些發抖的看着羅宙!顯然都是沒有想到這麼一個孩子手段竟然如此狠辣,羅宙對着眾人微微一笑,道;大家不要誤會,我是看他爹沒有好好管教他,才培養出這麼一個性格,今日我就是代替他爹管教一下,並沒有其他惡意!說完,沒有停留轉身就走!羅宙剛離開遠處一道身影也是陰森森的消失了極為詭異.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羅宙暗道;這種身法?錯不了,隨後只見嘴角卻是勾出了一抹微不可查弧度..回去報信了嗎??本少豈會那麼容易如你所願隨後羅宙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面色微微一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