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之流氓崛起
火影之流氓崛起 連載中

火影之流氓崛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暴躁的二月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宇智波佐助 暴躁的二月 遊戲動漫

因為厭倦了現實世界,被轉生到了年僅五歲的佐助身上
滅族無可挽回,他也不打算去救
「鼬哥,這一次輪到你記恨我了
你的弟弟,早就被一個外來者代替
」 為了拯救所有的可憐少女,他決心成為世界最強
(不是純火影,還會進入其他動漫世界,不喜歡的可以跳過
展開

《火影之流氓崛起》章節試讀:

第4章 打群架


但是他靈光一閃的,突然想起了大筒木一族。

算了算了,忍界第二也挺好。

媽的智障,在大筒木不出的時候,忍界第一忍族都被你們玩滅族了,我還能說什麼?牛逼!

傍晚,兩人漫無目的的散步,忽然來到了一個學校外面。

「忍者學校。」

佐助仔細看着這個學校,這座建立於二代目時期的學校距今為止也不過才三四十年。

卻先後經歷了多次忍界大戰,提供了數以萬計的炮灰。

從建築史上來說,他絕對是一座新學校。

可是從歷史傳承的角度來講,他又充滿了歷史。

三忍是從這裡走出去的,卡卡西他們也是從這裡走出去的,即便是已經掛了的四代目不也曾經是這裡的學生?

「我們翻進去看看吧!」鳴人也來了興趣,主動提議道。

「不了,還是珍惜在牆外的時間吧,以後有的是機會。」

學生時期,無論別人怎麼說,他是死活不願意回學校。無論是五一國慶的小長假,還是寒暑長假,都滿足不了他放蕩不羈的內心。

可是離開學校之後,卻不停的夢回在學校的時光。

夢到那些卷子,夢到沒寫完的作業,夢到被罰站打板子。

當時感覺到痛苦,回過頭感覺到甜蜜的地方,絕對是學校莫屬了。

「你們幹什麼,住手!」

鳴人忽然一聲大吼,猛的沖了上去。

原來是有一群大孩子在欺負一個小女孩,憤怒的鳴人在跟他們對峙。

「你沒事吧?」佐助追上去問道。

日向雛田,此時的雛田也是一副柔弱可欺的模樣。湛白色的瞳孔純凈無暇。

「是妖狐,打他!」

「你們幾個竟然敢在我的地盤鬧事,不想活了?」

佐助拍了拍她的肩膀,稍微安撫了一下,然後便去幫鳴人站台。

「你是誰!和妖狐走在一起,肯定是他的同夥,一起打他!」

那四個七八歲的小孩大叫了一聲,然後一起衝到了面前。

「不知死活!」

哪怕佐助變成五六歲的個頭,可是他的性格還是非常成熟的。

對於這樣一群瘋孩子,只有狠狠的打一頓才能彰顯出自己的威嚴。

迎面一拳轟擊在他的臉上,肥胖的小臉瞬間變形。只可惜他的胳膊沒什麼力氣,不然這一下就足以打斷他的鼻樑。

「等級提升!」

「力量。」

正打架着,突然就升級了。毫不猶豫的將自由屬性點加到了力量上,此時的力量屬性已經來到了8點。

按照年齡趨勢,他的力氣已經和八歲的孩子差不多大了。

其他的各項屬性,也已經來到了七點,之前加過點的精神,則同樣到達八點。

迎着那小胖子反擊的拳頭,佐助毫不猶豫的與他對轟了一下。

咔咔!

兩人耳中自動腦補出骨頭斷裂的聲音,即便這一下沒有打斷骨頭,也同樣夠疼的了。

一旁的幾個人也沒有發獃,分出兩個人去打鳴人,兩個來打佐助。

佐助眼睛一瞪,瞳術隔空取再次發動。

一塊石頭落入他的手中,那另一名揮舞着拳頭向佐助打來的少年,突然就被扔出的石頭砸中。

額頭突然一熱隨着眉間流了下來,他一摸才發現,竟然流血了!

「哇啊!!」少年驚慌的大哭,他以為自己就要死了。

其餘幾人見到血也頓時慌張了起來,剛才血氣上頭髮了狂,現在倒是降了溫。

「還不滾!」見氣氛差不多了,佐助呵斥了一聲說道。

「你們,你們給我等着!」領頭的小胖子也不準備再打了,不管如何先要把自己小弟帶回去再說。

「宇智波佐助,別認錯人了!」

「漩渦鳴人!」

隨着佐助的狂傲之氣爆發,鳴人也對他們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雖然剛才全程在挨打,但此刻他卻是有着一種勝利者的喜悅。

「哈哈!」

佐助也驀然笑了起來,他以前小時候也打過架,沒想到穿越過來惹出的第一件事還是打架。

「以後被欺負的話,就報我的名字好了!」佐助轉過身看向雛田說道。

「還有我!」鳴人在一旁傻樂着。

這時候的雛田看起來只像是個瘦弱的小子,根本看不出性別,反正鳴人這個時候肯定沒看出來。

「謝謝……」雛田微微低下頭,輕聲細語的說道。

如果不是知道她的羞澀性格,估計沒人喜歡她這樣不討喜的表現。

「佐助,該回家了!」鼬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他臉上一直帶着笑意,似乎剛才從頭看到了尾。

「認識到新朋友了呢,真不錯。」

「那個,能不能不要告訴媽媽他們。」佐助小聲的跟他商量道。

「嗯?我什麼都沒有看到哦。」鼬愣了一下,然後笑着說道。

他只是腦袋一轉就想到了關鍵。

佐助不希望自己打架的事情被父母知道,小孩子都這樣,闖了禍也不敢跟家裡說。

自己愣了一下,還以為他不希望讓家人知道他交到新朋友。

「謝謝!歐尼醬最好啦!」佐助高興的抓住他的手臂。

「你早上可不是這麼說的。」鼬這一句話讓佐助瞬間憋紅了臉,不會說話就不要說話!

你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看到佐助羞紅了臉,鼬也歡快的笑了起來。

到家之後一切正常,這也讓佐助深深的鬆了口氣。可是沒過多久,忽然就被人找上門了。

原來是剛才被砸破頭那小子,被他老媽帶着,一副大嗓門的吼叫在門外。

「你看看把我娃打成啥了!快叫你們家裡人出來!」

卧槽你是真不怕死啊,宇智波一族你都敢闖!佐助臉色陡然一變,他千算萬算沒想到會有這茬啊!

美琴出去招待,迎着慈父那嚴厲的眼光,佐助也就將剛才的事說了一遍。

「做的不錯。」富岳點點頭,不知道在誇獎什麼。

「什麼不錯,佐助你千萬不能學那些壞孩子一樣。」美琴一臉慍怒的走了回來,瞪了自己男人一眼,然後生氣認真的說道。

「已經打發走了,賠了點錢。明天就送你去忍者學校!」

「什麼!我還小,不要啊。」佐助神色大變,突然士下座認真的哀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