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曹操穿越四合院
曹操穿越四合院 連載中

曹操穿越四合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西門吹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曹操 西門吹蠟 都市小說

我本以為呂布已經天下無敵了! 沒想到四合院里……都是人才啊! ???? !!!! 曹操:「……!!!!!!「展開

《曹操穿越四合院》章節試讀:

第03章 許大茂在作死的邊緣瘋狂試探


閆埠貴也是沒辦法。

對於這個新來的叫做曹操的人,他現在還不想得罪。

雖然說帶着曹操去釣魚,他心裏有些不情願,可還是說了聲:「好!「

就這樣。

曹操坐了閆埠貴的單車,一路上又有意沒意的閑聊,讓他知道了更多的,這個世界的情況,以及家長里短。

原來四合院里除了他之外,還有兩個大爺。

一個叫易中海,一個叫劉海中。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個聾老太太。

總之,住了十幾戶人家。

也在這一路之上,曹操領略了四九城的風貌,心裏大為的震憾。

「沒想到一千多年之後,社會已經發展到這般程度了!「

「只是可恨吶!「

「小小的倭國,竟然敢欺辱中華,也真是該死!「

「我曹操,有遭一日,定要為華夏報仇雪恨!」

曹操像是海綿一般,吸收着新世界的知識。

沒一會,憑着他的本事,就和閆埠貴打成一團了。

及至天色黃昏,兩人從河邊帶了漁獲回來時,已經有些忘年交的意思。

這當然是曹操刻意如此。

「小曹啊!「

閆埠貴感嘆道:「你這個名字起的有意思,倒是和姦白臉曹操一個名字,我說奸白臉,可不是罵你啊!「

「我說的是三國時期的曹操!「

「你可千萬別誤會了!」

呼!

曹操也沒想到,大漢將亡,自己揭竿而起,到頭來竟成了奸白臉。

不禁苦笑。

可是他又哪能和閆埠貴一般見識?

他想掐死閆埠貴。

這時候。

兩人剛好路過一處公園,公園裡正有咿咿呀呀的聲音響起。

卻是紅星軋鋼廠內的臨時劇團,為了迎接領導視察,正在公園裡排練,曲目正好是:群英會。

群英會這出京劇,是以孔明和一眾三國英雄,比如將干,周瑜等人為正派,曹操則是反派。

其中又穿插了赤壁之戰等後世人耳熟能詳的橋段。

曹操一聽這曲子就來了興緻,又聽到其中編排的正是自己,也很想上得前去,聽聽端詳,這便說道:

「三大爺,你先走着,我到公園裡轉悠一會!「

閆埠貴今天收穫不錯。

不僅得了兩條大鯉魚,還得了不少的白條,和一條大青魚。

心想着就這些魚,也夠一家子吃好幾頓了。

他已經想好了,先把白條過油炸了,燴成一鍋,今兒晚上就給造了。

那大青魚則用鹽腌起來,做成鹹魚。

至於兩條大鯉魚嘛。

閆埠貴也有安排。

乾脆就收拾好了掛在門口,一邊掛一條,這還不得饞死四合院里的其他兩個大爺,以及那饞嘴的小崽子們?

更是能堵住四合院里眾人的口。

特別是何雨柱和許大茂這兩個傢伙,他們總是拿自己釣魚這事兒打趣。

說他每個周末必去釣魚,雷打不動,但是,從來也沒見到真的釣到了什麼魚。

一想到能打兩人的臉,閆埠貴提前就興奮了。

他推了推眼鏡,哪裡還管曹操要去幹嘛。

「好好好,年輕人就該多逛逛公園,沒準遇到合適的對象呢,現在可都不興包辦婚姻了,你去你去,晚上到家裡來喝魚湯啊!」

閆埠貴一心想回家炫耀,沒想到說漏了嘴。

把邀請曹操回家喝魚湯的話,居然也說了出來。

心裏一陣後悔。

頓胸錘足啊。

因為。

他已經發現了,小曹這個人,有點「上趕着」的意思,真的不能和他假客氣。

你跟他客氣。

他就真的敢去喝魚湯。

「老閆頭,喝湯就不必了!」

「晚上已經有人請客了!」

「多謝你的美意啊!」

曹操還記得,白天時候秦淮茹曾經說過,要請自己去家裡喝魚湯的話。

都是喝魚湯,曹操自然願意去秦淮茹那裡了。

說罷。

曹操就往公園裡走。

不過他這話,倒是讓閆埠貴瞬間心安了不少。

剛才差點冷汗就下來了。

覺得晚上的這頓燴白條,自己又能多造幾條了。

公園裡。

曹操站在圍觀的人群里,看着軋鋼廠的這群大爺大媽們,正在排練群英會。

越聽,曹操越是氣啊。

沒想到一千多年以後,人們卻是這麼看自己的。

不僅不是蓋世英雄,連梟雄都快算不上了。

是個妥妥的反派,奸雄!

大反派啊。

大奸臣啊。

他瞬間就覺得,這個人間,太也不值得了。

人間很好,可是我曹操,不想再來了。

鬱悶。

也是趕巧了。

許大茂是軋鋼廠的放映員,也算是懂些文藝的人才。

這個迎接領導視察,臨時組建起來的劇團,就是他秉承李副廠長的意思,組建起來的。

李副廠長授意。

又是大領導視察。

許大茂哪裡敢不盡心?

而且。

雖然說放映員這個職位,有不少的油水。

比如下鄉放映的時候,就有老鄉送些雞啊鴨啊之類的以表心意,反正雞蛋這玩意,他就沒少收。

更是有小姑娘,為了靠前,靠中間的好位置。

暗暗的給許大茂遞上秋波。

但是許大茂的野心,可不只是個放映員,他還想往上走一走。

如果這個事情辦好了,大領導一開心,沒準自己的事兒就成了。

是以。

許大茂這些天里,也算是賣了死力,豁出去了。

糾結了一批大爺大媽,起早貪黑的排練。

「大爺大媽們,咱們都是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的好人,對於罵像曹操這樣奸白臉的逆臣,千萬別有什麼心理負擔!」

「對了,就是在我們唱的時候,要放出來!」

「放出來大家都懂吧,就是要大聲的罵,大聲的唱,這樣才能取得最好的效果,千萬不能拘着,放不開!」

「再說了,曹操是三國時期的人了,你罵他,他也聽不到啊,都不用擔心啊!」

「沒錯了,要放出來,知道吧!」

「罵,就要痛痛快快的罵!」

「千萬別收着!」

「來,都保持好狀態,我們再走一遍!」

天氣本就不熱,可是現場被許大茂弄的熱火朝天。

他自己也是出了一頭的白毛汗。

由於是周末的關係,軋鋼廠食堂並不需要大廚值班,何雨柱也來湊熱鬧。

不過他的關注點不同。

許大茂的關注點,是排成一排的大爺大媽們,是自己能不能上位的節目效果。

而何雨柱,一眼就認出來人群中的曹操。

「曹操?!「

何雨柱也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一下子就把曹操的名字喊了出來。

這下就有些尷尬了。

台上正唱着罵曹操的戲呢。

人群里卻真的有一個人叫做曹操。

就是這麼寸。

刷!刷刷!

一瞬間,人群嘩然,那正排練的大爺大媽們和圍觀的人群,立刻就安靜了下來。

人們把目光,都投到了曹操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