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手機有妖怪
我的手機有妖怪 連載中

我的手機有妖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半酒半色一俗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半酒半色一俗人 溫鵬 都市小說

溫鵬撿到一個粉色手機, 然後就開始了一段被迫的「好人好事」之旅, 起初他是拒絕的,直到發現自己憑藉這個手機,居然在妖界混的風聲水起,成為了人間頂流......展開

《我的手機有妖怪》章節試讀:

第7章 跪的太徹底


空氣突然變的安靜,除了舞廳嘈雜的音樂還在響,眾人難以置信的望着眼前這一幕。

溫鵬完好無損的站在眾人面前,而飛走的是那個叫亮子的西裝男。

「你……」宮少看着眼前沖自己揚揚拳頭的溫鵬,咽了一口吐沫。

亮子什麼實力自己是最清楚不過的了,退伍的特種兵王就這樣一拳被打飛了?

「她留下,你可以走了。」溫鵬強暗下內心的激動,淡淡地裝x道。

剛才要不是自己暗暗將大部分玄靈氣調集在左手臂,搶先下手,或許現在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萬萬沒想到玄靈氣的力量竟然這麼強大,瞬間就能使自己變成超級賽亞人了。

看着吃瓜群眾目瞪口呆的樣子,溫鵬感覺真爽。怪不得那麼多人愛裝x。

宮少咬咬牙,望了一眼不遠處還沒爬起來的亮子,還是將攥着徐招娣的手鬆開了。

「我們走吧。」溫鵬沖徐招娣說道。徐招娣眼神複雜的看了他一眼,走了過來。

兩人轉身就要離開,這時候,突然背後傳來一個聲音:「等等!」

溫鵬轉身,看到一個身穿背心、大褲衩,腳上踏着一雙拖鞋,脖子戴着大金鏈子的光頭男人,分開人群慢慢走了過來。

「這不是『剃頭刀』刀哥嗎?」旁邊有人眼尖,看清楚來人的模樣。

「是刀哥,二爺手下最能打的人。」人群中竊竊私語。

「刀哥竟然出來了,這小子慘了……」有人幸災樂禍道。

「……」

光頭男人背着手踱着步子走到溫鵬面前,平靜的看着他,一股莫名的壓力頓時籠罩了他。

溫鵬瞬間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因為來人頭上頂着一股胳膊粗細的黃色玄靈氣。完了,這逼裝大了。

「怎麼回事?」光頭男問道。

「刀哥,你來了。我爸爸是宮萬田,我是他小兒子,我叫宮偉。」

宮少搶先一步,躬了一下腰,指着溫鵬說道:「我只是要帶這姑娘去喝喝咖啡,都是這小子找事,還打傷了我的人。看在我爸和二爺交情的份上,你要替我做主啊。」

哦。刀哥掃了一眼宮偉,然後盯着溫鵬,「是這樣嗎?看你穿着我場子里的衣服,為什麼連基本的規矩都不懂?」

「刀哥,他是今天新來的,不懂規矩,你……」黃毛早已看到這邊發生的狀況,本以為事情結束了就沒管,不料卻驚動了刀哥這尊大神。看在溫鵬人還不錯份上,想幫忙說兩句好話。

「啊——」黃毛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巴掌扇飛了,落地之後吐出幾顆帶血的牙齒,捂着臉,驚恐的看着刀哥。

「就你逼話多!」刀哥看了一眼黃毛,彷彿剛才拍飛了一隻蒼蠅,毫不在意的說道。

溫鵬腿都有些微微顫抖,擦,這下玩大了。剛才刀哥那一下,別人或許沒看清楚,但是自己絕對看明白,自己是什麼實力,想必對方也早已知道。

怎麼辦?打又打不過,跪地求饒這種事他又做不出來,一時間溫鵬僵在當場。

「刀哥牛逼!」宮偉臉上堆着笑,豎起大拇指,恭維道。

「你師傅是誰?」刀哥沒理他。繼續問道。

溫鵬愣了一下,師傅?這是要攀交情嗎?看來事情還有轉機。

「賈富貴。」溫鵬緊張的吐出三個字。

「哦,原來是那隻老王八。那你今天走不了。跟我去後面談談吧。」

溫鵬看到刀哥眉頭皺了一下,就知道事情不好,原以為是同道中人,能網開一面,不想兩人是對頭,這下徹底砸了。

見刀哥手向自己的肩膀抓來,溫鵬閃了一下,躲了過去,只見下一刻,刀哥變爪為拳,狠狠的沖自己的腹部掏來。

疼——溫鵬眼睛一黑,鼻涕和眼淚齊齊涌了出來,身體躬成蝦米模樣,跪在地上……

「老王八教出來的弟子,真是太弱了。」刀哥搖搖頭,面帶不屑。走過去,抓住溫鵬的腰帶提了起來,準備朝後面走去。

「刀哥太厲害了,能賞光一起喝個wine嗎?」見溫鵬一下就跪了,宮偉不由對刀哥佩服的五體投地,湊了上來邀約道。

「你不配,記得把砸壞的東西照價賠償。」刀哥瞅了宮偉一眼,漫不經心的說道。

宮偉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連忙點頭,「那是,那是……」

就在這時,徐招娣咬了咬牙,攔在了刀哥面前,「刀哥,東西我會賠償,求你放過他。」

「滾開!」刀哥不耐煩的說道。

徐招娣雙腿打顫,但是還是強撐昂着頭沒有讓開。

「Sunny,你趕緊讓開,免得刀哥生氣。」宮偉在旁邊勸阻道。

「就是啊,Sunny你趕緊讓開。」認識徐招娣的女伴也在紛紛勸說。

徐招娣不為所動,眼神中充滿着一種決絕。

「不知死活!」刀哥揚起了手。

徐招娣絕望的閉上了眼。下一秒鐘,只聽見一聲慘痛人寰的哀嚎傳來……

咦?

徐招娣睜開眼睛,就看到刀哥捂着襠跪在地上,發出殺豬般的叫聲。

「走!」溫鵬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拉着還在懵逼狀態的徐招娣,飛快的向門外跑去,剎那間便消失在眾人眼前。

突遇這一變故,眾人都有些懵逼,怎麼剛才還氣勢如虎的刀哥,瞬間就跪的像彎腰的蝦米一樣,而且跪的如此徹底。

「追……」

刀哥疼的冷汗漣漣,一把打開想要扶他的保安,咬牙切齒的說道。

「怎麼辦?他們追上來了。」徐招娣氣喘吁吁的問道。

溫鵬回頭看到後面20米遠外的幾個身影,眉頭緊鎖。後面的追兵不用說都是練家子,自己就算一個人跑也會遲早被追上,更何況還帶着個人。

「會游泳嗎?」

「什麼?」

「我說你會不會游泳?」溫鵬吼道。

「會。」徐招娣趕緊點點頭。

「好!」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溫鵬拽着她就跳到了路旁的河裡。

「咕咚……」由於沒準備好,徐招娣一連嗆了好幾口水,正準備口吐「芬芳」,溫鵬沖她招招手,奮力向對岸游去。

十幾分鐘後,兩人濕漉漉的從一個沒人看到的地方,悄悄爬上了岸。

溫鵬四下仔細瞅了瞅,確認沒有人發現他們,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看到旁邊發梢正滴水的徐招娣,緊貼的濕衣服將她凹凸有致的身材體現的淋漓盡致。

「看什麼,沒見過啊?」徐招娣擰着衣角的水,白了他一眼。

「咳咳,趁着沒人,趕緊回家吧。」溫鵬扭過頭,臉色微紅。

徐招娣切了一聲,掏出手機看了看,幸虧手機帶有防水殼才沒事。溫鵬也掏出自己的山寨機,不出意外進水黑屏了,粉紅色的手機倒沒事。

打開地圖確認了下方位,離家還有七里路,徐招娣叫了輛網約車。

等車的間隙,一陣河風出來,徐招娣被激的瑟瑟發抖,雙手環抱在胸前。

「好冷啊!」徐招娣沖一旁脫下外套,正在擰水的溫鵬說道。

溫鵬目不斜視,沒有答話,兀自擰着衣服。

「你還是不是男人,沒有聽到我說冷嗎?」徐招娣氣咻咻的看着溫鵬將擰乾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

「大家都一樣冷,這時候就別分什麼男女了。」溫鵬認真說道。

徐招娣:…

要不是看他救自己出來,雙眼就快噴火的徐招娣,真想把這個直男一腳踹進河裡。

幾分鐘後,車到了,溫鵬搶先一步坐到後面,擺明了不想付車費。看得徐招娣直翻白眼。

好在路上沒出啥事,沒多長時間就到家了。等徐招娣付完車費出來,溫鵬手裡拿着粉色手機,正對着她。

「你幹什麼?」徐招娣不解。

「做完好事,分享朋友圈啊。」溫鵬理所當然的說道。

徐招娣:……

這貨該不是精神真有問題吧,徐招娣暗戳戳的想着。

「對了,你對刀哥做了什麼?」跟在溫鵬身後爬樓的徐招娣好奇的問道。

「也沒什麼,就是老鷹掏小雞而已。」溫鵬幸災樂禍的說道。

當時要不是勞資急中生智裝死,關鍵時刻,將剩餘玄靈氣打到對方的**,恐怕現在雞飛蛋打的就是自己了。

溫鵬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有些後怕,那刀哥絕對是個狠茬子,還有他背後的二爺,肯定也不是什麼善類。

徐招娣聽到這話,猛地醒悟過來,臉色一紅,再沒說話。

等到五樓家門口時,徐招娣叫住了溫鵬,誠懇的說道:「今天的事,還是要謝謝你!」

站在台階上的溫鵬,聽到這話,愣了一下,側過身子然後誠懇建議道:「以後晚上出去別穿那麼少,否則容易冷。」

「滾!」

看到徐招娣「呯」的一聲關上門,溫鵬嚇了一跳,有點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生氣了呢。

唉,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