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野,格
野,格 連載中

野,格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酸辣炒粉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陽 月陌 現代言情

【冷野暴躁的雲家家主X乖戾浪欲的月家三少】 月三少,身有癮疾,出生時,無心而活
雲家主,身性狂野,聽傳聞,無心冷伐
他一直覺得自己是不可能會動情的,動情先得有心
她一直覺得自己是不可能會動情的,她命無姻緣
直到…… 她:「進入離哉閣,成婚是首要條件,所以,我們協議結婚
」 他:「為什麼是我?」 她:「你沒心等於沒有致命點,還扛揍
」 他:「……」 本來以為只是一場交易的合作,卻不曾想…… 他:「雲爺,你天天抱着我的心睡覺,是不是有點不合適?要不,抱着我?」 她:「你不好抱
」 他:「那你抱着心,我抱着你
」 她:「……」展開

《野,格》章節試讀:

第8章 她像一隻爆辣椒


末瓏拍了拍月陌的肩膀,從他身後走出來:「說我呢。」

月陌:「……」

什麼時候躲到他身後去了?

好吧,都怪他這該死的190的身高把人全部擋住了。

末瓏看着她食指空蕩蕩得地方,心虛了起來,那就是她的寶貝戒指啊。

平時借來玩玩,她都是連手一起遞了過來。

「哎呀,我當時也就是為了救小魚兒嗎……情急之下扔你的戒指是我不對,我給你找還不行嗎?」

月陌往後微微退了一點。

趁着他們不注意的時候,抬手揉了揉胸口,深呼吸了一下,一股微弱的刺痛傳來。

看來是裂開了。

末瓏看着雲陽慢慢泛紅的眼眸,知道她是真要生氣,也不敢嘴碎了,去走廊找了。

雲陽看着離開的找戒指的末瓏,目光薄涼的落在月陌身上。

這才是導致她戒指被扔的罪魁禍首!

「你剛剛那一撞這麼有力氣,為什麼不還手?是因為看到我在?想引起我的注意力?還是說……」

她語氣平平的,涼涼的,往前走了一小步。

「又想借我的手,幫你教訓蘇家人?」

月陌往後退了一大步,別看他比雲陽高了一個頭,這丫頭氣場簡直是兩米八!

壓的他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腿!

月陌咧開嘴角,在這強大的氣場上勉強的笑了笑:「雲小姐你別,別誤會,我,真沒想引起你注意,我也,沒想到會遇到蘇程他們,我就是……不想惹麻煩。」

雲陽冷哼了一聲,顯然一點都不相信月陌說的話。

「你一早就看到了他們在跟着你了,你故意往這條近路走,故意不還手,其實,就是為了……」

雲陽抬手朝着角落的一個攝像頭一指:「讓它,幫你拍下這段罪行,在拿着它去校長辦公室,蘇程就算不開除,也會公開處分。」

月陌朝着那個攝像頭看了一眼,聽着她這麼一本正經的分析,低低笑了起來。

雲陽蹙眉,不爽。

「你笑什麼?」

月陌眼角彎彎,藍色的眸子像是掛在天邊從未有人見過的一抹月色,那抹月色來自於大海的深處。

他眼眸的藍色,真的純粹。

至少,雲陽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純粹的藍。

他勾着唇,漫不經心的帶着一抹狡黠:

「雲小姐這麼為我分析,是,對我有興趣?」

雲陽橫了他一眼:「誰對你有興趣!要不是他愛吃鹽,你今天就是在這裡掛了,我都不會上前。」

月陌眼眸露出一絲失望。

「我還以為,雲小姐是因為我還有人情欠你,才幫忙的呢。原來,是我多想了。」

看到那眼裡的東西,雲陽心裏頭堵的更深了,真是被末瓏給氣的!

「你不提,我都差點忘了。」

這話讓月陌真的沒法接下去了。

他保持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那顆玻璃心卻好像又微微裂開的更開了。

他,這是在難過嗎?

雲陽抬手扇了扇風。看着弓着身子,一點點找戒指的末瓏,煩躁道:「給我去找戒指!」

月陌邁腿走了過去,走了兩步,回頭問道:「雲小姐……」

雲陽不等他說完就開口道:「就是一個龍形狀的戒指。」

月陌看着她沒耐心的樣子,不知道怎麼的,又想笑了。

她,真的,有點可愛呢。

像一隻爆辣椒。

「我是想說,那個……」月陌抬手指着角落的監控:「是壞的。」

雲陽:「……」

「還有……」

還有,我真的不想讓你見到這麼狼狽的我。

「你剛才,很帥!」

雲陽抬手指着月陌身後,面無表情道:「別以為誇我有用,給我滾去找、戒、指!」

月陌轉身小跑到了末瓏身邊。

雲陽哼了一聲,她帥要他說?!

兩人來來回回找了三遍,最終無果而歸。

末瓏頹了,他靠在牆壁上,看着被玻璃關閉的走廊窗戶:「戒指是不是自己受不了她的脾氣,跑了?」

呃……

月陌笑道:「有可能。」

「完了,戒指離家出走了,這個鍋卻要我來背,太壞了。」

月陌看着末瓏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問道:「……這個戒指很重要嗎?」

「昂……她的命,你說重不重要?」

月陌實在是不太明白這個戒指=命、這天平是怎麼平衡的。

「呃……就一個戒指而已,說是命,是不是太誇張了?」

「一點都不誇張。」末瓏黑瞳不知沉寂了什麼東西,這話說的低沉、嚴謹、又充斥濃烈的悲涼。

讓月陌都不敢開口再多問什麼。

「要不,這樣,你把樣式畫給我,我找人做一個?」

這事最終要怪也的怪他。

「做不了,那戒指獨一無二。」

末瓏看了一眼時間:「哎呀,都上課了,你趕緊去上課吧,讀書重要。」

「這戒指……」

「沒事,她就是嘴毒,不是把我怎樣的,你趕緊去上課。」

月陌也不好再說什麼,心想着,說不定是被那兩個人撿走了。

他心裏落下主意,也沒有推辭:「那行,我先去上課了。」

「好好上課哦。」

「嗯。」

——

月陌跑到階梯教室的時候,課已經上了一半了。

老師看到月陌一身臟衣服還有手臂上的傷,原本還想要拉臉色神情立馬換成關愛。

「這是出什麼事了?」

「就是來的時候不小心被單車撞了一下,沒事,小傷。」

「這可不能大意,先去醫務室看看。」

月陌站在門口沒動:「老師,我還是先上課吧,等下課我再去。」

「這麼熱的天。傷口不處理會發炎的,趕緊去醫務室,到時候讓同學把筆記借你一下。」

月陌:「多謝老師。」

「趕緊去吧。」

月陌轉身時,臉上那乖乖的模樣立馬消失了,藍色的眼眸裡布上了陰霾。

他是故意把傷口露給老師的看的,這位劉老師出了名的嚴格,但對學生也是出了明的關愛。

這結果,在他計劃之內。

手機看着碎裂的屏幕,抬手撕了一下膜,還好,碎的是膜。

他正準備給墨羽打電話,墨羽的電話就打了過來,不等墨羽開口。

月陌就搶先道:「你先什麼都不要問,幫我做兩件事。」

月陌匆匆下了樓,語氣極快道:「第一,你現在就給經常跟在蘇程身邊的那兩條狗發個短訊,用他們輔導員的名義,讓他們去器材室幫忙。」

「第二,檔案室走廊上的監控我做了手腳,你現在把它恢復一下,提取裏面的監控錄像,然後交到校長辦公室去。」

月陌說完就掛了電話,朝着金融系的器材室跑去。

雲陽猜對了,他是故意沒還手的。

這次,他要讓蘇程在他面前,徹底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