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求生開始
從求生開始 連載中

從求生開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飛翔的憤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靈 李陽

當災難降臨人間,是神罰?還是人類的咎由自取?食物鏈的頂端不斷變化,人類不在凌駕於各物種之上,人類最終的歸宿將何去何從?展開

《從求生開始》章節試讀:

第2章 混亂


李陽對於李靈家長的不負責任行為,頗有些無語道:「你媽媽就不怕你走丟啊,讓你一個人在這裡這麼長時間。這是什麼媽媽啊,讓這麼小的孩子一個人待在這裡,還穿的這麼薄。」

「不許你罵我媽媽,我媽媽可好了。」小女孩聽了李陽的話,憤怒的起身把半蹲的李陽推倒在地。

李陽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道:「我怎麼會相信你說的話,你媽媽到現在都不來找你,肯定是一個壞媽媽,除非你帶我去找你媽媽,讓我看看她到底是一個好媽媽還是壞媽媽。」

「好,你跟着我走,我讓你看看我媽媽是不是非常非常好看又善良的人。」小女孩鼓着腮幫子氣呼呼的道。

小女孩走在前面,李陽跟在後面,嘴角上揚。

但是沒走多長時間,小女孩又停下了腳步,似是想到什麼,臉色煞白,不管李陽再怎麼說她都不願意走下去了。

只是又準備回到原來的地方,嘴裏喃喃道:「媽媽讓我在公園裡等她,我不能亂跑,不然她就找不到我了。」

最後一抹火紅的太陽光徹底被冰寒刺骨的月亮所替代,周圍徹底被籠罩在了一片黑暗中,唯有月光與路燈在支撐着整個世界的光明。

再次裹了裹自己的外套,李陽終於發覺到了哪個地方不合適,他把自己的外套脫下披在了小女孩的身上。

既然她不想讓自己送回家,那隻能把他移交給**了。

李陽拉起小女孩冰冷的手,步子略緩,讓李靈跟上他的步伐,一起去不遠處的派出所。

剛進派出所,李陽便感覺到不同尋常,今晚的派出所格外熱鬧,警車一輛一輛的往外出動,似乎今晚的南洋格外的熱鬧。

「老哥,發生啥事了?大晚上的咋這麼多車往外開呢?」李陽向附近一個看似與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值班民警詢問。

「我也正懵着嘞,平常也不像今天這樣啊,不知道咋回事,今兒個好多地方都發生打架鬥毆。那場面哦,你不知道多殘忍,有的年輕小伙也不知道打上頭了還是咋回事,眼睛突然血紅啊,抱着對面的人就開始啃,有的耳朵被咬掉了、有的鼻子都差點咬下來…」

值班民警好像是個話嘮,一開始說就不帶停的。

「並且。」

值班民警語氣突然低沉了下來,不再如剛才一樣有些逗比屬性。

「那些紅着眼的人神情越來越荒謬,行為也越來越血腥,我感覺他們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而是喪屍。」

說到這裡,值班民警眼睛眯了起來,「最近你們最好獃在家裡不要外出,現在情況非常危急,搞不好就要封城,最好多儲備一點糧食,以備不時之需。」

「多謝警官的提醒。」李陽點頭道謝。

「嘛,我也只是提一提罷了,做不做都是你的事。」值班民警爽朗笑道。

李陽把小女孩送到了值班民警手裡,說了事情起末......

「放心吧,我們會調查清楚李靈小朋友的情況,多謝你將李靈小朋友帶到派出所。」值班民警笑道。

「助人為樂是我們國家的傳統美德,我只不過是這種美德下的一份子。」李陽自戀道。

李靈與值班民警一臉黑線沒有搭理他。

臨走之際,李陽在李靈面前蹲下,擦了擦臉上流下的淚痕道:「以後別再一個人亂跑了,小心遇到壞人,早點讓**叔叔送你回家。」

值班民警拉着李靈的冰涼小手目送李陽離開,眼神低沉自語道:「活下來,時間快到了。」

李陽突然扭頭看向值班民警,而此時值班民警正半蹲着雙手緊握李靈的小手給她暖手。

李陽摸了摸頭髮,喃喃自語道:「我幻聽了嗎?」

「影子先生?」李陽不相信自己幻聽,試探着對值班民警道。

值班民警抬起頭,疑惑地看着李陽,「什麼影子先生?」

「我叫王德發,你要是叫我王警官或者王sir我也很樂意。」王德發洋洋自得道。

李陽滿臉黑線,不再言語,真是自己幻聽了吧,大概。

李陽回身之後,王德發嘴角微微上翹,並沒有人發現。王德發偷笑過後,轉身突然發現李靈不見了,頓時頭大如牛「糟了,李靈呢?剛才不還在這裡的嗎?這可是高級復生者啊,我得到的話可是一大助力啊。」

「小妹妹,你在哪裡?蜀黍來找你了,我要帶你回家啊,你不想麻麻嗎?」王德發在附近大聲呼喊,尋找着突然不見的李靈。

.......

離開派出所的李陽內心越來越惴惴不安,雖然天已經黑了,但是相對於鬧市而言並不應該如此冷寂,是不是**已經提醒過了市裡的居民今晚呆在家裡?我為什麼沒有收到?李陽覺得今晚註定不是一個甘於安靜的夜晚。

正待李陽心亂如麻之際,腳下的影子似乎也晃動了一下,李陽立刻斷定這肯定不是正常的事情,近一個月來都是如此,何況現在影子先生也出現了,而且現在咬人事件越來越多,這一定是不正常的。

李陽正在思考的時候,絲毫沒注意到小女孩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擺脫了值班民警,在他後面默默的跟着。

李陽現在心裏很焦急,因為他覺得現在很不正常,周圍環境的變化,直覺告訴他:世界正在發生巨變!

就在他心裏異常警覺的時候,周圍一片黑暗,突然,後面響起一陣」啊「的聲音,李陽心臟都要突出來了,以為是什麼妖魔鬼怪。

猛地回頭一看,虛驚一場,原來是李靈被石頭絆倒了。

定了定心神,「李靈!」李陽小跑過去將李靈扶起來詢問道:「你怎麼跑出來了?王警官呢?」

李靈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不想回家嗎?」

「因為什麼?」李陽在好奇的驅使下也沒有再追究他如何從民警手中脫離的。

「因為我爸爸也和**叔叔說的一樣,眼睛血紅……」

原來,李靈之所以從家裡跑出來,是因為李靈爸爸在家裡突然發生異常,想要撲向離他最近的女兒。

但是被旁邊的媽媽發現不對勁後及時制止,準備呵斥丈夫的時候,丈夫突然眼睛血紅,張着大嘴撲向了她,咬在了她的肩膀上。

她感到了一陣的頭暈目眩,在緊急關頭她把女兒推出家門,並告知女兒在附近公園裡等她,沒有她的允許不準回來,然後將門徹底鎖上。

李靈被父親的舉動嚇傻了,哭哭啼啼,晃晃悠悠的來到了附近的公園之後,腦子便一片空白,很長時間後才緩過來。

李陽聽完後,內心大受震撼,一邊安慰着李靈,一邊猜測果然如同影子先生所說,快沒時間了,雖然李陽和影子先生所說的時間不是指同一件事。但李陽覺得自己需要去準備一些東西了,看這種情況,最起碼要和幾年前的病毒席捲全球一樣需要待在家裡很長一段時間了,直到**把事情解決。

中途,他本想再次把李靈送回派出所或者家裡。

但是,李靈不知道怎麼回事,死活不肯回去。

李陽只好帶着她一起去超市,當務之急,他準備聽從王德發的建議,先儲備一些物資,至少突髮狀況時,自己不會被缺少食物所擔憂。

至於李靈,現在也沒什麼好辦法,先讓她住在自己家裡一天,明天一早再送她回家,李陽不想無緣無故背負一個拐賣小孩的罪名。

剛跨進超市,就看到裏面有不少的人在購買東西,李陽二話不說就開始搶購自己需要的東西,再不速度快點,按照其他人的速度,李陽只能分到一些殘羹冷炙。

「別搶,貨架上還有,你們非要搶我手裡的幹啥?」一位中年婦女大吼道,一雙大手死死護着她手裡的一袋米,怒目而視着比她體型小了一倍的瘦弱男子。

正在購買東西的人也停下動作圍觀這尷尬的一幕,瘦弱男子剛才見賣米的地方進不去,便想着把眼前女子的一袋米搶走,卻小瞧了中年婦女的力量。

瘦弱男子摸了摸頭,尷尬地笑道,「不好意思哈,沒看到,沒看到你也拿到了這一袋米。」

「哼。」中年女子轉頭不想搭理他,也不辯護,拿着自己買的東西去櫃檯結賬。

瘦弱男子速度也快,趁着眾人圍觀,馬不停蹄的在貨架上找到自己所需的東西便匆匆離去,似乎不願在外面呆的太久。

超市裏面已經人滿為患,各自都搶購着自己需要的東西,但也算有着秩序。

經過李陽的不懈努力,在幾十雙手的圍攻下搶到了幾袋米和面、還有純凈水以及一些肉類,又讓李靈去選購一些她喜歡吃的小零食,才往櫃檯走去。

「真煩,買這麼多東西幹啥?又不是世界末日,就算是世界末日,準備這麼多東西又能怎樣?艹,加重老子的工作量。」收銀台的工作人員一邊抱怨一邊慢悠悠的工作。

李陽一邊排隊結賬一邊聽着收銀員的抱怨,在他前面的一位魁梧漢子情緒似乎有點激動,從李陽進來就一直在排隊,到現在還沒有結賬。

只見那魁梧漢子一把抓住收銀員的領口:「你他媽的再在這裡墨跡,小心老子打爆你的頭。」

「媽呀,沒天理了,要打人了,要打人了。」收銀員瞬間不幹了,大聲咆哮道。

然而沒過一會兒,收銀員便沒聲了,老老實實的給人結賬。

等待付款的人群都冷漠地看着收銀員,沒有人願意為他出頭,他也就偃旗息鼓了。

買東西的時候很爽,結賬的時候很心疼,全是白花花的銀子,對於李陽一個低薪狗,這次開銷屬實有點多。

扛着這幾袋糧食走出超市,李陽覺得幸好這家超市距離自己家不到100米距離,否則這幾袋米啊面啊要累死自己。

李陽扛着這幾袋食物帶着李靈慢吞吞地回到了自己家,將食物放好後,李陽覺得食物是不是有點少,這點東西才夠吃個把月而已。

李陽沉思一會後,對着李靈道:「你先看會電視,我再去其他超市轉轉,不要獨自跑出去,明白嗎?「

李靈一邊吃着薯片一邊盯着電視上的動畫片點頭,李陽無奈,看這樣子她也不會自己出去。

李陽又出去轉了附近的幾個超市,來回幾趟的途中,他已經看到路邊有**開始封鎖部分街道了。

在李陽最後一次運送物資回來的時候,與他隔着一個街道的另一處超市裡,一個正在搶購食材的美麗女子不小心撞到了在她前面站着的高個男子。

高個男子陡然倒地,趴在地上不斷地抖動,嘴裏不斷冒出白沫。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太注意前面,你沒事吧?」美麗女子蹲在地上擔憂的查看這名高個男子的情況。

眾人圍觀在旁邊竊竊私語,「怎麼了?怎麼了?」

「好像是碰瓷。」

「是嗎?這種人最可恨了。」

「誰說得,好像是這個女人撞倒他了。」

「到底怎麼回事?」

圍觀眾人談話中,女子俯身想要將男子扶起來,剛扶起來他的頭,男子雙眼猛地睜開,一雙全黑的眼球胡亂動着,似乎在觀察着這個世界。

黑色眼球觀察的速度極快,不到一秒的時間便再次聚焦,在眾人還未反應的時候,高個男子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起身,十指指甲變得厚實又鋒利,直接抓起女子的後脖頸,頃刻間便捏碎了,鋒利的牙齒咬在女人雪白的脖頸上,瞬間吸幹了女子。

鴉雀無聲,圍觀的眾人看着眼前一閃而過的景象,大腦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直到某個人驚聲尖叫起來,眾人才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向超市外狂奔。

"赫赫赫赫......"高個男子似是在嘲笑他的獵物一樣發出聲音,玩味似的盯着驚恐的人群。

........

一陣忙活後,看着自己的食物儲備,李陽滿意的點點頭,就算自己的判斷失誤,自己不也還是要吃飯,大不了再低價賣出去算了。

李靈體貼的拿來毛巾遞給了李陽,「真乖」,李陽摸了摸李靈的頭,拿着李靈遞來的毛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下意識地,李陽抬頭望着窗外的月亮,它是那麼的皎潔明亮,卻又透露着一絲絲詭異,似乎有着一種吸引力,讓李陽深陷進去。

「大哥哥?大哥哥...」李靈不斷搖着李陽的手臂,「啊?怎麼了?」回過神的李陽看向有些着急的李靈。

「你快看電視。」李靈指着電視里的內容,眼淚也開始不斷從眼眶中溢出。

李陽的注意力漸漸的由月光轉向了正在播放的電視,電視內容由原來的動畫片星遊記變成了一條新聞:「緊急通知!緊急通知!本市突然發現未知感染狀況,部分人群突發變異,對正常人群有攻擊傾向,變異人群有眼睛血紅的明顯特徵,並且其有高度的傳染性,嚴禁與患者接觸……請告知親朋好友們待在家裡不要外出,請告知親朋好友們待在家裡不要外出,等待**將事情解決。」

李陽看到新聞內容後受到了極大的震驚,世界真的在發生巨變,王德發一語成讖,難道自己以後要活在喪屍的世界中嗎?

李陽一邊擔憂着世界朝着惡化的趨勢變化,一邊暗自慶幸自己提前做了準備。在李陽思考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絕望的哭泣聲,李陽也替李靈感到悲傷,但是並沒有很好的辦法去安慰她。

大多數情況下,一個成年男性的力量是可以碾壓一個成年女性的,所以大概率下李靈的媽媽已經死了。父母同時變成喪屍,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很難接受的,就算是李陽也接受不了,更不用說一個小女孩了,這是對她的一次重大打擊。

「嗚嗚嗚..."李靈悲痛欲絕,不斷的嗚咽着「媽媽,嗚嗚嗚...媽媽...媽媽..."

李靈的舉動讓李陽彷彿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無助,孤獨,在父母發生車禍後,他同樣的哭的撕心裂肺,肝膽欲裂。

可能是同病相憐,惺惺相惜,李陽憐惜道「乖,我們不哭了,好不好,你要是不嫌棄,以後我就是你的親哥哥,你我同姓李,以前就是本家。」

李陽抱着李靈,坐在沙發上輕輕哼着小時候媽媽給他唱的歌謠,淚水划過他的脖頸,由溫熱逐漸變得冰涼。

四下無言,李靈漸漸的睡著了,臉上掛上了兩道淺淺的淚痕。

李陽用拇指將李靈臉上的淚痕擦拭掉後,抱着她將她放在了卧室的床上,輕輕的蓋上被子,仔細的將被子掖好,躡手躡腳的走出房間。

李陽嘆息了一聲,拿起桌子上的薯片吃了起來,思考着剛剛電視上插播的消息。根據電視上的情況判斷,李陽覺得不能只靠**,打鐵還需自身硬,躺在沙發上,閉目沉思着想辦法。

周圍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沒有任何聲音,「有人嗎?」李陽清脆的聲音向周圍擴散。

李陽在黑暗中待了好長時間,正當他打算放棄呼喊的時候,突然,前方好似有一個明亮的紅點,「那是什麼?」,李陽集中精力,瞪大眼睛向前望去,只能依稀辨別紅點在不斷向自己靠近,並且數量在不斷的增加。

紅點離自己大約不足五米時,周圍景象漸漸清晰起來,李陽終於看清了飄蕩紅點是什麼東西了,喪屍,無盡的喪屍向自己奔來,渾身的血液從身體上噴濺出來,喪屍的鮮血好似無窮盡,一直匯聚在地表,所過之處,已經匯聚出了一個個小水潭。奔襲在最前面的喪屍,獠牙外露,臉上的皮膚已經殘破不全,唯有一對血色紅眸只是盯着便讓人不寒而慄。

李陽看到這一幕膽顫心驚,本能的想要往回跑去,然而轉身一望,絕望、無助、徹底包裹在李陽心頭,從他的四面八方,無盡的屍海向他奔涌而來,李陽跪在地上露出絕望的神情。

就在第一隻喪屍靠近李陽,鋒利的雙爪快要撕裂李陽的身體時,他被半夜刺耳的聲音驚醒了,外面尖叫的聲音,汽車轟鳴相撞的聲音,槍聲不斷,此時樓道口也發出陣陣凄厲的慘叫。

驚魂未定的李陽從沙發上坐起來,擦掉額頭上的冷汗,他不敢開門出去看外面究竟發生了什麼,那是不明智的,他有足夠的食物去支撐自己躲過這次暴亂。

然而,讓他惶恐不安的事情發生了,門外似乎有誰在用手指刮著自家的門,一道道如刀子劃破玻璃的聲音,在此時寂靜的房間中,尤為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