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境行者
極境行者 連載中

極境行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人一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牧川 石頭鋼

靈境大陸有四大極境,迷障南山,冰封北雪,萬川之東,蒼茫西沙,境內窮山惡水、凶獸潛伏、巨獸盤踞,奇險恐怖
境內之人,以靈魄鑄就靈域可成武者,武者力有千鈞,疾如風,不動如山,動如雷,可戰野獸,審判者更是能撼凶獸……展開

《極境行者》章節試讀:

第3章 狩獵區大戰


羅山之下的寒冬當真是世間奇景,昨日還是萬物寂滅,冰封千里,今天卻是萬物復蘇,春風又綠江南岸。

不知不覺又到了一年一度最盛大的狩獵區劃分大戰了,這是羅山之下數百村落每年最重要的事,除了村裡行動不便的老人,幾乎全員都會參加。

而今天就在羅山禮堂前廣場舉行狩獵區大戰開幕儀式,每個村落都會拿出去年獵殺的最珍稀的野獸奉上羅山宗,以此表達自己村落的感恩之意,也以此炫耀自村狩獵隊的強大。

且在數百村落中奉上禮物最珍貴的村落,可得羅山宗親自煉製的兵器一件,往往都是極其珍稀之物。

此刻,數百村落浩浩蕩蕩的村民們的眼神都不約而同的望向禮堂大門,個個翹首以盼,等待大門開啟的一刻。

咣當一聲,伴隨着大門開啟,白眉老頭緩緩的出現在眾人眼前,站在了禮台上。

只見他竟一改往日邋遢形象,滿臉春風,頭戴高冠,披上了白色衣袍,手執長杖,散發著仙人氣息,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數萬人頓時鴉雀無聲,感受着眾人熱切崇拜的眼神,白眉老頭點頭示意,隨後說道,「百年一輪迴。這是我最後一次代表羅山宗舉行狩獵區劃分大戰,等此次大戰落幕,屆時會有人來代替我,我也該回羅山了。現在,我宣布百村狩獵區劃分大戰開幕儀式正式開始。」聲音雖沉穩不大,卻絲絲入耳,就彷彿在每個人的耳邊說一樣。

說完,頓時迎來陣陣歡呼聲,聲浪浩大,此起彼伏。

接着,一陣陣規律的「咚咚咚」的鼓樂聲響起,上百個身披各色裘皮、頭戴艷麗彩羽的少女整齊有序的從兩側走上了禮台,隨着鼓樂聲翩翩起舞。

跟着節奏,漢子們也「呼哈」「呼哈」地吆喝起來。

這場面是多麼的澎湃壯觀,沉穩的牧川看的都不由內心激蕩,心生豪邁。

「三里村奉上地獄豬一頭,重1200公斤,敬上尊!」突然一位黝黑的漢子扛着一頭碩大無比的野獸,大聲喊道。

緊接着如此的聲音接連響起,一聲蓋過一聲,久久不絕,一物更比一物奇。

「朱家村奉上上古巨猿一頭,重3000公斤,敬上尊!」

「姚家村奉上上古恐鱷一頭,重1600公斤,敬上尊!」

……

「石頭村奉上上古雕齒獸一頭,重3500公斤,敬上尊!」只見石頭鐵扛着一頭龐然大物,此時正洋洋得意,只見此獸一身骨甲,甚是奇異。

牧川見不得他這副嘴臉,立馬起身,雄厚的靈魄之力匯聚口中,一聲大喝道,「二家村奉上洪荒巨熊一個頭,重3501公斤,敬上尊!」

這一下雷霆之聲,全場立馬安靜了下來,不約而同的把視線轉向牧川,臉上寫滿了疑惑,上古洪荒熊一個頭?這是什麼鬼?

然後就看着牧川舉着一個碩大的熊頭,台下眾人頓時竊竊私語。

「這不是這片山林里最強大的野獸霸主嗎?竟然讓二家村給獵殺了。」

「牧川這小子越來越厲害了,竟然把洪荒巨熊這頭偽凶獸都給幹掉了。」

「看來這屆狩獵區大戰又是二家村第一了。」

……

這可把石頭鐵氣的牙痒痒,上古雕齒獸也算是野獸中的奇異之物了,可對比洪荒巨熊這種級別還是相差許遠,即使只有一個頭也勝過上古雕齒獸。

「這小子,這個熊頭何止3501公斤,這明明就是嘲笑自己,**裸的打我的臉。哼,讓你再得意一會,等開啟大戰的時候有你好看。」石頭鐵暗自想着,自我安慰起來,但看着牧川那毫無表情的臉,還是氣不打一處。

「好,好,好,各位有禮了!」白眉老頭連道三聲好,其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可見十分滿意。

可其實他此刻心裏正暗暗數落牧川,「好小子,竟然把凶獸猙給私藏了,洪荒巨熊也只是拿出來個頭。這可真像山上那幫兔崽子,好東西都往自己身上用。」

他這可誤會牧川了,牧川這樣做可不只為了自己的強大,也為了二家村的強大。

頓了頓,只見白眉老頭接着道,「那麼,這次奉禮最珍稀的是二家村,賜牧川彎刀一把,名曰明月,以凶獸錚角煉之。」

只見彎刀寒光閃閃,冷氣逼人,台下眾人紛紛羨慕不已,以凶獸為材煉製的兵器,當真是堅不可摧、萬物皆可摧的神兵利器。

牧川馬上踏步向前,雙手接過明月彎刀,恭敬地說道「謝上尊賜刀!」,心裏卻氣憤不已,哼,天殺的,這老頭竟然坑自己一把,這本來就是自己的彎刀。

可是在數萬人面前,牧川也不敢放肆,要是敢對老頭說些不敬的話,定會引起眾怒,牧川可承受不住萬人之怒,所以再不爽也只能憋着。

也許是能猜到牧川的想法,白眉老頭接着道「牧川,為大家表演一段舞蹈吧,舞畢即開啟狩獵區大戰。」

看來這老頭這次可是要把牧川往死里整啊。

「來一段,來一段」台下一浪接一浪的起鬨聲乍起,一大群武者正興奮地摩拳擦掌,不知是想看牧川跳舞,還是急着比試戰鬥。

牧川今天可算是栽在這老頭手裡了,也只能捏鼻子認了。皺了皺眉,二話不說,弓身起勢,握着青青的彎刀,便擺弄了起來。

一看竟是原地練起了彎刀之法,刀法之快,竟能看見刀光成影,且刀法變幻莫測。

「好!好舞!」白眉老頭時不時大喝一聲好,那群漢子也跟着吆喝,讓牧川尷尬不已,臉都紅了一片。

本想藉此機會練練刀法,順便應付一下白眉老頭,此時卻根本無法靜下心來。

於是,牧川趕緊停勢收功,對着白眉老頭說了句,「請上尊!」,然後迅速逃離現場,遁入人群中消失不見。

「狩獵區劃分大戰,正式開始!」白眉老頭說道,挑了挑眉,看着牧川遠遁的身影,心裏樂呵呵的,得意不已。

隨着白眉老頭的話音剛落,狩獵區大戰正式打響了。

狩獵區劃分大戰,每個村落派出一個最強大的武者,進行一一對決。以上屆的排名計,低排名的只要戰勝高排名的,就能取代其排名。

且每每兩個武者只能戰鬥一次,被打敗的武者A不能再次挑戰勝利的武者B,但可以挑戰剩下的任何武者。

假如武者A再次挑戰其他武者成功且排名在武者B前面,那麼武者B可以直接取代其排名,以此類推。

所以說,這是一場比拼硬實力的戰鬥,沒有任何僥倖可言。

牧川知道一時半會也沒人敢挑戰他,於是跟村裡人知會了一聲,有人挑戰再叫他,就偷偷跑回家裡練功去了。

只見剛才扛着地獄豬的黝黑漢子跳上禮台,對着台下的眾人說道,「三里村,陳刀,上屆45名,挑戰上屆35名的姚家村,請應戰!」

「姚勁應戰!」只聽一聲大喝,一個高大壯實的中年漢子也跟着跳上禮台。

見狀,陳刀雙腳突現青影,迅速跳上空中,使出一招連環迷蹤腿,徑直向對方踢去。一腿快如一腿,連環不斷,左腳甫起,右腳跟着飛出,一時竟踢得姚勁難以格擋,雙手青影若隱若現,頓時重心不穩,往後踉蹌了幾步,跌倒在地。

陳刀看此良機,再次躍起屈膝,雙膝冒出青影,往姚勁胸前頂去,當真是快准狠!這力量之大,直接讓姚勁口吐鮮血,已無再戰之力。

「陳兄腿法了得,在下不敵」姚勁強撐起身體,撫着胸口,走了下去,背影有些落寞。

「承讓了!」陳刀深深吐了一口氣,剛才的戰鬥看似輕鬆取勝,卻是陳刀的放手一博,他的靈魄之力幾乎用盡。

隨着這場精彩戰鬥的結束,排名比較靠後的村落武者紛紛開始挑戰,一個接着一個,當然有勝者的歡笑,也有敗者的沮喪。

隨着一個個武者的倒下,本屆狩獵區劃分大戰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朱家村,朱八,上屆第6名,挑戰上屆第5名的石頭村,請應戰!」聲音洪亮,這個名叫朱八的武者,約莫十八九歲的年紀,體型壯碩,個子不高,身披墨色裘皮,粗眉大眼,大鼻子、闊嘴巴,模樣有點像上古巨猿。

這是狩獵區大戰首次出現的新面孔,年紀輕輕便是九級武者,可謂是少年英才。

「請石頭村應戰!」等了許久,也沒人上來,朱八再次喊道。

「石頭鐵,你是越來越不中用啊,現在連一個年輕小伙的請戰都不敢應。」台下響起恥笑之聲。

「老傢伙不中用了」,眾人跟着起鬨道。

「哼,閉上你們的臭嘴,本大人是不忍心欺負年輕人,讓我閨女去足矣。」石頭鐵冷哼道「閨女,上去會會他。」

倏爾間,眾人眼前一閃,禮台上就多了一個女子,約莫十五六歲的年紀,容貌秀麗清冷,體態輕盈,衣衫勝雪,滿頭青絲系著艷麗的彩色羽毛,通身若有淡淡光華,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氣,光彩照人。

台下眾人頓時停止了喧嘩,紛紛望向少女,心想石頭鐵這其貌不揚的傢伙怎麼會有這麼一個英姿颯爽的絕色閨女。

「石頭村石頭鋼,請賜教!」這秀美少女的聲音像百雀羚鳥般婉轉清脆。

「哈哈哈,石頭鋼?這老傢伙真有才。」

「也就石頭鐵能想得出來這種名字。」

「頭鋼,頭鋼,頭可破鋼,比頭鐵強,哈哈哈」

聽着台下的議論,少女俏臉鐵青,眼眸冒火,發出一聲冷哼,震耳欲聾,口中若有一縷縷朦朧的青色光紋。

眾人瞬間感覺耳朵一陣刺痛,嗡嗡作響,頓時鴉雀無聲。心中紛紛震驚不已,這丫頭的功力竟如此深厚,非比尋常,九級武者絕不可敵,當真是招惹取笑不得。

「有請。」朱八一臉嚴肅,嚴正以待,似乎對少女的美色並不感冒,對其名字更無取笑之意,他只在乎少女的強大。

霎時,少女全身冒出淡淡的青色光華,一隻如蓮花般潔白的拳頭就出現在朱八的眼前,拳風襲面而來,身後留下一道道殘影。

朱八不甘示弱,揮手握拳迎面對擊,雙拳碰撞之際,青光四射,絲毫不落下風。

瞬間,又見少女揮拳而出,猛然轟向朱八,拳如閃電,一記記沉重的拳頭砸在朱八臉上,呼呼作響。

只見朱八堅實的臉一直在莫名其妙的凹陷、凸起,輪番變換,就好像空氣在擊打他一般,嘴角不由溢出一絲鮮血。

朱八一時抵擋不住,縱身往後一躍,想拉開距離。少女卻不想放過他,同時躍起,幾乎是貼着朱八。在半空中,雨點般的拳頭往朱八身上砸去。

「砰」地一聲,朱八狠狠地摔在地上,揚起一陣灰塵,墨色的裘皮布滿了孔洞,透出一個個紫色的拳印,咬牙掙扎緩慢的站了起來。

「你是第一個能完全抵擋完我極影拳的武者,也是抵擋完還能站起來的武者。」少女看着朱八說到,或者是驚訝朱八的實力,也不急着動手。

朱八苦笑道「我認輸,你不是武者,你是審判者。」,說話都牽扯的全身刺痛,「不過,有武者可以戰勝你。」拱了拱手,一瘸一拐的走下了台。

少女自然對朱八的話不屑一顧,武者是不可能戰勝審判者的,只見她也沒下台,轉頭向台下喊道「石頭村,繼續挑戰上屆第4至第1名的村落,你們一起上吧。」

台下眾人默默無聲,還沉浸在這場戰鬥之中,被少女的強大深深的震撼住,這是羅山之上的實力啊。

只見一個二家村的小胖子李二蛋匆匆而去,直奔牧川家中,氣喘吁吁的喊道「川哥,川哥,快點去禮堂,石家村的石頭鋼要挑戰你,他好厲害」。

話音剛落,牧川就箭步而出,瞬間沒了身影。

「木家村認輸!」

「沈屋村認輸!」

「趙里村認輸!」

就在這幾個村落認輸的話音剛落,牧川突然出現在禮台上,環顧四周,只見台上只有一個白衣少女。

於是,牧川朝台下喝道「石頭鋼,上來應戰。」

台下眾人個個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覷,剛才震撼肅靜的氣氛一下子給牧川的話語打破了。

見沒人回應,牧川氣極「石頭鋼,是個漢子的話,趕緊上來!」,也沒注意台上的少女俏臉鐵青,雙手緊緊握拳,雙目冒火般瞪着他。

「我是石頭鋼」背後傳來一聲回應,如出谷黃鶯。

牧川愣愣地轉身,不可置信地望着前面的白衣少女,目瞪口呆,除了撓頭,一時也說不出話來。

石頭鋼此時氣炸了,只想着狠狠收拾這個混蛋。伴隨着身上冒起青色光華,雙手握拳,瞬間彈起,直接使出極影拳向牧川轟去。

牧川見石頭鋼身形如電,立即不敢怠慢。雙手瞬間變大,冒起陣陣白光,使出破天拳格擋。只見牧川全身各處時不時發出強烈的青白色光紋,一時頭部一時大腿一時胸前,伴隨着陣陣聲響。

石頭鋼見極影拳也奈何不了牧川,於是蹬地彈開。牧川可不是被動挨打的人,飛躍跟上,大喝道「來而不往非禮也,還你一招極影腿」。

一腿未至,第二腿的影子已到,而第三腿也隨之而來,腿腿直擊石頭鋼頭部及胸前,猶如重鞭猛擊,接連而出,將石頭鋼逼的連連後退,發出一聲聲嬌喝。

如此秀美的少女,一時變得鼻青臉腫,遍布紅斑,頓時怒火中燒,石頭鋼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平復下心中的怒火。

沒一會,秀臉竟恢復如初,毫無傷痕。

「你是審判者」牧川咂舌,審判者可以迅速恢復自己的傷勢,靈魄之力可在全身運轉,頂級審判者只要骨頭還在,甚至可以做到血肉重生。

牧川內心瞬間燃起,因為他要打敗審判者。

石頭鋼此時完全不想搭理,抬腿就對着牧川雙腿之間狠踢而來,靈動的雙腿猶如狂風暴雨一般橫掃,帶起地面陣陣灰塵。

這突如而來的橫掃,讓牧川慌亂的左右橫跳,只聽咔嚓之聲不絕,雙腿透出絲絲血肉。

就在其再次襲來的空隙之際,牧川離地躥起,大喝一聲「裂天掌」,火光電影間,雙掌變得極大,幾乎遮住了整個禮台,把石頭鋼拍倒在地。

在石頭鋼想起身之際,牧川又使出破天拳狠狠的對着其胸前砸去,頓時噴了牧川一臉鮮血。

牧川這會一點也不懂得憐香惜玉,一記記重拳如雨點般不停歇,完全不給她起身的機會。

就在牧川的拳頭又即將來臨之際,石頭鋼虛弱的吐出一聲「認輸」。

石頭鋼只是一級審判者,身體受傷的恢復速度完全跟不上這種密集的暴力打擊。

聽罷,牧川吐了一口氣,一下就癱倒在地上,只見他滿身傷痕,觸目驚心,手腳更是顫抖不已。

此時牧川心中燃起衝天豪氣,心裏想到,「白眉老頭,看到了嗎,我戰勝了審判者!」

石頭鋼也站了起來,身上透出的血肉已幾乎癒合,傷痕也變得淺淡,緊緊看了看牧川,沒說什麼就走了下去。

這會,朱八跑了上來,一把拉起牧川說道「牧哥,我就知道你能收拾這個娘們」。

台下眾人也是驚呼連連,暗暗咂舌,心想這兩個都是怪物。

「我宣布,今年的狩獵區劃分大戰第一名是,二家村」白眉老頭此時也是一臉驚訝,他也是萬萬沒想到牧川竟然可以戰勝審判者,這小子真是時不時就給他帶來驚喜啊。

羅山之下一年一度的最大的盛會就此落幕了,不同的是本屆出現了許許多多新鮮面孔,年輕的九級武者,戰鬥也比以往都更加精彩更加激烈,一樣的是還是牧川取得了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