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林三腳貓
武林三腳貓 連載中

武林三腳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吃萵筍炒雞蛋的藍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二 愛吃萵筍炒雞蛋的藍玄

楚二學了點三腳貓的功夫,卻莽穿了這個江湖 最不能接受的事就是受到威脅,一旦受到威脅,多少有些被迫害妄想的楚二就一定要把威脅的根源除掉才行展開

《武林三腳貓》章節試讀:

第4章 三腳貓


趙度在原地愣了許久。

「烏鴉坐飛機?那是什麼招數?」

可惜沒人回答他。

「烏鴉…坐飛機?飛機是什麼?這難道是梵語嗎?」

趙度陷入困惑。

出於職業素養,就算沒搞清楚這不知名的招數,但還是有必要往回傳遞信息。

趙度伸手在懷裡一掏,一隻鴿子出現在手上,接着手腕一翻,一小捲紙出現在手心。

將紙攤開後,趙度以紙扇一段在紙上飛快寫下幾行小字,隨後放入鴿子腳上的小桶里,再把鴿子一扔,那鴿子便拍打着翅膀飛走了。

「好在這次多帶了聯絡用的信鴿,只不過別怪我胡亂起名了,誰讓你們不留下名號的。」

說著,趙度繼續往山裡走去,這次他的目的還沒達成,自然不會因為這個小插曲忘記該做什麼。

楚二跑出老遠,覺得應該不會被追上,於是和姐姐放緩了腳步。

「剛剛那人簡直有病,說動手就動手。」

楚二對於趙度向姐姐出手仍然有些憤憤不平。

楚依依笑了笑,算是認同了弟弟的說法。

對於姐姐剛剛以趙度的腿法反擊,楚二絲毫不感覺意外。

老頭子教楚二的時候,姐姐也是一旁看着,隨後練一練也就會了。

但楚二也是感嘆自己這點身手還真就三腳貓了,雖然趙度比起老頭子還要差的遠,但是招數沒有見過,一時間應付起來還真有些慌亂。

「我們繼續趕路吧。」楚依依說道。

————————————

梧桐齋,城裡最大的青樓,來往於此的多是有身份的人。

但這梧桐齋的對面,卻是一家平平無奇的茶館。

這茶館佔地面積不小,來往客人也是絡繹不絕。

楚二姐弟倆來到了這茶館裏,尋了個空位後坐了下來。

「姐姐,現在到城裡了,知道要找哪一人家嗎?」

「嗯。」楚依依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在這城裡,就是楚依依尋親的目的地,只要到了城南,應該就可以看到。

據說那是大戶人家,這些年來賴以營生的生意經營的很好。

楚二一路看着姐姐越是靠近城裡,就越是寡言少語,知道她心情複雜。

雖然平時姐姐的話也不多…

在這茶館裏,人聲嘈雜,但楚二還是聽到旁邊桌子上有人在議論些什麼,依稀間能聽到有提到白澤樓。

是那個叫趙度的所說的白澤樓嗎?

看了看還在發獃的姐姐,出於好奇,楚二決定還是去問問看白澤樓是個啥。

「這幾位仁兄,請問白澤樓…嗯…是什麼地方?」楚二抱拳對隔壁桌的幾人問道。

這張桌子上坐着三個人,他們齊齊看向了楚二,又互相看了看,顯然對於眼前少年的貿然插嘴有些意外。

這少年人看着長相秀氣,只是從衣着來看,不像是行走江湖之人,倒像個普通的山野村民。

「白澤樓也不知道?」其中一人斜視着楚二道,顯然覺得有人不知道白澤樓很奇怪。

看這反應,這白澤樓很有名咯?難怪那個趙度的反應也是一副不信的樣子。

「不知道也不是什麼過錯,」另一個看起來更有耐心的人道:「白澤樓有着號稱江湖第一情報網,算是最有名的情報組織了。」

第三人點點頭道:「不錯,就像這白澤樓推出的高手排行榜,算是江湖上比較被認同的了。」

「哦,這樣啊。」楚二對着三人拱拱手,準備回坐。

楚二陪着姐姐喝着茶水,隔壁桌還在繼續交談。

「要說江湖上較為有關注度的事,那要數天榜高手霸天刀似乎又有消息了。」

「哦?那十幾年前的霸天刀嗎?」

「那可不是嗎,只是十幾年前我們還不知道在哪呢,據說霸天刀是因為沒有對手才銷聲匿跡,現在要重出江湖了嗎?」

「這不是我們該操心的,別說天榜了,就是地榜人榜也沒我們什麼事,最多我們就是看看熱鬧而已。」

放下茶碗,楚二心裏不禁嘀咕,來到城裡總算是聽到所謂高手的事了,不過霸天刀…最近是不是聽說過?對了,趙度不就問過。

這時,隔壁桌繼續道:「說起來白澤樓的新秀榜出了個奇怪的傢伙。」

「你是說那個綽號三腳貓的人嗎?我知道,只是還有人用這當綽號的,真不知怎麼想的。」

楚二聽到這話也是笑了,三腳貓的稱號是有些欠考慮,也不知道是哪個人才想到的。

「只是這三腳貓姓名不詳,只知道他會一招烏鴉坐飛機,這烏鴉坐飛機…是什麼?」

「不知道啊,烏鴉倒是可以理解,這飛機…」

「按白澤樓的消息,這大概是梵文,此烏鴉可能非彼烏鴉,烏鴉坐飛機可能是一個梵語的招數名稱。」

這時剛剛又喝了一口茶的楚二差點噴了出來。

烏鴉坐飛機?

對了,那趙度是白澤樓的,這什麼榜也是白澤樓的,自己為了糊弄趙度也喊了烏鴉坐飛機…

這趙度消息傳的這麼快嗎?自己剛到這裡就有人知道烏鴉坐飛機了?

那三腳貓…

趙度,我謝謝你啊!

就在楚二咬牙切齒的在心裏「感謝」趙度的時候,對面裝飾豪華,高高掛起的牌匾上寫着「梧桐齋」的地方有人從門裡倒飛了出來。

在茶館的角落裡,四個人圍坐着的桌子上,一人伸手按住隨身的腰刀,想要起身。

同桌另一個氣度鎮定的中年人抬手制止了同行之人。

「你在想什麼?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可不是管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

準備起身那人聞言,只好坐下。

「頭,我這也是下意識的反應。」

「這裡的事,自有這裡的官差來管。」

楚二也被那邊的動靜吸引了注意力,楚依依則是瞟了一眼,便不再看。

只見那從梧桐齋倒飛出來那人倒在地上還未起身,有一人就追了出來,兩人扭打在一起。

梧桐齋內有姑娘似乎是在勸架,但兩人卻是越打越凶。

楚二隔壁桌几人也是看着這熱鬧笑道:「又是爭風吃醋的富家公子。」

在茶館內,幾個大漢沖了出來,就在楚二以為這些人也要摻和打架時,沒想到他們是去勸架的。

只不過是物理性勸架,在儘可能的將兩人拉離梧桐齋。

隔壁桌見楚二一副看呆的樣子,解釋道:「這茶館內有着不少梧桐齋的打手,現在那兩個富少只是互毆,那麼打手也就只會勸架,若是鬧事,只怕要挨一頓毒打。」

楚二點點頭,只是道理我都懂,但他們怎麼朝自己所坐的位置開始過來了?

我說怎麼這個靠近門的位置沒人坐,感情這裡的常客都知道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