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深新月不見山
雲深新月不見山 連載中

雲深新月不見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熯苒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鶴深 現代言情 辛玥

【1v1 雙潔 he 姐弟戀 男女主確認關係後 高甜 就是一個小甜餅 主愛戀】 前期純情小奶狗,確定關係後,技能一鍵啟發,小奶狗化身小狼狗
京畿音樂學院最年輕的喬教授,氣質清冷,英年早婚,25歲的他過於老成,天天張口你們師娘,閉口你們師娘,那哪裡是師娘啊,明明是美女姐姐!為什麼不讓他們叫姐姐,學生們都很不滿
某人厚顏無恥道:「對不起,姐姐只能我自己叫!」 (悄咪咪透露:男主是會彈琵琶的超級氣質型帥哥哦!長相卻屬於妖孽小狼狗型!!!) 辛玥煙清閣仙氣十足的茶館店主,又美又颯!還是位國風畫家哦! 理智深情帥大叔岑許山,野心勃勃,猶猶豫豫,最後措失摯愛
岑某內心os:沒錯,我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大怨種,全本小說出場的戲份少的可憐,鄙人就是一個工具人
灰媽:沒有的事,我是很心疼你的! 一道凌厲的寒光射來,灰媽蜷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展開

《雲深新月不見山》章節試讀:

第4章 發燒


喬鶴深說自己發燒來不了,辛玥很是擔心。

一個男生,又不會照顧自己,大老遠跑到她這打工,心裏總是過意不去。

煮了點雞湯,做了些清淡的食物,一併給拿了過去。

她敲了半天,也不見有人開門,生怕人燒迷糊了,趕緊給他打電話,打到第三遍,那邊才接起來,傳來男生低啞的聲音:「喂。」

「鶴深,我是玥姐姐,我在你家門口,你開一下門。」

「玥玥,你等我一下。」自那天兩人確認關係後,這傢伙就很自覺的一直叫她玥玥。辛玥也頗感無奈,再也聽不到甜甜的姐姐了。

辛玥聽着手機里窸窸窣窣穿衣服的聲音,自己腦補了一些有的沒的,趕緊搖搖頭,將電話掛斷,拍了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清醒清醒。

門突然打開,由於心虛,辛玥嚇了一跳。男生穿着白襯衫,領口微微敞開,隱隱約約看到他的好身材,戴着金絲眼鏡,頭髮有些凌亂,渾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野性和禁慾的氣息,讓辛玥呼吸微微一滯,這是第一次見他戴眼鏡,竟有種斯文敗類的感覺。

美色很容易引人犯罪,生病的喬鶴深,整個人顯得很憔悴,讓人不禁想要蹂躪啊。

他此時腦袋昏昏沉沉,也沒有注意對麵人兒眼神里的異常,「玥玥,進來吧。」

這衝擊感太強烈,辛玥覺得,現在的喬鶴深太勾引人,讓她進來的潛台詞就像在說,姐姐,你快來欺負我吧,我很好撩的,一推就倒。

她大概是瘋了,要不就是個變態,怎麼能在別人生病的時候,想這些啊。

喬鶴深躺在沙發上,頭暈噁心去不了醫院,早上喝了一粒退燒藥,迷迷糊糊睡到現在。

辛玥連忙過去摸了摸他額頭,還在發燒,這會人肯定是不舒服。

看他滿頭虛汗,辛玥先把她帶來的食物放進冰箱,然後到洗手間接了盆涼水,回來用毛巾給他擦汗。

人都已經這樣,不可能有力氣去醫院,她打電話給鎮上的郝醫生,麻煩他來一趟,說明了情況,好讓醫生帶葯過來。

不一會,辛玥聽見敲門聲去開門,「麻煩郝醫生了。」

郝醫生是鎮上有名望的老醫生,為人和善,「不麻煩,玥玥就別跟我客氣了。」

「郝醫生,你看看他的情況吧。」

醫生讓喬鶴深將體溫計含在嘴裏,幾分鐘後拿出來,「燒的挺厲害的38.9度。」

「幸好我帶的齊,給他輸液吧。你看看有什麼能掛藥瓶的東西。」

辛玥最後在卧室找到一個落地衣架。

「郝醫生,我們把他扶到卧室去吧,我看卧室有個衣架能夠掛吊瓶,他還可以躺到床上休息,要不在沙發上太難受了。」

「好的。」

兩個人合力將喬鶴深扶到卧室,躺好後,郝醫生就拿出了輸液瓶,辛玥看着平時一直彈琴的手,現在扎着針管,心疼不已。

「玥玥,第一瓶是消炎的,輸完後你把塑料針頭**,插到第二瓶營養液里就好,兩瓶都輸完,你給我打電話,我過來拔針。」

「郝醫生我自己可以拔,小時候輸液,自己給自己拔過。」

「那也好,剛剛也問過他了,他頭暈噁心,今天晚上可以煮點白粥,多讓他喝點水,促進新陳代謝。」

「好的,謝謝郝醫生。」

「可能還需要再輸個兩三天,明天我再過來看看情況。」

辛玥送郝醫生離開後,又返回卧室,感覺針管滴的太快他會不舒服,就調小了點。

坐在他的床邊,這才有機會好好打量一下他的卧室,收拾的很乾凈。這也是她第一次來他住的地方。

她溫柔的詢問:「鶴深,現在渴不渴,想不想喝水呀?」

男生淡淡的嗯了一聲,有她在,喬鶴深心裏很踏實。

她去廚房接了一杯溫水,把水放在了床頭,伸手戳了戳他的肩膀,「鶴深,起來喝點水。」

他慢慢起身,靠在床頭,拿起水杯,「玥玥你不用照顧我,等會我自己拔針,你先回去吧,天黑了,你回去不安全。」

「沒事,我今天留下來照顧你,晚上我睡沙發,你一個人我實在不放心。睡著了肯定也不知道換藥。」辛玥擔心地說著。

「不要緊的,我怕把感冒傳染給你。」

「沒事,我體質好。好多年都沒生過病了。你今天就乖乖享受被照顧的滋味吧,以後可沒機會。」辛玥對他說道。

鶴雲深看她堅持,也不再勸,他是喜歡她親近自己的,更何況還是照顧他,他求之不得。

辛玥看他把一杯水喝完,關心着:「你頭不是還很暈,躺下休息吧。」

「好。」

「你先睡會,我就在客廳,有事叫我。」

「客廳有電視,玥玥你可以看看,不用怕打擾我,我怕你太無聊了。」喬鶴深悶悶地說著。

辛玥聽到他的話,淺淺一笑,「好乖,你別管我了,好好休息吧。」然後不自覺的伸手,摸了摸少年的秀髮。

辛玥輕輕的把門關上,來到客廳,坐到了沙發上。

她不想看電視,在手機上看起了小說,沒過多久,她聽到卧室里有動靜,剛開門,就看見男生,拿起吊瓶正要往廁所沖,連忙跑過去,拉住他,「怎麼了,鶴深,是要去廁所嗎?我幫你拿吊瓶。」

他不說話,一個勁要往前走,辛玥走到他面前看他情況,不料,男生突然吐了她一身,她整個人愣住了,喬鶴深也管不了那麼多,衝進廁所,辛玥只聽見背後傳來一陣陣的嘔吐聲。

喬鶴深反應很快,她身上倒是沒多少,只是覺得自己太蠢了。

後面嘔吐聲停止,傳來漱口和刷牙的聲音,辛玥進到廁所里,「鶴深,你讓我把藥瓶拿着吧,要不會回血的。」她已經看到男生扎針的左手開始回血了。

她拿起了男生的藥瓶,把它舉高。

喬鶴深心虛地看着鏡子里的她,滿含歉意,「對不起,把你衣服弄髒了。」

「沒事兒,主要還不是因為我攔着你。」辛玥不好意思地說著。

喬鶴深快速把牙刷好,拿走辛玥手裡的吊瓶,「玥玥你快把衣服換了吧,然後洗個澡,家裡有我的新衣服。」

喬鶴深走到柜子前,拿出一件新襯衣,「玥玥就是這件,你拿去換吧。」

「你快去把藥瓶掛在衣架上,估計還有十幾分鐘就滴完了,我隨便洗一下就行。」

辛玥進到浴室,連忙脫下臟衣服,放到洗衣機里清洗,又迅速衝起了澡。

男生背靠在床頭,洗衣機的聲音倒是蓋住洗澡的聲音,但門上貼的磨砂膜,還是能隱隱約約看到裏麵人兒的曼妙身段。

喬鶴深突然覺得自己渾身燥熱,趕緊躺下,沒有再去看。

浴室門打開,辛玥一頭濕發落在肩膀上,讓她看着比往日還要柔美幾分,寬大的衣服顯得她更嬌小,說不出來的性感。

喬鶴深看到她穿自己的衣服,瞳孔驟然一深,喉嚨一緊,眼神更是意味不明。

他長得極美,被他盯着看,辛玥倒是害羞了,不自覺地低頭小聲說著:「這衣服有點大......」

喬鶴深唇角微微勾起:「玥玥很美,穿什麼都很美。」

聽到他的誇讚,辛玥心下是開心的,女人不管在什麼時候,都喜歡聽讚美的話。

「鶴深,吹風機在哪裡?我沒有找到。」

「在洗漱台下面第二格抽屜里。」

辛玥回浴室吹頭髮,「你等我一下,我看藥水只剩一點了。」

吹完頭髮,她出來換藥。墨發及腰,隨着她換藥的動作,長發在腰間微微擺動。

她彎腰檢查喬鶴深有沒有因為剛剛乾的那些事情滾針,濃厚的墨發散落到眼前,擋住了視線,她把頭髮向後撩,性感撫媚。

喬鶴深看着她的動作,渾身緊繃,真是要命,她的一個動作,對他來說都是致命的誘惑,生怕自己做出什麼過分的行為,索性就扭頭不看。

看他的手沒事,她起身去掛洗好的衣服,「玥玥你還沒吃飯吧,趕緊去吃飯。」

「我今天給你帶了雞湯和一些清淡的食物,郝醫生說你今天晚上最好喝點白米粥,我給你煮個白米粥。你再睡一會。」

喬鶴深盯着她,心裏暖的發脹,「玥玥你真好。」

「傻瓜,快休息吧。」說著,替他將被子整理好。

辛玥來到廚房,洗了點大米,放到電飯煲里。然後把自己帶來的食物都熱了熱,十幾分鐘後,粥好了。

現在天已經完全黑下來,她盛了一碗白米粥,卧室里一片黑暗,她將卧室的燈打開,床上的人被燈光照醒,「玥姐姐。」睡迷糊了還是下意識的叫了姐姐。

「別亂動,小心滾針,快起來喝點粥吧。」

喬鶴深又靠坐在床背上,伸手就要去拿碗,「你別動,我喂你。」

辛玥小心吹着勺子里的白粥,感覺沒有那麼燙才將勺子遞到他嘴邊。

看着喬鶴深的薄唇,一點點將粥喝進去,辛玥越看越心猿意馬。

這太過分了,怎麼喝個粥都像是勾引人啊,要不要喝的這麼好看!

最後一勺粥喝完,他的薄唇也有了血色,「粥很好喝。」

男生抬眼,便看到她直勾勾的眼神,她掩飾自己的尷尬,起身要走。

突然男生拉住了她,「玥玥你也累了,躺下和我休息會吧。」

「不了,你還輸液着呢!」

看他委屈的樣子,辛玥在他的薄唇上快速親了一口。

喬鶴深愣住,辛玥不好意思跑了出來。

他的手慢慢抬起來,摸了摸他的薄唇。笑容是止也止不住。

辛玥來到碗池邊,心還是撲通撲通狂跳,要命啊,美色當前,她也沒抵擋住誘惑!

聽到開門聲,喬鶴深拿着吊瓶就出來了,衝著她傻笑。

「你怎麼出來了,快回去躺着,生個病也不老實,亂跑啥啊。」辛玥推着他就往卧室里走,喬鶴深故意將力氣放在她身上,讓她有點費力,「你乖乖的,不要惹我生氣。」

最後還是乖乖將自己的吊瓶掛在衣架上,看着她,眉眼含笑。

熾熱的眼神,燙到了辛玥的內心,被盯得不好意思,她伸手蓋住男生的眼睛,「你別這樣看着我。」

「為什麼不能看,玥玥這麼好看。」

「你快別亂動,我看這瓶也快輸完了。」

喬鶴深握着她的手,怎麼也不鬆手,辛玥無奈只好坐在旁邊陪着他。

喬鶴深順勢一拉,讓辛玥靠在他肩頭,她環上他精瘦的腰,兩人慢慢就睡著了。

辛玥醒來以後,發現喬鶴深是雙手抱她,「你的手還輸液着。」

「沒事,我已經給拔了。」

「啊,你怎麼不叫醒我呀。讓我看看你的手。」

辛玥看他的手沒事才放心下來,「現在還難受嗎?」

男生搖搖頭,「我沒那麼嬌氣,沒事的。」

說著喬鶴深便吻了上來,一點點探入,先是溫柔,轉而猛烈,帶着繾綣和迷戀,愛意濃郁,炙烈如火。

一吻之後兩人呼吸急促,彼此的氣息纏繞着,喬鶴深又沒忍住,又親了兩口。辛玥笑了笑,也親了親他的眼睛,她很喜歡他的眼睛,勾人攝魄。

「你就真不怕把感冒傳給我嗎?」

聞言,喬鶴深眉頭緊鎖,剛剛太興奮,忘記自己感冒了。

辛玥看他懊悔的表情,又在他的薄唇上親了一下,「沒事,我不是說過我體質好嘛,已經好多年沒有生病過。再說不是我先親的你嗎,我不會怪你的。」

喬鶴深自辛玥作她女朋友起的那天,整個人一直就像泡在蜜罐里,心裏幸福地發脹。

他將人攬入懷,下巴抵在她的頭頂,忍不住又親了一下她的秀髮,心想,玥姐姐真香,哪哪他都喜歡。

越想越開心,忍不住用鼻尖,輕掃着辛玥的頭髮。

他的動作讓辛玥既無奈又喜歡,她寵溺道:「別鬧了,我們快休息吧。」

喬鶴深又和辛玥打鬧了會,才伸手去關卧室的小夜燈,滿足的抱着懷裡的人兒,開心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