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長公主霸氣歸來,清冷上神求貼貼
長公主霸氣歸來,清冷上神求貼貼 連載中

長公主霸氣歸來,清冷上神求貼貼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養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夢若 古代言情 墨池

【女強+團寵+馬甲】 她被妹妹算計
她將計就計
她憑藉一己之力奪回屬於自己的畫聖稱號,她收走了妹妹身上所有的靈力,她被迫成為了一堆人的師傅,她收服了呼風喚雨的神獸,她被一堆徒弟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她最終成為了神話一般的存在
她在瀚林圖畫院尋找能解開自己身上封印的碧水珠
她遇見了那個守護了六萬年碧水珠的墨池上神
「你的名字怎麼這麼難聽啊?
」 墨池上神………… 「其實,你長得真的很好看
」 墨池上神………… 「你為什麼讓我看你洗澡啊」 墨池上神:「我什麼時候讓你看——那是因為——我還是給你醒醒酒吧
」 ………展開

《長公主霸氣歸來,清冷上神求貼貼》章節試讀:

第7章 準備參賽


平又綸似乎是感受到了雲皖的顫抖,便好奇的向著雲皖的目光看去。

那是一位身穿侍女服的女子。雖衣着簡單質樸,但她身上卻有一種獨特的氣質,這氣質似乎比身邊坐着的公主更像公主一般的高高在上的氣質。

只多看了雲夢若一眼,雲皖在平又綸心中的地位又降低了一階梯。

漸行漸遠,平又綸竟忍不住多看了雲夢若一眼。他仔細的觀察了雲夢若的衣服,大致判斷了她是姐姐平瑤的侍女。

心中忽然划過一絲欣喜,來日,必定從姐姐那裡將她討了來。

想到此處,嘴角不由得划過一絲狡黠。

身份高貴的平又綸,身邊從不缺女人。甚至還有很多女人連名分都不要,只想留在平又綸的身邊。為他生兒育女。

比如南桑國頭牌妓院醇香閣裏面的連續三年奪得花魁的夜姬就為平又綸偷偷的誕下了一個孩子。

因這夜姬是妓院里的人,平又綸的父親始終不允許這個女人進門。說是妻子的位置必須與平府門當戶對。為了未婚先育的醜聞不傳開,平又綸的父親平寒花了不少的銀子交給夜姬。

那是封口費。

對於一個花魁來說,這些錢夠她贖身,夠她後半輩子衣食無憂了。

但是那孩子畢竟是平又綸的血脈,便將那孩子接入府中,對外,只說是撿來的可憐孩子。

說是撿來的孩子,但大家的心中還是有些數的,平府上下的侍女侍從對待這個孩子,就像對待主子們是一樣的,十分的尊敬,寵愛。

唯獨雲皖不以為然。

早在來平府的路上,雲皖便聽聞了平又綸撿了一個可憐的孩子回平府,認作自己的孩子。

雲皖便真的以為這孩子是從哪個類似窮民窟的地方撿回來的孩子。

路上的時候,她還在尋思着,等她進門了,便是這孩子的母親,定要好好的教育一番這個孩子。

將來,她和平又綸一定也會有自己的孩子。而那個時候,這個撿來的孩子,該哪去就哪去吧。

她只要平又綸寵愛他們倆的孩子就夠了。

卻不知,她如此思考行事,終究是要釀出無可挽回的禍事的。

雲皖與平又綸行禮之後,見雲夢若並沒有拆穿自己,雲皖終於鬆了一口氣。但很快,眉頭再次簇擁起來,因為,雲夢若在雲皖的心裏就是一根刺,一顆炸彈,還是不定時的那種炸彈。

她不曉得雲夢若哪天就會突然的揭穿自己。

所以,她必須想盡一切辦法解決了雲夢若。

正深思着,思緒卻被平又綸打斷了。

「明日是瀚林圖畫院一年一度的第一輪海選的日子。」說著,握起雲皖的手繼續說「我讓阿聞幫你報名了。今天你就好好的休息一下,養精蓄銳。」平又綸想着,有着畫聖之稱的雲皖若是參加瀚林圖畫院一年一度的比賽,場面一定十分奪目。

雖然,平又綸對雲皖算不上喜歡,但是她這個畫聖的身份卻讓他心裏有些小驕傲。

能娶到別人娶不到的畫聖,平又綸的心裏別提多滿足了。他當然要好好的在南桑國顯擺一番。

雲皖欣然的接受着平又綸的安排。

她心中自是不害怕的,在北楊國,雖然真正的畫聖是雲夢若,但是她總是把雲夢若的畫拿來照着畫,多年耳濡目染中,繪畫水平也磨練得很不錯了。

此刻雲皖的心中還有些興奮,因為她能從平又綸的眼神中讀到溫暖以及對她的關心。

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雲皖在心中斬釘截鐵的暗暗發誓。

卻不知道,即將等待她的是一場怎樣的腥風血雨。

翌日清晨,世界正在慢慢的蘇醒,雲皖也醒來。侍女伺候着她洗漱並用餐。

她在侍女的照料中穿上了華貴的服飾,她即將以平又綸的妻子的身份參加瀚林圖畫院的比賽。

她在侍女的精心打扮中,挽好了隆重的髮飾,塗了精緻的唇油。

一切準備就緒,她在簇擁中上了轎子,前往瀚林圖畫院。

平又綸與雲皖是一同出發的。畢竟,平又綸擔任了瀚林圖畫院的司直一職位。他將參與本年度瀚林圖畫院的所有比賽項目。

而與此同時,正在趕往瀚林圖畫院的還有墨池上神。

瀚林圖畫院是在墨池上神的提議中創辦起來的。他是九重天的上神,猶愛畫畫。比如他每天都要拿出來端詳片刻的愛不釋手的《南蕪山水畫》。

墨池上神把畫,看得和生命一樣重要。

除此之外,他對任何事情都不上心。

他是九重天最遊手好閒的神仙,反正九重天也沒幾個人管得了他。他自由自在慣了。

荒誕如他,在九重天待得越發膩了,便隨便整了個六蓮先生的身份,前往瀚林圖畫院,參與本年度的繪畫大賽。

他躺在一朵雲上面,翹着二郎腿,哼着歌,一臉悠閑的模樣,仙侍子安卻一頭大汗的用靈力驅動着雲朵在空中飛翔。子安本就靈力不如墨池上神,如今不僅要驅動雲朵帶着自己前往瀚林圖畫院,這邊還要帶着墨池上神。

還沒到瀚林圖畫院,子安已經快給累癱了。

突然,子安與墨池上神腳下的雲朵撞到了另一朵雲上,子安體力不支,控制不住腳下的雲,雲朵竟然以極快的速度跌落着。

感知到不妙,墨池上神立刻使用靈力穩定住雲朵,隨後,一臉狐疑的看向子安:「怎的?最近玉虛神殿是少了你的吃的還是怎麼?駕馭一片雲竟也如此?」

子安立刻一臉委屈:「上神,我自己駕馭雲當然是簡單了,只是,我還得帶着您呢。這…。」

看着子安滿臉寫着大大的委屈二字,墨池甩了甩袍子:「罷了。」

墨池上神驅動靈力控制雲朵,很快便到了瀚林圖畫院。

「上神,您慢點,等等我啊。」從雲朵上一下來,墨池上神便是迫不及待的要參觀今年的比賽了。只是子安這一路上耗費太多靈力,跟在後面氣喘吁吁的。

墨池上神拍了拍子安的大腦袋,提醒道:「你剛才叫我什麼?」

「上神啊。」一說完,子安才反應過來:「啊,錯啦錯啦,是六蓮先生。」

六蓮先生是墨池上神在凡間的名字。

墨池上神又拍了一下子安的大腦袋「給我記住了,別再叫錯了。」

「嗯嗯,遵命。」子安一臉的嬉皮笑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