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卡牌封禁師
卡牌封禁師 連載中

卡牌封禁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臨鏡悅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臨鏡悅方 奇幻玄幻 諾德•蘇

諾德•蘇,原名蘇深 前世某公司金牌銷售,意外穿越到一個蒸汽的世界
但是這個世界,它的組成非常複雜
普通人看到的世界,和諾德看到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樣的
普通人看到的,都是上層社會大人物們,想讓他們看到的
而諾德因為覺醒了卡牌,才慢慢的揭開了這個世界,另外一面的神秘面紗! 遊走在這正反兩面的世界,猶如刀尖上跳舞,不止要擔心正面世界的暗箭,更要小心反面世界的明槍!展開

《卡牌封禁師》章節試讀:

第4章 目擊兇手


第二天一早,天剛微微亮,諾德就起來了。

摸了摸屋子裡晾乾的衣服,他把身上的衣服換了下,畢竟洗過的這件衣服,比他現在身上穿的這件,要好很多,最少舊是舊了點,但是沒有破洞和補丁,這樣也能讓人看起來精神很多。

來到河邊洗漱了一下,把還沒徹底清醒的腦子裡的睡意趕跑後,長長的舒了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臉。

諾德開始往工作的餐廳走去,在路過萊斯大叔開的小麵包店時,諾德猶豫了一下,還是掏出了一張德銳,買了一條五德元的麵包。

但是萊斯大叔卻找給他七德元,諾德立刻說道:「萊斯大叔,錢找多了。」

萊斯大叔抬起頭,他看着諾德笑着說道:「你小子掙點錢也不容易,我收個成本錢就行了,麵包你拿着吃吧!」

這話頓時讓諾德心裏有了些感觸,這裡的人雖然貧窮,可他們卻很善良,前世在城市裡獨自打拚的他,基本都忘記了什麼是人情溫暖了。

在跟萊斯大叔道別後,諾德繼續踏着晨曦的陽光,往餐廳走去。

一邊吃着新鮮柔軟的麵包,一邊看着身邊已經開始陸陸續續出來工作的人,每個人都如同前世他上班的路上,那些擦肩而過的上班族一樣。

世界終究是世界,人還是人,就算是時代變遷,也改變不了什麼。

將手裡剩下的最後一點麵包吃完,諾德也加快了腳步。

在走入維德爾區,那些三三兩兩的路人們,都在聊昨天的凶殺案。

而相比昨天他們那冷漠臉上的表情,今天的臉上表情倒是多了點惶恐不安。

諾德並沒有在意這些,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徹底讓自己吃飽穿暖,才是目前他最關心的事情。

現在還是夏天,他身上的衣服還能湊合,可如果到了冬天,那他就得挨凍了,所以在那之前,他必須讓自己買到足夠的保暖衣物。

賺錢已經是迫在眉睫了,這也讓他的心思根本沒那麼多的顧慮。

來到餐廳後,他意外的發現,餐廳還沒開門,這讓他的心提了起來。

『不會是昨天的事情,對女經理影響特別大,今天不開門吧?』

諾德想了一下後,他又折回到了街口的一家鐘錶店那裡,看了下上面的時間,發現現在才八點半。

記得昨天自己開始工作的時候,是九點半。

那也就是說餐廳的開門時間,在九點和九點半之間,想通這些後,諾德來到不遠的公共椅子上坐下來休息,時不時的看看餐廳有沒有開門。

同時他也在觀察那些正在販賣報紙的報童。

那些報童身上的衣服,可比諾德要得體多了,還帶着鴨嘴帽,手裡提着袋子,在兜售今天的報紙。

思考了一下後,諾德拿出一枚德元硬幣,來到了販賣報紙的報童這裡,購買了一份報紙。

然後再坐回椅子上,一邊看着報紙,一邊看着餐廳,還時不時的計算報童在半個小時內,能賣出多少份報紙。

作為一名合格的銷售,首先你要了解市場,這是最基本的職業基礎。

雖然半個小時不算準確,因為很多有錢人都會去跟報社簽訂一份協議,報社每天都會派人送一份報紙,投到他們住所的郵箱里。

但那些人只是很少一部分,大多數的精英和中產,他們更習慣在上班的路上買份報紙來看。

而對於貧窮的人來說,他們根本沒時間來看報紙,並且他們可能大多數都不識字,所以報紙對這些人來說,完全就是沒用的。

可是現在的諾德,他的優勢就在於,根本不用學,因為前世他精通英語,所以也就省去了學習的時間跟金錢,這算是自身帶得穿越福利了。

攤開報紙的頭條,一整面都是昨天晚上的凶殺案,不得不說這些記者報社的效率還真是高。

購買的這份報紙,除了凶殺案的信息,還有一些知名企業和一些政客們的花邊新聞,和一些國家交流以及昨天剛剛頒佈的政策信息。

至於財經,娛樂,體育版塊,並不在這份報紙上。

諾德草草的看了幾眼報紙,然後將報紙合上,又看了下是哪家報社發行的。

報紙的正面上,標註着熱點新聞報社,諾德心裏瞭然,看來這個報社也就是報道社會新聞的。

那看來應該還有其他報道別的新聞的報社,這個發現讓諾德陷入了沉思。

片刻後他回過神,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餐廳,發現餐廳的那個女經理,剛剛打開了門,並且也有一些餐廳的正式員工已經來了。

諾德便走了過去,友好的跟其他人打了聲招呼。

那些正式員工都有些詫異,不過也都沒說什麼,紛紛回應着諾德,畢竟餐廳的工作跟職場不同。

餐廳基本沒什麼晉陞空間,大家都是拿着死工資,日復一日的重複着同樣的工作,所以多一個人來分攤工作,反而會讓其他人都能輕鬆點,何樂而不為呢?

在沒有利益爭奪的時候,人們還是可以和平相處的。

女經理也微笑着和諾德點頭,彷彿昨天目睹凶殺案的陰霾,已經在她的心頭被拭去了一樣。

只是觀察入微的諾德還是發現了女經理的異常,她雖然面帶笑容好像跟昨天沒什麼區別一樣,但是她那有點慌亂的眼神和時不時會顫抖一下的手,讓諾德知道了她內心還是有些不安的。

面對她那如同受驚的兔子一般的心態,諾德並沒有不知趣的去揭穿她,更沒有將昨天的事情,跟其他人說。

眼神一直都在似有若無的觀察他的女經理,心裏也稍稍的安定了下來。

諾德不多事的表現,讓她也放鬆了很多。

本來今天上班的時候,還在考慮要不要諾德繼續在這裡工作的她,決定還是把諾德留下來,畢竟他不多言不多語,沒有將昨天的事情去給其他員工說,這點就已經可以說明諾德雖然年紀小,但是卻處事老道,知道什麼不該說。

而作為對人特別了解的諾德,他也非常的清楚,如果將事情說了出去,導致員工人心惶惶的,那麼這份工作也就將註定要離他而去了,所以人要管好自己的嘴,千萬不要以為你跟上司有什麼牽扯後,上司會對你有什麼特別的關照,一旦出事,恐怕第一個就會先處理你!

剩下的一些員工也在臨近上班點的時候,都陸陸續續的趕到了。

今天是周一,所以餐廳的活並不多,尤其是晚上,簡直可以用慘淡來形容。

經過昨天的事情後,再加上今天本來就沒什麼客人,女經理提早讓員工都下了班。

諾德看了看後廚牆上的掛鐘,現在才晚上七點多鐘,外邊的行人也還算多,這個點往家走應該會很安全。

忙完所有的事情後,諾德到前台,來領取今天的工資。

女經理把三張德銳遞給了他,笑着說道:「你今天表現不錯。」

諾德知道她是意有所指,便微笑着接過了錢,並沒有說什麼,仍舊是禮貌的說了句:「謝謝美麗的女士。」

但是接過三張德銳後,諾德卻又猶豫了,他想了下,還是把一張德銳抵還給了女經理。

那女經理有些意外的說道:「怎麼了?」

只見諾德誠懇的說道:「我是臨時工,按照道理來說,一天三張德銳的報酬是正常的,但是我覺得自己今天做的工作量,卻沒有昨天的多,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的輕鬆,所以我覺得三張德銳,已經完全溢出了我的工作量了,我想今天我拿兩張德銳才是正常的。」

對於他的這幾句話,女經理非常的意外,她沒想到這個貧窮的小男孩腦袋裡,居然還有這種生意思維,面對明明是很需要錢的他,女經理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對諾德說些什麼了。

在沉默了一下後,女經理輕笑了起來,她欣賞的看着諾德說道:「按照你的話,以你今天的工作量,確實應該只拿兩張德銳,但是就憑藉你昨天能跑回來找我,還有你剛剛的表現,我覺得一天給你一張金德加都不為過,因為你的人品和道德,這些是無價的。」

女經理的誇獎讓諾德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其實他心裏完全是因為想保住這份工作,更是想讓女經理不好意思的找借口讓他離開,才做這個舉動的,沒想到在她的心裏,反而升華成了人品和道德了。

這讓一向臉皮厚的諾德,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看着逐漸有些害羞的諾德,女經理微笑着說道:「以後只要你來做臨時工,只要我還在這裡做經理,我就一定會聘用你的,所以這三張德銳你就拿着吧!」

諾德感激的說道:「謝謝您,美麗而又善良的女士!」

在跟女經理道別後,諾德開心的往家裡走去,這份工作算是徹底保住了,接下來就是該好好計算,做報童的收入了。

已經進入裴荒區的諾德,還在心裏噼里啪啦的打着小算盤時,突然一道很微弱的聲音傳入的他的耳朵里。

頓時諾德心裏就是一驚,這特么不會又這麼巧吧!

他悄悄的放輕了腳步,慢慢的靠近傳出那道聲音的小巷子里。

只見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他背對着諾德,手裡還提着一把匕首,上面還有血在往地上滴答着。

諾德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嘴,雖然知道自己可能因為驚嚇,嗓子也失聲了,卻還是下意識的捂住了。

而在那壯漢身前卻躺着一個,不斷抽搐的年輕男子,他雙目瞪圓了盯着站立壯漢的鞋子,脖子處不斷的有血往外噴涌而出。

那年輕男子就算是想呼救,也因為嗓子被劃破了,根本發不出聲音。

沒過一會,他就徹底的沒了聲息。

站立的壯漢冷哼了一聲,把匕首收入刀鞘里。

諾德見此知道他要離開了,而他離開的方向,必須是要經過他這裡的。

所以諾德趕緊悄悄的往後退了兩步,打算離開這裡。

可還沒退出兩步,諾德就撞上了一個人,登時從他後背到後腦勺竄起一股涼氣,嚇得他根本不敢回頭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