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雙生劫
雙生劫 連載中

雙生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柒月無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玄英 白藏

上古時期,混沌初開
天之陽化為神——圓象神國 地之陰化為魔——修羅魔國 乾坤之間,三界共存 東有蜮夏人國, 西有羅剎鬼國, 南有溟淵妖國, 三足鼎立,相互制衡
神魔兩立,生死相存
玄坤燭龍,金乾濁龍
相生相剋,萬物浮沉
神不知道自己是神, 魔也不知自己是魔
它們就這樣遺世獨立,誰主沉浮 上古時期五位異國的奇幻之旅展開

《雙生劫》章節試讀:

第三章 玉面狐狸


「呦~今兒什麼風把金將軍給刮來了,幾月不見,還帶了這麼多兄弟,依舊是風采無限啊,想要什麼樣的姑娘作陪,將軍大可儘管吩咐。可是……將軍,今兒,今兒……您怕來的不是時候,早就有人包場了,您諸位改天再來吧,我給諸位好生備頓酒席,給各位大爺接風洗塵。」老鴇滿眼堆笑,結結巴巴,心裏犯怵,她可要把這位金主伺候好了,畢竟這是她惹不起的人物,不住額頭冒汗……

可這位金將軍哪是吃閉門羹的主,聽到這話,當場就不樂意了。

遂言:「他奶|奶的,怎的,還不歡迎老子,今兒老子就看看,是誰這麼大手筆,敢搶老子的場!走!」

言罷,「轟」一聲。

金宇破門而入,一腳把門蹬個措手不及,令人眾人畏首。

另一頭,在酒樓的頂席間,珠紅碧翠,富宇堂皇,一席紅簾掩映,難窺幕中佳人。

簾後那人,不為所動,悠然夾起一顆荔枝,送入口中細細咀嚼,舉止文雅。好像剛才那一聲,對他沒有絲毫影響。

一點丹唇欲滴,柳葉吊梢俊眉,一雙桃花漸欲,迷倒眾生雙眼。亦陰亦陽,陰柔之間,卻又透着絲絲方剛堅毅,令人捉摸不透。

這方姿容,恰到好處,着實令無數男女艷羨。周身還環着好幾位嘉色美人,細緻伺候,不是點茶倒酒,就是笙歌弄舞,醉生夢死,一片享樂至極。

一顰一笑,難解其中意味。

那人舉酒露笑,玄裳璞亮,靠在美人懷裡,緩緩微言道:「要你何用,舉家搬遷吧,滾~」

他笑着,語氣輕柔,不見其怒意,一雙桃花眼依舊如春水泛漪,含情脈脈。

詭異的是,跪着的那人,卻被這話嚇得連連後退,聲音發抖。

這不是小毛頭嗎?怎麼會在這裡!

只見小毛頭不住吞咽口水,絲毫沒了剛才欺負人的硬氣,慌忙求饒道:「玄公子饒命,小的該死,小的馬上走,永永遠遠離開這裡,求……公子不要殺我……」

那人見小毛頭嚇破了膽,不禁發笑,撫頭安慰道:「別怕,我沒說過傷害你,快走吧,記得帶着你的小狗。」

此人微微笑,嬌嗔般的語氣,好不令人生疑,實在太太太詭異了!

「是,是……」只見小毛頭面露難色。慌忙後退之中,只聽得一聲慘叫。

「啊………」小毛頭狂吐鮮血。

人就……就掛掉了……

什麼原因!誰都不知道……

就在無聲無息間,輕而易舉殺掉了一個人!

這些舉動,都被收錄在樓下人眼裡,眾人瞠目,紛紛慌亂後退。

金宇四目一看,頓生怒火,破口大罵道。

「死人妖,你幹嘛呢!有必要傷一個小屁孩兒!」

那人聞言,起身微笑道。

「我當是誰,原來是金將軍凱旋。」他端着玉手,指腹摩挲着那枚套在中指的黑金紫英扳指,後緩緩抬手作揖微笑。

「將軍出征辛苦,方才那位小朋友在大街上,擾了將軍的雅興,我這是在教訓他,誰知膽子竟如此之小,哈哈,你們都看見了,我可沒嚇他。」那人輕言笑道,好不……愧言。

金宇大罵道。「放你|娘的放屁,死人妖,你無惡不作,你老子咋能教你出你這樣的兒子!」

「我老子好生教我的,他叫我路見不平,要拔刀相助。」此人再次作揖解釋,依舊面不改色。

「哼,哼哼……笑話!」金曜靈被氣的發抖。

簡直無語!

「今天出門沒翻黃曆,真他|娘的見鬼」。金曜靈心想。

怒言道:「這酒我不喝了,今天算老子倒八輩子霉,下次再見你傷人,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磨刀霍霍向豬羊!」指着玄英大罵。

「走!撞邪!」一隊人轉身,憤怒出門,其餘人不敢言,只得僵硬陪笑。

金曜靈不敢動手,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不知這玄小公子從小習的什麼靈異道法,坊間傳言,他會在出其不意間,直接下手抹掉對手脖子,手段狠辣,是個人都不敢正面剛他。

否則下一個悲劇就是自己……

他就是個真真正正的混世魔王!只要他想要的,沒有他得不到的!

再加上一個對他寵溺至極,有權有勢的父母,別提多威風了。凡是人都不敢惹他,鬼見他都繞道走。

着實是一個「鬼見愁!」

「不好玩兒,一點兒都不好玩,氣死我了!把這裡收拾完,全都給我滾!」只見剛才還正言的玄公子,一把將桌子掀翻在地,將全部人都趕了出去。

「金曜靈,為什麼!每次你都跟我作對。咱們……走着瞧!」玄英目光陰狠,寒瞳如墨,咬牙切齒道。

稍微冷靜之後,只見他緩緩舔舐着紅唇,好似在思慮着什麼。他緩緩蹲下,雙手生出利甲,陷入地板,肉眼可見,那脖頸間慢慢兀起道道青筋,鬼魅至極,一把將地板掀了個底朝天,令人髮指!

任務沒完成不說,還被金曜靈臭罵一頓。可不得發瘋,可他是真瘋。

眾人都不敢言,只見他喝的爛醉,房間被他拆的一片狼藉。酒醒之後,他對着鏡子,斜首理着碎發,還好髮型沒亂……

他微微眯着桃花眼,端詳着自己的這幅尊容,自戀無比!反了天了,他也不喜歡女人!花天酒地一番,竟沒有入得了他眼的男人。

另一頭,金曜靈找到另一間酒樓,跟兄弟們喝個爛醉。

金曜靈喝的微醺,恍然間,那白髮少年的面龐再次浮現在眼前,醉言道:「你這人真有意思,看見我的樣子可是一點兒都沒嚇到,看你那弱不禁風的樣子,我就想笑,要是一直這麼看着……你,原以為這世上有很多美人,結果,今兒算是開了眼,美則美矣,這他|媽簡直美逆天了啊,果然老天爺當真就是偏心的。」

儘管白援玉的面龐大部分被灰巾遮蓋着,但就憑那一眼,金曜靈也能認準此人,一定是個極品美人。誰讓他金曜靈,在情竇初開之時,就遇上了一眼萬年的人呢。

金曜靈醉意朦朧,輕言道:「你說你叫白藏,好名字。」

向來鷹祭鳥,漸覺白藏深。

葉下空驚吹,天高不見心。

氣收禾黍熟,風靜草蟲吟。

緩酌樽中酒,容調膝上琴。

「你怎麼就不怕我呢……不好好保護自己,我都心疼你那張臉蛋兒什麼時候就被人毀掉了,……要保護好……自己……」。說罷,只見金曜靈面目猙獰,猛的將手中的酒盅摁在桌上,頃刻間酒盅捻碎一地。

他腦中殺意肆起,眼神里泛起點點腥紅,一個奇怪的念頭頓上心頭。

「他不準任何人傷害白援玉!任何人都不可以!永不,絕不!」

他後悔自己這麼遲才認識白援玉,他曾經受過多少苦……今天他才理解到人們口中的「一眼萬年」,看到那雙眼睛的那一刻,彷彿時間都在靜止。心中的那根弦,一直都被那個人牢牢拽着。

這是「劫」,亦是他此生永遠無法擺脫的枷鎖。

金曜靈扶首邪魅一笑,搖着酒盅,空空地看着前方,不禁計上心頭……

「別人都恨不得離他遠遠的,而那個人看似凶神惡煞,卻能給他莫大的安全感。」白援玉陷入了沉思。

那一頭,金曜靈也在醉意朦朧之際,發出平生所問。「我……是喜歡上他了嗎?!」

為何會有一個人,能如此縈繞在他心頭,揮之不去,僅僅就一眼,為一個人是否會安全的而焦頭爛額……

「還能否再見到他?」

「他在做什麼」

「他會不會記得自己」

「他住在哪裡……」

金曜靈今夜徹底無眠。想到自己剛剛打完勝仗歸來,下一步朝廷又會安排他去其他地方平定戰亂。他還有什麼心思想這些情情愛愛,他無比心煩,自己就是個居無定所的兵痞子……何況白援玉是否會介意一個男人喜歡他呢……哎……

金曜靈想得太多,乾脆一個猛子翻了起來,豆大的汗滴從額頭上細密的冒出,他不知所措,煩躁極了……起身出門就在頭頂狂澆了一盆水,這才將這股盛火壓了下去。

另一邊,白藏也為這奇怪的躁動弄得心情不安。

從來沒人跟他說過這些話,也從未有人幫忙替他解過圍,這樣理解他……

在外人面前他不常笑,因為他覺得外人不善,每次當他暴露自己的真實想法後,就會遭受到別人無情的傷害。久而久之,他便養成了不喜言笑的習慣。

也只有白氏父母,偶爾能從兒子臉上,捕捉到一絲短暫的笑意。

他的心是冰冷的,他的體溫也是冰冷的。換一種說法說,白藏就是「冰雪極寒」的化身,他無比冰冷,比任何人都冰冷。外人都無法看穿他的內心,都無法捂化他那顆冷寒至極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