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石器
石器 連載中

石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歲三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小童 奇幻玄幻 歲三寒

一個無親無故的孤兒,或許是因上天可憐她,她幸運的被一個慈善活動選中,擁有免費去聖哲上學的機會
跟隨團她的成長了解這新的世界
長着龍頭龍身,卻是六條尾巴;會咬人的影蟲;專門送飯的金鯤
某同學: 這麼大的學校沒有蠟燭,卻用魚來當燈,可魚這麼在空中飛 老師: 不許在學校里隨便使用弓箭
一名會隱身的人總是在她遇險時捨命相救,問其理由,那人卻是為了不讓壞人知道打開石器的方法
所以人都圍繞一把"鑰匙",救自己的,抓自己的,甚至成為孤兒也與"鑰匙"有關
那些人為了"鑰匙",傷害一個無辜的孩子,不擇手段
面對命運,她該怎麼辦 ? 面對黑暗,她會退縮嗎 ? 父母犯下的錯,她該承擔嗎?展開

《石器》章節試讀:

第8章 可怕的傳說


夕陽早已渲染雲彩,漸漸金黃色被霞紅代替。最近,太陽下山比以前要早很多,也許秋天已經到了。樹上的綠葉換上新衣服,穿上金燦燦的黃衣服,紛紛飄落,在空中飛舞。

樹林中的古紅樹顯得格格不入,它的樹葉依然綠的發亮。樹下幾個孩子正悠然靠着樹榦,坐在草地上。

「集中注意力,要讓裝置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余軒全神貫注地看書,嘴裏不停念着。他伸出手,手上拿着木製飛鏢,集中注意力,飛鏢飄浮起來,迅速飛出去,轉一圈又飛回來。

「小童,你在幹什麼?」張興婷抬頭望着樹頂,問。

周小童從藤蔓爬下樹,張興婷和余軒走到周小童身旁,周小童張開手,手中一片白色樹葉出現在眾人面前。

「哈哈….沒有長出黃色葉,卻長出白葉子。看來我老了。」蒼老的聲音開玩笑地說。

周小童將白葉子塞進空袋。

「這裡只有你一棵古紅樹嗎?」余軒問。

「是的。」樹回答。

「那其他樹會說話嗎?」周小童問。

「不會。」樹回答,「樹林里沒有人跟我說話,沒有人會來這荒涼的樹林。」樹有些悲傷,它很孤獨,沒有朋友。

「不過有你們可以跟我說話,我就滿足了。」樹安慰自己說。

「安佩泉,你知道學校里有寺廟嗎?」周小童問。

「你怎麼問這個?」樹有些驚訝。

「寺廟是存在的,對不對?」周小童追問道。

「我有一個東西要給你。」樹迴避周小童的問題,伸出藤蔓纏繞在余軒身上,藤蔓之間夾着三片銀白色的圓形樹葉,還有幾顆綠色果實。余軒看着這樹葉,瞪大眼睛,似乎明白了。

「這是星子樹的葉子。」余軒說。

「對!拿着吧。」樹說。

余軒拿着銀白色樹葉和果實,將三片樹葉一分為三,每片葉子的一部分給周小童和張興婷,接着,把果實也分給她們,一人一顆。

「你們要用果實的汁液來寫字,字要寫在這白色葉子上,這樣,我和張興婷手上的葉子會出現和你手上葉子一模一樣的字。」余軒解釋道。

「等等,什麼一模一樣?」周小童不解地搖頭。

「你用筆在這樹葉寫字,不管你寫什麼,我和她的樹葉會出現你寫的字。」余軒耐心地解釋。

「我想我們該回去了。」張興婷看着天空道。

周小童和余軒點頭,他們向樹告別。

三人來到圓尖塔房頂的大樓,大樓的房頂掛着一個龐大的鐘錶,三人穿過走廊。這是第幾次來辦公室了,他們也不太清楚,他們只知道自從上次將蛋交給趙名志之後就頻繁來找他。

「你們來我這兒有些頻繁呀。」趙名志撫摸徂落柔順的羽毛,帶着濃重口音的話傳入背後站着的三人耳中。

「抱歉,我們只是想看看蛋。」張興婷小心地說,眼睛低垂,用餘光看了一眼趙名志,可是她只能看見趙名志的後背,不能看見他臉上的表情。

趙名志拿着鳥窩遞到他們面前,窩裡躺着蘋果一樣小的怪物,它有像人一樣的手和腳,似乎像一個縮小的人,但它的皮膚是白色,還有一些淡藍色花紋,眼睛是銀白色,耳朵尖尖的。周小童用手輕輕觸碰這可愛的怪物,它的皮膚摸起來和人類的差不多。

「沙可奇!」余軒脫口而出。

「沒錯,好好照顧它,它會給你們帶來好運。」趙名志說。

「謝謝你。」張興婷小心翼翼地雙手捧着鳥窩,滿臉歡喜地看着它,似乎手裡捧着一個稀世珍寶,這個珍寶就在自己手裡。

三人推開門,離開了辦公室,他們剛走出門口,徐雷和伍林從走廊另一邊走來,伍林不停地跟徐雷說話。

「你看見李校長戴在手上的佛珠了嗎?」伍林問他。

「這有什麼好看的?」徐雷不屑地說。

「佛珠只在寺廟有,你說李校長的佛珠是從學校寺廟得來的嗎?不過,聽說去過寺廟的人都沒有回來。」伍林有些神經兮兮地看着徐雷,低聲說道。

伍林和徐雷直接從周小童他們面前走過,好像沒有注意到他們。

「不知道。」徐雷間斷地回答了他。

周小童望着兩人離開的背影,心裏暗想:他們關係怎麼變好了?

周小童和余軒走在前面,張興婷拿着鳥窩,跟在後面。

「小童,你聽說過寺廟的事嗎?」余軒突然湊到周小童的耳邊說。

「什麼事?」周小童好奇地問。

「曾經有一位老師去過寺廟,但再也沒有人看到他了。他就像消失了一樣,而且,寺廟還會傳來奇怪的聲音。」余軒慢慢壓低聲音,時不時左顧右看,好像周圍躲藏什麼危險的東西,讓人感覺下一秒自己就會消失。「有人說那寺廟被詛咒了。」

周小童轉頭看見張興婷,她一直盯着鳥窩,看起來很開心,自言自語,完全忽視了他們。

「不過,現在不能進去了,寺廟外面有圍牆。你說為什麼學校要修建寺廟?」余軒繼續道。

周小童搖搖頭。「快走吧,今天有學生會的人值班!」她焦急地催促道。周小童現在不想知道關於寺廟的事,她想快回去,千萬不能被學生會的人發現。

聽到周小童的話,余軒不再說話。三人加快腳步,他們心裏清楚學生會是協助學校對學生日常生活的管理,例如:對違反校規的學生給予懲罰,扣分,承擔活動的策劃……

微弱的燈光照亮溫暖的房間,幾個孩子還在暢談今天發生的有趣的事。

「哇~它真好看。它是什麼生物?」劉櫻驚叫道。

「它是沙可奇。」張興婷說。

「它叫什麼名字?你給它取名字了嗎?」宋易鈴問。

「沒有,今天才看到它,之前它是顆蛋。」周小童聳了聳肩,說道。

「月白。就叫它月白吧。」張興婷沉思片刻,說。

「他們來了!」宋易鈴看到窗外一個黑影叫道。

孩子們像受驚的松鼠,xunsu,跳到床上,熄燈,蓋上被子,靜靜等待門外的身影離開。門外幾個十四五歲的學生穿着胸口縫鳳凰圖案的白衣,檢查完後離開了。床上的孩子豎耳聽到腳步聲漸遠,鬆了一口氣。

風陣陣吹着,夜漸漸涼了。海島的月亮和星星沉浸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上。寧靜的海水扑打鬆軟的沙灘,遠處傳來興奮的叫聲。聖哲馬上要迎來客人了。

夏季已過去,蟬鳴聲也悄然消失,秋天的早晨應該是寂靜的,但今天的早晨充滿急躁與期待。

一陣秋風吹過,樹葉紛紛飄落,枝葉擺動發出沙沙聲,除了沙沙,遠處響起匆忙的腳步聲,摻雜着指揮聲。

「放這裡。」一位胸口有鳳凰刺繡的男生正指揮另外幾個男生,他們懷裡抱着一個木箱子,箱子裝着長方形金屬長條。箱子被放在指定位置。

「把東西拿出來吧。」男生一聲令下,其他人把金屬長條取出,放在道路兩旁。學生必經的路兩邊都整齊放着一排金屬長條,偶爾閃着白光。

所有學院的學生都集聚在掛鐘表的大樓下面,兩位校長和張庭軍站在二樓,張庭軍俯視站在大樓下面的學生。

「孩子們,」他莊重地說,「每天秋天,龍鳥會遷徙到加那可比爾,途中要經過聖哲,聖哲會成為它們暫時休息的地方。學校為了保證你們的安全,從今天起實行禁閉日,次期間上課都必須在教學樓,暫時取消室外上課。學生不能隨意離開教室。」

突然,空中飛掠一個龐大的身軀,學生驚奇地抬頭望向正在飛翔的龍鳥。

「你們要好好與它們相處。」張庭軍補充道。

學生在老師的指導下有序離開。

這節課是塑形課,教室里四周掛着許多木板,木板上面擺放各種奇形怪狀的物品,如:裝水的瓶子、乾枯的樹枝、一個玻璃球里不滅的火焰…….每排木板旁邊有一根繩子。另外讓人奇怪的是教室沒有椅子,學生只能站着。

今天天氣比較冷,吳校長披着棉製披肩,周邊有一些白色絨毛,三四個學生圍在她周圍。

「我希望通過這些課的學習,你們能認識自己。」吳校長一臉嚴肅地凝視大家,「每個人都有無限的可能性。控制元素在五行(xing)課就已經學過了,這節課和控制元素有關。你們用元素來變成你們心中所想的物品或生物。」

吳校長目光掃過人群,在一個身影下停住,說:「那麼,請徐娜上來,給大家演示一遍。」

剛說完,大家一齊看向徐娜,徐娜獃獃地望着吳校長,小手急促不安地抓住衣角。她走得很慢似乎每一步都是千斤重。有些學生因逃過一劫而暗自慶幸,眯眼笑着看着徐娜。

「控制基本知識都學會了嗎?」吳校長問道。

「是的。」徐娜點頭回答。

「現在,回想最美好的時光,或者你喜歡做的事情。」徐娜閉眼集中注意力,她的眼皮在不停地顫動,說明她在回憶、在思考。她的手心出現一個小水球,水球漸漸變大,同時,水球不再是圓形,它變得無規則,但似乎朝着一個形狀變化,水球逐漸出現一雙耳朵、四條腿(也許是四條腿走路的動物)、一條尾巴。徐娜睜開眼睛,她看見一隻貓,用水做成的,泛着淡淡的藍光。小貓搖晃尾巴,跳到地面上,蹭了蹭徐娜的腿,像是在撒嬌,隨後,小貓快速朝人群跑去,穿梭於狹窄的空間,靈活地避開所有障礙物,但又頑皮地將水灑向經過的地方和人身上。因為是水做的貓,經過的地方都是濕漉漉的。

「啊!我的褲子**!」劉櫻看着濕濕的褲子,生氣地叫道。

小貓乖巧地坐在地上,化為一灘水。

「很好。」吳校長淡淡說道,「周小童,你站在這兒。」她後退一步,將自己的位置讓出來。

周小童望着吳校長,可是腳始終沒有移動。張興婷用胳膊肘碰她,周小童才緩慢移動腳步。

「校長,我…….」周小童走到吳校長身邊,吞吞吐吐,半天一句話也沒有說清楚。

「小童,你在害怕什麼?你放心,我不會說你你任何人,不管你們做的對還是錯。」吳校長嘗試安慰她。

「但我不能控制水元素,所以…….」周小童停頓了一會兒,最後經過深思熟慮,決定解釋清楚,「我不能像徐娜那樣用水變成某些東西。」

「我知道。」吳校長淡淡地說,「你確實不能像徐娜那樣,也許我們有別的方式。」吳邊說邊朝牆上的木板走去。她頭上的銀髮夾將後面的長髮盤繞起來,她取下頭上的髮夾,髮夾的齒子開始分開,原本彎曲的齒子伸直,抖動起來。髮夾看上去和剛才完全不一樣,現在,它看起來更像一個手,一隻沒有肉,只剩白骨的手,讓人感到恐懼,背脊發涼。但銀色光澤給骨手添上一絲華麗富貴的光芒。吳校長的長髮依然盤繞着。她向下拉木板旁邊的繩子,一排木板全部向下移動,她再次向下拉了一點兒,木板也向下移動一點兒。在一塊木板上放了一個黑色不規則的石塊。吳校長控制髮夾,像人手一樣拿起石塊,她走到周小童身邊,髮夾把石塊遞到周小童面前。

「金屬球,你可以試試看。」吳校長道。

周小童接過石塊,仔細端詳石塊,翻轉它。周小童心裏困惑。「嘭」石塊爆裂成許多碎渣。周小童被嚇了一跳,低頭看着手中石塊的碎渣。其他人看到所發生的事,也感到震驚。張興婷神色緊張,緊皺眉頭。

「你是怎麼控制裝置,就怎麼控制它。」吳校長似乎對發生的事司空見慣,平靜地說。

周小童看了一眼吳校長,低頭又繼續盯着手裡的碎渣,忽然她瞪大眼睛,碎渣看上去如同一顆顆細長的米粒。原來石塊是無數的像米粒的金屬球組成。她緊盯金屬球,手中碎渣開始抖動起來,越來越劇烈,散落地上的金屬球彷彿受到無形的力量控制,顫抖,朝周小童移動,密密麻麻的黑色米粒一涌而上,飛向周小童身邊,都匯聚在她手中,僅僅幾秒鐘,破碎的石塊重新恢復成原來的樣子。金屬石塊懸浮起來離手掌的距離有一個大拇指那麼長,她不停活動手指,手指每動一下,石塊的形狀就會發生改變,在她不懈努力和很好的控制下,一隻可愛的小鳥就誕生了。小鳥歡快地在周小童手心蹦蹦跳跳,轉動小腦袋。

「大家都開始控制元素吧。」吳校長大聲說道。

學生們都全神貫注地控制元素,余軒用樹枝和藤蔓拼成一個人偶,張興婷手中出現一隻老鷹,老鷹圍着教室飛一圈,抓住了一名學生的用水製作的小魚。這節課在孩子的歡聲笑語中結束了。

晚霞渲染着金黃色的樹葉。龍鳥懶散地躺在草地上。龍鳥擁有蛇的身體,四條腿,長着龍頭,兩個尊貴霸氣的龍角立在頭兩邊,全身布滿墨綠色的鱗片,背部長着一雙白羽翅膀,身後六條尾巴左右搖擺。有的龍鳥放鬆地趴在地上,閉目休息;有的龍鳥尋找食物它們用前肢觸碰樹榦,後腿一蹬,身體向前傾斜,樹搖晃了幾下,紅色的果實掉落,它們吃着地上的果實,樹葉。周小童正站在宿舍走廊里,觀察着這奇妙的生物,看到它們津津有味地吃着樹葉,頓時一驚,想到什麼,便轉身向樓梯走去。張興婷正喂月白吃東西,她拿着葡萄喂月白,月白大口大口吃着水果,她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小童奇怪的行為。

周小童來到花園,花園裡當處有龍鳥,她更加擔心,加快腳步朝樹林走去。

「安佩泉,安佩泉。」周小童小心翼翼喊道,聲音小得也許只有她自己能聽到,她害怕打擾這些正在休息的龍鳥。

「什麼事?」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你沒事吧?」

「我沒事,你有什麼事?小童。」

「我是看你的,我以為你會被龍鳥………」

「被吃掉?」古紅樹立即說,「我不會被它們吃掉的。」

「為什麼?」

「我們是朋友。」

「安佩泉,你聽說過寺廟的傳說嗎?」周小童問。

過一會兒,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在這裡生活了幾十年都不知道這事。」

「可是他們說寺廟曾經有人進去過,但沒再出來過。」

「好了,天黑了,你該回去休息了。」古紅樹有些不耐煩地道。

周小童嘴巴動了一下,但沒有出聲,頭也不回地離開樹林。

周小童穿過走廊,空曠的走廊漆黑一片,遠處微弱的燈光吸引了她的注意,她靜悄悄地靠近燈光,她低頭彎腰,緊貼牆壁。燈光越來越亮,越來越近,兩個熟悉的身影清楚地顯現在眼前。周小童看清身影后喃喃自語:是他們,他們在幹什麼?徐雷提着燈籠,燈籠里的螺藻魚發著光,身旁的徐娜有些不情願地說:「哥,我們回去吧,如果被發現了,怎麼辦?」

「安靜一點,徐娜,我要確保我的東西還在那裡。」徐雷說。

「什麼東西?」徐娜疑惑地看着徐雷。

「父親買給我的裝置呀。」徐雷挑眉道。

「那把劍?父親都重新給你買了裝置。誰讓你帶到它來學習的。難道你不知道學校不準帶鋒利的裝置嗎?」徐娜不屑地說。

「好了~你安靜一點。」徐雷有些惱怒。

徐娜嘟嘴。跟在徐雷身後。兩人的對話被周小童聽到,周小童悄無聲息跟在兩個偷偷摸摸的「小傢伙」後面。

兩人穿過彎曲的走廊來到李校長辦公室。徐雷正要打開門時,周小童半蹲在樓梯旁,看到樓梯出現暗淡的燈光,她探出身,跑到辦公室門口。

「哥哥,你看她怎麼來了?」徐娜看着周小童驚訝地叫道。

「小童?你來這兒幹什麼?」徐雷慌張地環顧四周。

「有人來了!」周小童說。

「你騙人。」徐雷半信半疑地看着她。

「不行就算了。」說完之後,周小童慌張躲進走廊放着的一個桌子下。

「哥,快走吧。」徐娜也躲進走下面。

徐雷焦急不安地在門口徘徊,最後他還是選擇和她們躲在桌子底下,蜷縮着身體,用衣服覆蓋在燈籠上。

樓梯口發出亮光,沉重的腳步聲在走廊響起,兩隻腿走到辦公室門口停下,桌子上面有一個破洞,周小童通過洞口朝外看,她看着辦公室打着燈籠的陌生後背,陌生人謹慎轉頭查看四周,他舉動視周小童能看到他的臉,布滿皺紋、面無表情,黑髮中夾着几絲白髮,看起來四十幾歲,他的眼睛尖銳又冰冷,他正是巡邏人員一王衛國。王衛國打開門,過了一會兒,他匆忙離開辦公室。等得片刻,孩子們認為他真得離開後,慢慢從桌子下爬出來,看着漆黑的走廊,他們看着對方,都知道不需要再留在這裡了,他們迅速離開大樓。

海風輕輕吹拂,孩子們進入夢鄉。周小童翻來覆去,想起發生的事情,心裏有點好奇:如果徐雷被發現了會怎麼樣?她一直在想,直到眼睛堅持不住,不得不合上眼皮,大腦才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