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給我你的血
給我你的血 連載中

給我你的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毓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何翊 奇幻玄幻 江冷柔

漫無目的地,我獨自走在不知名的街道上,這座城市死一般的寂靜; 已經不記得這是第幾天了,自從和最後一個隊員失去聯繫,活下去的慾望也漸漸消散; 一無所有的現狀並沒有激起我的鬥志,我只想放棄這一切; 直到它的出現,舊的社會不復存在,新的紀元尚未開啟,我被迫踏上一條不歸的征程……展開

《給我你的血》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深淵在凝望


「叮鈴鈴~」

「喂,您好,這裡是寧昌市市安部門,請問……」

「啊啊啊~救命!這裡死、死了好多人。」

還不等接線員把話說完,電話那頭就傳來了少女尖銳的喊叫聲。

「你別慌,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他們在吃人,吃活人!」

「你是說有人在吃人?」

「對……不、不對,他們已經不是人類了。」

「這重要嗎?你們到底什麼時候能來救我,再不來,我、我就要被,嗚嗚嗚~」,少女帶着哭腔喊道。

「告訴我你的具**置。」

「我們在大巴上,就在、啊啊啊~你別過來!」

「……嘟嘟嘟」

「喂!喂!能聽到嗎?」

電話那頭隱約傳來一聲沉悶的低吼,緊接着就聽到了少女凄慘的喊叫聲,電話也在同一時間掛斷。

——寧昌市市安部門調度指揮中心。

「嘭」的一聲,先前那名接線員一把扔掉電話,起身卻發現周圍竟然沒有一個同事,便急速奔向不遠處的辦公室。

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原本他以為自己托關係找的這份工作會很輕鬆,卻沒想到這麼快就遇到了如此棘手的案件,沒人知道這究竟只是一個惡作劇,還是真實地發生在這座城市的某一個角落。

惶恐的不安感充斥着他的內心,此刻的他根本無法想像,人吃人,究竟是一副怎樣的恐怖景象。

「咔噠」,辦公室大門打開的一瞬間,一陣白煙徑直撲在接線員的臉上。

「報,咳咳~報告!組長,我接到了一個非常奇怪的案件。」

年輕的接線員一邊捂着口鼻,一邊向房間內望去,才發現所有人此刻都擠在這一處狹小的空間裏面。

滿臉憔悴的組長掐滅手中的最後一個煙頭,頭也沒抬地問道。

「怎麼?又有人吃人啦?」

「您、您是怎麼知道的?」

組長聞言轉過身瞥了一眼眾人,隨即搖了搖頭,無奈的回答。

「哼,我怎麼知道?」

「看見這一屋子的人了嗎,他們全都和你一樣,你說這事嚇人不?」

——與此同時,另一邊,因為重傷還在家休養的何翊忽然收到兩條陌生短訊。

「小翊,快去找小凝,想辦法儘快離開寧昌!」

緊接着的,是一段只有一種顏色染成的視頻,那是鮮血的腥紅色。

而視頻裏面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竟赫然就是剛剛報案的那名少女。

在她的周圍,幾個成年男人張着血盆大口,臉上手上皮膚潰爛,長滿了血泡與膿包。

少女的一條手臂,早已不見血肉,被啃食得僅剩幾根鮮血染成的紅色骨頭。

車廂里流淌的血河,隱隱要漫過地上凸起的螺帽。

視頻是靜音的,但正是這種的無聲的嘶吼,以及少女無力的掙扎,反而更加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心頭一顫。

何翊看着視頻,下意識地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操,這玩意兒真的假的,他媽的老子這輩子看過的恐怖片加起來,也沒這麼滲人啊。」

嘴上雖然這樣說著,身上卻早已經換好了出門的衣服,手背上沒打完的吊針也早就被扔在了地上。

看着鏡子里到處還纏着繃帶的自己,何翊轉身到廚房裡拿了一把水果刀塞在袖子里,便飛奔下樓。

這件事情若是換作別人,或許只會被當成一場惡作劇,但何翊不一樣。

他從出生到現在就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是母親一手將他和妹妹拉扯大,家徒四壁,每個月打來的生活費也只是僅僅能滿足自己和妹妹的日常開銷。

因為母親常年在外打工,就連春節也很少回來,所以自己買了一部手機,也只是為了方便聯繫,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從沒接到除母親外的任何一個電話,包括信息;也就更不會有人對他開這樣的玩笑。

對他而言,從小和自己相依為命的妹妹比什麼都重要,而且那條短訊里,對方稱呼自己的口吻太像媽媽了,所以,哪怕那個視頻再怎樣令人不可思議,他也不敢賭,他只能選擇相信。

——樓下,何翊剛走出來,一個三十歲出頭的青年就領着七八個壯漢圍了上去。

「哼,何翊,你小子終於肯出來了,我們可是在這蹲了整整一早上啊,你今天要是拿不出點東西來,我們也不好走啊,你說是不是?」

何翊聞言,連看都沒看對方一眼,冷冷地回道。

「張龍,我警告你,今天,最好別惹我,讓開!」

說著,何翊抬腿就要向外走。

張龍見狀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陰沉起來,隨即抬起手將對方攔下。

「你他媽的把我張龍當什麼人了,我是嚇大的呀?」

「我告訴你,你妹妹欠我們的那五千塊錢,我可是有錄音為證的,你小子別想賴賬。」

「靠,你大爺的,是個長耳朵的人都能聽出來,那根本不是我妹妹的聲音。」

「老子就想不明白了,寧昌幾百萬人口,你個逼養的怎麼就盯上我了?」

「你以為自己真是混社會的嗎?覺得自己挺牛逼唄。」

「你也不是沒跟我打過交道,老子不比你好惹!」

「老子是人窮得只剩下狠了,你呢?不過就是爛泥扶不上牆的溜子而已,我操你媽的你囂張什麼?」

張龍被吼得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紫,面色不善地對着何翊喊道。

「就是看不慣你怎麼滴,我張龍在這一片混了這麼多年了,啥事都能平,怎麼就冒出來你這麼個愣頭青?」

「老子搖了十幾號人點名要砸的**,他娘的讓你一個人給保下來了。」

「以後這片地界還有誰敢找我辦事,我手底下這幫弟兄拿啥吃飯,啊?」

「我承認,你小子下手夠狠,也很能打,這要是擱平常,我還真堵不了你。」

「不過,你剛剛出院,身體也還沒好利索,我們幾個今天要收拾你,綽綽有餘。」

「老子等這一天已經等很久了,給我往死里打,整廢了最好,死了算我的!」

幾個虎背熊腰的壯漢聞言,還不等有所動作,何翊已經率先掏出藏在袖子里的水果刀,鉚足了勁,一把捅向張龍的小腹。

「噗嗤」,足有兩指長的銀刃瞬間全部沒入張龍的腹部。

「嘶~操!你妹的,你小子藏刀了!」

此刻,刀還在張龍身上插着,幾個壯漢也不敢貿然上前,只能在一旁看着。

「我警告過你了,老子窮的只剩下狠了,別他媽惹我!」

「我記得你上次說,我不給錢,你就去找我妹妹要?」

「別、別我就是嚇嚇你,你妹妹殘協的人管着,我可不敢碰。」

「呵~我之前一直住院,沒啥機會。」

「我保證,今天過後,你再也不可能找我們兄妹的麻煩了!」

張龍聞言,知道今天攤上事了,看着眼前發了瘋一般的何翊,心裏竟然有些後悔來堵他。

「媽的,出門沒看黃曆還是咋了,這小子今天怎麼這麼猛?」

見對方不回話,張龍後背冷汗直冒,心裏還想要再求饒,但手底下的幾個兄弟又在一旁看着,面子是混飯吃的,丟不起。

而何翊則是完全沒打算給他喘息的機會,毫不猶豫地拔出染血的銀刃,又連着捅了兩下,緊接着一腳揣在其胸口,隨即向著反方向逃去。

幾個壯漢猶猶豫豫,好像誰也不願意去追何翊,畢竟,沒人敢保證自己不會成為下一個張龍。

張龍仰面倒地,意識漸漸開始模糊。

他的嘴巴不斷張合,卻始終發不出一點聲音。

沒人知道他想說什麼,唯有他自己,看着眾人背後那道身影——張着血盆大口,皮膚潰爛,滿是血泡與膿包。

就好像——深淵,在凝望自己!

——本章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