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災末世之我靠囤貨成了大佬
天災末世之我靠囤貨成了大佬 連載中

天災末世之我靠囤貨成了大佬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頭妹妹愛吃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雨微 杜若 現代言情

【末日+重生+女強+空間+囤貨+美食】 氣溫驟然下降到零下七十度,末世一夜之間來臨,杜若好不容易捱過了極寒,緊接着又是極熱,絕望之際喚醒空間卻發現極熱末世萬物腐爛,根本沒有物資可收
自私、貪婪、殺戮,幾經波折後她發現,原來腐爛的不止萬物,還有人心!安葬至親至愛之人的骨灰後,她帶着絕望死在了末世的一個夜晚
然而再次睜眼,卻回到了末世前的一個月!喚醒空間,囤積物資,增強體能
什麼?有人看她不順眼要搶她的物資?有人看她膚白貌美要對她下手?那可得先問問她手裡的電鋸答不答應! PS:無喪屍,純天災
展開

《天災末世之我靠囤貨成了大佬》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好像碰上了重生


殘陽如血,餘溫仍在烘烤着大地,所見之處,枯木、爛草、腐臭的動物屍體,或許還摻雜着人類的,一切都是衰敗的景象。

而枯木林中的人好像對周遭的一切都充耳不聞,彷彿一切與她無關,在這片安靜到詭異的林子里,只能聽到她疲憊的呼吸聲和用鏟子挖土的聲音。

挖土的人叫杜若,若仔細看能發現其實她還很年輕,只是末世磋磨導致她身形消瘦,面色蒼白,身上帶着這末世里擺脫不掉的腐爛氣息,幾乎沒有一絲生氣。

末世來臨的第七個月,在度過半年的極寒時間後,這猛然到來的極熱同樣可怕。白日里太陽暴烈,地表溫度高達五十多度,每天都有人中暑然後死去,死去的人甚至當天就會散發腐爛的臭味。人命如同草芥,人類為了爭奪一杯乾凈的淡水、一個乾淨的饅頭就會大打出手,甚至搞出人命。

沾着血的饅頭被勝利的人立馬吃掉,不在乎是否乾淨,不在乎躺在腳下的屍體。就算死,也不能做一個餓死鬼。

看到眼下遍地是這種慘烈的景象,杜若就知道,在這末世里腐爛的,不止食物和屍體,還有人心。即使捏住鼻子,她也能聞到,人心腐爛人性扭曲的味道。即使這裡是避難所,也逃不掉。

杜若把一個黑色骨灰盒放進挖好的深坑,仔細掩埋好,然後用鏟子在枯木上歪歪扭扭刻上字——姜雨微之墓,鏟子不小心把手劃破,鮮血直冒,可她連眉頭都不皺一下,好似沒有感覺似的。

刻好之後,杜若倚在這新墳旁邊休息。她太累了,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自從雨微走後,這種疲憊的感覺只增不減,她心中吊著一口氣,告訴自己一定要走到避難所,只要到了避難所,一切都好了。

可她費盡千辛萬苦到了避難所,卻沒有物資換取進避難所的積分,只能待在避難所外的臨時收容所。幾百平的大廳里是一張張窄小的單人床,足足上千張。說話聲爭吵聲使得本就擁擠的收容大廳更是不堪。

從枯林里出來,天已然全黑了。杜若回到收容所摸索着爬到床上,整個人好似脫水之魚再無一絲力氣。

她覺得自己好累,記不清幾天沒有吃飯了。前幾天辛苦找到的一點物資全被別人搶了去。若不是她看着一副行將就木大病纏身的樣子,估計對方也不會放過自己。

閉眼之前,杜若想着:要是能回到從前該多好,那她一定會保護好雨微,保護好自己,不求榮華富貴,只求平安就好。只是這吃人的末世,大概是不會好了。

回憶着從前在孤兒院和雨微的趣事,心中再無任何牽掛,杜若的呼吸聲越來越輕,不一會便徹底沒了聲響。

末世第七個月,她還是沒能堅持住,死在了這喧囂的收容所,雨微應該不會怪她吧?畢竟她自己也沒能堅持住。

直到天亮,躺在隔壁的一對中年夫妻發現了杜若已經悄無聲息死去,兩人齊齊嘆了口氣,「這可憐的女娃娃,好不容易熬到了現在,還沒吃頓飽飯就……」中年女人眼淚不由流下來,顯然是想到了自己在末世剛來臨時就不幸去世的女兒。

「老趙,咱送這女娃一程吧。」

中年男人明白自己妻子心中所想,二人一起把杜若抬到外面,火化之後用布一包,埋到了枯木林里。

希望這娃娃,下輩子不要過的這麼苦了。

——|ω・)——

死後的事情杜若是不知道的,只是好像人死了,魂魄還困在這末世里掙不脫,逃不掉,一遍遍困在原地看着末世里人間煉獄的場景。

暴雨、降溫、極寒、殺人、搶劫,無數人死亡,本來繁華的小城短短几天就一副衰敗景象。杜若看着末世來臨的景象一遍遍在眼前上演,整個人幾乎崩潰,靈魂也不堪重負……

「啊……」杜若猛地驚醒,渾身已被汗水浸濕,如同剛從水裡撈出來一樣。她坐在床上整個身體止不住的發顫,末世里的一幕幕那麼真實肯定不是假的,可現在自己正坐在花園小區的床上,而這溫度,並不是末世里那不正常的極寒極熱。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是2029年臘月初五。

末世前一個月?

杜若整整在床上呆坐了一個小時,思考這一切究竟是什麼情況。末世時的景象還在腦海中,雨微離去時的痛還刻在骨髓,如果那些景象不是假的,那眼前這些是假的嗎?這一切究竟是夢還是現實?

想到這兒,她的身體不由一抖,那七個月太痛苦,不想再回到那樣的日子了。

她摸摸自己的心口,試圖安撫劇烈跳動的心臟,卻摸到頸間那塊溫潤的暖玉。

暖玉?

這塊暖玉是18歲時院長媽媽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也是院長媽媽的遺物,杜若這些年一直貼身戴着。直到末世半年,自己跟雨微去避難所的路上遇到三個凶神惡煞的男人,雨微為了保護自己中了七刀慘死,自己被她護着只在肩膀中了一刀。

那天的太陽特別大,雨微死在自己懷裡,渾身是血,最後一句話仍是叫她好好活下去。

雨微死了,杜若感受不到身體的疼痛,只覺得心臟好像要被撕裂,巨大的酸澀好像要撐爆身體。她任由自己的肩膀血流不止,以為自己也會這樣死去,可突然一瞬間感受到胸口有什麼東西燙了一下,抬手一摸,自己頸間的玉佩消失了,而腦海里,多了一片沒有限制的空間。

她很快知道這空間的使用方法,把雨微的屍體輕輕放進空間,她騙自己雨微還在,這才在末世又活了一個月。

而如今,這玉佩又出現在自己的身上,她拿起放在床頭柜上的一枚胸針,毫不猶豫扎破手指,將血珠抹在玉佩上,果然,玉佩消失,腦海中出現一片沒有邊界的空間。

她好像碰上了傳說中的重生!

回到末世一個月前,那這一切是不是可以重新來過?她如今可以保護好自己和雨微嗎?

沉思之際,外面傳來開門聲,是雨微回來了!

杜若赤腳跑出卧室,看到玄關正在換鞋的姜雨微,眼淚嘩啦嘩啦就出來了,她上前抱住一臉疑惑的姜雨微,「雨微……」對不起,上輩子沒保護好你,這一次,不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