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來自深淵
來自深淵 連載中

來自深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撅腚的鴨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號 奇幻玄幻 李衍

聯盟聯邦政府時歷二十五年,聯邦十萬聯盟軍攻破青雲山,平息了王氏家族的叛變陰謀
而王氏家族第四集團軍的幾近全軍覆滅下,李衍作為王氏家族改造人技術的實驗品之一,在眾多勢力的關注下被困鎖在一件研究所內
但隨着研究的時日見長,各方的勢力未能從各自安插的人員上獲得需要的實驗數據,於是便是對這些實驗品的處置動了別樣的心思......展開

《來自深淵》章節試讀:

第5章 逃亡


不知是由於之前士兵所說的,由於楊文遠那邊出現了一些意外,導致研究所內大部分的安保力量都在往那邊聚集。李衍沒有興趣去了解那邊的情況,本身也只是想借楊文遠了解了解研究所及其周邊的地形,以便於脫身罷了。

所以此時狹長的走廊上,穿着從士兵身上扒下來的衣服,李衍極快的望着一個方向跑去。

根據楊文遠給予的介紹,那邊並非是什麼防守重地,相反,那邊的安保力量可以說是最為薄弱的一點,因為那裡是安保人員家屬院。

從內部來說,自研究所到達家屬院基本一路上不會有太多的阻礙,因為一般正常的考慮來說,並不會有人對安保家屬院有什麼想法,畢竟一旦研究所能發生的事情便是外敵入侵。所以,李衍這一路前往家屬院的路上並未遭遇太多的問題,僅僅是遇到幾位同樣身着軍服的安保人員,也並未引起懷疑。

一路無礙,李衍順利的打開了研究所的後門,此刻已經是站在家屬院的院門一旁的牆邊,抬頭望着。

院牆本身應當是潔白的石灰色,此時由於年久早已泛黃,在晚風吹拂下,一些搖搖欲墜的藤蔓下,老舊的紅磚也是在牆皮脫落處,靜瑟的裸露在空氣之中。而在院牆頂上,是一排排泛着泛着烏光的刺網。

然而這些並不是最大的威脅。

真正的威脅來自牆外,不同於內部對於自己這樣的改造人來說是形同虛設的安保,外部皆是正規的作戰部隊,包括並不局限於機動化部隊,以及外骨骼裝甲化兵團。

深深的長出了一口氣,李衍檢查完四周無人後,兩步並作三步,一下便是簡簡單單的翻牆而過,一下便是跳向牆外。

落地後,往遠處看去,是一片寬闊的草原,雜草叢生幾乎有一人多高,再遠一些便是有着一片小樹林。這無疑是對於李衍來說是非常有利的情況,卻並不能令他感到一絲的放鬆,因為...

李衍抬起頭,望着更遠處,一束銳利的光芒刺破了夜空,穩穩的在樹林前方來回掃蕩着。

看着耀眼的光柱在目測的距離上這個距離起碼已經超過了850米,李衍心情沉重,這很有可能是安防氙氣探照燈,此類探照燈的曾經大量在軍事領域使用,現如今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了。

不過即便如此,李衍也不可能放棄,他貪婪的吸了一口帶着青草味道的空氣,然後便是一腳踏在草地之上,身子如同利箭一般筆直的朝着前方飛速掠去。

研究所內部的騷亂遲早都會平息下來,甚至可能平息的速度超乎自己的預計,不管這是不是楊文遠想的辦法,亦或者是誰給予自己的幫助,都必須掌握好......

念及此處,李衍腳下又快了幾分, 十幾米的距離僅僅也只是一瞬間,便是一跨而過!

... ...

十分鐘後。

家屬院。

一名的士兵快步向著人群之中一名挺拔的身影跑去。

「報告。」

那人回過頭,是一名臉上划著一道刀疤的男子,堅毅的雙眼平靜的望向士兵,開口道:「怎麼樣了。」

「家屬院內部已經搜索完畢,未能發現目標的蹤跡。」

這名士兵剛剛說完,身後便是又來了一名士兵,上前敬了一禮。

「報告,楊助理已確認死亡。」

聽到這話,那名疤臉男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只是轉過身看向一面院牆。

「長官,怎麼了?」身旁的一名問道。

「你看這裡。」疤臉男抬起手,指着牆上一個淡淡的印子,接着再指向另一處,繼續道:「還有這裡,這兩處痕迹聯合起來,是什麼?」

「嗯...」士兵聞言望着淡淡的印子沉思了一會後,竟是低下頭,慚愧道:「恕下屬無能...」

隨着這話說出口,士兵便是感覺到疤臉男生氣的瞥了他一眼,緊接着腦門上就挨了一記,旋即一聲大罵便是傳來。

「是腳印啊,蠢蛋,你第一天在老子手下做事么?」疤臉男憤憤的收回手,接着便是問道。

「假設如果目標是從此處逃離,那麼他會隱藏在哪裡?」

「這...」先前的士兵愣了愣,又是一陣沉思,然而一陣抓耳撓腮過後,竟是一抹紅艷爬上臉龐,漲紅着脖子,硬着頭皮道:「我...我不知道。」

「啊。」

士兵話一出口,忽的便是被疤臉男一腳踢中腹部,慘叫的飛出一旁。

「飯桶,要不是你是我小舅子我直接殺了你。」疤臉男嘴角抽了抽,望着痛苦的爬起來的士兵,劈頭蓋臉的一陣痛罵:「蠢驢,廢物,記不住地圖就不會跳起來看?你是斷腿了還是瘸了老了有帕金森?」

「對,對不起。」士兵痛苦的捂着腹部,有氣無力的趴在地上。

一眾士兵看着這一幕噤若寒蟬的低着頭,並未有人敢上前求情。

「你,跳上去看看。」疤臉男指着一人吩咐道。

「是。」另一名士兵點頭應是,旋即竟是僅僅在牆上借力幾下,便穩穩的落在院牆上。

「報告長官,是草地。」

聞言,疤臉男皺了皺眉。旋即他又聽到士兵道:「還有一片樹林。」

「嗯。」疤臉男點了點頭,隨後看向一旁,:「通知外部人員,安排人員去樹林處搜索,記住說明目標非常有概率出現在該地區,希望加大搜索的力度。」

「明白。」

見到士兵走遠,疤臉男又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小舅子,沒好氣道:「來幾個人把這個廢物帶去醫務室。」

說完這話,便不再看前者,只是一臉沉思。

院外。

李衍望着越加接近的探照燈,眉頭緊鎖着,腳步卻並未因此而停住,依舊是快速的向前掠去,僅僅是將方向轉變,斜着往探照燈照射過的區域徑直飛奔而去。

隨着距離的逐漸縮短,樹林的模樣也是漸漸清晰起來。但李衍卻是喉嚨一緊,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沫,望着越加耀眼的光柱,越是緊張萬分。

此時他不知道早在後面的家屬大院里,自己的行蹤早已經泄露,並且前方樹林之內將很快遭遇到他最不想撞上的兵團人員。

此刻的他只知道,自己將在一分鐘之後將與光柱相遇,如果自己的速度足夠快,亦或者控制探照燈的士兵,搜尋的速度再快上幾分,自己便將以差之毫厘的距離,與探照燈所能探查的範圍擦肩而過。

然而天不遂人願,探照燈的速度確實加快了幾分,同時路線發生了改變,竟是直衝沖的朝着自己的面門照來!

千鈞一髮之際,李衍瞬間趴在草地之上,手中拔出一把匕首,極為快速的切下一大片草,將落下的雜草蓋在了自己的身體之上。

死死的匍匐在地上,李衍極力平靜着,因為極速飛掠而急促呼吸的肺部。一雙漆黑的眸子緊貼着地面,在發黃的雜草根之間微小的縫隙之中,望着飛快襲來的點點光斑!

最終在李衍最後貪婪的吸了幾口地面上腥臭的空氣後,光柱竟也是一點不差的落在他所在的區域,並將他置於中間的位置。

微微晃動的光柱照射的區域在遠方的人員的看來只有一片長勢非常好的草地,平平無奇,但是對於操作着探照燈的人來說,似乎並不那麼簡單,依舊不死心的在李衍所處的這片區域來回搜尋着。

探照燈的範圍非常之大,所以李衍一動不動的匍匐着,甚至擔心一絲一毫的風吹草動就會暴露自己的存在,畢竟能脫離出研究所的機會非常之難得,並不是什麼時候都有這樣的機會的,甚至可能這就是第一次也是最後唯一的一次。

而探照燈三番四次的搜尋始終無果後,似乎終於是要放棄了一般,便是緩緩移開來。而李衍根據着地面的草根縫隙之間被切開的光柱軌跡判斷着,那個操作探照燈的人員大抵是放棄了,正準備起身之時。緊盯着光柱的雙眼便是驟然緊縮成針,本已經移開的光柱竟是再次襲來!

而在這瞬間,李衍瞬息之內也是止住了起身的勢頭,悄悄的將身體再次伏在地面之上,一張沉重的臉龐死死的貼着地面,鼻頭微微的呼吸着,吹動了幾粒沙。

約莫過了五分鐘,似乎是再次搜尋無果,探照燈終於是再次移開了。

而此次,李衍並未起身,足足待夠了兩分鐘後,確認了那道光柱不會再次襲來以後,方才悄悄的將身體蹲起,蹲在一人高的野草下,一雙冷然的眸子,謹慎的盯着遠去的光柱...

最後看到光柱落在遠處一條隱約的山線之上,李衍瘦削的身形便是忽的從草地之中竄了出去,本已經是極為接近的樹林,不一會兒,便是踏了進去。

回首。

銀月高懸。

微風輕拂草原,悄悄的壓低了野草的鮮嫩的腰肢,露出遠方影影綽綽的低矮院牆。

微眯着雙眸,李衍瞧見了院牆上一個突兀的黑點,心中一緊,看來研究所此時內部的亂象已經平息,自己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也不知外部兵團是否會有所動作,接下來需要更加的小心,否則便是功虧一簣了。

這般想着的時候,李衍緊抿着的嘴角越加冷硬,旋即一轉身縱向奔入樹林深處。

樹林的密度很高,想來多半是沒有外界人類的干擾,所以,這裡的樹木大多長得非常高大,自下往上看時,厚厚的樹冠遮蓋着天空,唯有片片從樹葉的縫隙間落下的灰白色的月影,勉強可以看清前方的道路。

也是由於沒有受到過多的人為干擾,樹林內也是雜草叢生,茂盛的灌木叢在高大的樹木下貪婪的沐浴着月光。而林內出奇的是除了一些蚊蟲之外,並沒有什麼大的猛獸動靜。

輕輕抬刀撥開一根劃來的樹枝,李衍小心的前進着,雖然沒有察覺到什麼大型猛獸的蹤跡,但是蛇蟲鼠蟻這些東西依舊可以對自己造成很大的困擾,所以必須小心的避開。

約莫行進了將近了一支煙的時間,李衍突然聽到一陣響聲,於是趕忙停下了前進的腳步,轉身藏在一棵樹後,靜靜的側耳傾聽着,待仔細聽清楚後終於是鬆了一口氣,原來前方傳來的是潺潺的流水聲...

這是一條河,想來是之前探照燈所照到的山脈上流下來的山泉水。李衍漸漸放鬆起來,有了這條山泉水匯聚的河流,自己也可以補充一些飲用水了。

先前在士兵身上搜下來的裝備里並沒有多餘的物資,除了一桿槍,便是手中拿來開路的匕首了,自己不可能會去使用槍械這種會引起巨大聲響的武器,畢竟這不是在戰場上,而是在逃亡,使用哪種大殺器固然可以輕鬆的清除有可能遇到敵人,但同時也會令自己暴露,引來更多駐守的士兵!所以他選擇將匕首帶着,更重一些的槍械選擇了直接丟棄,憑藉自己身手,也是藉著月色慢慢將敵人不聲不響的解決掉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循着淅瀝的河流流水聲緩緩走去,一路撥開擋路的雜草與樹木,最後一條閃爍着點點月光的湍急河流出現在眼前。

巨大的流水聲並不是河流本身發出來的,而是河流盡頭的一處瀑布,瀑布是有着好幾條河流一同匯聚而成,轟鳴的水聲便是其上的水流落下的造成的。李衍微眯着眼眸望着盡頭,雖然水源已經近在眼前,也並未着急上前,而是藉著灌木叢隱匿着身形,往着瀑布的方向走去。

待到走近瀑布邊緣,從上面往下看去,李衍失望嘆了一口氣。瀑布的落差極大,幾乎深不可見,如果從這裡落下不死也殘。同時水流從瀑布上落下後,匯聚成了更大的河流,猶如一條奔涌的大江,向著更遠處呼嘯而去。

望着這一幕,李衍終究是搖了搖頭,隨後走到河邊,將頭盔脫下,舀滿了水,慢慢的喝起來。靜靜的享受着甘甜的山泉水滋潤着乾渴的身體,一股久違的舒爽感覺似乎都要從毛孔之中迸發而出。

深深的吸了一口林間清澈的空氣,李衍便要起身跨河。

突然。

「隊長這裡有水源。」一聲隱約的聲音,忽然響起。

聲音雖然非常的微弱,但對於逃亡中警覺非常的李衍來說,無異於一聲炸雷巨響!

僅僅只是瞬間,他便是鬆開手中的頭盔,任其隨着水流落下瀑布,盡量不留一絲痕迹,旋即便是一轉身,反身竄回密林間。